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6章 林新一输了?
    “怎么又请了两个毛头小子过来,你们警视厅还有完没完?”

    “破不了案就快点走人,不要耽误大家时间!”

    仿佛是轮椅坐久了坐出了痔疮,那位濑羽老爷子现在火气很大。

    他一见到林新一、工藤这两位刚被请来的外援,便一脸不耐地喷起了目暮警官:

    “想想也该知道,来参加我宴会的可都是在曰本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们这样的人会是杀人凶手吗?”

    “真正的凶手估计早就逃跑了!”

    濑羽尊德振振有词地一番呵斥,然后又脸色不愉地威胁道:

    “目暮警部,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要是再这么继续拖延下去的话...可别怪我事后打警视总监的电话投诉了。”

    “额...”目暮警官一脸为难。

    的确,除了这幢别墅的管家和佣人,现在被关在这里的可都是有名有姓的资本精英、财阀高门和社会名流。

    真要是引起他们的不满,一般的小警察可真扛不住后果。

    就算是目暮警部,在坚守作为警察的原则的同时,也得斟酌着小心跟他们说话。

    “濑羽尊德先生...”

    目暮警部正准备再好声好气地劝上两句。

    但一旁的工藤新一却是嘴角一挑,夹枪带棒地抢着说道:

    “放心吧,濑羽尊德先生。”

    “有我在,这个案子要不了几分钟就能破了。”

    “你...”濑羽尊德对工藤新一仔细端详,终于想起自己曾经在铃木家看到过他:“你是前几天那个...那个自称名侦探的小鬼?”

    “没错。”工藤新一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请稍等片刻,我保证会把凶手揪出来的。”

    “多久?”濑羽尊德用不耐掩饰着紧张。

    “很快。”工藤新一语气玩味地回答道:

    对他来说,这个案子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这位濑羽尊德先生假装腿伤未愈,明摆着是要用这残疾的假象来欺骗警方的眼睛,进而排除自己的杀人嫌疑。

    那接下来他只要搞清楚作案手法,再当众揭穿这老头假装残疾的谎言就行了。

    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什么硬核的证据,最多只能证明他有最大的杀人嫌疑。

    如果凶手硬撑着死不松口,再找个厉害的律师,说不定就能无罪释放。

    但是...这些其实并不是问题:

    因为按照套路,只要杀人手法被名侦探当众揭穿,即使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凶手也基本都会因为心理崩溃而直接认罪。

    像中午在电车站遇到的那个,一直咬牙死撑到最后、不见证据就绝不松口的凶手,在这个世界上是极为罕见,且不柯学的。

    “接下来只要再看破密室手法就能破案。”

    “不过...这个手法应该会非常无聊。”

    工藤新一兴趣乏乏地想着。

    就算还没去现场看,他也能预见到这个密室手法一定很简单。

    毕竟濑羽先生的要点在装残疾上,他完全没必要在密室布置上花太多功夫,只要随便拿出一个让人相信“这一定是健康人才能做到”的简单手法就行。

    真是无趣啊...

    工藤新一已经想好怎么让凶手原形毕露了。

    但他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林新一:

    “他会怎么破案呢?”

    工藤新一可不是为了名声而和林新一比试的。

    相比于通过“作弊”的方式取得毫无意义的胜利,他更想看看林新一会用什么办法破局。

    而这时,只见林新一有条不紊地问道:

    “濑羽先生,案发之后,别墅里面的客人是马上就聚在了一起,还是有人在这段时间里始终没有出现?”

    濑羽尊德皱了皱眉头,很不耐烦地答道:

    “当时别墅里的所有人都循着枪声赶过去了,没人单独行动。”

    “所以我就说嘛,真正的凶手肯定早就跑了,怎么会在我们这些人里面呢?”

    说着,他还特别强调道:

    “我当时在自己卧室的洗手间里上厕所。”

    “在听到枪声后,我很快就收拾好离开房间,叫佣人把我送到现场。”

    “而我那时在房间里只耽误了两、三分钟,这一点我的佣人和客人都能证明。”

    濑羽尊德装残疾是为了让自己不被怀疑。

    但这个手法的问题就在于,一旦有人开始怀疑,就非常容易被揭穿。

    所以,为了尽量减轻自己因为“单独行动时间过长”而引起注意的可能性...

    濑羽尊德在杀完人后很快就换回伪装,像个没事人一样,迅速地在众人面前出现。

    现在他特别强调这一点,也是为了让林新一相信:

    他不可能是凶手,其他人也不可能,真正的凶手已经跑了,调查他们是白费力气。

    但林新一并没有这么容易中招。

    他只是将问来的细节记在心里,便直接转头对目暮警部说道:

    “目暮警部,对在场嫌疑人的硝烟反应测试应该都做过了吧?”

