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141章 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宫野志保原来以为林新一的情商已经低得无可救药。

    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在木讷了一整天之后,竟然放出了这么一个大招:

    他,为了她,要背叛组织!

    林新一赌上了自己的性命,背叛了过去的一切,只是为了跟她在一起。

    浪漫吗?拿命换的。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同意了!

    宫野志保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用chelex-100法做沸水水浴的dna提取液,从里到外都暖得不行。

    “志保,以后叫我志保。”

    宫野志保轻轻咬着嘴唇,眼神有些躲闪。

    “额...”林新一微微一愣:

    在曰本,不是只有关系很亲密的异性才能直接称呼名字的吗?

    上次他直接称呼志保,可是被她找琴酒告状,说他性骚扰了啊。

    等等,难道,她把我刚刚那正义无私的救人宣言...

    当成告白了?

    林新一突然想起,因为一开始“性骚扰”带来的误会,他身上可是一直还有个“宫野小姐的追求者”的人设。

    只不过,因为宫野志保一直对他摆着冰块般的冷脸,他也就根本没往这地方想。

    可现在...

    宫野志保的冷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如普通18岁少女一般,略显青涩的羞赧。

    用这样的表情让他改口称呼她为“志保”...

    林新一就算再迟钝,也该知道对方是什么心意了——

    很显然,这位天才少女不仅是误以为他在告白,而且还真的答应了。

    “这...”林新一的表情异常复杂:

    他明明就什么都没干啊...

    怎么就突然有女朋友了呢?

    “那个,其实我...”

    林新一下意识地想解释清楚。

    但是,不知怎的,看到宫野志保那张因为交感神经兴奋,去甲肾上腺素分泌增加,导致面部毛细血管扩张充血的绯红脸颊...

    他突然就解释不出来了。

    这真不是因为宫野志保长得太好看,太让人馋...

    额...或许也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

    总之,此时此刻,林新一感受到了一种自己两辈子都没感受过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就是...

    (我也不知道是啥感觉,请没经验的同学自行想象,有经验的同学发表感言)

    林新一陷入久久的沉默。

    而这实验室里的空气,也就在这沉默之中,渐渐变得暧昧起来。

    宫野志保在这旖旎的气氛中缓缓走上前来,离林新一更近了一些。

    林新一甚至能从她那湛蓝的瞳孔中,看清楚自己那张同样红得发烫的脸。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终于,在近到能够互相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的时候...

    “我...我先走了。”

    “宫野...额...志保,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仿佛是老赖遇上债主,林新一语无伦次地说了几句话,转身就想逃跑。

    他没经验,实在不擅长应付现在这种场面。

    宫野志保脸色一僵:“你要走了?”

    “嗯,我回去了...”他现在心很乱,得一个人静静。

    说着,林新一便动作麻利地收拾好东西,转身落荒而逃。

    宫野志保:“......”

    看着眼前这个比她还要害羞的男人,她心里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你这个畏畏缩缩的胆小鬼...”

    “还不如摩尔根的果蝇呢!”

    带着小小的不满情绪,宫野小姐无比犀利地吐槽道。

    .............................

    林新一很快离开了实验室。

    他都有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

    走在那繁华的街道上,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林新一仍旧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单身了两辈子的他...

    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那么...我真的喜欢她吗?”

    虽然刚刚鬼使神差地没有选择拒绝,但现在冷静下来,林新一还是很谨慎地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作为一个观念传统的男人,如果要恋爱,他希望能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

    而他审视的结果是...不知道。

    他就没谈过恋爱,怎么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要不现在再回实验室找她聊天?”

    “到时候可以用心电图机实时监测心率和呼吸,再分别提取聊天前、聊天时和聊天后的血样,检测我血液里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浓度变化。”

    “这样一来,应该就能确定我的心意了。”

    苦思冥想之下,林新一想到了个相对科学的检测办法。

    “还有...”

    林新一晕晕乎乎地,又想到了个令人疑惑的地方:

    “宫野说的‘摩尔根的果蝇’,是什么意思?”

    “感觉好像高中生物课本上讲过啊...让我想想...”

    他一边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一边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而这时,他怀里的手机响了。

    “毛利兰?”

    看到是这位好学生打来的电话,林新一当即收敛起心中杂乱的思绪,集中精神接起了电话:

    “毛利小姐,有什么事吗?”

