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147章 都市之最强千金
    “没...没错。”

    高桥良一沉默许久,终于无力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过:

    “我就是那个袭击毛利小姐的绷带怪人。”

    “高桥...真的是你?”大家的表情都写满诧异。

    作为聚会的主办者,非常看重同学情谊的铃木绫子,更是万分不解地问道:

    “高桥,毛利小姐跟你根本就不认识。”

    “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杀手呢?”

    “因为毛利小姐下午不小心闯进了高桥的房间。”

    高桥良一还没回答,林新一便给出了答案:

    “高桥担心她看到了他的真实体型,让他今天的杀人阴谋败露——”

    “所以,在正式执行杀人计划之前,他准备先把这个‘障碍’排除。”

    虽然林新一不知道高桥杀人计划的全貌,但在他看来...

    高桥良一把自己伪装成胖子,多半是为了利用自己和绷带怪人体型上的差异,排除自身的作案嫌疑。

    既然如此,那可能看到其真实体型的毛利兰便成了他最大的威胁。

    对此,林新一只能无语:

    这家伙都已经被毛利兰意外撞见,竟然还想着继续用什么伪装胖子的杀人诡计。

    搞这些花里胡哨的干什么?

    在这种荒山野岭,直接把人往山下一推,再回来跟大家说受害者是失足落崖...

    就按警视厅的调查能力,百分百会按意外糊弄过去。

    简单粗暴的手法才最难破解,高桥良一的手法看似高明,实际上却是愚蠢至极。

    林新一心中感叹,嘴上继续揭露起高桥良一的秘密:

    “总之,毛利小姐只是高桥良一意外遇上的一个障碍。”

    “高桥先生今天费尽心思搞出绷带怪人的戏码,要杀的并不是毛利兰,而是...”

    林新一转过头去,看向池田知佳子:

    “池田小姐!”

    “什么...”池田知佳子眼中涌出惊骇:“高桥要杀我?为、为什么...”

    “为什么?呵呵...”

    在认罪后就始终沉默不语的高桥良一,突然冷笑出声:

    “池田!你做过什么亏心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害死敦子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胡说八道!”一听到敦子的名字,池田知佳子就像是触电一般浑身发抖:

    “敦子是自杀,她是自杀,和我没有关系!”

    “是,敦子的确是自杀...”

    高桥良一的脸颊在仇恨中渐渐扭曲:

    “但是,她的自杀却是你导致的!”

    “都是你,‘名作家’、‘名编剧’,功成名就的池田知佳子小姐...”

    “你抄袭了敦子耗尽心血写出的《蔚蓝王国》,夺走了她的一切!”

    “《蔚蓝王国》?这名字...”

    “这名字和知佳子的成名作《青色王国》听着好像啊。”

    众人微微一愣,都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铃木绫子更是一脸不敢置信地看向她曾经的好友:

    “知佳子,你,你的成名作...难道是抄袭敦子的?”

    “闭嘴!”

    池田知佳子恶狠狠地吼叫着。

    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个名作家的风度,反倒像是一只暴露在阳光下的丑陋吸血鬼:

    “我没有...我没有抄袭!”

    “说什么敦子写的《蔚蓝王国》,她有公开发表过这本书吗?”

    “除了高桥,你们谁知道她写过这本书吗?”

    “还有,就算真能拿到所谓的《蔚蓝王国》原稿...你们又怎么证明原稿不是伪造的,不是在我之后写出来的呢?!”

    池田知佳子咬死不放,断然不肯承认自己抄袭。

    抄袭本来就难以判定,而原作者敦子更是在被抄袭后没有声张、没有维权,就自己悄无声息地上吊自杀了。

    死无对证,池田知佳子索性就厚着脸皮坚持到底:

    “说我抄袭一个死人?”

    “高桥,我看你是失心疯了...对,你就是疯了!”

    “一个疯到动手杀人的疯子,说的话怎么能信?!”

    她的声音很响亮,但所有人都听出了她的心虚,她的恼羞成怒,还有歇斯底里。

    铃木绫子等人都为这位老同学展现出的丑态感到震惊。

    而高桥良一则是彻底被这个无耻抄袭者的态度所激怒:

    “是、是啊...我现在证明不了你抄袭。”

    “但是,这又怎样呢?”

    “我想要的可不是你的认罪和道歉,我要的是你...为敦子的死,付出代价!”

    这一刻,高桥的眼中只有疯狂。

    想到痛苦自杀而死的敦子,想到仍旧活得滋润的池田,他就恨得无法呼吸。

    “给我去死吧!”

    高桥良一突然掀开衣服,从自己的“大肚子”里抽出了一把短刀:

    “我今天就要让你血债血偿!”

    话音刚落,他举起那把寒光闪烁的短刀,就...

    就被林新一一把摁倒在地:

    “够了,高桥。”

    “你现在已经有‘杀人未遂’的罪过,不要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一错再错?我才没错!!”

    高桥在林新一的身下疯狂地挣扎着:

    “错的是池田,她该死!”

    “我是要为敦子报仇,我是审判罪人的正义使者,我没有错!”

    “违法就是错!”

    林新一轻易地夺去了高桥手中的刀,态度丝毫没有变化:

    “而且,你要是真的只是为敦子报仇,我还能高看你一眼。”

    “可是你做了什么?”

    “只是因为担心自己的杀人阴谋暴露,担心受到法律的惩罚...”

    “你就能举起屠刀,对一个和此事毫无关系,手无寸铁的柔弱少女痛下杀手!”

    看着高桥那张阴沉扭曲的脸,他语气冷厉地呵斥道:

    “正义使者?呸!”