    这起案子是枪击杀人案。

    而枪械在击发时,从枪口和枪管末端逸出的气团中,一定会夹带有火药颗粒和金属粉末等组成的烟灰。

    这些射击残留物会在喷溅过程中沾到凶手身上,得通过重复多次的清洗才有可能祛除干净。

    只要用比硝更活泼的金属化合物取代射击残留物中的硝,就能产生明显的颜色变化——这就是硝烟反应。

    通过这种简单的硝烟反应,可以确认在场众人中谁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开过枪。

    但很可惜,这个案子并没有那么简单。

    否则目暮警部也就不需要特地打电话求援了:

    “硝烟测试已经做过了——”

    “为了谨慎起见,就连右腿受伤的濑羽尊德先生,我们也没有漏下。”

    “但很可惜,测试的结果是,在场所有人的手上都没有发现射击残留物的存在。”

    目暮警官这样无奈而头疼地说道。

    “哼哼...”濑羽尊德在心中窃笑:

    想用硝烟反应抓他?哪有那么容易!

    他敢在自己家作案,自然是准备万全。

    他杀人时戴着手套和口罩,还用衣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开枪时的射击残留物都被手套、口罩和衣服给挡住了。

    等杀完人回到房间,他马上就将手套一扔,口罩一丢,衣服一换,身上就变得“干干净净”的,根本不怕被查什么硝烟反应。

    “只知道用笨办法排查,就和那些没用的警察一样...”

    “看来这个被请过来的小子也没什么厉害的嘛!”

    想到这里,濑羽尊德顿时安心了很多。

    而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还刻薄地挤兑道:

    “看吧!那什么硝烟反应都做过了。”

    “既然大家都没事,你们警视厅凭什么还不放人?”

    “你...”林新一眉头微皱:“好像很不想让我们继续留在这调查?”

    “咳咳咳咳...”濑羽尊德一阵咳嗽。

    他心虚地避开林新一略微起疑的目光,色厉内荏地说道:

    “我就是觉得你们在没事找事!”

    “已经查了那么久了都没查出来,难道不是因为凶手根本就不在我们之间吗?”

    “或许吧...”

    林新一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但他的目光却还是那样坚定,坚定得让濑羽有些心里发虚:

    “走吧,我们再去现场。”

    “具体结论如何,还得等我看了现场再说。”

    说着,林新一便不再理会濑羽尊德,继续向那间发生了命案的客房走去。

    目暮警部,还有一众警员,顿时如众星捧月一般地跟了上去。

    而望着他们前往现场的背影,工藤新一也不禁来了兴趣:

    “硝烟反应没有起到作用...”

    “只靠查验尸体,他真的能从嫌疑人中揪出濑羽尊德吗?”

    他决定暂时不说自己的发现,看看林新一到底要如何破局。

    就这样,工藤新一也匆匆跟了上去。

    很快,一行人来到三楼发生命案的那间客房。

    山崎经理的尸体就瘫倒在那冰凉的地板上,他死前仍旧紧紧捂着自己胸口的枪伤,脸上满是痛苦和惊惧。

    “林先生,手套!”

    这次林新一还没说话,小松巡查就已经一脸恭敬地递来了两对手套。

    他已经知道林新一极有可能成为自己上司,表现得比之前更认真了很多。

    “嗯,你来帮我记尸表检查内容。”

    林新一不疾不徐地接过手套戴上,然后走到尸体旁边蹲下,认真地开始检查。

    尸僵,尸斑,尸温,头面部,颈项部,胸部,腹部...

    一项项标准程序化的流程走下来,没过多久,他便将死者的尸表情况全都检查了一遍。

    而小松巡查也帮着忙,把林新一说的每一项内容都认真记载了下来。

    “那个...林老弟?”

    “你有发现什么吗?”

    看到林新一检查完了,目暮警部马上迫不及待地问道。

    按照他之前的见识,在检查完尸体之后,林新一应该都会抬起他那锐利的眼睛,在众人面前道出那被掩盖的真相。

    但是,这一次,林新一却只是简简单单地说道:

    “死者左胸部距前正中线6.0cm、左乳下方2.0cm处有子弹射入创口,创口处见大量出血,生活反应明显。除此处外,体表未见明显伤痕。”

    “由此可见,死者的确是死于生前枪击。”

    “嗯,所以...”目暮警部一阵期待,结果林新一半天也没再开口。

    “下面呢?”他终于按捺不住地问道。

    “没有了。”林新一答道。

    “就这?”目暮警官表情微妙。

    “就这。”林新一答得非常坦然。

    空气顿时陷入死寂。

    原本正想亲眼见识这位未来的林管理官到底有多厉害的警员们,个个表情错愕。

    而工藤新一同样感到震惊:

    看完尸体就只说了这么点结论...这个案子是真把林新一难住了?

    “那...我就这么赢了?”

    工藤新一发现自己似乎迎来了第一次胜利。

    赢倒是赢了,但是...

    这就像一棒打在了非法越境的某国士兵上,这边都没怎么用力,对面就已经一溃千里了...

    “这也太容易了吧...”

    想到这里,工藤新一突然一阵空虚。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