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137章 和宫野志保学生物
    林新一并没有对琴酒给出的期限太过在意,因为他根本就分不清日期。

    但宫野志保却把这个期限深深地记在了脑海里。

    因为她知道,那不仅是林新一辞职离开的期限,还是她和林新一永远分别的期限。

    毕竟,琴酒很讨厌林新一跟她来往。

    他下达这样的命令,不仅是要林新一低调摆脱和实验室的联系、全心全意在警方那里当卧底,同时也是要用这种办法,从物理层面上断绝林新一和宫野志保的联系。

    就像是发现孩子在学校早恋的家长...

    琴酒直接让林新一“转学”,实现强拆情侣的目的。

    对于这些事情,宫野志保都很了解。

    所以,她心里早就清楚:

    她和林新一就像是分在对照组和实验组的小鼠,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

    而一场实验如果注定失败,那就根本没有必要去做。

    所以,即使林新一这些天来不断地向她示好、告白,即使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些触动,宫野志保嘴上也始终没有松口——

    林新一不懂事,她得懂。

    在那上个月过去,期限到临之后,宫野志保更是选择就此放下。

    她把林新一当成了一份逝去的美好回忆,永远地埋葬在了心底。

    可就在这时候...

    林新一竟然像个没事人似的,和往常一样,这样神色平静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没想到你竟然会连琴酒的命令都不听。”

    宫野志保轻轻放下手里的三明治,用纸巾优雅地擦拭干净嘴唇,然后才努力摆出她一贯的冷淡表情,目光深沉地看向林新一。

    “你以前就像是台只会服从命令的机器。”

    “我还从来没见过,你会为了什么事情...”

    “疯狂到这种地步。”

    她说着好像是嘲讽的话语,语气里却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暖意。

    “我...”林新一表情复杂:

    他算是被那奇妙的时间线给坑惨了...

    以后再遇到这种需要记日子的事,还是得注意找身边人问清楚才行。

    还有,山田那个混蛋...你拦人的时候倒是坚定一点,把话说清楚啊!

    怎么能因为我是大哥就放水呢?

    唉...只是违抗了一次命令,应该不会有啥后果吧?

    林新一心中纠结不已,那一丝担心,甚至都隐藏不住地写在了脸上。

    “果然,他也在不安吧...”

    “但是为了见我,他还是来了...呵,真是个笨蛋。”

    宫野志保嘴角微微上扬,湛蓝的瞳孔里闪烁起莹莹的光。

    就像是受到铲屎官的精心照料,心情愉悦却不愿太过表现出来的高冷猫咪。

    “那个...宫野,其实我今天是来找你的。”

    “我知道。”宫野小姐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笑。

    “你今天有空吗?”

    “有空。”宫野小姐已经打算吃完饭就翘班了。

    林新一都敢冒着被琴酒惩罚的威胁来找她,她难道还不敢为此耽误一天工作吗?

    “那好,你听我说...”

    “嗯...你说。”宫野小姐有些小小的忐忑。

    她知道,林新一应该是又要告白了。

    而她那颗砰砰直跳的心在告诉她,此时此刻,面对林新一如此不理智的疯狂举动,她的理智恐怕会跟着下线...

    说不定,她真会忍不住答应。

    宫野志保心里这样紧张、不安而又期待地想着,只听林新一在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便一本正经地说道:

    “宫野,我想请你当我的...”

    “当你的什么?”宫野小姐紧张地抿住嘴唇。

    “老师。”林新一答道。

    宫野志保:“???”

    而林新一却是全然没有注意到她那张突然冷下来的脸,只是自顾自地说道:

    “最近有个案子,需要检验一处放置了12年的陈旧血痕。”

    “而科搜研那边鉴定技术落后,光是根本没办法从陈旧的纸质客体里提取出有效的dna样本。”

    “我自己也在dna提取、检验技术上了解不深,而你是天才的生物学家。”

    “我希望你能当我的老师,帮我研究一下——”

    “怎么改进现有的dna提取办法,提取陈旧血痕的dna?”

    宫野志保:“......”

    气氛都搞起来了...

    现在是谈科研的时候吗?

    说起来...上次也是。

    上次他打着吃饭的借口陪自己回公司,把气氛弄得那么温馨感人。

    当时还以为他要乘机说些什么,结果没想到...

    那家伙竟然拉着她,问了一路河豚毒素的毒理和作用机制。

    为什么你的情商会比我还低啊...林新一。

    宫野志保从小就因为智商过高而和同龄人格格不入,一直以来都我行我素,完全不在意人情世故。

    但她现在终于知道,跟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打交道有多累了。

    “宫野、宫野?”

    林新一还以为宫野志保在发呆。

    而宫野志保却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会有人顶着违抗琴酒命令的风险,就为了跑来问她一个科学上的问题...

    这也未免太...等等...