    “你也只是个丑恶的杀人犯罢了!”

    这句话深深地扎进了高桥的心里,彻底粉碎了他那自我陶醉的借口。

    他放弃挣扎,无力地瘫倒在地,终于认罪伏法。

    但仇恨依旧萦绕在高桥心间,让他无法释怀:

    “是...我有罪...那池田呢?”

    “她用抄袭的恶劣手段害死了敦子,她也是杀人犯,你为什么不抓她?!”

    林新一顿时陷入了沉默:

    只从情感的角度上讲,他也觉得池田知佳子的行为令人不齿,罪孽深重。

    但从法律的角度上讲...

    如果行为人实施了某种犯罪行为,导致他人自杀,关键得看这个违法行为和自杀之间有没有因果关系。

    判断因果关系,得看行为人的犯罪行为,和自杀有没有高概率关系。

    一般只有虐待、非法囚禁、侮辱诽谤、欺骗型自杀等严重犯罪行为,才算有高概率关系,对自杀承担责任。

    而池田知佳子抄袭了敦子的作品,敦子上吊自杀。

    两者之间有没有高概率关系?没有。

    构不构成故意杀人的间接正犯?不构成。

    作品被抄袭,一般人都不会走上自杀这种极端道路。

    实在不行咬咬牙忍过去,好好活着,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所以,法律上讲,池田知佳子只是一个侵犯著作权的抄袭者,而不是侵犯生命权的杀人者。

    林新一也不是什么江湖侠客,而是一个执法者。

    即使他同样痛恨池田知佳子的恶行,他也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眼睁睁地看着高桥杀人。

    情感和法律,感性和理性,两者之间的抉择很难讲清。

    林新一只能选择思政课本上写的那个:

    “抱歉,我得依法办事。”

    “池田小姐不是杀人犯,我抓不了她。”

    “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她为自己的抄袭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这样语气郑重地向高桥良一承诺道。

    但池田知佳子保住一条狗命,却还在那得了便宜卖乖:

    “抄袭?我哪里抄袭了!”

    “敦子都已经死了两年了...想告我抄袭她,就拿出证据来啊!”

    “你!”高桥良一被刺激得又想起身杀人。

    而林新一也被池田这小人得志的嘴脸恶行得不行。

    他差点一个没忍住,把高桥给放了出来。

    “够了!!”客厅里响起一声大喝。

    发声者不是高桥,也不是林新一。

    而是这场聚会的发起人,说话细声细气、性格温软和善的铃木绫子:

    “知佳子,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看着老同学那张面目可憎的脸,铃木绫子的声音又是惋惜、又是愤怒:

    “敦子的仇,我会帮她报的。”

    “报仇,你能怎么报啊?!”高桥良一痛苦大吼。

    “呵呵...”池田知佳子冷笑不止:“绫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不要以为你家有几个小钱,就能拿我怎么样了!”

    “......”

    铃木绫子一阵沉默。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池田知佳子的目光竟是有些可怜:

    “我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处,可换来的却是鄙视。”

    “好吧,我摊牌了——”

    铃木绫子眼中压抑着愤怒,柔弱的身体里,竟是爆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

    “其实,我家不仅仅是有点小钱。”

    “凭我家的影响力,只要我一声令下,就能让你身败名裂!”

    “你?”池田知佳子微微一愣。

    紧接着,她却是爆发出了一阵不屑大笑:

    “哈哈哈哈哈...绫子,你也跟高桥一样,脑子不正常了吧?”

    “就凭你铃木绫子?”

    “一个只会见人说好话的废物!”

    “当年还是我提供的社团经费,才让你和高桥他们有了栖身之所。”

    “没想到,现在竟然如此大言不惭!”

    作为功成名就的大作家、大编剧,池田知佳子现在非常膨胀。

    铃木绫子之前展现的那点财力,她根本就看不上:

    “你还不知道吧?”

    “我已经被nhk的松下台长选中,即将晋升集团四大作家!”

    “就凭你铃木绫子,也想让我在圈子里混不下去?”

    “哈哈,loser!”

    “你...”铃木绫子被怼得脸色阴沉,气质大变:

    “有眼无珠!这个朋友,不做也罢!”

    “池田知佳子...”

    “从此之后,曰本再无你的立足之地!”

    “首相也保不住你,我说的!”

    说着,铃木绫子转身走到桌边,用别墅里的有线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在简单地聊了几句之后...

    “来吧,池田。”

    铃木绫子拿起话筒,冷冷地对池田知佳子说道:

    “nhk的松下台长,有话要跟你讲。”

    “什、什么?”

    “松、松下台长?你怎么会有他电话?”

    听到这话,池田知佳子的表情顿时发生了变化。

    她有些不敢置信地走上前去,接过了那个电话。

    话筒都没来得及放到耳边,电话那头的松下台长,就用那自带扬声器的嘹亮嗓门放声骂道:

    “池田,好大的气魄啊!”

    “得罪铃木财阀的长公主,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从现在起,逐出集团。文娱圈内,永久封杀!”

    “你收拾东西,自己给我滚吧!”

    “什、什么?!”

    池田知佳子如遭雷霆,连话筒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绫、绫子....你家就、就是...”

    “那个铃木财阀?!”

    “呵!”铃木绫子嘴角一撇,冷冷发笑。

    看到这一幕...

    高桥良一、角谷弘树、太田聪,这三个绫子的老朋友,都已经彻底傻了。

    而林新一也没有好到哪去。

    他呆呆地愣在那里,心情极为复杂:

    啥玩意...

    我走错片场了?

    园子家原来这么牛逼吗?

    等等...

    林新一愣了很久,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我是不是...

    又错过了什么?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