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84章 认罪
    黑羽快斗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邮箱、网页、照片、软盘、传真打印...

    那么多种备份方式,那么多份备份文件。

    别说是让寺井老爷子去偷,就算他自己亲自上阵也没办法啊!

    这该怎么办...

    “你、你这是违规操作!”

    “这种私自备份保存的鉴定报告,在法庭上拿出来也是无效的!”

    “如果要定我罪,你得拿警视厅数据库里保存的报告才有效!”

    黑羽快斗想了一想,最终倒是找到了一个非常致命的漏洞。

    他这其实走的其实是米国前辈,辛普森先生的路子。

    就算有证据指向他也没用,只要警方在取证、鉴定、提供证据的过程中有不符合程序的违规操作,证据就没办法用来定罪——

    当然,这是在嫌疑人非常有钱的情况下。

    没钱的话,是请不起这种会钻法律空子、懂找程序漏洞、还能跟检方硬刚的强大律师团队的。

    而他们黑羽家家大业大,当然不会缺这点律师费了。

    “那你就去找律师。”

    “我们到法庭上见咯!”

    林新一摊了摊手,似乎毫不在乎。

    黑羽快斗:“......”

    他突然发现,自己理解错了对手的目的:

    对手的目的从来就只是抓住怪盗基德,并不是一定要把基德送进大牢。

    毕竟,曰本的盗窃罪顶格处罚也就是10年...而他是未成年的少年犯,还有盗窃既遂后主动归还财物的减刑情节。

    就算真能定罪,估计也判不了几年。

    所以,警视厅的主要目标本来就不是将基德判刑,而是让基德彻底现形。

    这样一来,即使结果不算完美,警视厅也依旧能向公众、向社会证明自己的调查能力。

    而想想就知道...要是上了法庭,双方在大众面前互喷唾沫——不管最后定没定成罪,他是怪盗基德的这件事也都会在公众面前暴露。

    就算最后是无罪释放,大家也照样会把他视作那个小偷。

    “别高兴得太早,无罪释放估计也很难做到。”

    “虽然我‘违规保存’的鉴定报告用来定罪很难,但只要对比结果符合,用来申请个搜查令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想,如果你真是怪盗基德的话...到你家,或者和你家有关的其他地方,应该能搜到些和怪盗基德有关的物品吧?”

    林新一无比认真地补充道。

    黑羽快斗还是沉默,但表情却渐渐维持不住。

    “怎么,还不打算认罪吗?”

    林新一目光专注地盯着黑羽快斗:

    “难道,你还想再等dna鉴定结果出来?”

    “你知道的吧,那样没有意义的。”

    dna鉴定比较慢,估计还得两、三个小时才有结果。

    而林新一下午出去查案,晚上又因为工藤变小的事耽误,中间有几小时没有在现场监督。

    如果寺井黄之助趁此时机下手,估计有很大机会在鉴定工作上做出手脚。

    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

    林新一手上握着无数份“怪盗基德”的dna鉴定报告,想篡改都篡改不了。

    就算鉴定工作被成功干扰...

    就算这次“黑羽快斗”和“怪盗基德”的dna比对不符...

    林新一大不了再从黑羽快斗身上弄点dna样本,重新做dna鉴定,重新做dna比对。

    重复几次都行,他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我...”黑羽快斗的心情极为复杂。

    果然,就像他担心的那样...从自己钟楼行动失败,血液、指纹等物证被林新一拿到的时候,就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了终末。

    后面的一切行动,都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现在该怎么办...寺井老爷子肯定救不了他。

    难道还要再找红子帮忙?

    可红子说了,她的魔法不能随便用在凡俗之事上。

    那样只会折耗她的力量,让她渐渐失去作为魔女的资格。

    上次帮助他,已经是红子出于某种不想解释的理由,为他破例而行了。

    想到这里,黑羽快斗愈发觉得头痛。

    “还是不肯认罪吗?”

