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飞流九天 > 第246章 使团进城
    沈星流擦了擦汗水,上下左右瞥了瞥,旋即运起内力罩住了马车。

    接下来的故事,可不能落入第三个人的耳朵。

    一番神奇的讲述下来,唐萱萱愣了愣,想起了那只白狐,还有云梦镇。

    “这个世界,太过神奇了,有朝一日就算告诉我有龙,估计我都不会惊讶的!”沈星流托着下巴,认真地说道。

    “嗨呀,不管它了,你快把紫鸢花服下吧,”唐萱萱一脸期待地道:“你可要尽快提升实力,赢下那三个约定!”

    “谁说我要吃了?”沈星流反问道。

    “你不吃···拿回来干嘛?”唐萱萱噘起嘴巴,催促道:“这不逗人玩呢啊,快吃!”

    看着唐萱萱一副小老虎的模样,沈星流微微一笑,抓起她的小手,“这是给你的。”

    说着,将紫鸢花塞入她的手中。

    “什么?给我的?”

    唐萱萱捏着紫鸢花,脑袋一片空白,此花无论从成熟度,还是品相上来看,无疑是仙品。

    那白鹿没有说假话,服下此花足以让他晋入金刚境,可是···

    “可是,你为什么不吃呢?”唐萱萱双眸泛出泪花,“难道你真想当驸马?”

    “傻丫头···”

    沈星流轻轻将她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我就算不用此花,我照样可以无敌于天下。”

    “吹牛···”唐萱萱任由他抱着,轻声呢喃道。

    “之所以不用此花,是因为我想要修炼功法的话,就需要不断地战斗,在战斗中提升实力。”

    一想到他每次被打得半死,总能莫名其妙的复原,然后实力大增,唐萱萱早就想问他到底修得什么功法。

    万一弄不好,就真的死了。

    “这个嘛,不好说,我也弄不太懂。”

    “那你千万别练了···”

    唐萱萱从他怀里出来,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我这里有好多不错的功法···”

    然而却被沈星流拒绝了,“我这段时间的进步,你也都看到了。”

    “而且,我还有你啊···”

    “恩、恩···”

    唐萱萱低垂下了脑袋,片刻后,似是下定决心,擦干了泪水,坚定道:

    “不管你受多重的伤,我都会治好你的,就算···”

    最后半句,还未说出口,沈星流似乎猜到了,当即捂住了她的嘴巴。

    “不许胡说,我相信你!”

    两人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笑,再次相拥在一起。

    而九尾紫鸢花,也被她好好地收了起来,毕竟花的药效过高,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炼化的。

    还需回到别院内,寻个僻静处,闭上半个月的关。

    ......

    “哗、咔哒哒···”

    马车飞驰,两人互为依靠,闭目养神,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一觉睡到正午,才被耳边的喧闹声吵醒。

    刚进城门时,城门看守还想上前盘查。

    因为发生了朱雀街刺杀之事,城中正在捉拿刺客,所以现在出入城门,都变得极为严格。

    “哎,你小子,不要命了?”一名年纪稍大的看守,拉住想要上前的小看守。

    小看守缩了缩脖子,疑惑道:“大哥,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

    “看好啦,那辆马车看似普通,可从轮间宽度来看,那是宫里的···”

    看守大哥皱着眉毛,训斥道:“能坐此车的,大多都是王孙贵胄,惊扰贵人的话,你有几个脑袋?”

    而沈星流才知道,原来一辆马车,也有这么多说法。

    “吁!”

    车夫将马车停下,按照规矩,出示了一下路引,就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快速地进了城。

    或许是快接近年关的缘故,城中的大街小巷内人流如织,到处充满了热闹的气氛。

    也已经正午了,两人咂吧了两下嘴巴,掀起车帘。

    “停车!”

    突然,唐萱萱喊了一嗓子,跳下车去,径直跑向一个馄饨铺的摊子。

    车夫以为有什么大事,吓了一跳。

    “别怕,她就是饿了,”沈星流缓缓下车,“辛苦你了,你要不先回宫复命去吧。”

    车夫平日里接送得,都是皇亲国戚,不打骂已是谢天谢地,哪里听过这么客气的话。

    车夫当即弯腰拱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能为沈公子效劳,是小的荣幸才对···”

    “只是主子让小的,将您送到兴化坊,您二位先用餐,小的一旁候着就是。”

    说话间,还在打量着沈星流的脸色,生怕说错一个字。

    沈星流点了点头,不再为难他,“也罢,你要不吃点?”

