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82章 和叶小姐也沦陷了
    毛利兰和远山和叶,顿时成为了全场关注的焦点。

    “打碎花瓶的犯人,就在她们两个中间?”

    服部平藏眉头微微皱着,语气虽然平静,但却总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沉甸甸的威严。

    和叶小姐被彻底逼入了绝境。

    “完蛋了...”

    远山和叶脸上失了血色,大脑一阵恍惚。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了悬崖边上,只要再被轻轻推上一步,就会坠入那无底的深渊。

    事情的确是她干的。

    当时,她因为感到被毛利兰全方位碾压而心里憋闷,所以一个人跑到庭院里散步发泄情绪。

    结果,没想到,自己生气之下随便踢出的一脚,竟然会惹出这么大的过错。

    “我应该早点承认的...”

    和叶小姐突然十分后悔,自己一开始的逃避和隐瞒。

    但这也没办法...

    如果是在平时,在毛利兰出现之前,和叶小姐一定会像传说中的“落樱神斧华盛顿”一样,诚实坦率地承认自己的过错。

    毕竟,她本就不是一个没担当的家伙。

    而且凭借远山家和服部家的关系,远山和叶的这种无心之失,其实也算不上什么。

    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她和那位毛利小姐“暗中角力”的关键时刻。

    在之前那没有硝烟的交锋之中,和叶小姐已经全面落后。

    所以她下意识隐瞒了真相,不敢让人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打碎服部平藏珍爱收藏的罪魁祸首。

    不然的话,本来就快被毛利兰“取代”了的自己,肯定会在平次的父亲面前更加失分严重。

    这就是远山和叶在患得患失之下的想法。

    可她没想到的是...

    “那林管理官竟然只凭脚印和玻璃上的破洞,就把我找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

    虽然目前还有毛利兰这位2号嫌疑人作掩护。

    但和叶小姐很清楚,对服部平次和他那个身为府警本部长的老爹来说,这种2选1的侦探游戏实在再简单不过。

    “我肯定会被发现的。”

    “在平藏叔叔眼里,我很快就会彻底变成一个不值得信赖的小人!”

    和叶小姐一阵绝望。

    此时此刻,她已经能联想到平藏夫妇对她心怀不满,平次也自此渐渐跟她疏远,再快进到几年之后,自己在服部平次和毛利小姐的婚礼上喝闷酒的可怕画面。

    “和叶、毛利小姐。”

    服部平藏下了最后通牒:

    “如果事情真是你们中的某位做的,就请勇敢地承担起责任吧!”

    “我...”远山和叶再也支撑不住。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准备站出来自首:

    “是我!”

    有人抢在了她前面。

    “哎?!”远山和叶脸色一滞,不禁悄然望向了身边的毛利兰。

    只见这时被她视为生死大敌的毛利小姐,竟然主动站了出来,一脸愧疚地承认起错误:

    “对不起,平藏大叔...”

    “那个打碎花瓶的犯人就是我。”

    “当时我准备睡觉前在庭院里活动活动,没想到力气用得太大,就把石子踢飞出去了。”

    毛利兰把锅全揽到了自己身上。

    她紧接着又向服部平藏深深鞠了一躬,诚恳地表示着歉意:

    “对不起,我之前没敢承认。”

    “给您造成的损失,我一定会想办法全额赔偿!”

    “......”一阵沉默。

    远山和叶还呆呆地愣在那里,眼里满是茫然。

    服部平藏沉吟片刻,脸上的严肃悄然转化成笑容:

    “哈哈...一场意外而已。”

    “既然毛利小姐肯主动认错,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赔偿什么的,大可不必。”

    “不需要赔偿?”毛利兰似乎还是非常歉疚:“那可是您最喜欢的花瓶啊!”

    “没关系,一个花瓶而已...”

    服部平藏嘴角微微抽搐。

    但他紧接着就像完全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一样,语气平静地说道:

    “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

    “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好了。”

    说着,服部平藏就带头进了屋子。

    那位静华阿姨也礼节周到地向众人点头致意,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紧跟着丈夫离开。

    没多久,大家都接二连三地回去了。

    就只有毛利兰,还有仍旧呆呆地站在那里,两眼写着茫然的和叶小姐。

    “毛利小姐...”远山和叶讷讷地看了过去:“你、你为什么要说谎?”

    “那个打碎花瓶的犯人明明是我...”

    “因为我能理解和叶小姐你的心情啊。”

    毛利兰眨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释放着动人的柔光:

    “你很在意自己的青梅竹马,所以很担心自己会在他家人眼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不是吗?”

    “而且,这事也得怪我...”

    “如果不是我疏忽了和叶小姐的感受,一直跟平次先生走得太近,你也不会那么生气地,跑来庭院里踢石头。”

    “我...”远山和叶一时语塞。

    她的那点小心思,果然早就被人看穿了。

    可她的“对手”却没有利用这来对付她,反而在她最绝望的时候,舍己为人地拉了她一把。

    为什么?

    “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你的对手...”