    “那好...看来我只能拿出杀手锏了。”

    林新一长长一叹,突然这样说道。

    “杀手锏?”黑羽快斗有些不解:

    难道除了备份的报告,他还有其他杀手锏?

    “哈哈...”

    “我来的时候,已经叫警员去请了。”

    “现在的话,她应该已经到门外了。”

    说着,林新一站起身来,打开了审讯室的大门。

    门外站着的是中森警部的女儿,黑羽快斗的青梅竹马,中森青子。

    她长得和毛利兰有7、8分相似,自然也很漂亮——关于这一点,林新一在见面后甚至一度怀疑,当年工藤老爸和小兰老爸是不是组团犯了错误。

    而这时候,这位可爱的中森小姐,眼角却很明显地带着点点泪光。

    “请进,中森小姐。”林新一将中森青子请进审讯室,顺手关上了门。

    “青子...”

    黑羽快斗的表情瞬间僵硬。

    他当然知道,青子为什么会流泪:

    因为她的青梅竹马突然成了罪犯,而她的老爸也被当成了罪犯的同伙,到现在都还被在审讯室里经受内务部的严厉审查。

    就连她自己,都因为受到这个罪犯的牵连,被带到警视厅反复讯问了半天。

    而更荒诞的是,这个罪犯还偏偏是怪盗基德。

    那个毁了她父亲人生前途,让她一家都恨到牙痒的怪盗基德。

    平静的生活突然被如此戏剧性的波折打破,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承受得住。

    “快斗。”

    中森青子深深地望着黑羽快斗的眼睛:

    “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怪盗基德?”

    “我不管什么证据不证据,只要你认真地说,我就信。”

    “我...”黑羽快斗根本无法回答。

    这一刻,他顿时发现了林新一的恶毒之处——这家伙竟然看出了他对青子的感情,所以让青子来协助审讯,用他最珍视的这段感情来打败他。

    而这对在警队中耳濡目染多年的林新一来说...

    用亲情、爱情来唤醒犯罪嫌疑人的心中良知,这本来就不是什么新鲜的审讯套路。

    不少犯罪嫌疑人抵抗心理极强,但只要把家中父母、妻儿的劝告录音拿出来一放...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就会心理防线崩溃,甚至当场痛哭流涕地做认罪供述。

    就像现在...

    面对警察,黑羽快斗可以很自然地保持心态平稳,死咬不放、顽抗到底。

    但是面对青子,这样认真质问他的青子,他却根本说不出那句“我不是”。

    那个邪恶的林新一,到底还是找到了,他人生中的最大弱点。

    “快斗。”

    中森青子抿着嘴唇,眼神渐渐变得坚定:

    “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基德。”

    “其实...就算你真是基德,我也不会恨你。”

    “因为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我知道,你绝对不会是什么邪恶的家伙。”

    “你做那些事情,一定有你不能说出来的苦衷吧!”

    黑羽快斗:“......”

    他还是没说话,但那张祖传的pokerface却是彻底崩了。

    无比复杂的情绪在其心中酝酿。

    他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没办法向面前这个女孩说谎。

    “如果你是清白的,就说出来。”

    “如果你的确有罪,我希望你也能有担当地主动认错。”

    “不然的话...”

    中森青子说到动情处,一句话藏在心底多年的话脱口而出:

    “那就是我喜欢错人了。”

    “唉?”黑羽快斗微微一愣。

    从青梅竹马的嘴里听到“喜欢”这样的字眼,他脸颊一阵烫红。

    中森青子同样在沉默中迅速反应过来。

    她的脸上泛着羞涩的红晕,但眼神却坚持着没有挪开。

    不知不觉间,两人光顾着深情对视,似乎都忘了这里是哪。

    许久之后...

    黑羽快斗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青子,你会等我吗?”

    “我会的。”中森青子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好...”

    黑羽快斗转过头来,一脸激动地对林新一说道:

    “林新一先生,我认罪了。”

    林新一:“.......”

    案子倒是破掉了。

    可心里咋这么堵呢?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