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88章 奇怪的“自杀”
    林新一采用的是成龙下楼法,只不过动作更柯学一点。

    他踏着那断壁上层层突出的岩块,灵活地辗转挪移、级级下跃,很快便轻飘飘地下至崖底。

    死者的尸体就在这里。

    那是一位年轻的女性,她仰面趴在地上,身下淌着一滩触目惊心的猩红血迹。

    血迹的面积不算太大,而且已然有些干涸,看着有些发黑。

    而凑近了看,就能看到她额头上有一道长长的挫裂创,深达颅骨,创角撕裂,创缘有严重的表皮剥落。

    “右侧颞肌出血,右侧颞骨粉碎性凹陷性骨折。”

    “损伤生活反应明显,创口出血量不小。”

    “可以确定,至少不是死后抛尸。”

    “而且,如果确定崖底那处脚印就是这名死者留下的,那就证明她生前还有行动能力,意识比较清醒。”

    林新一简单地看了两眼,就基本排除了“死后抛尸”、“昏迷后被人扔下悬崖”的可能。

    事情越来越趋向于“意外”,这个并不意外的结果。

    但连完整的尸表检查都没做,他当然不会这么快下定论。

    “幸好,这尸体还算干净完整。”

    林新一稍稍松了口气:

    身处野外的尸体,因为所处的位置人迹罕至、偏僻隐蔽,所以往往很晚才会被人发现。

    而死亡时间越长,尸体就会越往“恐怖”的地方发展。

    腐烂的,长蛆的,巨人观的,白骨化的,在这种野外发生的命案中都非常常见。

    那气味和视觉冲击力,绝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林新一倒是能忍受这种生理上的恶心,但接触完这种尸体,回家不把自己身上洗掉一层皮,味道都洗不干净。

    这还都算好的,最糟糕的是,尸体在野外常常会吸引野生食肉动物的光临。

    它们往往会把尸体啃得七零八落,不仅会让调查者觉得反胃,而且还会破坏尸体上原有的痕迹,严重影响尸检工作。

    而这一次,对林新一来说,对死者来说,都很幸运。

    尸体被发现得早,保存状况也十分良好。

    这就不会对调查产生影响。

    于是,他先是用那本来打算用来拍风景照的“拍立得”照相机记录下现场的原始状态,然后又戴上随身携带的乳胶手套,开始做尸表检查:

    “角膜浑浊,全身肌肉僵硬,尸斑形成、位置固定,指压不褪色。”

    “死亡时间应该在24小时左右。”

    “人是在昨天死的。”

    林新一判断完死亡时间,便继续进行尸检。

    结果发现,死者全身上下损伤分布广泛,但看着都比较轻。

    除了头部的开放性损伤比较狰狞可怖,死者整个人看起来都比较“干净”。

    她静静地趴在那里,看着就像是安详地睡着了一样。

    但林新一知道,这些损伤其实是“外轻内重”,表面看着没什么,但内里往往伴随着严重骨折和内脏破裂。

    “损伤是一次性形成。”

    “这些损伤都可以用‘高坠’来解释,而不是受到了什么外力打击。”

    “看起来她就是单纯地因为高坠而摔死的。”

    “不过...”

    林新一敏锐地注意到,死者的肩膀上,似乎残留着几缕白色的纺织纤维。

    那几缕纤维极其细小,如果不是因为死者本身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色差,凭借林新一检查时的专注和仔细,恐怕都很难注意得到。

    “死者根本就没有穿白色的衣服。”

    “这几缕纤维,应该是她从哪里沾到的。”

    林新一小心地捻着一缕纤维细细揉捏,放在眼前仔细观察:

    “白色短丝纤维,平直,柔软,弹性较差。”

    “初步推断是棉纱。”

    棉纱,白色。

    这两个词放在林新一脑海里,最先想到的就是他在调查里经常接触的,犯罪分子作案时最喜欢戴的——劳保手套。

    “肩膀上残留有这种纤维。”

    “难道是有人戴着手套,把她从山崖上推下来了?”

    林新一脑海里跳出了这样骇人的结论。

    但这样的结论并不严谨。

    因为棉纱广泛运用于各种常见纺织品,除了手套,每天都要接触的衣服、枕套、床被,处处都有棉纱出现的可能。

    而那棉纱纤维和衣服上的纤维缠到一起之后,可以很久都不掉落。

    这些纤维可能是死者生前几天靠在沙发上沾到的,躺在被子上沾到的,跟人拥抱时沾到的。

    总之,仅仅凭此,还无法确定是有人戴着手套,推过死者的肩膀。

    更重要的是,林新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死者身上的所有损伤都是‘一次形成’,符合高坠伤的判断标准。”

    “根本看不出有任何遭受过外力打击的痕迹。”

    “所有,到底是哪里觉得不对劲呢...”

