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79章 和叶小姐完败
    服部平次陷入了深深的迷惘。

    而他的老爹,那位服部平藏本部长,也是听得眼露兴奋、连连点头:

    “林管理官说得不错!”

    “随着刑事科学技术的发展,刑侦程序的细分和规范,未来绝对不会是再是能靠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时代。”

    “平次,你该醒醒了。”

    “我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以后只能靠调查偷情、出轨生活。”

    服部把话说得很重。

    平次一脸纠结,似乎是对自己的梦想仍旧恋恋不舍。

    而林新一却是毫不留情地,继续向他输出新时代的理念:

    “其实说白了:”

    “这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嗯???”服部父子微微一愣。

    他们同时向林新一投来诡异的目光,仿佛是在问他,平时是不是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书了。

    “咳咳...”

    林新一尴尬地咳了两声。

    他收敛了自己多年养成的接班人气质,换了一种曰本人更容易理解的说法:

    “这就是刑侦界的‘黑船来袭’!”

    “战国时代的猛将可以凭个人的勇武扭转战局。”

    “可是等战争科技发展起来,在工业化制造的坚船利炮面前,个人的勇武就再也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了。”

    “而侦探亦是如此。”

    “随着刑事科学技术的发展,破案也会大步迈向‘工业化’的分工。”

    林新一给出了一个让服部平次绝望的结论:

    “一旦脱离了警方提供的全套‘工业刑侦’体系,侦探就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点,在目前就已经有所显现。”

    “只不过...”

    他嘴角一撇,语气里多了许多无奈:

    “只不过现在曰本警方的鉴识课,科搜研,这些理应起带头作用的科技前沿部门,却都还停滞在过去。”

    “说实话,看到他们的表现,我都不愿意相信这是在20世纪90年代。”

    和现实世界比起来,这个世界的刑事科学技术水平,仿佛一直停留在19世纪90年代。

    也就是福尔摩斯的那个时代。

    而现在都是100年后了,破案竟然还得靠福尔摩斯式的名侦探。

    “明明技术已经发展起来了,却偏偏不用在刑侦上。”

    “就是因为这样,刑侦侦探才会那么有市场啊!”

    林新一痛心疾首地感叹了一声。

    “林管理官的话实在是切中肯絮!”

    服部平藏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我们曰本警方在过去停留得太久,是应该走向未来了。”

    “以后我一定会遵循林管理官的理念,大力推动刑事科学技术的引进和运用,让大阪府警的面貌彻底改观。”

    “啊...这...”

    服部平次听得头皮发麻:

    东京那边的情况他不清楚。

    但大阪这边可是他老爹说了算。

    要是他老爹真的能像林新一说得那样,把大阪府警建成那种技术先进、分工规范的新时代警察...

    那主要在大阪活动的他,怕不是真的要失业了。

    想要不失业,破案就得跟警方合作,借助警方各部门的力量。

    “对了,还有一点...”

    服部平次还正在心中纠结沉思。

    林新一就给了他,真正扎心的,致命一击:

    “平次先生,你想过没有:”

    “警方需要负责外侦、勘察、实践、鉴定多项工作,而你作为侦探,做得只是居中统筹。”

    “你连警察都不是,警方凭什么让你统筹?”

    服部平次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下:

    是啊,凭什么?

    现在是因为警方能力有限,所以不得不依赖他个人的智慧。

    可要是警方通过刑事科学技术升级加强,大部分案子都能自己解决,还凭什么跑去找他一个外人合作呢?

    想来想去,也就只能凭...

    凭他的警视监老爹了!

    “我....”服部平次黝黑的面庞在微微发烫。

    他最不愿的就是借助老爹的力量,沦落成一个拼爹的官二代。

    可现在,他却发现:

    如果自己要坚持侦探梦想,等到未来,他很可能得依靠老爹的面子才会有工作。

    “我明白了...”

    服部平次不禁有些失魂落魄:

    “侦探这条路,可能真的是走不通了。”

    “那就来当警察吧!”

    林新一帮着服部平藏,给曰本警察打着广告:

    “警界也是广阔天地,同样大有可为。”

    “既然都是做着刑侦推理的工作,你为什么非要当侦探,而不愿当警探呢?”

    “唉,林先生...”

    服部平次露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死鱼眼:

    “我的痛苦,你不会懂的。”

    “哦?”林新一有些好奇:“你有什么烦恼?”

    “烦恼多了去了...”

    仿佛是身上背负了卸不下的千钧重担,服部平次的表情很是痛苦:

    “如果我去当警察的话,凭借我家的人脉...”

    “我一定会3年一小升,5年一大升,坐火箭一样往上窜。”

    “说不定30岁出头,就会升迁成只能坐办公室的刑事部长了——那得多无聊啊?”

    林新一:“......”

