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78章 梦想粉碎机
    坂田祐介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他也说出了自己的杀人动机:

    原来,他父亲当年曾经是一名教学严格的驾校教练。

    而死者长尾、西口、野安,以及另外三人,则是二十年前,坂田父亲负责的一个驾驶培训班的学员。

    这六个“坏学生”,因为不满坂田教练那认真严苛的教学态度,所以合谋搞了一出极为恶劣的恶作剧:

    他们刻意在饭桌上将那位坂田教练灌醉,又放纵已然喝得神志不清的坂田教练酒后开车回家。

    甚至,他们还在刹车上动了手脚,让那辆汽车更难被停下。

    让一个醉酒的人去开一辆被动过手脚的车,结果自然只会是一场悲剧。

    坂田祐介原先不知道这件事。

    可当年那六人之中,却正好有一个人,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成为了在逃的连环杀人犯。

    坂田警官在追捕这个杀人犯的时候,从他口中得知了当年的真相。

    于是他秘密地将这个杀人犯囚禁起来,就此开始对长尾、西口、野安等仇人的报复和清算。

    “我原本是打算把另外5个人都杀掉,再把黑锅推到那个在逃杀人犯身上的。”

    “他是当年害死我父亲的6人之一,和长尾、西口等人都认识,警方肯定会优先怀疑是这个‘流窜杀人魔’作的案。”

    “可惜...我的这些谋划,现在都派不上用场了。”

    坂田祐介无奈地叹了口气。

    “林管理官,你说得对。”

    “作为警察,我背叛了国民的信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但是...我不后悔!”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他们六个混蛋,合谋杀了我的父亲。”

    “法律已经给不了他们惩戒,那就只能让我来给!”

    林新一:“......”

    看着这眼角溢着泪水的杀人凶手,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传统道德观念里,讲究子报父仇天经地义。

    情理上可以表示理解。

    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作为执法者,林新一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这种犯罪行为:

    “把坂田警官拷走吧。”

    “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请你为此负起责任。”

    警员们一拥而上。

    而坂田祐介也彻底放弃了抵抗,乖乖束手就擒。

    这起震惊大阪上下的连环杀人案,就此落下帷幕。

    “唉...”

    目送着坂田祐介被押送着离开,服部平藏轻轻一叹。

    紧接着,这位骨子里都带着威严的府警本部长,悄然向林新一投去一道友善的目光:

    “林管理官,谢谢。”

    “如果不是你,大阪恐怕还会有更多的市民受害。”

    “分内之事而已。”林新一随口答道。

    他并就不擅长说客套话,也不喜欢跟人套近乎。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时刻想撂挑子走人的卧底,对职业发展没有任何野望。

    所以即使是面对服部平藏,这位级别上堪称是“大阪祁同伟”的超级大领导,林新一也能不卑不亢。

    服部平藏的目光里满是赞赏。

    他本身就气场很强,那些年轻的警界后辈见到他,往往都会显得拘谨而紧张。

    而林新一却能不卑不亢地跟他平等对话。

    “有才能的人就是不一样。”

    “看来我请你来我们大阪做指导,真是请对人了。”

    在周遭那些大阪府警警员耳中,这就像是自家老爸又在卖力夸着“别人家的孩子”。

    但他们现在却是再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因为林新一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他只花了一顿饭的功夫,就把困扰大阪府警上下的连环杀人案给破了。

    而更尴尬的是,那个杀人凶手还就是他们自己人——这算是把大阪府警的脸都给丢尽了。

    “林管理官。”

    在部下们无奈叹服的目光中,服部平藏继续向林新一释放着热情和善意:

    “虽然案子已经破了,但大家难得来一次大阪,不好好玩两天就回去,未免也太可惜了。”

    “如果不嫌弃的话,今天就住在我家吧?”

    “我还想有些事跟你好好聊聊。”

    ......................................

    傍晚,服部家。

    走进这幢让人很难分清是庄园还是别野,庭院修得跟景区一样的日式大宅,林新一心里就更加清楚:

    服部平次这何止是后浪,简直是海啸。

    而此时此刻,这位令人艳羡的人生赢家,却是在自家老爹面前无奈地忍受着说教:

    “平次,这次的事件,应该让你更加清醒了吧?”

    “你总是恃才傲物看轻警察的工作,可跟我们的林管理官比起来,你要学的还很多。”

    服部平藏语重心长地教育着儿子。

    林新一先前成了他拿来刺激部下的“别人家孩子”,现在这个榜样,又被他用在了自己的亲儿子身上。

    “老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服部平次很不服气地顶撞道:

    “不就是想让我放弃当侦探的想法,接你的班,去当警察吗?”

    “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怎样,当侦探都是我的梦想!”