    “和叶小姐,你的担心有些太多余了。”

    毛利兰走上前来,轻轻握住了远山和叶的手。

    她让对方感受着自己手心的温暖,还用那真诚无比的口吻说道:

    “不过,我也能理解你的想法。”

    “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跟其他异性距离太近,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

    这一点,毛利兰的确有切身感受。

    比如说柯南在和叶怀里蹭来蹭去的时候,她就差点没忍住,那出门找根电线杆拍的冲动。

    跟她比起来,和叶小姐生气时只是踢踢草皮,这实在是太文明了。

    而面对毛利兰的坦率,远山和叶的反应是:

    “我、我...”

    “我才没有喜欢那个黑炭头呢!”

    毛利兰:“.......”

    都到这地步了,还害羞得不敢说出口。

    她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和叶小姐,请大胆地说出自己的心意吧!”

    “把心声袒露出来,对方也一定会以回报以真心的。”

    毛利兰以过来人的身份鼓励道。

    “我...”远山和叶心里砰砰直跳,害羞地低下了头:“嗯...我再想想。”

    两人之间那种隔阂和敌意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温馨与和睦。

    “毛利小姐,谢谢。”

    和叶小姐终于知道,是自己太过缺少安全感,以至于想得太多。

    她把人家当敌人,可这位善良的毛利小姐不仅不因为她摆出来的坏脸色生气恼火,反而还以德报怨地帮助她、鼓励她。

    甚至还劝她早点告白。

    这绝对不是一个情敌会做的事情。

    “你真是个好人...”

    远山和叶的心中满是感动。

    看着眼前那双真诚温柔的眼睛,她感觉...

    自己似乎也沦陷了。

    .............................

    毛利兰用行动化解了自己和远山和叶间的矛盾。

    两位少女顿时成为了朋友。

    她们在庭院里投入地交谈许久,随后才微笑着告别,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

    “毛利小姐真是太温柔了。”

    “不过,她说的,要我现在就向平次...”

    远山和叶在心里念着那位毛利小姐的好,同时,又想到对方那个让人害羞的建议。

    一想到“告白”这两个字,她那粉粉嫩嫩的脸颊就会烧得烫红。

    而就在和叶小姐正纠结着要不要从谏如流的时候...

    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青梅竹马,却是悄然出现在了她回房间的路上,把她拦了下来:

    “平、平次?”

    远山和叶慌张地停下脚步: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心里琢磨着告白,眼前就蹿出了告白对象,这让她心情很是悸动。

    可服部平次提到的话题却是没有那么浪漫轻松:

    “和叶,那个打碎花瓶的犯人,其实是你对吧?”

    “哎?”远山和叶表情一滞。

    “你...你怎么知道的...”她那因为害羞而变得细若蚊冉的声音,顿时变得更轻了。

    “一看就看出来了。”

    服部平次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们做完调查的时候,离‘案发’还没多久。”

    “而夜里草叶上有露水,泥土也是潮湿的。”

    “犯人在那草坪上散完步,即使在回屋子的时候在门垫上蹭掉了鞋底的泥土,也肯定弄不干自己鞋面上沾到的露珠。”

    “可当时我们辨别犯人的时候....”

    他微微一顿,目光下移到了远山和叶脚上的拖鞋:

    “和叶,当时你的拖鞋鞋面还是湿的。”

    “而毛利小姐的拖鞋鞋面,却一点水渍都没有沾上。”

    “我....”远山和叶无言以对:“果然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啊,平次。”

    “没错,我才是那个犯人。”

    “唉...”她深深一叹,目光悄然变得坚定:“明天我会去找平藏叔叔说清楚的,这件事,不该让毛利小姐替我承担责任。”

    “不用了。”服部平次摇了摇头:“我老爸早就知道了。”

    “这...”想到平藏叔叔那不露自威的气场,和叶小姐不由缩了缩头:“他什、什么时候知道的?”

    “当时就知道了。”

    “我老爸的眼力可一点不比我差...更何况,当时和叶你的表情还那么明显。”

    服部平次有些好笑地回忆道:

    “而且不止我老爸知道,我老妈的笑也很意味深长。”

    “还有当时在场的林新一先生,克丽丝小姐。”

    “对了,我觉得那个叫柯南的小鬼,还有叫灰原哀的小姑娘,应该也看出来了。”

    远山和叶:“.......”

    合着在场的除了佣人,全都能看得出真凶?

    那毛利小姐到底是保护了什么啊...这罪不是白顶了吗?

    等等...

    那女人不会是已经预判到服部大叔能看出真相,所以才故意站出来帮她顶罪,用来展现自己温柔善良的人设吧?

    这样一来,和以德报怨舍己为人的毛利兰相比,畏畏缩缩没有担当的远山和叶,就更显得黯淡无光了。

    甚至就连她这个情敌,都被忽悠成了闺蜜。

    好可怕的连环计!

    ......

    如果是在之前,和叶小姐肯定会这么恶意地揣测的。

    但现在,只要试图去分析毛利兰那所谓的“茶艺”,她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双扑灵扑灵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紧接着油然而生的,是一种罪恶感:

    “我在想什么呢...”

    “毛利小姐怎么可能是那么坏的人呢!”

    远山和叶好笑地摇了摇头。

    她终究还是,彻彻底底地沦陷了。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