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103章 良心劝退
    在柯南刚刚深刻反省自己的时候,林新一早已带着毛利兰小姐开始了验尸工作。

    首先,自然是对死者的原始姿态,从各个角度进行摄影记录。

    这一点鉴识课的各位都很擅长,自不用林新一多讲。

    而在鉴识课警员把真中老板,也就是死者那种被利剑穿喉而过的离奇死状拍照记录的时候,毛利兰已经在现场发现了什么:

    “好奇怪啊,林新一先生...”

    “死者被剑钉在墙上的死状,和他对面的那幅画很像。”

    死者的对面,就挂着一幅名为《天罚》的油画。

    油画的内容是浴血的骑士转身离去,身后是一头被一剑钉死在岩壁之上的恶魔。

    这场景构图,几乎和死去的真中老板一模一样。

    “刻意把杀人现场选在这副油画前面,还要还原出油画的场景,这凶手...”

    “毛利小姐,你怎么看?”

    林新一没说出自己的想法,反倒问起了身边的新手。

    反正他本来就打算把这次案件当作实训,这种简单的犯罪侧写,正好可以用来锻炼锻炼毛利兰的推理能力。

    “唔...”毛利兰蹙着眉头细细思索:

    “凶手用这种残忍而特殊的方式杀人,还把真中老板比作是画里的恶魔。”

    “我看,他一定是跟真中老板有仇。”

    “还有,凶手敢在美术馆对外开放的白天杀人,甚至杀人时没被发现,杀完人后还能悄然消失...他一定是对这个美术馆的安保管理和空间结构都非常熟悉。”

    “嗯。”林新一满意地点了点头。

    “熟人作案,嫌疑人大概率是美术馆内部人员。”

    他帮忙简单地总结了一下,顺便还补充了一点犯罪侧写:

    “而且,从这个对体能要求极大的作案手法上看,凶手应该是一个体格魁梧、身材高大的壮年男子。”

    真中老板是两脚悬空,整个人脱离地面,被剑钉在墙上的。

    而他脖颈两侧还带有极为明显的扼痕,所以不难想象...

    他是被凶手一手扼着脖子从地面提起,然后又重重一剑刺穿他的喉咙,把他钉在了墙上。

    而真中老板虽然个头矮小,但身材敦实有肉,体重明显不轻。

    能单手把这个胖墩提离地面,还一剑钉在墙上...

    凶手怕不是个人形灭霸。

    所以,看到这样的景象,林新一下意识地把犯罪者侧写锁定到了体格健壮的年轻人身上。

    但这一点,却立刻引起了毛利兰同学的质疑:

    “不一定吧?”

    “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我们空手道部的女孩子都能做到啊。”

    林新一:“......”

    差点又忘了...这个世界的案子,没办法用常理推断。

    之前就有个在云霄飞车上表演杂技的“女忍者”,现在再冒出来个不可貌相的“狂战士”,好像也很合理。

    “咳咳...毛利兰小姐说得没错。”

    “很好,做刑侦就是要始终保持这种质疑精神。”

    林新一有些不好意思地在学生面前承认了错误,把话强行圆了回来。

    再然后,张罗着开始验尸。

    而林新一知道,这个案子从尸表检查上应该查不出什么:

    从那染红了大半面墙的喷溅血迹就能判断,死者颈部中剑时还活着,血液仍在流动,所以致死原因毫无悬念,就是单纯的锐器穿刺暴力致死。

    凶器现在还插在尸体上,也省了推测凶器种类、入刀角度之类的力气。

    那接下来的尸表检查无非是走走流程,初步判断死亡时间,记录尸表各部位的尸体征象。

    “毛利小姐,在旁边铺好两层防水塑料布。”

    “再跟我一起把尸体从墙上放下来,移到地面上进行检查。”

    既然尸表检查没啥难点,林新一干脆把这次验尸工作重点转作教学,给毛利兰一个“练胆”的机会。

    林新一倒是不觉得毛利兰会害怕尸体。

    毕竟,归功于某位大侦探的厄运光环,这位未成年少女亲眼见过的尸体,可能比大部分警龄较短的法医还多。

    有这样丰富的经验基础,毛利兰自然不会像同龄小姑娘一样,看到尸体就脸色发白、直冒冷汗。

    但是,不怕看到尸体,和敢于接触尸体,完全是两码事。

    尸体是现实中最符合恐怖谷理论的东西,光是用眼睛看,就能给人带来极大冲击。

    而用手去触碰,按压,从头到脚检查,那就更是在挑战人的心理和生理本能。

    林新一担心,这个学理论学得很认真的少女,会不会一到实践就坚持不下去。

    如果真是这样...虽然很可惜,但为了这年轻人的未来考虑,他也只能忍痛劝退了。

    而毛利兰的表现的确有些不妙:

