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35章 浴室福利
    “有个案子遇到点困难,想请工藤帮忙。”

    林新一保持着冷脸,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是么...”贝尔摩德的表情仍旧平静。

    她掩饰得非常完美,但在那短暂的沉默后,她的反应却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哦,对,我好像听你提到过那个案子。”

    “这案子是有点棘手,但要是让侦探插手进来的话,警视厅的面子应该会很不好看吧?”

    说着,贝尔摩德悄然向林新一投去一个暗示的目光:

    “在请名侦探支援的这件事上,我觉得你可以再多考虑一下。”

    “......”林新一一阵沉默。

    在和这一阵同贝尔摩德的无声对视之后,最终,他似乎是选择了妥协:

    “嗯,说的也是。”

    “那毛利小姐,你暂时也不用帮我联系工藤了。”

    “如果我确定需要他的力量,会再过来找你的。”

    “哦...”毛利兰讷讷地点了点头,显得纯挚而无辜:“好...林先生你有需要就来找我,我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像模像样地说完了这些台词,她又有点不自然地抿住嘴唇。

    看着样子,她似乎是又想像上次那样找理由逃跑了。

    但这时候,贝尔摩德似乎比毛利兰还要想离开:

    “时间也不早了。”

    “毛利小姐,我们以后再见吧!”

    她冲着毛利兰亮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紧接着便转过身去,牵着林新一走了。

    目送着贝尔摩德和林新一消失在走道尽头,又不放心地等了好一会儿...

    毛利兰这次长长地松了口气:

    “情况竟然真的和林先生说的一样——”

    “林先生要主动帮她调查工藤新一的下落,她却反而不敢调查了。”

    “柯南。”

    她有些在意地对身边的小不点问道:

    “你觉得,贝尔摩德真的是在保护我们两个么?”

    “有点像...不然的话,她完全没有理由阻止林新一对我的调查。”

    柯南摩挲着肿得发圆的下巴,细细思量:

    “但是,这也很难解释得通啊——一个犯罪组织的女杀手,为什么会护着我们两个高中生?”

    “我觉得这背后可能还要什么隐情...”

    “比如说,贝尔摩德出于某种目的,想在瞒着组织的情况下抓住我这个意义不凡的‘特殊实验体’。”

    他出于理性,猜测着贝尔摩德可能在背后酝酿着的,不可告人的阴谋。

    而从实际角度出发,其实柯南这样的猜测才更加合理。

    毕竟...总不能是自己不经意间用爱感化了罪犯,让贝尔摩德洗心革面了吧?

    这可不是那些听完推理就跪地痛哭的普通凶手,而是黑衣组织的核心干部啊!

    柯南这样理性地思考着。

    但毛利兰摇了摇头:

    “不,柯南...”

    她回忆着贝尔摩德轻轻抚着她的脑袋,在松原胜面前安慰她时的温暖眼眸:

    “虽然这样说没有根据,但我总觉得...”

    “贝尔摩德她...是真的在关心我呢。”

    ................................

    有富婆的超跑搭载,林新一很快便回到了家。

    两人一路无话,直到回到家里,关上房门。

    贝尔摩德才悄然转变目光,颇有些在意地问道:

    “boy,你为什么要去让毛利小姐帮忙联系工藤新一?”

    “我只是想帮忙。”

    林新一冷下脸来,反客为主地问道:

    “工藤现在一定躲在哪里偷偷地调查着组织的情况,我们难道不应该尽快找到他吗?”

    “他是个聪明的家伙,不赶快把他处理掉,他迟早会做出什么对组织不利的事的。”

    “......”贝尔摩德始终保持着沉默。

    她显然不想多聊这个话题。

    而林新一这种急于为组织铲除威胁的忠心表现,现在更是令她有些头疼。

    她都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个不留神,就发现工藤新一被自己的好学生给干掉了。

    “不要再轻举妄动了。”

    贝尔摩德最终还是没有给出解释:

    “我跟你说过的——调查工藤新一这件事,一切都听我指挥。”

    “怎么,你难道不肯听老师的话了吗?”

    “不是我不听话,是老师你的举动太奇怪了。”林新一针锋相对:“老师,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那个工藤新一身上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诉琴酒老大,甚至连我这个学生都不能知道?”

    他更进一步,直接以学生的身份发出质问。

    又是一阵沉默。

    而面对林新一那毫不退缩的质问目光...

    贝尔摩德只用了一招,就让林新一不得不挪开眼睛——

    她突然开始脱衣服。

    而且还不是只脱外套,脱完风衣,连里面的衬衫扣子一起解了。

    “你干嘛?!”林新一有些尴尬地偏过头去。

    “洗澡。”

    贝尔摩德自顾自地解着扣子。

    “你...”林新一:“洗澡干嘛在这里脱衣服?!”

    他倒是不怕见到衤果亻本。

    毕竟,作为医生,他以前也见过挺多没穿衣服的家伙。

    但活的,女的,能动的,漂亮的,林新一还真是一次也没见过。

    而和仍旧对异性保持着羞耻之心的林新一不同,贝尔摩德似乎一点都不避讳这个已经长成大人的男学生:

    “boy,你在害羞什么?”

    “小时候我还跟你一起洗过澡呢。”

    “老师我的身体,你可早就清清楚楚地看过了~”

    贝尔摩德的笑容里悄然多了一股魅惑,就像是妖艳美丽的食人花,能让猎物不知不觉地深陷其中:

    “说起来,我看你家的浴缸也挺大的。”

    “要不要跟老师一起洗呢?”

    “够了!!”

