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08章 闲杂人等
    那位池村公江夫人很快就讲清楚了自己的来意:

    原来她和她那位身为外交官的丈夫,都对那位名为桂木幸子的未来儿媳妇有些看不顺眼。

    所以才想请号称是“小三克星”、“苦主之友”的毛利小五郎侦探,去调查那位即将嫁入池村家的桂木幸子小姐,看看她背后有没有什么黑料。

    池村公江在事务所里大概就说了这么多。

    至于更具体的情况,她想邀请毛利小五郎到家里做客,再跟她的丈夫池村勋先生当面详谈。

    毛利小五郎点头同意,而毛利兰心里也对池村家的八卦微微感到好奇,就也跟着一起去了。

    至于柯南同学...他似乎从刚刚的酒劲里缓了过来,精神稍好了一些,就缠着要跟小兰姐姐一起出门。

    “让我也一起去吧。”

    眼见着毛利一家都要离开,服部平次突然这样说道。

    “你跟过来做什么?”毛利兰有些不解。

    “人多好办事嘛...”

    其实,服部平次只是想尽可能地和毛利兰待在一起。

    这样要是哪里有案件发生,毛利兰接到出警的通知,他也能在第一时间跟着赶到案发现场。

    不过,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倒是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上高中的女儿都有这样的名气,这位毛利大叔的推理能力一定也不容小觑。”

    “我作为大阪的名侦探,也想亲眼看看,东京的名侦探平时是怎样工作的。”

    服部平次面不改色地说道。

    “额,名侦探...是说我么?”

    毛利小五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随即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小伙子,蛮有眼光的嘛!”

    “很好,那你就跟在我旁边,好好观摩学习吧!”

    他摆出一副业界前辈的模样,大包大揽地同意了服部平次的请求。

    “喂喂...完全被人利用了啊,大叔!”

    看到自家岳父被人耍得团团转的憨实模样,柯南的小脸上写满无奈。

    再看看那位奸计得逞、暗暗发笑的服部平次先生,他的眼神就更是充满怨念:

    这混蛋...竟然给小孩子喂白酒喝。

    唔...那酒里是不是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感觉身体都变得有些奇怪了。

    .................................

    在池村公江夫人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池村家的宅邸。

    这是一幢非常气派的独栋别墅,无论是空间、装潢还是地段,都对得起男主人池村勋外务省高官的身份。

    打开门,池村公江带着小五郎等人径直从玄关进入。

    迎面撞见了一对年轻的情侣,正是池村夫人之前在下达委托时提到过的,池村家的少爷池村贵善,还有他的女朋友桂木幸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见到那位年轻貌美的未来儿媳妇,池村夫人的表情有些难看。

    “是我叫幸子来的,妈妈。”池村贵善微笑着说道:

    “因为老爹一直不愿意见幸子,我只好主动创造机会了。”

    “可老爹他现在自己待在二楼的书房不出门,还把门给关上了。”

    “妈妈,要不你去喊他出来,见见幸子吧?”

    池村夫人一阵沉默,脸色愈发显得阴沉。

    最终,她恶狠狠地瞪了桂木幸子一眼,用非常刻薄的口吻说道:

    “下次不要自作主张地让贵善把你带到家里来!”

    “我和贵善的父亲可还没同意这门亲事呢!”

    “我...”那位桂木幸子小姐不禁吓得缩了缩脑袋:“对不起。”

    “哼!”池村夫人摆足了恶婆婆的架势。

    她一眼也不多看这位未来儿媳妇,而是带着小五郎等人径直向二楼走去:

    “走吧,我们去楼上见我丈夫。”

    一行人登上通往二楼的楼梯,又迎面遇上了一个看着有7、80岁的老头。

    “爸爸,你怎么在这?”

    池村夫人道出了那位老者的身份,他便是外交官池村勋的父亲,池村利光。

    “嗯...”池村利光老先生有些疑惑地问道:“公江...不是你和我约好了,要聊聊钓鱼的事么?”

    “哦...对。”池村夫人想了一想:“那爸爸你先去和室等我,我过会再去找你。”

    “好。”池村利光点了点头,又和作为客人的小五郎等人打了声招呼,便自顾自地走下楼去了。

    终于,一行人在池村夫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书房门口。

    “里面在播放歌剧音乐?音量好像有点大啊...”服部平次有些好奇。

    “我丈夫平时就喜欢一个人在书房开大音量听歌剧,这没什么。”

    池村夫人一边面不改色地回答着,一边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了那扇紧锁的书房大门。

    门一推开,众人就能遥遥看见:

    那位胖胖的池村勋先生,正坐在一张高高堆着书籍的桌子前,单手撑着下巴,沉沉地打着瞌睡。

    “老公?老公?睡着了么...”

    “该醒醒了,客人们都到了。”

    池村夫人试探着喊了两声,便独自走上前去,试着去摇醒那看着已经睡着的池村勋先生。

    而她才刚刚凑到池村勋身边,才轻轻摇了两下...

    池村勋那胖胖的身子,就像是坍塌的山体,从桌子上无力地滑倒了下去。

    “老公?你怎么了!!”

    池村夫人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片恐惧。

    她慌忙跪在瘫倒在地的丈夫身边,手足无措地摇晃着他的身体。

    但池村勋先生却是已然完全没了知觉,不管怎么摇晃都没有反应。

    “什、什么?!”

