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140章 以后叫我志保
    不久前。

    夜色渐深,时间早过了正常下班的点。

    但实验室就像这年头所有科技创新企业一样,仍旧亮着灯。

    从早上忙到深夜,林新一和宫野志保的神情都隐隐显着疲惫。

    而在历时一整天的生物学研究之后,他们的共同努力也终于结出硕果:

    “试验成功了!”

    “我们用改良的chelex-100法,成功地从12年的陈旧血迹里提取出了dna样本...dna鉴定所需16个基因座,全部检出!”

    林新一不免有些激动。

    他以前都是只会用工具的半吊子,还从来没参与过这种发明工具的研究过程。

    宫野志保愿意手把手地带他做试验,的确让他获益良多。

    “宫野,谢谢。”

    和早上不一样,此时林新一的语气里已然带上了一丝亲切。

    他之前算是已经和宫野志保相熟,可宫野志保面冷、话少、性格孤僻,让他心里一直觉得这姑娘有些不好相处。

    但现在,在跟这位以往难以接近的冰山美人呆了一整天之后,林新一对宫野志保的印象不禁改观了许多:

    原来,这位天才少女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孤僻。

    她能耐心地陪着他提取dna,做pcr,配胶跑电泳,银染显色,一起观察结果。

    她还手把手地教他怎么给小鼠做尾静脉注射,陪他一起观察小鼠的中毒反应,记录药量,换算数据。

    从早到晚,忙了一整天,宫野志保也没有不耐烦过。

    对,说到这里,林新一也注意到了:

    这明明是和她毫无关系的事情。

    但她却偏偏愿意,为他耗费这么大的精力。

    这位宫野小姐....

    “真够兄弟!”

    林新一心里很是感激。

    根据他这么多年来的生活经验,在这人满为患的星球上,能这样耐心陪他耗上一整天时间的人其实寥寥无几:

    除了父母家人,警队同事,游戏里的喷子,评论区的杠精,就只有那少数几个关系过硬的好兄弟了。

    宫野志保能这样不顾疲惫地陪伴他,说明这位面冷心热的天才少女,已经跟他有了足够深厚的友谊。

    “谢谢你,宫野。”

    林新一发自内心地再次表示感谢。

    但宫野志保却是没什么心情听这些客套话。

    “试验的过程和结论,我这两天会整理成论文的形式,想办法发给你的。”

    “论文作者写你的名字,你拿去发表就行。”

    宫野志保努力地用平静的语气,为今天的试验做着最后的结语。

    试验成功了,但她那双始终淡漠的湛蓝瞳孔中,却悄然蒙上了一层失落的阴翳:

    “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帮不到你了...”

    “这已经够了。”林新一知足地点了点头:

    导师手把手教着做试验,做完之后论文还只写学生的名字,这种好事上哪去找?

    想到这,他更加在为宫野志保的无私帮助感到感激。

    而和心思简单的林新一相比,宫野小姐那张冷脸下隐藏着的情绪,就像是平静海面下潜藏着的生物群落,远远复杂得多。

    “林。”

    沉默许久,看着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直接表示的林新一,宫野志保终于按捺不住地问出了一个问题:

    “今天之后,你还会再来实验室吗?”

    “我...”林新一原本那没心没肺的感激表情,顿时变得僵硬。

    他以后还会再来实验室吗?

    肯定是不会了。

    他今天之所以会来实验室,完全是因为他分不清日期,意外违背了琴酒的命令。

    这种坑林新一当然不会踩第二次。

    毕竟,他现在只想低调地查清组织状况、攒够逃亡资金,找机会逃离组织,过上安全自由的全新人生。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如果没有必要,他是绝对不会去触琴酒的霉头,给自己找不痛快的。

    所以...

    “我不会再回来了。”

    “这次...是真的不会了。”

    林新一深深叹了口气。

    他现在也意识到,今天晚上这一别,恐怕就是和宫野志保的永别。

    和上一次告别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已经把这位宫野小姐当成了真正的朋友。

    朋友之间的告别,往往让人心绪缠绵。

    林新一是这样,宫野志保更是这样。

    只不过,就像是《长亭送别》里的梁山伯和祝英台...

    他还把她当兄弟,但她却完全是另一种情绪:

    “你不会再回来了啊...”

    “果然,现实终究是现实,到头来还是如此。”

    宫野志保嘴角嚅嗫,低声叹息。

    声音像是阴沉天幕下飘落的雪花,轻,柔,冷,脆弱。

    恐怕是人生第一次,她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内心,没有摆出那张冰冷的假面。

    那些复杂难言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宫野...”

