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80章 意外的实训教学
    远山和叶很快就弄清楚,服部平次口中的“一家人”,指的其实是他同样拜在了林新一门下。

    这个消息比字面上的含义,听着让人放心多了....

    才怪!

    “怎么可能放心啊...”

    和叶小姐清楚地认识到,局势已经肉眼可见地变得更严峻了:

    从今天起,服部平次和毛利兰就是同门。

    他们的人生目标、专业方向、职业选择都是一样的,以后很可能会一起跟着林新一办案、一起读大学、一起参加工作。

    陪伴十几年的青梅竹马算什么,成为师姐弟的毛利兰和服部平次,未来一辈子都绑一块了。

    远山和叶彻底落于下风。

    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只能欲哭无泪地默默看着,人家人爱的毛利小姐,在她青梅竹马的家里“横行霸道”。

    尤其是到了晚宴的餐桌上,毛利兰的精湛厨艺彻底征服了服部一家,赢得了一片赞赏。

    她似乎成了今天的主角。

    相比之下,远山和叶简直就像是透明人一样,一点存在感都找不到。

    “完蛋了...”

    “平藏叔叔和静华阿姨也都沦陷了!”

    “陪阿姨做饭也好,到家里做客也好,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吃完晚餐,和叶小姐就像咸鱼一样,无力地瘫倒在了沙发上。

    她输得实在太惨了。

    对方是个推理、家务、料理、格斗、茶艺面面俱到的全能选手,自己除了脸,就没有一样能比得上那位毛利小姐。

    “至少让我赢一次吧...”

    远山和叶在绝望中无力低吟。

    “和叶,来打麻将吗?”

    她的静华阿姨发来组队邀请:

    “加上平次和毛利小姐,我们晚上正好能凑一桌呢。”

    “麻将?”

    输红了眼的和叶小姐悄然攥紧拳头:

    “我打——”

    “不管是比什么,至少让我赢一次啊!”

    .............................

    深夜,麻将桌上。

    毛利兰赢得满面红光,眼里满是意犹未尽的味道。

    直到看到远山和叶那张憋得发黑的脸,她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玩得有些上头...

    都忘了像某世界第一的乒乓球队一样,礼貌性地让对手赢上几把。

    “不、不好意思啊...”

    毛利兰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我今天的运气好像特别好呢。”

    “哼!”

    和叶小姐冷哼一声,起身就直接走了。

    她的脸色无比难看,走路也砰砰砰砰的,听着像哥梅拉进城。

    “哎、和叶,你不玩了?”

    服部平次本能地想叫住自己的青梅竹马,但和叶小姐却反而加快了脚步,怒气冲冲地走了。

    “我好像让和叶小姐不开心了...”

    毛利兰有些愧疚地喃喃自语道:

    其实她知道远山和叶在想什么。

    她也一直想着找个机会向对方释放善意。

    只可惜,麻将实在太好玩了。

    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玩得上头,让那位和叶小姐...输成狗了。

    “看来今天是玩不下去了呢。”

    “也是,跟毛利小姐玩麻将,的确是一个不妙的选择啊。”

    服部静华无奈地笑了笑,起身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回房间休息吧!”

    “我让管家给各位都准备了客房,毛利小姐你随便找个佣人问问,她们会带你回房间的。”

    “好的。”毛利兰点了点头。

    她告别了服部母子,离开那“棋牌室”后也没急着去找自己的房间,而是先去了趟卫生间。

    过了一会儿,等走出卫生间...

    毛利兰突然听到一阵极其轻微的脆响——听着距离很远,仿佛是玻璃破碎的动静。

    “什么东西被摔碎了?”

    她心中好奇,但也没想着要去探查。

    可是过了一会儿,在她在这宅子里七绕八绕想找个佣人问路的时候,却发现大家都在往同一个方向赶。

    毛利兰也只好跟着过去看看。

    来到现场的时候,她正好撞见了匆匆赶来的远山和叶。

    “和叶小姐,我想跟你谈谈。”

    毛利兰想趁机找对方好好聊聊,化解两者之间的矛盾。

    “嗯...”远山和叶心不在焉地应了一下。

    然后她很快就转过头去,对毛利兰不理不睬地,跟着走进了众人聚集的那个房间。

    那是一间摆满各式陶器、花瓶、盆景的私人收藏室。

    而在那收藏室中间占据c位的一个展台上,原本应该摆放花瓶的地方,此时却只有一堆七零八落的碎片剩下。

    “我的白瓷唐草文瓶!!”

    服部平藏失态地怒喝出声,就连嘴角的小胡子,都给气得一颤一颤的。

    “糟了...”

    “那是老爸最喜欢的白瓷唐草文瓶!”

    服部平次站在林新一身边,表情异样地说道:

    “这东西在他眼里,比我这个儿子还亲啊!”

    “这么夸张?”

    林新一好奇地打量着那堆碎片。

    他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这些不起眼的小瓷片,跟自己晚上吃饭用的盘子有什么不一样。

    “这到底是谁干的?!”