    林新一紧紧皱着眉头。

    现在他有两个推测:

    一是意外踩空坠崖,二是被人推落悬崖。

    可他心里却莫名有种感觉,这两个结论都有些不太可靠。

    “等等...”

    林新一在沉思中骤然惊醒:

    “就是因为死者的损伤情况太过符合高坠伤的判断标准,所以才不对劲!”

    损伤一次形成,是判断高坠伤的重要依据。

    意思就是指,死者身上所有的伤都是在从高处落地的那一刹那,给摔出来的。

    但在野外,在山岳地形下出现的高坠案件,却往往会出现相反的情况。

    “自然的悬崖跟城市里的楼房可不一样。”

    “楼房笔直矗立,从上面跳下来,坠落过程中不会遇到任何阻挡。”

    “而悬崖的岩壁上却往往会有突出的岩块、树木,就像是往外延伸出的台阶一样。”

    林新一刚刚就是从那些突出的岩块上跳下来的。

    他清楚地知道,这里的悬崖垂面并不平坦,中间的突出部分很多。

    “如果是从悬崖边缘滑落,或是被人推落,都很容易撞到那些突出的岩块上。”

    “这样一来,死者在坠落的过程中受到多次打击,身上应该会出现大面积的擦伤,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干净’。”

    “如果在这种悬崖上坠落,还能形成那种‘一次性损伤’的话...”

    “那就只能说明,她在掉下悬崖的时候...”

    “还有个‘水平方向的加速度’。”

    所谓“水平方向加速度”,就是指,死者在掉下悬崖的时候,其状态是往外运动的。

    也就是说...

    “她是自己向外纵身一跃,跳过了那些岩壁上的突出部分?”

    林新一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岩壁有突出部分,尸体上却没有多次形成的擦伤——

    这正是在野外山岳地形下,判断死者是“自杀”的重要依据。

    因为如果是自杀,一般会向前方有一力气,自然就越过了突出的山体。

    而如果是意外从悬崖边缘滑落:

    死者就会紧紧沿着岩壁坠落,并且在坠落过程中,和岩壁向外突出的部分发生擦碰。

    如果是被人从悬崖边缘推落:

    因为把人推落悬崖不需要多少力气,凶手推人时往往只会轻微用力。

    而且凭借正常成年人的力量,也很难把另一个成年人推出去太远。

    所以,被人推落的死者还是会跟意外滑落一样,身体跟岩壁突出部分发生碰撞。

    可这名死者身上却并没有那种擦碰伤,所有损伤都是一次形成。

    那么...

    “她会是自杀么?”

    林新一目光愈发凝重。

    对法医来说,“自杀”这个词和“意外”一样,用起来必须慎之又慎。

    他现在也给不出结论,只能把那些疑问都存在心底。

    而现在警方的支援还没赶到现场,设备也没到位,林新一能做的检查也就只有这些。

    他开始翻检死者的随身物品,希望能发现更多线索:

    “山口佳子,22岁,东京人。”

    林新一翻出了死者随身携带的钱包。

    里面的钱和证件都很齐全,不像是在野外无人处遭遇过抢劫。

    她被人杀害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背包里没有随身携带遗书之类的,可以证明自杀的东西。”

    “包里有一份大阪的旅行攻略,上面有几页纸还被特地折了起来,像是为旅行做的标记。”

    “一个跑来自杀的人,会有心情去研究旅行攻略么?

    这么一看,自杀的可能性竟是也不大了。

    林新一左右为难,纠结之中,只能暂时不下判断:

    “还是赶快联系东京方面,让他们调查死者最近有没有自杀倾向...”

    “如果没有的话,问题就麻烦了。”

    他心里这么想着,便把自己找到的一切都默默记在心里,并拍照加以记录。

    在这崖底已经查不出更多的线索,林新一便转过身,又从那悬崖断壁上爬了回去。

    片刻之后...

    “林、林先生!”

    服部平次和毛利兰都不约而同地望了过来。

    他们先是用那复杂的目光,展现了一下对林新一特殊攀岩技巧的惊叹。

    然后,两人很快便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正事上面:

    “林先生!”

    “你在下面有什么发现么?”

    “算是有吧...”

    林新一拍了拍身上的土,表情有些复杂:

    “死者很像是自杀,但又有些奇怪。”

    “平次,毛利小姐,你们在悬崖上的勘察做得怎么样了,有什么结论么?”

    “这...”

    毛利兰和服部平次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犹豫:

    “其实,我们调查的结论和林先生你不一样:”

    “死者很像是意外,但又有些奇怪。”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