    因为尸体是被剑悬空钉在墙上的,放下时得有一个人去拔剑,另外两个人去接住那具拔剑后掉下来的尸体。

    林新一和毛利兰力气最大,也就担下了这个累活。

    他们一左一右地扶住了那具尸体,而尸体上的血腥味很大。

    离得这么近,就算戴着口罩,也能闻到那股浓郁的血气。

    这种血腥味本身就令人不适。

    而此时此刻,毛利兰却还得紧紧地握住死者那松软无力的手臂,用力扶住这具浑身浴血的尸体。

    林新一能清晰地感觉到,当她的手真正接触到那具尸体的时候,就已经不可避免地微微颤抖起来。

    “手要稳,支撑住。”

    “不然尸体倒下来,会破坏现场的血痕。”

    林新一沉声提醒,让毛利兰清醒过来。

    她紧紧抿住嘴唇,压住那种本能的抵触,终于和林新一一起将尸体放了下来。

    “呼...”毛利兰长长地松了口气。

    明明只是走了几步路,但她却感觉比打一场空手道比赛还要艰难。

    接触尸体时的诡异触感,似乎还残留在手上,怎么都摆脱不掉。

    而这时,在她那复杂难言的目光中,林新一已经神情专注地开始了验尸。

    他从头面部开始,自上而下地按流程检查着尸体。

    那浑浊发白的瞳孔,污垢斑驳的耳道,湿润黏腻的口腔...这些毛利兰根本不忍凑近去看的地方,林新一都能面不改色伸手去触碰,把脸凑近了观察研究。

    尤其是在检查伤口的时候。

    那苍白的皮肤、黑红的血液、油黄的脂肪、鲜红的肌肉、森白的骨骼,还有那被利刃刺穿切开,能看到湿润粘膜的气管、食管和动脉...

    近距离观察到这样的画面,毛利兰本能地有些反胃。

    她下意识想用手捂住嘴巴,但抬手一看,自己那双本应是乳白色的手套,早已不知不觉地被死者身上的血液染成了暗红。

    “林新一先生?”毛利兰一阵脸色发白,终于按捺不住地问道:“你...不会觉得恶心吗?”

    “当然会恶心。”

    “但是,习惯了。”

    林新一检查尸体动作丝毫未停。

    但他同时又非常认真地毛利兰说道:

    “我这次让你参与尸检,就是想让你明白法医到底是种怎样的工作。”

    “你或许下意识地把法医看成和工藤一样的侦探,但法医不是侦探,不会那样轻松,那样干净,那样潇洒帅气。”

    “侦探可以简单地看一眼尸体就调头去找其他证据,但我们必须忍受脏污和恶臭,用最大的耐心,去完整有序地检查尸体。”

    “毛利兰小姐...”

    林新一抬起头,目光无比认真:

    “选择当法医,意味着你以后会每天接触像今天这样,甚至更加恶心,恶心到你都无法想象的尸体。”

    “勘察环境也不会每次都像今天这样好——我们可能要去泡臭水沟,捞化粪池,刨垃圾堆,钻下水道。”

    “那些味道,回去洗一晚上澡都可能洗不掉。”

    虽然林新一很想拉人入坑,而且一直竭尽全力地支持毛利兰成为法医。

    但这种工作,真的不是靠支持和鼓励就能让人坚持下去的。

    别说是毛利兰这种因为爱情而“脑子一热”想学法医的小女生...

    就算是和林新一一起读完5年大学、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同学,也有一大半在毕业后选择改行或考研,远离了这个行业。

    为了不让自己付出的教学时间白费,避免那种教到一半学生跑了的糟心事情。

    经过一番纠结,林新一还是决定在正式带毛利兰入门之前,对她认认真真地讲清楚情况:

    “毛利兰小姐...”

    “我希望你能认真想清楚,你真的有成为法医的决心吗?”

    “我...”毛利兰一时语塞。

    “如果你只是为了谈恋爱,只是为了成为一个不会被侦探男友遗弃的助手...”

    “那我更推荐你去学习痕迹检验,而不是法医。”

    林新一非常郑重地建议道:

    “当然,你还可以直截了当地把那个老是抛下你不管的蠢货骂一顿。”

    “或者把他当成电线杆打一套空手道——”

    “这样说不定效果更好。”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