    正想在心里吐槽林新一的宫野志保,突然意识到了这个男人的天真:

    “原来如此...他是想借着这个需要请人帮忙研究dna提取技术的机会,特意来这里看我。”

    “事后琴酒问责起来,也能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过,这样真是太蠢了...”

    “琴酒才不会相信他是单纯来这里交流工作的呢。”

    “因为想谈恋爱,智商都下降了么。”

    宫野志保在心里无情地吐槽着林新一的弱智举动。

    但与此同时,她又不禁想起了自己上次在日料店里,那像是无脑追星少女一样的降智表现...

    嗯,半斤八两。

    宫野志保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又分出一部分注意力,随口搭起林新一的话来:

    “提取纸质客体上的12年陈旧血迹的dna是么...”

    “我没有研究过提取血迹的dna,但是,可以试试。”

    dna提取技术,法医要用,搞生物医药、基因工程的学者更要用。

    所以,宫野志保还真的比林新一更懂。

    她一开口就问到了关键的问题:

    “林,科搜研一般用的是哪种dna提取方法?”

    “盐析法。”林新一回答道。

    “盐析法么...的确容易失败。”

    “血液放置时间久了,红白细胞肯定都会有一定程度的裂解。形成的碎片中有大量脂肪,蛋白质等生物大分子杂质,并且呈不均匀块状分布。”

    “若用传统的盐析法,加入蛋白质沉淀液以后,dna不能完全和蛋白质解离与蛋白质一起沉淀下来,就会造成一部分的损失。”

    “嗯。”

    林新一点了点头,又补充道:

    “所以我后来去了科搜研,让他们换着用chelex-100法进行dna提取。”

    chelex可螯合多价金属离子,如镁离子。就像磁铁吸附铁一样,镁离子也被吸附、连接起来。而将镁离子从反应体系中去除后,降解dna的核酸酶就会失活,从而保护dna分子。

    “这种方法dna回收率高,比较适合提取微量检材的dna。”

    “我觉得用这种方法来提取陈旧血痕会更好,但结果还是失败了。”

    “这个方法也失败了?”

    宫野志保想了一想,问道:

    “结果检出几个str基因座?”

    按照dna鉴定标准,常染色体重全部检测出性别位点及15个str基因座,一共16个位置,才算是成功。

    “用chelex-100方法比盐析法好很多,成功检出了7个基因座。”

    “但是用来做dna鉴定还不够。”

    林新一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其他鉴定员都没有什么办法,我也一样,只是知道该怎么操作,却不知道该怎么改进。”

    “所以,我就只能来向你讨教了。”

    “宫野,你有什么办法吗?”

    “这很简单。”宫野志保平静的语气里带着一股轻松。

    其实这些知识对她这种天才科学家来说只是基础中的基础,但是能在林新一面前展现出来,却能让她感受到一种难得的乐趣。

    或许是因为帮到了林新一。

    或许是因为,她可以把自己的专业知识,用到救人而不是杀人的地方上去。

    宫野志保现在很放松,就像是不知不觉走出了一间无形的牢笼:

    “已经检出了7个str分型,说明用chelex-100方法的确可以成功地从陈旧血痕中提取出dna片段,只是效果还不够理想。”

    “既然如此,也不需要用更先进的提取方法,针对chelex-100方法稍加改良,或许就能解决问题。”

    说着,宫野志保轻轻抿住嘴唇,深深思考起来。

    虽然她以前完全没有研究过针对陈旧血痕的dna提取,但她头脑无比灵活、知识足够丰富,触类旁通之下,也能很快想出改良的方法:

    “陈旧的血痕和载体结合紧密,血痕中有型成分自然就不易溶解。”

    “所以,如果用常规的chelex-100方法,提取dna的效果肯定会大大折扣。”

    “我们可以试着先用氨水浸泡检材,使血痕中的核物质溶解。”

    “再把chelex-100的浓度适当提高,增强其对金属离子的鳌合力,提高陈旧血痕里dna的提取效率。”

    “这样改良的话,说不定就能得到更好的dna鉴定结果了。”

    宫野志保有条不紊地给出了一个针对陈旧血痕的改良提取办法。

    “竟然这么快就想出办法了...”

    “你真是太厉害了,宫野。”

    林新一非常感激地对宫野志保说道:

    “谢谢,你帮了我很大的忙!”

    “举手之劳而已。”

    宫野志保一点也不为用到的这点粗浅知识而感到自豪。

    对她这种连质能守恒都能克服的柯学家来说,改良个dna提取方法而已,大概就是幼儿园级别的难度吧。

    林新一费这么大劲就为了问这种问题,实在是...

    “等等...”

    “怎么不知不觉地真的讨论起科学来了...“

    宫野志保终于反应过来。

    看着眼前那个正在专注思考的男人,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这家伙...

    还真来找我学生物啊?!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