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00章 灰原小姐想要午休
    中道和志与毛利兰寒暄了一阵,便去到自己预订的房间,把旅行包妥当放好。

    再然后,他便跟着毛利兰、林新一等人一起来到包厢。

    包厢里,毛利小五郎和他另外几位大学同学都已经到场。

    他们正有说有笑地喝着酒,看到中道和志等人从门口进来,才齐齐投来目光。

    几个老同学一番寒暄。

    而毛利兰则是悄然走到自家老爸身边,用埋怨的口吻说道:

    “爸爸,我不是让你把凯撒看好吗?”

    “你怎么只顾着自己喝酒,都没有注意把它拴住。”

    “咦?凯撒刚刚跑出去了吗?”

    毛利小五郎有些糊涂地挠了挠头,像是现在才注意到凯撒。

    他倒是没为自己的小失误纠结太久,只是很疑惑地看向头发有些湿漉漉的女儿:

    “说起来,小兰,你们刚刚做什么去了?”

    “怎么过了这么久才过来啊?”

    “我们去泡露天温泉了。”毛利兰随口答道。

    “哦...泡露天温泉啊...等等...露天温泉?!”

    毛利小五郎嘴里还抿着一口酒,听到这话,差点没给呛出肺水肿来:

    “露天温泉,那不是男女混浴吗?!”

    “你、你跑去跟这个姓林的小子洗澡了?”

    他恶狠狠地瞪了林新一一眼,眼神里充满了一种菜农看猪的敌意。

    毛利小五郎心里非常清楚,父亲对未成年女儿的保护有多么必要:

    当年他的岳父就是没怎么在意保护自己女儿,结果他岳父的宝贝女儿19岁就怀了孕,20岁就生出了小兰。

    “毛利先生,不要激动。”

    “我们是穿着泳装泡的温泉,就跟在泳池游泳一样,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大家身上都有衣服挡着,看也看不到什么。”

    林新一这样语气平静地为自己解释着。

    说着,他还特意转过头看向毛利兰,指望着她帮着自己说两句:“对吧,毛利小姐?”

    “嗯...林先生说的对。”

    “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没有。”

    毛利兰默默地低下了头,藏住了自己微微发烧的面庞。

    旁边柯南小朋友的脸更绿了。

    灰原小小姐倒是想狠狠批判一下毛利兰那暗中偷窥的恶行,但想到自己更加不知羞耻的行为,便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了。

    就这样,在一片尴尬的沉默中...

    毛利小五郎用狐疑的眼神在林新一和女儿身上来回打量,看到林新一的表情始终无比正常,才欲言又止地收回了目光。

    他没再追究女儿跑去跟年轻男人泡温泉的事情,而是把注意力放回到同学聚会的正题上。

    今天到场的几位,都是毛利小五郎在大学柔道社认识的多年好友。

    见到林新一这个加入到他们同学聚会的外人,他们都不禁有些好奇:

    “这个小伙子是...小兰的男朋友?”

    “不不不。”毛利兰慌忙否认:“这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师,警视厅的林新一先生。”

    “他最近正好也想来这里度假,就跟着我一起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

    “不过,林新一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呢。”

    不光是耳熟,就是林新一那张颇具辨识度的帅脸,看着都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而在这些人里,还要数中道和志反应最快:

    “林新一,是警视厅的那位林管理官?”

    这个光头大叔看向林新一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他的职业其实也是警察,是在千叶县工作的刑警。

    而林新一这个名字如今在全国的警察系统里,都已经是如雷贯耳。

    毕竟,这家伙可是被警视厅破格特聘的管理官。

    一个24岁的管理官,足以让那些需要熬资历熬到老的警员们羡慕嫉妒,并把这个名字深深记在心里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一力挽回曰本警方尊严的年轻管理官,警视厅の麒麟児!”

    中道和志一阵唏嘘感叹,还顺便讲出了一个,林新一以前从来听过的中二称号。

    而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中也隐隐透着一股难以察觉的警惕:

    “听说在你上任之后,东京都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破解不了的悬案了呢!”

    “唉,什么麒麟児...”

    “那都是媒体胡乱宣传出来的。”

    林新一有些不好意思拒绝了这个荣誉称号,无比谦虚地说道:

    “我不过是侥幸破了几个案子,被那些领导拿去当典型宣传而已。”

    “警视厅的水平大家还不清楚,怎么可能我一个人去了,就把全东京的治安都给弄好了?”

    “都是宣传,公关手段而已。”

    他极力贬低着自己的能力,只说是警视厅为了挽回颜面,在通过媒体宣传刻意造神而已。

    而听到这番解释,中道和志也不禁真有些信了:

    的确...林新一看着这么年轻,又只是个刚刚转入刑侦工作的“外行”,怎么可能有报纸上吹得那么神乎其神。

    更不要说东京警视厅的业务水平,一直让他们这些作为同行的地方县警都有些不敢恭维。

    “曰本警方救世主”这种奇耻大辱就是东京警视厅搞出来的,结果却要全曰本的警察一起来背这口黑锅。

    但事实上,和天天在报纸上丢脸的东京警视厅相比,地方警察厅里反倒能人辈出,办过不少漂亮的案子。

    所以,中道和志也很难相信,原本被全曰本国民嘲笑的东京警视厅,怎么就能突然翻了身。

    再加上这些天来电视、广播、报纸,对林新一那连篇累牍的报道...