    林新一读懂了这位天才少女脸上的落寞。

    不知怎的,想到自己就要和宫野永别,他心里也涌出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失落。

    但宫野志保却是紧紧抿住嘴唇,收敛起情绪,振作起精神:

    “没事的,这种结果,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你好好地去做你的事吧...不要再像今天这样冒险。”

    “这么多年,我也早习惯一个人了。”

    她释然地笑了一笑,像是已经彻底接受了现实。

    而林新一心里却没来由地一阵难过...

    为什么会难过呢...

    这一定是...

    同情吧?

    林新一的心情悄然变得沉重:

    因为宫野志保一直以来表现出的自信和坚强,所以他竟然都不知不觉地忘了...

    这位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女,其实只是一个再可怜不过的囚犯:

    被犯罪组织囚禁奴役,没日没夜地工作,没有生活,更没有自由...

    这就是这个仅仅18岁的少女,一直面临着的悲惨境遇。

    而在这冰冷的囚牢之中,唯一会照顾宫野的就是他,他就是宫野唯一的朋友。

    可现在,自己一走,宫野志保就又要被一个人丢在这阴冷黑暗的角落。

    这未免也太可悲了。

    “我明白了...”

    终于意识到这一切的林新一,眼神渐渐变得犀利。

    就如鬼使神差一般...

    他抬起头,目光坚定地说道:

    “宫野,等我,我总有一天会带你离开这里。”

    “你...”宫野志保的眼中涌出一股讶异。

    她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新一,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林新一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而他也知道,小心起见,自己根本不该向任何人展露想要逃离组织的意愿。

    但他还是说了,像是本能一般。

    因为...作为肩负正义的警察,作为宫野志保的朋友。

    不管是从职业道德,还是从私人感情,林新一都无法狠心抛下这么一个可怜无助的少女,只顾着自己一个人逃走。

    即使现在没办法这个被囚禁束缚着的少女,也该给她一点希望才对:

    “宫野,你没有听错。”

    “我迟早会救你出去,带你永远离开这座监狱。”

    林新一语气坚定地许诺着。

    他知道,作为组织严加控制的囚犯,琴酒口中的“不稳定因素”,宫野志保是肯定不会站在组织那边的。

    而自己现在还是宫野志保唯一的朋友,她就更不可能向组织举报他了。

    所以,林新一索性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意图:

    他就是要逃跑,而且,还要带着宫野志保一起逃跑。

    “你...你...疯了吗?”

    “背叛组织,曰本再无你的立足之地!”

    宫野志保被林新一的疯狂吓得不轻。

    她根本就没办法想象,那个被贝尔摩德亲手培养出来的得意学生,那个让琴酒欣赏信赖的完美小弟,那个曾经把组织命令视若神谕的忠诚走狗...

    竟然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语!

    怎么会这样,这还是那个林新一吗?

    难道...为了我,他真的愿意抛弃他过往的一切,和整个组织为敌?

    在我和组织之间,他真的能做出这样决绝的选择吗?

    宫野志保心慌意乱地想着这个问题。

    而林新一的答案一点都没有让她失望:

    “我没疯,这是我认真做出的决定。”

    “我早就打算脱离组织了。”

    “只要你愿意,等一切准备好,我就带着你一起逃离。”

    把自己的心迹和盘托出,林新一又非常郑重地对宫野志保问道:

    “宫野,你应该是愿意跟我一起逃走的吧?”

    听到这话,宫野志保顿时陷入久久的沉默。

    她这一沉默,林新一就有点紧张了:

    姑娘,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这种问题有什么好犹豫的?

    你都被组织当成犯人一样囚禁了,难道还不愿意逃走?

    这死一般的沉默之中,林新一的心在砰砰直跳:

    不会吧...

    难道她关得太久,已经被关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

    如果真是这样,万一宫野志保反手向组织举报他的不当言论,那麻烦可就大了。

    “该死,我是怎么了...”

    “刚刚就不该这么冲动的!”

    “现在话都说出去了,该怎么把她的嘴给堵上...”

    “难道要我杀人灭口?”

    林新一在忐忑中开始胡思乱想。

    而这时侯,宫野志保就像是终于从宕机中恢复过来的计算机,骤然从那无以复加的震撼和感动之中清醒过来:

    “愿、愿意,我愿意。”

    她语无伦次地回答着林新一的问题,一点也不像那个永远理智冷静的天才少女。

    那张原本像是寒玉一般的冰冷白皙的脸,此刻竟也浮现出一片棉花糖般的粉色。

    “那就好。”

    终于得到肯定的回答,林新一长长地松了口气: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

    “宫野,你还像原来那样在这工作,我会想办法...”

    他正想再细心嘱咐两句,却迎来了宫野小姐一记好看的白眼:

    “你怎么还叫我宫野?”

    “???”林新一有些疑惑:

    “不叫宫野叫什么?”

    “志保,以后叫我志保。”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