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60章 再拒offer
    “来吧,濑羽先生。”

    林新一微笑着缓缓走来。

    而在濑羽尊德眼中,这个穿得跟保险推销员一样的平凡年轻人,此刻就好像成了一颗热力无穷的太阳。

    只是稍稍往他身边靠近一点,就能将他灼得浑身冒汗。

    他死死攥住扶手,肌肉骤然紧绷,身体微微前屈,像是在因为恐惧颤抖,又像是本能地想要夺路而逃。

    最终,在林新一真正走近的那一刻...

    濑羽尊德身体一软,整个人如同被晒化了的沥青一般,软软地瘫坐到了轮椅上:

    “不用查了...我认罪。”

    “山崎经理是我杀的。”

    他认了,因为不认也没办法。

    林新一有他完整轮廓的手印,还有他脚上这只鞋子的鞋印。

    如果现在再去他房间搜查,还能找他因为时间紧迫而来不及处理的,带有硝烟反应的手套、口罩和衣服。

    这些证据加在一起足够给他定罪,他已经没有任何狡辩的余地了。

    就这样,一阵沉默后,在一众宾客、佣人和警员惊讶的目光中,濑羽尊德支撑着瘫软的身体,缓缓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现在再伪装也没意义了...”

    “我的腿伤是假的,你们带我回警视厅吧。”

    “果然如此。”

    林新一神色平静地收回眼神,然后很自然地以指挥者的口吻说道:

    “动手吧,把这位濑羽先生铐上。”

    “这个案子结束了。”

    “额...是!”警员们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一个让搜查一课的精英们束手无策的案子,竟然这么容易就被解决了。

    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案子可以这么破的:

    不需要什么超凡脱俗的智慧,不需要什么天马行空的想象,只需要像林新一那样运用好刑事科学技术,稳扎稳打地勘察痕迹、收集线索,就能让真相水落石出。

    这样一来...

    不需要名侦探,就算是他们这些“背景板”也能破案!

    这些常年被名侦探当成小弟使唤的警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真正的短板。

    而大侦探工藤新一,此刻的心情也颇为微妙。

    他一直留着真相不说,就是想等着观察林新一的破案方式。

    而林新一的破案方式虽然并不显得精妙,但却更能让他触动:

    “现场勘查的科学技术么....”

    “如果这些技术都普及开来,估计不少侦探会失业吧?”

    就像手抄员被印刷术所替代,抢劫犯因手机支付的普及一筹莫展...

    看到林新一用那种小学生都能学会的技术轻松破了此案,身为名侦探的工藤新一,竟是不自觉地担心起了这份职业的未来。

    恍惚之间,时代的浪潮似乎已经滚滚而来。

    而这时,目暮警部同样敏锐地察觉到了林新一的真正价值:

    林新一会的东西都是普通人可以学的!

    他可以打破柯学的怪圈,把科学带到警视厅来!

    “林老弟!”

    “这次真是多亏了你的帮忙,那...”

    如同每次见面都要劝人办卡的美发总监,目暮警部又一次热情激动地迎上前来:

    “我们警视厅邀请你担任鉴识课管理官的事...”

    “我再想想。”

    林新一毫不犹豫地再次点了拒绝。

    这倒不是他在刻意地执行什么欲擒故纵的计划,只是他本能地觉得....鉴识课那种工作环境,实在太要命了。

    去那里上班的事,能拖一天就多拖一天。

    “可是...”目暮警部为难地说道:“这已经是警视厅能给出的最高待遇了。”

    在十分注重论资排辈的警察系统里,让一个没编制的小年轻兼职当管理官....

    这已经是小田切部长下了大魄力、大决心,最终力排众议做出的决定。

    无论如何,警视厅的筹码都不可能再往上加。

    “这不是待遇的问题。”林新一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在讨价还价,而是在非常认真地讨论着这份工作的需要:

    “鉴识课的问题已经严重到不容忽视的地步了。”

    “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是强有力的管理,而不仅仅是一个擅长破案的法医。”

    “所以,在答应去鉴识课工作之前,我必须得知道,这个管理官到底是不是真有管事的权力?”

    “鉴识课需要补全设备,能不能给我批到足量经费?”