    服部平藏火冒三丈地环顾现场,把在场的几个佣人都吓得不敢抬头。

    直到看到林新一,还有刚刚赶到现场的毛利兰...

    他才骤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

    “咳咳...不好意思,我有些激动了。”

    服部平藏很快就变回了平时那个冷静威严的府警本部长。

    只不过,他眼底总还留着一股心疼的味道:

    “这的确是我最喜欢的收藏...可惜了。”

    “不过,唉...”

    “谁打碎的自己承认吧,只要勇于承认错误,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服部平藏到底还是拿出了大人物的度量。

    可在他这第二次的环视之下,在场却还是没一个人愿意承认。

    “......”

    服部平藏眉头微微蹙起:

    花瓶打碎了他的确很心疼。

    但他更无法接受,自己家里有那种没有担当的家伙。

    而就在他心里稍稍赶到反感的时候,服部平次那陡然变得严肃的声音,

    “等等,老爸,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你看,那边的窗户也被砸碎了!”

    “哦?”服部平藏反倒冷静下来。

    他刚刚因为花瓶的事太过激动,却是忘了观察现场。

    顺着儿子的指引,服部平藏很快就看到了那扇同样被砸碎的玻璃窗:

    玻璃窗的整体结构还是好的,只是窗户中间有个小洞,小洞周围还蔓延着蛛网般的裂纹。

    “这个难道是...”

    服部平藏的表情骤然变得严肃:

    “弹孔?!”

    那玻璃上的痕迹,看着跟弹孔太像了。

    警察是个招人恨的行当,服部平藏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以前办的那么多案子里,有哪个犯人出狱报复他了。

    “不,这不是弹孔。”

    林新一摇了摇头,让骤然紧张起来的气氛得到缓解。

    他走到那玻璃窗前,细细观察起那玻璃上碎裂的纹路:

    “这是某种小物体,高速抛击撞上玻璃时产生的裂纹。”

    “从特征上讲,它跟弹孔最明显的区别就是...”

    “弹孔周边裂纹的‘同心环状纹’要更多、更密。”

    “同心环状纹?”服部平次有些好奇。

    “是啊,平次,你过来看看。”

    林新一不自觉地,对这位新招收的学生来了段教学:

    “当子弹,或其他物体,高速穿过玻璃时...”

    “首先留下的是孔洞,接着便是闪电状的‘放射纹’。”

    “而稍稍晚于放射纹形成的,便是蛛网状的‘同心环状纹’。”

    “嗯。”

    服部平次仔细观察着那面玻璃:

    “孔洞周边的确有一片同心环状纹,但算不上非常密集。”

    “因为那物体的速度还不够快。”

    “至少,远远不如子弹的速度快。”

    林新一认真地解释道:

    “物体飞行速度越快,穿过玻璃时,形成的同心环状纹就会越多、密集、分布面积越大。”

    “反之,作用力小,速度低,同心环纹就越稀疏。”

    “至于这一处玻璃破损,同心环纹分布面积不大,但数量也不算特别少...”

    “说明那物体飞行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子弹,但也绝对算不上慢。”

    “人是很难投掷出这种速度的。”

    “额...”

    他微微一顿。

    想到毛利小姐,林新一不由特意补充道:

    “正常人是很难投掷出这种速度的。”

    说着,凭借经验,林新一大致推测了一下:

    “应该是什么人,用弹弓把石子射进来了。”

    “那石子穿过玻璃,又恰巧砸碎了收藏室中心的花瓶。”

    “弹弓?恶作剧?”

    服部平次不怎么认可这样的猜测:

    他家住得是豪宅,宅子外是庭院,庭院外是高高的围墙,和铁制的大门。

    夜里大门都关上了,难道还能有哪家的小鬼,翻墙进来恶作剧不成?

    “先找找那个把花瓶砸碎的‘石子’吧!”

    “等找到了那颗‘石子’,再继续往下推测也不迟。”

    林新一这么说着,便微笑着对服部平次说道:

    “正好,锻炼锻炼你参加现场勘查工作的能力。”

    “在科学的现场勘查工作中,负责现场勘查的警员,要根据现场内的空间分布、物品陈设等要素科学地划分勘查区域。”

    “确定排查顺序,各人的分管区域,以及...”

    他的话都还没说完。

    只见服部平次弯腰一摸,就从地上捡起颗小石粒来:

    “林先生,这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石子’吧?”

    林新一:“.......”

    他算是服了这些侦探了。

    也不需要懂啥科学勘察,只要到现场一逛,线索就能自己往手里蹦。

    “嗯,这应该就是了。”

    林新一从服部平次手里接过了那颗石子。

    而一直听到这里,服部平藏似乎也不再为花瓶的事心疼了。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家的侦探儿子,跟着林新一学习用科学分析现场痕迹的画面,目光里不由生出满满的欣慰。

    “正好...”

    “林管理官,平次。”

    服部平藏饶有兴致地说道:

    “就把这当成一场实训——”

    “用刑事科学的力量,把那个砸碎花瓶的犯人找出来吧!”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