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45章 八百年前的招数
    林新一提出的第二种办法很简单。

    他就是要现场的一百多名乘客都配合他的行动,一起离开这地下站台,回到地面,走出电车站,最后在人行道上排队站好。

    这就是他对那些乘客的全部请求。

    在场的乘客们都对此很不理解:

    在这地下站台找不到凶手,跑到地面上往路边一站,怎么就又能找到呢?

    难道这凶手是属雪糕的,太阳一晒就融化了?

    “真是莫名其妙...”

    大家都对这个办法很不理解。

    但既然都答应了林新一要尽量配合他的调查,而林新一也许下了10分钟内找不到凶手就直接放行的承诺,最终,乘客们还是不情不愿地同意了。

    就这样,在电车站工作人员的组织下,这一百多号乘客排成散散乱乱的一个队伍,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地下站台,回到了地面上。

    整个过程中,还有毛利兰小姐在一旁压阵。

    她全程“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些乘客,防止其中有人在路途中间逃走。

    于是...

    有惊无险地,这一百多号人全都转移到了地面上。

    林新一组织着他们走出电车站,来到外面的人行道上。

    按照林新一的要求,那一百多位乘客乱哄哄地分成三排歪歪扭扭的横队,各自之间保持一段距离,平行地站在了人行道上。

    看着场面...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来这做广播体操的。

    “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热死了...这样真的能找出凶手吗?”

    站在那人行道上,被大太阳晒着,已经开始有乘客抱怨了。

    的确,电车站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电车车站里有空调,环境清凉舒爽。

    而在这电车站外面,太阳晒得脸疼,空气里满是灼人的热浪,耳边还有烦人的苍蝇蚊子在嗡嗡直叫。

    不过是站上那么小半分钟,就已经有许多人满头大汗了。

    “林先生,你到底准备怎么查啊?”

    有人这样不解地问道。

    “你们站着就好了。”林新一敷衍着答了一句。

    与此同时,他就像是督促学生军训的教官一样,认真地在这些乘客排成的三列横队面前,从头到尾、从尾到头的来回巡视着。

    “没有用什么技术手段,就只是来来回回看着...”

    “林新一先生这是要干嘛?”

    铃木园子在旁边疑惑不解地嘀咕着。

    “这...”工藤新一一番犹豫,也没看出来什么:

    在他看来,林新一现在做的事情大概就和侦探差不多。

    也就是通过对方的穿着、谈吐、眼神、动作、行走姿态、微表情变化等一切线索,加上想象力和逻辑推理,来推测这个人的身份、背景、职业和经历。

    就像福尔摩斯见面第一眼就能看出华生是从阿富汗回来的军医,名侦探们都擅长这种“见面识人”的招数。

    但工藤新一很清楚,“见面识人”这招不仅需要强大的脑力和敏锐的观察力,而且并不是每一次都能灵验的。

    要想管用,那得被观察者身上正好有那么多可供观察的线索。

    可现在这里有足足一百多个人。

    想在短短10分钟内,观察完100多名乘客,还要从里面找出刻意隐藏自己的凶手...这根本是天方夜谭。

    “难道他真能做到?”

    “还是说...他观察的并不是乘客本身,而是另有他物?”

    工藤新一隐隐猜到了什么。

    而就在这时,林新一终于开始说话了:

    “你们应该都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把大家带到这电车站外面吧?”

    他停下脚步,站在这些乘客面前,目光和那一双双饱含疑惑的眼睛一一对视:

    “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电车站外面有一样东西可以帮我找到凶手。”

    “而那样东西在地下站台里几乎没有。”

    “什么东西?”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发问。

    “不急,说起这个...”

    “不妨让我先跟大家讲个小故事。”

    出乎意料地,林新一没有直接揭晓答案,反而开始讲起故事:

    “在公元1247年,也就是华夏的南宋理宗淳祐七年,时任湖南提点刑狱官的法医学家宋慈,将自己毕生总结收集的法医学资料整理成书,写下了世界上第一本系统性的法医学专著,《洗冤录集》。”

    “《洗冤录集》面世,意味着系统意义上的法医学就此诞生。”

    “......”在场众人听得不明所以:

    查案子怎么还讲起历史了?

    而且一开口就直接从法医学的开端讲起...

    你怎么不从天之御中主神诞生开始讲呢?

    林新一无视了大家质疑的目光,只是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

    而且,他讲述的语气里带着崇敬。

    就像工藤新一崇拜“世界推理小说之父”亚瑟·柯南·道尔一样,作为法医,林新一对世界公认的“法医学之父”宋慈也始终抱有最崇高的敬意。

    而现在,他就要用自己祖师爷传授的方法来破案了:

    “在宋慈所著的《洗冤录集》中,记述着这样一个案例:”

    “一日,某村路边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衣、物犹在,且遍身镰刀斫伤十余处。”

    “负责查案的当地检官初步确认死者是死于仇杀,便让同村村民将家中镰刀拿出,集中放到太阳之下暴晒。”

    “就像现在一样,当时的天气是盛夏,现场有许多苍蝇飞舞。”

    “但没过多久,这些萦绕在现场的苍蝇就莫名汇聚起来,从现场七、八十把镰刀中‘选’中了一把,集聚在此镰刀上飞舞不休。”

    “于是,检官找到这把镰刀的主人,对他说:”

    林新一微微一顿,平静地背诵起了《洗冤录集》的原文:

    “‘众人镰刀无蝇子,今汝杀人,血腥气犹在,蝇子集聚,岂可隐耶?’”

    “右环视者失声叹服,而杀人者叩首服罪。”

    他很快就讲完了这个古老的故事。

    而众人表情微变,似乎都隐隐地想到了什么。

    “这是运用法医昆虫学破案的最早案例。”

    “而苍蝇之所以能帮助检官找到凶手,是因为苍蝇的传感系统极其敏感——即使是经过清洗的、肉眼不可见的微量血迹,它们也能轻易嗅出。”

    “而营养丰富的血液正好是苍蝇最爱的食物,只要闻到血液的味道,这些小家伙就会按捺不住地在血液存在的地方集聚起来。“

    林新一缓缓地讲述着飞蝇寻凶的原理,目光逐渐变得锐利:

    “所以,知道我为什么要带大家出电车站吗?”

    “因为电车站里温度低,苍蝇少。”

    “而电车站外面温度高,苍蝇多。”

    说着,他顿下声音,目光牢牢地锁定住人群中的某个男人:

    “这起案件就像《洗冤录集》里提到的这个故事一样,凶手杀了人,杀了人手上就会沾血。”

    “而手上染血的恶徒,蝇虫最爱与之为伍。”

    话音刚落,顺着林新一的眼神,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那个男人面相温和,身上干干净净,看不到什么血迹,也没有所谓的杀气。

    他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和和气气的普通人。

    但是,此时此刻,在这个“普通人”身周...

    萦绕的却全是闻臭而来的苍蝇。

    “出来吧,凶手先生。”

    林新一目光坚定地看着那个男人:

    “你已经被一个八百年前的招数击败了。”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