    “不用,不用,小的自己有干粮。”

    车夫受宠若惊,连连摇手。

    “星流,你快来,”

    晃荡着小腿,唐萱萱坐在摊位上,招手道:“凉了就不好吃了。”

    而沈星流刚一坐下,就听到她问道:“你也是,为什么不让车夫也来吃两口热乎的呢?我可点了三碗呢。”

    “唔,我叫了,他不来啊。”沈星流端起碗,用勺子搅了两下,也不怕烫,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哎,你别去···”

    还想叫住唐萱萱,可她已经端着碗,走了过去。

    无奈之下,只好随她的性子去了,但愿别吓到车夫就好。

    果然,车夫刚想掏出干粮,就见唐小姐来到身前,递给他一碗馄饨。

    “唐小姐,饶命!”车夫双膝一软,却发现怎么也跪不下去。

    原来是沈星流在四五丈外,以内力托住了他。

    唐萱萱当即苦笑不得,“谁要你的命啊,喏,这碗馄饨给你吃。”

    车夫木楞地接过碗,还热乎乎的呢。

    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个都不许剩啊,吃完将碗给店家就行,我给过钱了。”唐萱萱满意地点头道,一蹦一跳地回到座位上。

    “哦吼,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唐萱萱没想到车夫的胆子这么小,比小胆儿还小。

    “唉,都是苦命的人啊···”

    沈星流二人看着车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吞咽着馄饨。

    用过午饭后,两人边走边逛,买了好些点心,都用来堵众人嘴的。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游人们摩肩接踵。

    然而,沈星流的周围三尺一个人都没有,全是因为那一身赤袍,太过惹眼。

    甚至连卖货的商贩,都不敢正眼瞧他们,还得要将银钱硬塞过去。

    “真奇怪,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沈星流后知后觉地看向唐萱萱,询问道。

    “沈公子容禀,您所穿得赤袍凤纹,在咱大瑀可是仅次于黄袍龙纹的存在啊!”车夫在身后拱手,及时提醒道。

    “咳,我说呢,原来还有这么多道道,难怪那些人,打破脑袋都想要呢···”

    随即,沈星流将赤袍脱下,丢给车夫。

    车夫一愣,害怕将其弄脏,忙慌地接了过去,还拍了拍上面本就不存在的灰尘。

    当他抬头想要寻找两人身影时,发现他们早已融入了人流中,时隐时现的很难发现。

    车夫喃喃自语道:“这是何方的仙人下凡,才有这种气度啊。”

    两人身法极快,车夫自问跟不上,索性回到车旁,将赤袍叠好,等候他们回来。

    一个半时辰后,再次见到二人时。

    沈星流全身挂满了大包小包的物品,好在他有些本事在身,否则还真是吃不消。

    而唐萱萱则美其名曰,就当是置办年货了。

    ......

    “呜哇,快去看啊!”

    突然间,人群就躁动了起来,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

    “哎哎哎,这是出了什么事啊?”沈星流差点被一名老者撞到,吓得立马扶住了他。

    “大喜事啊,大喜事···”老者双眸含泪,哆嗦着嘴唇道。

    “什么大喜事啊?”

    老者哈哈大笑道:“云霆将军大破北柔军,现北柔的议和使团正在进城,你这后生,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说罢,老者有些生气地拂袖而去,那腿脚竟不比年轻人慢上多少。

    “云霆大哥,他、他赢了···”唐萱萱摇醒了还在痴愣中沈星流。

    沈星流悠悠醒来,赤红了双眼,捏着唐萱萱的双肩,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太好了,萱萱,真是太好了!”

    “恩恩,恩···”估计是被捏得有点痛了,唐萱萱轻轻皱起眉头,没有发出任何怨言。

    但沈星流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立即松开双手,手足无措地解释道:“对不起,萱萱,我···”

    “哎呀,没事的,”唐萱萱白了他一眼,帮他解下挂在身上物品,“你还不快去看看北柔人的使团队伍?”

    “哦哦,对对,那我先去,你一会儿也要来啊···”

    话音未落,沈星流就顺着人流来到长乐大道。

    此时道路两旁,站满了围观的人群。

    北柔的使团缓缓驶来,头前有七人骑着高头大马开道,尽皆身披褐色的皮甲,头戴毛毡小帽。

    在他们之后,是两辆华贵的马车,里面坐着负责此番议和的正使,马车后方跟着一队身着儒袍的副使。

    “让开、让开···”

    跟随在马车两旁的北柔士兵,有二十多人晃了晃鞘中的弯刀,想要吓退胆敢上前的民众。

    “哎,都听说了吗?”

    “当然听说了,都说北柔野人,一辈子只洗三次澡。”

    “看来是真的啊,这味道,顶风臭三里啊。”

    “哈哈哈···”

    北柔士兵中有一些耳尖的,立马暴跳如雷,“谁说的,给老子站出来,是不是你?”

    “是不是你?”

    面对着士兵们抓人的场景,民众们大惊失色,本能的想要躲开,人群一时间慌乱了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