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8章 故意杀人
    石川的表情再度变得僵硬。

    因为林新一之前的表现已经给了他一种感觉——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在对方面前就好像是透明的,根本藏不住秘密。

    但即便如此,石川也还是硬着头皮再次看向林新一。

    这事关他以后的人生,就算一直有个硬茬在砸场子,他也得坚持演下去:

    “当...当然了。”

    “想想就知道,杀了内田只会给我麻烦...”

    “我怎么可能故意杀掉他呢?”

    “那可就不一定了。”

    林新一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人有时候会忘掉理性,做出杀人的决定也很正常。”

    “而只要当时你明确知道自己的伤害行为会致人死亡,那就不能算是过失杀人。”

    “可、可是...”

    石川梗着脖子,强行狡辩道:

    “我就是不小心杀死内田的啊...”

    “难道你还能找到证据证明我是故意的吗?”

    “当然能。”

    林新一平静而沉稳地回答道:

    “因为我能感受到,死者到底遭受了怎样的痛苦。”

    说着,他再度在尸体旁边蹲下。

    而众人的目光也再度汇聚到了林新一身上。

    就连起初对案情毫不关心的宫野志保,此刻也不知不觉地被林新一的表现所吸引。

    “让我来大胆地还原一下死者生前的遭遇吧。”

    “首先,我们看到死者的双手手腕上都有明显的约束伤。”

    “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一开始石川可能的确并没有想杀人,只是想给内田一个教训。”

    “所以,在把内田带进这条无人小巷之后,在霸凌的一开始,凶手的同伴紧紧擒握住了内田的手腕,控制住内田使他不能动弹。”

    “如果我没猜错,在内田被控制住的这段时间,凶手对他进行了霸凌。”

    “而霸凌者为了不让自己的霸凌行为在外界暴露,往往不会攻击受害者的裸露部位,以至于留下遮掩不住的伤痕。”

    “他们只会对受害者的胸腹、脊背等可以被衣服遮挡住的部位下手,所以,只要剪开死者的衣服...”

    林新一停下讲解,伸手从小松巡查递来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把剪刀。

    再然后,他轻车熟路地用剪刀剪开了死者的衣服,让内田的胸部和腹部全都裸露了出来。

    “这...”

    围观者发出了一阵惊呼。

    因为内田胸腹部上的淤伤实在是太多了。

    他的身体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不规则形状的擦伤、皮内出血和皮下出血,从脖子往下就没有一块好皮。

    不用法医知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可怜的年轻人在死前遭遇了怎样的暴行。

    一时之间,所有人望向石川的眼神都充满了憎恶。

    而同理心强烈的毛利兰小姐更是紧紧攥住了拳头,眼里满是同情。

    石川之前营造出的痛苦悔过形象瞬间崩塌。

    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咬紧牙关对林新一叫嚣道:

    “这、这又怎么样....”

    “我不是承认我霸凌过内田吗?”

    “你自己也说了内田是死于窒息,又不是被拳头打死的。”

    “别跟我争论。”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林新一丝毫没有理会内田的叫嚣,只是继续语气平稳地说道:

    “内田的胸腹部受到了凶手连续、重复、多次的暴力殴击。”

    “这种程度的伤势大概率会引起人体内部的胸腔出血和器官损伤,严重影响人体的呼吸功能——这也是死者后来因窒息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在这段时间里,作为霸凌的受害者,内田应该会向凶手求饶,乞求他手下留情。”

    “但凶手却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内田。”

    “他不仅没有放过内田,甚至还因为内田的某些表现,加之自身的冲动,情绪激化,加重了自己的霸凌行为。”

    “所以这时候,凶手停下拳头,转而更进一步,单手掐住了内田的脖子。”

    “......”

    听到这里,石川的表情已然极为难看。

    他这时才知道青木之前说的“那个男人全看到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新一说的话一点没错:

    当时他的确在例行惯例地教训内田——当然,为了逼迫内田签署谅解同意书,石川比平时下手更重了“一点点”。

    但内田却表现很不配合。

    他坚称自己已经谅解了石川他们,而且谅解同意书都已经递交给校长了。

    而石川当然不会信这种拙劣至极的谎话:

    开玩笑...

    我都没来揍你,你自己就乖乖谅解我了?

    这不过是缓兵之计,如果自己就这样简简单单地信了,估计内田脱身之后又要找警察告状。

    更何况,就算真谅解了又怎样?

    上次找警察告状的账可还没算呢!

    不把这个胆敢反抗的刺头揍惨了,用内田树个反面典型杀鸡儆猴,以后他石川还怎么在学校里混啊?