    “遇到尸位素餐的警员,我能不能让他们直接滚蛋?”

    说着,林新一的目光变得严肃起来:

    “其他地方可以混日子,但鉴识课不行!”

    “鉴识课里如果都是混子,那谁来还死者公道?”

    “如果真让我当管理官,我是绝对不会让那种上班时间玩扫雷的薪水小偷,继续白吃公粮自在逍遥的。”

    此言一出,那几个鉴识课警员顿时紧张得缩起脑袋。

    有人还下意识叫屈:“可是,我们没玩扫雷啊...”

    “玩摄影更不行!”

    林新一默默地把那个说话警员的脸给记下:

    工作干不好,还敢杠领导。

    以后如果真要向社会输送有多年工作经验的摄影人才,这家伙就是首要目标。

    “咳咳...”

    目暮警部干咳两声打破尴尬局面:

    “林老弟,你的要求我都听明白了。”

    他的语气又是欣喜,又是纠结:

    林新一这么认真地谈着未来的管理工作,明显是已经有些动心。

    但他一张嘴就要财权和人事权,这就远远不是目暮警部能承诺的了。

    如果真按林新一所说的,给他安排经费预算的许可,再加上直接开除警员的权力...

    那他这个管理官,不就成了实质上的鉴识课长了吗?

    这样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

    整个刑事部,只有小田切部长能做这个决定。

    “这些情况我会在第一时间跟小田切部长反应。”

    “一有结果,我会马上跟林老弟你再联系的。”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语气变得缓和:“不用太着急,即使我不在警视厅就职,也照样可以帮着破案的。”

    “哈哈...”目暮警部尴尬地笑了一笑:

    现在他们着急的哪是能不能破案,而是破案的人身份如何。

    “对了。”

    林新一正准备就此离开现场,却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目暮警部,有件事正准备跟你说。”

    “明天晚上,我准备和工藤一起去抓怪盗基德。”

    “诶?”目暮警部微微一愣:“怪盗基德?林老弟你也要一起去?”

    他之前的确代表警视厅邀请工藤新一参与明晚对怪盗基德的抓捕,却是没想到,林新一竟然对此事也感兴趣。

    “可是,林老弟...”目暮警官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这盗窃案,你也擅长?”

    他知道林新一主要靠法医知识破案,在盗窃案上应该发挥不出什么能力才对。

    “我原来倒是也不觉得自己能在这个案子里做些什么。”

    “但是,现在看来...”

    “我能做的应该还是挺多的。”

    说着,林新一有些无语地看向那些鉴识课警员:

    难怪那个怪盗基德总是抓不到...

    就这种勘察水平,警方估计连窃贼留在现场的足迹、手印都没能力发现提取吧?

    让他去,不说能不能当场抓住基德...

    至少能在案发之后,林新一可以保证为警方收集到一些有用的物证。

    而如果这些物证最终能成为指向怪盗基德的重要线索...那一亿不就挣到手了?

    “咳咳...总之,我也想为这次抓捕行动尽一份力。”林新一这样神色严肃地说道。

    “当然可以。”

    目暮警官欣然同意,又问:

    “那,你和工藤老弟一样,也是明天晚上才去现场吗?”

    工藤周六白天还得上课,而且必须得去,因为得陪小兰——

    园子在他们赶到现场前就打来电话,说小兰因为工藤在关键时刻的消失而怒气爆发。

    这关东空手道大赛可是她人生的重要时刻,可那个重要的人却因为案子跑了。

    结果,她一气之下揍倒了和田阳奈,赢下空手道大赛,回家路上还顺手敲碎了两根运气不好的电线杆。

    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工藤明天还敢继续玩消失...恐怕要出大事。

    后天在多罗碧加乐园的重要约会,估计也得告吹。

    所以,工藤新一就只能等到明天晚上再去了。

    “如果你和工藤老弟一样的话...”

    目暮警官干净利落地安排起行程:

    “那我明天晚上就用直升机把你和工藤一起接上。”

    “不。”

    林新一果断地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个挣亿的事业,他总归得认真一点:

    “我白天就过去,先看看现场的防盗布置。”

    “毕竟...”他欲言又止:

    警视厅的能力,真让人不放心啊。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