    站在门外的小五郎等人顿时脸色大变。

    而反应最快的却是服部平次。

    他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鲨鱼,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一口气冲了上去。

    这位来自大阪的名侦探迅速跑到倒地的池村勋先生身旁蹲下,用非常专业的手法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脉搏,又观察了一下他那已经散大的瞳孔:

    “来不及了...人已经死了。”

    服部平次神色严肃地下达了死亡通知书。

    “怎、怎么会这样?”池村夫人被吓得有些语无伦次:“我丈夫怎么会死?!”

    服部平次并没有回答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

    他抓紧时间,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具尸体:

    “肌肉松弛,无尸僵尸斑,裸露在外的颜面部和手脚尚有余温。”

    “死亡时间最多也不会超过半小时。”

    “人是最近这段时间刚死的。”

    “而死亡的方式是...”

    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服部平次就发现了池村勋脖子上的一个小小的针孔。

    还有他尸体旁边,掉落在地的一根毒针。

    “是毒杀。”

    服部平次迅速确认了死者的死因。

    再然后,他试着用一张纸巾垫着手,去掏了掏死者的裤子口袋,很快就摸出了一把钥匙:

    “这钥匙...和刚刚池村夫人拿出来的书房钥匙很像。”

    “难道也是书房的钥匙?”

    服部平次思绪如电,紧接着便转头向池村夫人问道:

    “池村夫人,你们家的书房钥匙一共有几把?”

    “两、两把。”池村夫人用惊魂未定的声音说道:

    “一把我随身带在身上,另一把...另一把就是你刚刚从我丈夫身上翻出来的那把。”

    “哦?”服部平次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池村夫人在过去的半小时内都不在家,那把钥匙被她随身带在身上,不可能被凶手拿到。”

    “而剩下的第二把钥匙又放在这紧锁的书房中,在死者本人的裤子口袋里。”

    “也就是说,这个案子是...”

    “密室杀人?”

    一想到这四个字,就像是酒鬼遇到茅台,烟枪抽上华子,服部平次顿时来了精神:

    密室杀人,意味着凶手设计了诡计和密室——

    这毫无疑问是侦探的主场!

    遇上这个案子,正好可以让他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而一个外务省官员遇害,毛利兰这个学生又恰好在场,作为鉴识课管理官和毛利兰老师的林新一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这是个完美的对决机会。”

    “看来,我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想着想着,服部平次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自信的微笑。

    而他正这么得意地想着...

    突然,他感到手里一空。

    那把被他攥在手里、用纸巾裹着的钥匙,竟是被人一把夺了过去。

    “喂...服部先生。”

    “死者身上的证物可不要乱碰啊!”

    毛利兰用戴着手套的手小心地拿着那把钥匙,又轻轻地将它放进随身携带的塑料证物袋。

    而在整个过程中,她看向服部平次的目光都充满了一种掩饰得很好的嫌弃:

    “闲杂人等怎么能随便进案发现场呢?”

    “既然确定是命案,就该自觉离开房间,保护现场啊!”

    “额...”服部平次微微一愣:“也是。”

    然后,他径直转过头去,对身旁的池村夫人说道:

    “池村夫人,还请您跟大家一起到书房外面等候吧!”

    “好...”池村夫人讷讷地反应过来,起身走出了书房。

    而服部平次正准备回头再观察现场,却发现毛利兰正一脸异样地看着自己:

    “服部先生,我说的‘闲杂人等’,也包括你。”

    “哎?让我出去?”服部平次指着自己那张写满诧异的黑脸:“我怎么会是闲杂人等?”

    “我可是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啊!”

    “一个高中生,还不是闲杂人等?”毛利兰寸步不让。

    “那你不也是高中生?”服部平次气得脸更黑了。

    “我有警视厅发的荣誉委任状。”毛利兰理直气壮地说道:“严格来说,我和林新一先生一样,也是鉴识课的编外一员。”

    是的,在她以“美少女法医”的名号走红之后,警视厅故技重施地用出了招揽林新一的手段,很果断地将这位明日之星提前收编在内。

    毛利小姐现在也有一个实际上就是临时工的荣誉警员职位,每个月还能领到一笔薪水。

    “这...”服部平次有些不太习惯。

    他之前可还从来没被人从案发现场赶出去过。

    虽然严格来说,把他赶出去,才是警方正常的办案程序。

    “别愣着了!”

    “闲杂人等不要在现场乱晃,打扰我女儿办案啊!”

    毛利小五郎很不客气地走上前来,把赖着不走的服部平次给请了出去。

    “爸爸,还有你...”毛利兰的目光很是微妙。

    “知道、知道...”

    “你好好查案子,我现在就出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小五郎先生已然全然没了作为父亲的尊严。

    至于柯南...

    得益于林新一之前给他上过的那一课,他现在已经能很自觉地站在门外,当一个乖小孩了。

    只不过,就算勉强忍住了破案的欲望,柯南的心思也按捺不住地放在了案子上。

    尤其是,在看到那个服部平次眼里闪过的自信光芒的时候。

    “小兰...”

    感受到服部平次眼中流露出的汹涌战意,柯南隐隐有些担心:

    “没有我的帮助...”

    “你能赢下这场对决吗?”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