    只有把内田打疼了,他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乖乖地听话当奴隶,不敢像上次一样跑去找警察。

    所以,就按一开始计划的那样,石川给内田来了一场无比深刻的“教训”。

    而在一番暴力的殴打之后,石川发现,内田在被揍到几乎说不出话的同时,竟然还一直努力地伸手去摸自己的口袋。

    停下拳头,把内田伸进口袋的手拽出来一看:

    是一台手机。

    内田那时在拿自己的手机。

    这明摆着是想偷偷摸摸地报警求救。

    想到内田找警察告状的“前科”,石川愈发愤怒了。

    他觉得自己给内田的教训还不够深,只有打得更重一些,才能治好内田动不动找人告状的老毛病。

    于是,石川开始用自己的手掐住内田的脖子,准备让内田体验一下什么叫“不听话就会死”的恐怖。

    “这时候,内田的脖颈被凶手单手扼住。”

    石川在回忆之前的事情,而林新一也在还原当时的现场:

    “颈部受压,加上之前的伤势,马上让他的呼吸变得困难。”

    “如同所有窒息者一样,内田开始本能地挣扎、抵抗。”

    “就在抵抗过程中,他的手抓到了石川的胳膊,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抓伤。”

    “而事情也就是在这里彻底失控的。”

    说着,林新一看向了石川:

    “霸凌者通常都有一种把自己当成‘高等动物’的高傲。”

    “他们根本无法容忍那些弱小者的反抗,更无法接受自己会因此受伤。”

    “于是,他松开扼住内田脖子的手,换了一个更加残暴的施虐方式。”

    “嗯?”

    一旁的工藤新一顿时听出了什么:

    “你是说,死者其实不是因为脖子被扼住而窒息致死的?”

    “没错。”

    林新一点了点头:

    “他脖子上的扼痕不太明显,说明当时石川扼颈的力量和时间都相对有限。”

    “当然这一点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重要的是...”

    “看,内田的右手小臂外侧。”

    他将死者的右臂抬起,让大家都能看到内田右手小臂上的伤痕:

    “从手肘到手腕,整条小臂的尺骨外侧,都有连续、大片的青紫色瘀伤。”

    “这种连贯的、大面积的、长条形的伤痕十分少见。”

    “大家觉得它会是如何形成的?”

    “额...”众人一阵犹豫,最终却是毛利兰先有了反应。

    这位名侦探身旁的漂亮跟班,在感受死者痛苦的时候,总能表现得比名侦探更为敏锐:

    “小臂尺骨外侧,格斗时经常会用这个地方朝外格挡。”

    “但格挡造成的伤痕不可能是这样连续大片的形状,这种形状更像是跟某个坚硬平面挤压出来的,所以我猜...”

    “内田生前可能被凶手推倒在地面上了。”

    “而他用小臂撑住了地面,努力想要爬起,所以尺骨外侧才会有这种伤势。”

    毛利兰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但如果只是单纯从地上爬起,根本就用不到多大的力量,也不至于让人受伤。”

    “所以,我觉得,那时候...”

    “很可能有人踩住了内田的背,压制着不让他爬起来。”

    “内田一次次地想要爬起,但凶手却一次次地把他踩了回去...就是因为他一直在痛苦地挣扎,手臂外侧的瘀伤才会如此明显吧。”

    说到这里,如同感同身受一般,小兰的表情变得有些沉重。

    “没错。”

    林新一用赞赏的目光看向毛利兰。

    这姑娘可比小松巡查好带多了,很有天赋:

    “凶手曾经长时间把内田压倒在地,小臂外侧的瘀伤可以证明。”

    “但是联想到内田是死于窒息,那么,凶手踩住的恐怕不是内田的背,而应该是...”

    “更致命的脖子。”

    说着,林新一将尸体轻轻翻过来,露出死者的后颈。

    死者的头发不短,后颈也都被头发遮住了,根本看不出什么。

    但是,就在林新一伸出手撩开死者的头发之后...

    人群中顿时又响起了一阵惊呼:

    “这、这是鞋印?!”

    是的,在内田的后颈处,还留有一个无比清晰的鞋印。

    这鞋印是用死者的血肉烙印出来的。

    而内田的整个后颈也都因此出现大面积的表皮脱落和皮下出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后颈处的踏痕明显要比前颈处的扼痕要重。”

    “而小臂外侧的瘀伤,更能证明死者曾经被长时间压制在地上。”

    “所以即使不做解剖,我也能推断,死者是死于后颈受压导致的机械性窒息。”

    林新一平静地讲出了自己的结论。

    然后,他死死望向石川,目光变得锐利:

    “人的气管在前颈,而不是在后颈。”

    “从前面扼住脖子,才能更快地致人死亡。”

    “而如果从后面踩住脖子,石川,你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杀死一个人吗?”

    石川脸色苍白,沉默不语。

    “你应该知道的。”

    林新一语气冰冷地说道:

    “因为你踩住了他的脖子,足足数分钟时间。”

    “这段时间足够漫长,足够让你认清自身行为的后果,让你知道自己是在杀人。”

    “但你始终都没有松开脚,没有!”

    “因为你已经下了杀心。”

    “可能是因为愤怒和冲动,也可能是因为杀人带来的愉悦,最终...”

    “你杀了他——在故意之下!”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