    他发现了,这小子单纯就是欠揍。

    官二代就官二代,明明享受着这隐形翅膀带来的福利,却老是不愿意大大方方承认接受。

    这就显得有些矫情了。

    但最终,服部平次还是想通了:

    反正不管怎样都走不出自家老爹的阴影,那他也只能选择,那能够追得上时代的那条路:

    “我要当警察。”

    “还有,林先生...”

    服部平次转头看向林新一,目光无比认真。

    “嗯?”林新一感觉情况有点不对。

    空气突然变得热血起来。

    “我想学刑事科学技术!”

    服部平次郑重地跪在了林新一面前:

    他们三人一直都是在和室的榻榻米上席地而坐,本来就是跪着的。

    “既然选择了新的路,就该抓紧时间从现在就开始走。”

    “所以...请收我为徒吧,林先生!”

    服部平次大大方方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

    服部平藏第一个表示赞同:

    “林管理官现在是推广刑事科学技术的第一人。”

    “跟在他身边学习,一定会收获颇丰!”

    ................................

    远山和叶仍在战斗。

    在听说那位毛利兰小姐,竟然跟着那位林管理官,一起住进服部平次家里之后...

    和叶小姐就更加紧张:

    “见家长...已经见家长了!!”

    “如果让那女人把平藏大叔和静华阿姨都拿下的话...”

    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抱着这种可怕的担忧,和叶小姐火急火燎地赶到了服部家。

    她想要看看,那个奸谋百出的可怕女人,到底会怎么在平次家兴风作浪。

    而远山和叶刚刚赶到服部家的宅邸,走进大门来到客厅,便正好遇到了服部平次的母亲,服部静华。

    和妃英里、有希子、贝尔摩德一样,这位服部静华女士穿着朴素的和服,扎着庄重的发髻,却依旧漂亮得让人分不清年纪。

    当然,在林新一口中,她还是阿姨。

    这时,这位服部静华阿姨正在忙着从厨房里往外端菜。

    “静华阿姨!”

    远山和叶甜甜地迎了上去。

    她知道,服部静华虽然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但个人非常喜欢料理,一直都坚持亲自下厨给家人做饭。

    就连端菜、洗碗这种繁琐的工作,都是亲力亲为。

    她完美地附和了曰本传统观念里对“妻子”的定义,是一个标准的大和抚子女性。

    而和叶小姐从小就是吃静华阿姨的饭长大的,跟她关系极好。

    所以,看到服部静华端菜出来,她便很自然地迎上去,还大大咧咧地用手指从盘子里捏起了一只炸虾:

    “真好吃~”

    “静华阿姨,你做得菜比之前更好吃了!”

    远山和叶拙劣地拍着未来婆婆的马屁。

    “你这孩子...怎么感觉今天有点怪怪的。”

    服部静华敏锐得感觉到,这小姑娘有点不对劲。

    一张小嘴跟抹了阿斯巴甜似的,甜得很不自然。

    “不过,这菜的确比我做得好吃就是了。”

    “我也真是没想到呢...”

    服部静华自顾自地感叹道:

    “那位东京的美少女法医,不仅是关东空手道冠军,而且还是一个手艺绝佳的厨师。”

    “这次她来帮我下厨,大家晚上算是能大饱口福了。”

    远山和叶的笑容瞬间僵化:

    “这、这是毛利小姐做的?”

    “是啊。”服部静华说道:“听说晚上要在家里做饭,那位毛利小姐就主动提出帮忙。”

    “我刚开始还担心这小姑娘的厨艺会很青涩,没想到,她的料理技术完全是大师水平。”

    和叶小姐:“.......”

    糟了!!

    静华阿姨平时最喜欢研究料理。

    那女人竟然投其所好,用料理来和静华阿姨迅速拉近关系。

    这下子不仅平次沦陷,就连平次的老妈,都快要沦陷了啊!

    “可恶...”

    远山和叶的心情愈发沉重。

    她暂时告别了静华阿姨,想要去寻找那位毛利小姐的下落,看看这个可怕的对手现在在做什么。

    毛利兰已经不再厨房了。

    而远山和叶一番寻找,很快就在和室门口的过道上,撞见了毛利兰。

    不仅有毛利兰,还有服部平次。

    他们站在和室门口,似乎在兴致勃勃地讨论什么。

    远山和叶悄悄凑近,想要听清楚他们的对话。

    只听毛利兰说道:

    “没想到,服部先生你竟然会这么果断。”

    “我还以为你会和新一一样‘顽固’呢!”

    新一?

    毛利兰的那个男朋友?

    竟然在平次面前说自己男朋友的坏话,这女人...是在暗示什么?

    和叶小姐在内心狠狠批判着毛利兰的“不知羞耻”。

    “哈哈哈。”

    服部平次爽朗地笑着:

    “人不能太沉湎在过去啊。”

    “毛利小姐,从今天开始,我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远山和叶:“......”

    沉默,还是沉默。

    远山和叶再起不能。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