    “哈哈。”一旁的林新一微微发笑。

    他知道那位服部本部长请自己到家里作客是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要他现身说法,帮着说服服部平次放弃侦探的梦想,改行去当警察。

    梦想是值得尊重的。

    但林新一更喜欢从实际出发:

    “说起来可能有些难听,但侦探这个职业,迟早是要被时代淘汰的。”

    “至少,在一线刑事案件的调查上,未来必将是全面以警方为主导。”

    在服部平藏那赞赏期待的目光中,林新一很自然地,说出了自己的预想:

    “只要警方能真正有效地运用刑事科学技术的力量,就没有什么案子,是一定需要侦探来帮忙的。”

    “林先生,我知道你的意思。”

    服部平次针锋相对地坚持着自己的理念:

    “通过这些天跟毛利小姐的交流,我也清楚刑事科学技术能够起到的作用。”

    “但这些知识和技术,警察能用,侦探难道就不能用么?”

    “我也一直在学习...”

    “你们会的东西,我作为侦探,也一定能学会的。”

    “不,你还是理解错了。”

    林新一摇了摇头,感叹道:

    “刑事科学技术的推广,意味着刑侦程序的分工会愈发细致、规范。”

    “破案会越来越依靠集体的力量,而不是个人的智慧。”

    “比如说...”

    他微微一顿,笑着问起服部平次:

    “平次先生,你觉得自己一个人能勘察完现场么?”

    “这...”服部平次一时语塞。

    以前破案,都是靠名侦探到现场用肉眼一扫。

    然后很神奇地,就跟一键开了‘猎魔人视觉’一样——

    那些关键的破案线索,总会恰到好处地蹦进名侦探的眼中。

    但这多多少少有些依赖“玄学”和运气。

    实际上,勘察现场是一个工作量极大的工作。

    需要多名警员,携带多波段光源、静电吸附器、鲁米诺试剂等各式专业设备,分片区一寸一寸地在寻找痕迹。

    其中需要有法医人员,有痕检人员,有专业的现场摄影师——

    别以为拍照就容易。

    现场勘查中很多时候需要特殊的摄影技巧,光是拍摄方法,就分单向拍照法、相向拍摄法、多向拍摄法、回转分段拍摄法、直线分段拍摄法、比例拍摄法。

    罪案现场摄影,本身也是一门需要花大功夫研究的专业。

    “你说自己可以学刑事科学技术。”

    “法医、痕检、现场摄影,这么多专业,你一个人能掌握几门?”

    “就算都能学会,这么多工作,你一个人做得完吗?”

    “这个嘛...”

    服部平次有些尴尬地说道:

    “现场勘查,还是让鉴识课的警员负责吧。”

    “我作为侦探,只需要通过他们勘察出的结果推理分析就行了。”

    “好。”

    林新一也不反驳,只是继续问道:

    “那你想过,你能一个人完成最基本的走访调查工作么?”

    走访调查听着容易,其实工作量也极大。

    警员们有时候需要在现场附近大规模地走访周边居民,动不动就得查几十户、上百户人家。

    “这我一个人肯定做不到。”

    服部平次很坦然地回答道:

    “以前这种工作,也都是大阪府警的警员们帮着做的。”

    “嗯。”

    林新一点了点头,又问:

    “破案有时候需要大规模调取道路监控,耗费数十、上百警力,去一帧一帧地看录像。”

    “这你一个人怎么办?”

    “这...”服部平次摇头苦笑:“道路监控,这得请府警交通部的警察帮忙。”

    “安全监控,得让搜查一课的警员负责调取排查。”

    “那好...”林新一继续发问:“搜集到了物证,还要拿去鉴定。”

    “而光是鉴定这一大项工作就分:”

    “法医系(体液、组织鉴定,dna鉴定)”

    “电气系(电器事故、火灾原因、声纹)“

    “机械系(机械事故、交通事故原因、枪械及刀剑类的鉴定、痕迹的鉴定)”

    “文书鉴定系(文书及货币鉴定)。”

    “心理系(测谎、知能检查、性格检查、方言鉴定、语言心理学)”

    “化学系(气体、火药、油类、毒物、药物、有机溶剂)”

    他语气平静地列举了一大串门类不同的鉴定工作。

    而这每一份工作,都需要对应的专业人员去负责。

    “还是那个问题,这么多专业内容,你一个人能学几门?”

    “作为侦探,得到物证,你难道能自己完成鉴定么?”

    林新一不断发问,而服部平次硬着头皮回答道:

    “这...这是科搜研的工作。”

    “鉴定工作,交给科搜研的鉴定员负责就好了。”

    讲到这里,他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而林新一则是掷地有声地总结着问道:

    “看明白了吗?”

    “如果想破案,你需要搜查课的外侦,鉴识课的勘察,科搜研的鉴定,以及交通道路、户籍管理等多个部门的辅助配合。”

    “破案的大部分工作,都是警察在做。”

    “而你负责的只是其中一环,也就是居中统筹。”

    林新一微微一顿,向服部平次发出了灵魂般的质问:

    “既然如此...”

    “那平次先生,你这个侦探当得,和‘警探’有什么区别?”

    “我...”服部平次彻底傻了:

    是啊...

    如果所有工作都得警察帮忙做。

    那他当那个侦探,跟当警察有区别么?

    悄无声息地,服部平次的梦想,碎了。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