    林新一硬着头皮打断了这位老阿姨的挑逗:

    “不要拿我小时候的事开玩笑——”

    “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请老师你注意一点!”

    “......”

    贝尔摩德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顿了一顿。

    然后,她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

    “好吧,那老师我就自己去洗了。”

    说着,只听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响动。

    伴随着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浴室的门被关上。

    里面很快传来一阵淅淅沥沥的水流响动。

    “可恶,这家伙...”

    林新一想问的话题,已经被贝尔摩德那饱含恶趣味的挑逗给彻底带偏了。

    那位贝尔摩德到底还是藏着他一手,不肯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没办法,他只能寄希望于柯南和毛利兰,看看他们能不能猜到,自己以前到底和贝尔摩德有什么渊源了。

    而林新一就这样坐在沙发上沉思,思考着该如何进一步试探贝尔摩德的真实意图。

    许久之后...

    贝尔摩德从浴室里出来了。

    她索性什么都没穿,只是用浴巾把自己姣好的身材紧紧裹住。

    那湿漉漉的银色长发随意地披散在沾着水珠的白皙锁骨之间,紧紧地贴在滑嫩的肌肤上,看着极具诱惑。

    除了装扮,她的容貌明显也有所变化。

    贝尔摩德之前扮演“克丽丝小姐”时,虽然没有使用人皮面具易容,但还是用那神乎其技的化妆技术,稍稍修改了自身的面部细节。

    而在洗完澡后,顺便卸了妆的她终于露出了真容:

    其实五官的变化并不算大,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完全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之前的贝尔摩德看着年轻而充满活力。

    而现在露出真容的贝尔摩德则显得更加成熟魅惑,容貌更加向“老阿姨”靠拢——

    当然,这里说的老阿姨,特指妃英里、有希子这种。

    “boy,该你去洗了。”

    贝尔摩德毫不在意地,裹着条浴巾就坐到了林新一身边。

    她并没有再做出什么挑逗戏弄的举动,但这副完全没把林新一当外人的打扮,本身就很过火。

    林新一没说什么,只是冷着脸离开沙发,去房间里收拾换洗衣服。

    他也的确需要洗澡——

    做完解剖,不管身上有没有留下明显的味道,回家是必须要洗澡的。

    不然心理上就会有点不太适应。

    而要是真的能留下明显的味道了...那洗澡都可能洗不干净。

    得用香菜来来回回地搓手,再反复冲洗,才能把那奇怪的气味清除干净。

    按照以前的习惯,林新一一回家就该去洗澡的。

    而这次,却是被那位赖在自己家里的“烦人亲戚”给抢了先。

    林新一也没办法再大大咧咧地脱衣服,只能抱着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把门小心锁上。

    这浴室里还都是那女人留下的气味。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这女人到底什么时候能走...”

    “她住在我这里,真是做什么都不方便。”

    林新一有些郁闷地在心里想着,同时也动手脱着自己的衣服。

    而他刚脱完上衣,裤子,袜子,全身上下就只留下一条内裤的时候...

    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贝尔摩德就像是小心卡着时机一样,在这恰到好处的时候闯进了浴室。

    和刚刚那仅仅以浴巾蔽体的诱人形象相比,此刻的贝尔摩德已经换上了一件宽松的睡衣,看着非常正经。

    反倒是林新一的形象有些捉人眼球。

    他现在就像是在站在舞台上展示自我的健美选手,那一身棱角分明的完美肌肉,全然暴露在了观众的目光之中。

    “不错嘛...”

    贝尔摩德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林新一的身材。

    她的目光有些意外,还夹杂着些许来自异性的纯粹的欣赏:

    “许久不见,你竟然把肌肉练得这么好了?”

    “啧啧...就连老师我都看得有些心动了呢。”

    贝尔摩德嘴里说着让人想入非非的话,紧接着还彻底推开房门,大胆地闯到了浴室里面。

    林新一脸色一黑:“老师,我不是把门锁上了吗?!”

    “那种锁可挡不住我。”

    贝尔摩德故意装着没有听懂林新一的意思。

    她只是自顾自地走到他的身旁,围着他来来回回转了几圈

    一番肆无忌惮的欣赏之后,贝尔摩德竟然还直接伸出手,往林新一饱满的胸肌上轻轻摸了一把:

    “身材不错哦,蛮结实的。”

    她毫无顾忌地发表着摸后感,嘴角更是洋溢起了挑逗的笑。

    “够了!给我出去!!”

    林新一的冷脸上已经流露出了压抑不住的恼火。

    他不知道原主平时到底怎么跟这位贝尔摩德老师交流的,反正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这种老阿姨愈发过火的骚扰。

    “好吧...我出去就是。”

    贝尔摩德嘴上这么说着。

    但临走之前,她却还是意犹未尽地在门口停下,转过头多看了两眼。

    林新一毫不客气地重重关上浴室门,把这位不正经的贝尔摩德老师送了出去。

    而他没有发现...

    在离开浴室之后,贝尔摩德嘴角的笑容骤然消失不见。

    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响起的水流声,她的目光变得无比深沉:

    “背上有胎记...位置和形状都没错。”

    “胸前的细长刀痕,也是我当时教他刺杀术时不小心留下的。”

    “刚刚也伸手摸过了,那疤痕不可能是靠化妆技术伪造出来的。”

    “他身体上的所有细节都没有什么偏差。”

    “这就是我的孩子,他并没有被什么人掉包。”

    贝尔摩德沉沉思考着:

    “可他怎么会变得这么不一样。”

    “不仅性格大变,而且还忘掉了很多过去的事,对于我的试探毫无反应。”

    “难道...”

    几番思考之下,她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那个女人的死,把他刺激得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