    “林新一先生。”

    毛利兰那温柔礼貌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

    “你明天有空吗?”

    “算是有空吧...如果没有命案的话。”

    “是这样的,因为明后天正好是假期嘛...正好大家都有空,所以园子就邀请我去参加她姐姐在山中别墅举办的聚会。”

    “额...”林新一的心情很是复杂:

    明天又放假了啊...

    你们这些学生,到底还用不用上课了?

    “是想跟我请假吗?没关系的。”

    “补课也不一定每天都得补,耽误两天算不了什么。”

    林新一毫不犹豫地给自己的好学生批起了假条。

    但毛利兰却说道:“不,我不是来请假的。”

    “其实,园子不仅是请我去参加聚会,还希望林先生你也过去。”

    “我这次打电话,就是为了帮园子问问你的意见。”

    “铃木小姐...邀请我去参加聚会?”

    林新一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那个一直缠在自己身边,亲切喊着“林新一大人”的漂亮女高中生。

    “算了吧...我就不去了。”

    那铃木小姐明摆着是馋他的身子。

    他现在好歹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怎么能去参加另一个明摆着对自己有好感的女孩子的聚会呢?

    林新一下意识地选择了拒绝,紧接着又发现哪里不对:

    等等...什么情况...

    我怎么已经开始不自觉地跟别的女生保持距离了...

    “咳咳...总之,我还是不去了。”

    “山中别墅,估计位置挺偏吧?”

    “去那里参加聚会,万一城里又有什么命案,我也来不及赶回来。”

    林新一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又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加以拒绝。

    “也对。”

    “按现在鉴识课的情况,林先生的确有些走不开呢。”

    作为鉴识课的半个自己人,毛利兰表示非常理解:

    “既然这样,那我就帮着你拒绝园子了。”

    “明天我就只带着柯南去山里玩,后天回来之后再找林先生你补课。”

    “嗯。”林新一点头同意。

    而他正准备就此结束通话,却又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等等...柯南?”

    “毛利小姐,你是说,明天柯南也要去那山中别墅参加聚会?”

    就像是在半夜接到了出警电话,林新一那迷糊混乱的脑子,顿时变得极为清醒。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林新一:“.......”

    这问题可就大了啊!

    柯南,聚会,山中别墅...

    按那位名侦探自带的厄运光环,这八成又是要死人啊!

    而且,这次好像还是在什么荒山野岭。

    万一真在那种地方死了人,他和警察都来不及赶到现场...

    那位大侦探怕不是又要忍不住作妖。

    “算了,我还是去吧!”

    林新一仔细思索,最终还是决定去参加这个聚会。

    不死人最好,要是真死人了...也省得他再从东京跑进山里出警。

    “毛利小姐,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林新一直接问起了出发时间。

    “额...”

    毛利兰对林新一这样突然的态度转变感到讶异:

    “中午,中午坐电车出发。”

    “那好,明天早上你先来警视厅,跟我把法医勘察箱和现场勘察箱拿上。”

    “哈?”

    “别问为什么,反正带上。”

    “好吧...”电话那头的毛利兰已经听得一头雾水了。

    而林新一在说出这样奇怪的话之后...

    沉吟片刻,他又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

    “毛利小姐,摩尔根的果蝇...”

    “这个故事,你们高中课本上有吗?”

    虽然不知道两个国家的高中课本一不一样,但林新一抱着那按捺不住的好奇,还是问起了毛利兰这个学习优异的高中生来。

    “摩尔根的果蝇...”

    毛利兰微一犹豫,声音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林、林先生,你怎么问我这种故事...”

    “那你是知道喽?”

    林新一完全无视了对方语气中的古怪,只是迫不及待地催着毛利小姐给他讲讲。

    而毛利兰一番纠结,最终还是告诉了他:

    原来,生物学家摩尔根,当年在做果蝇杂交实验的时候,历经68代的繁殖,终于培育出了一只基因突变的白眼雄果蝇。

    摩尔根精心照料着只果蝇,但那只果蝇却一直虚弱。

    摩尔根以为这只果蝇会死,突变基因也会随之消失。

    但有一天...

    那只果蝇临死前【抖擞精神】,与一支红眼果蝇交配,把突变基因传了下来。

    “哦,原来是这样...”

    听完这个有趣的生物学故事,林新一仍旧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想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反应过来...

    等等...

    我刚刚,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