    宣传力度大得有些离谱,仔细想想,还真像是警视厅在背后买的热搜。

    “哈哈哈,谦虚,太谦虚了。”

    “能把警视厅的名声扭转到现在这个地步,林先生你绝对配得上'麒麟児'这个称呼。”

    中道和志心里已经泛起了嘀咕,表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对林新一的吹捧。

    林新一也虚情假意地客套了几句,随后就很自然地淡出话题,坐在边上安静旁听。

    这毕竟是小五郎的同学聚会。

    他刻意不多说话,那些数年未见的老同学们便很快把他这位名人抛在脑后,情绪投入地聊起了他们的大学往事。

    林新一就在旁边不露声色地听着。

    当然,主要是听和那位中道和志先生有关的故事。

    就这样,在一番长久的等待之后,林新一终于听到了一些让他在意的事情:

    “说起来,中道和由美,大学的时候还在交往呢!”

    “喂,你们两个倒是说一说,后来发展得怎么样了?”

    几个老同学聊着聊着,很快就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作为话题主人公的中道和志身上。

    而这个话题里的女主人公“由美”此刻也在场:

    她叫崛越由美,是个容貌气质都能让人眼前一亮的阿姨——

    虽然那美丽动人的外表让她看着仍旧像个年轻姑娘,但到了林新一嘴里,已经37岁的崛越女士必然是位阿姨。

    “我和和志么...哈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其实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

    崛越由美挤着一个开朗的笑容,用那似乎毫不在乎的语气说道:

    “而且,和志这家伙的好事也不远了!”

    “他半年前认识了个不错的姑娘,年内就要结婚了呢。”

    听到中道和志即将结婚的好消息,老同学们的反应都是惊讶、高兴、祝福。

    但林新一却听得表情一变:

    恋爱,分手,前男友马上要结婚...

    这几个关键词凑到一起,已经够演一场凶杀剧了。

    而不久之前,凯撒还正好从中道和志的旅行包里,嗅出了什么东西——

    作为鉴识课的王牌警探,排爆、缉毐、追踪、防暴多项全能的凯撒,可以嗅出枪支、炸药、毐品等各种违禁物品的味道。

    它是不会随随便便跑去咬别人包的。

    如果有那样不寻常的反应,说明那个包里,很可能藏着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看来得试着调查一下了...”

    林新一心里这么想着,便主动站起身来,对众人说道:

    “那个,我就不在这里多待,先回房间里午休了。”

    说着,他又特地看了看身旁的灰原哀:

    小哀跟这些人都不认识,而且也没兴趣和这些陌生人认识。

    她之前就一直静静地坐在自己身边,像是网络连接中断的玩家,独自发着呆。

    看到自家小女朋友这般无聊的模样,想到她昨天晚上也没怎么睡好,林新一便试着对她说道:

    “小哀,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房间午休?”

    “嗯?”灰原哀就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敏感地竖起了耳朵:

    “午休,一起,和你?”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刚刚还全程保持冷脸的灰原小小姐,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玩起了手指。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用含糊不清的声音答道:

    “好。”

    就这样,灰原哀很自然地牵上了林新一的大手,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出了包厢。

    只不过,在这整个过程中,她都没敢抬头去看自己的男朋友。

    终于到这一天了么...

    和男朋友一起睡觉。

    灰原哀的手心在微微发汗,一颗心在砰砰直跳。

    如果是在之前,她或许不会这么激动。

    但在温泉里跟林新一详细学过解剖学知识之后,灰原哀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觉醒了什么奇怪的爱好。

    “咳咳...不,不要多想。”

    灰原哀摇了摇头,祛除自己的杂念:

    “只是睡在同一个房间,并不代表会睡在同一个被窝。”

    “林...他可不是那种人。”

    她很清楚,林新一其实一直有些抵触,和她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

    这让她很是无奈。

    而到了现在,她更是多了一份情绪...失望。

    于是,抱着这种无奈、失望、羞耻、却又激动期待的复杂心情,灰原哀跟着林新一来到了他们的旅店客房。

    一进门,林新一就毫不拖泥带水地,动手在榻榻米上铺起了用来睡觉的被毯。

    然后...灰原哀马上就看到了她不敢看,却又想看到的一幕:

    “一张,他只铺了一张被毯!”

    “难道他真的打算跟我一起睡吗?!”

    灰原小小姐精致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好看的粉红色:

    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要抱着林新一睡,还是让林新一抱着她睡,还是枕着他饱满的肱二头肌睡...

    咳咳...不对...

    克制,得克制啊!

    虽然林新一摸起来的确很舒服,但是...

    要是真的这么做了,那我不就成了和江户川柯南一样的好色小鬼吗?

    宫野志保,你可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

    灰原哀心里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最终...

    她像泥鳅一样呲溜一下滑进被子,还特地掀开被子的一角,给林新一留下了半边空当:

    “那个...我睡了。”

    把半张烫红的脸藏在被子里,小哀这么支支吾吾地说道。

    “嗯。”

    说着,林新一细心地帮小哀盖好那被她掀开一角的被子,一脸关切地嘱咐道:

    “我还有些事情要去调查。”

    “你在这好好休息,记得把被子盖好。”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