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94章 钓鱼执法
    群山之中,密林深处。

    由大阪府警本部搜查一课、鉴识课、以及当地景区派出所组成的一支人数多达数十的搜查队伍,正在这片似乎从未有人踏足过的山野森林中,忙碌着寻找那头当事熊的下落。

    这支队伍看着浩浩荡荡,警力充足。

    但让这几十个人没入那荒蛮山林,那就像是往茫茫大海里撒了一把沙子,很快就散了个没影。

    警犬起初倒是能为大家指明方向。

    可一旦进入棕熊经常出没的日常活动区域,狗的鼻子也不好使了。

    因为那林子里到处都是熊留下的痕迹和气味。

    有时大家兴冲冲地跟在奔跑的警犬后面前进,在山林里跑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最终却只能被狗子引领着,找到一坨臭气熏天的熊屎。

    “那头棕熊的巢穴应该就在这附近,到这里就很难再依靠警犬了。”

    “大家各自分散开搜索,注意时刻持枪警戒、保持通讯。”

    似乎是看到再这么拖下去,指不定就要拖到太阳落山。

    那位临时负责带队指挥的大阪府警本部搜查一课警官,突然改变了搜索策略,采取分散拉网的办法,扩大搜索范围。

    “还得继续找啊...”

    “这么大一片林子,得搜到什么时候?”

    角田所长嘴上发着牢骚,几乎把郁闷都放在了脸上。

    他还在自己的下属面前骂骂咧咧地说道:

    “你们说说,那林管理官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无缘无故让我们跑来这里找熊...”

    “找到熊能做什么,熊会说话吗?!”

    角田所长的牢骚赢得了一众下属的点头认同。

    大家都对林新一的安排非常不满。

    但他们再不满也没办法。

    上级都发了话,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地配合搜查。

    和其他人一样,角田所长脱离了大部队,按照上级警官的指挥,往自己被分配负责到的那个方向前进寻找。

    一个人走在山林里,下属不在身边,没人跟他说话。

    嘴碎的角田所长倒是安静了不少。

    而就在这时...

    “熊当然不会说话。”

    “但它却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凶手。”

    林新一的声音陡然在身后响起,直把角田所长骇得头皮发麻。

    就像是晚自习玩手机时被班主任悄悄摸到了背后...

    他不敢置信地转过头去,才发现自己刚刚点名辱骂的领导,竟然一直都微笑着跟在身旁。

    也不知道跟了多久。

    在这寂静无人的山林里,这一幕甚至都显得有些恐怖。

    “咳咳...林管理官,你怎么来了?”

    角田所长的表情不免有些尴尬。

    “我刚刚查验了一遍从崖底运上来的尸体,写完尸表检查报告,就没什么事可做了。”

    “听说这边已经很接近棕熊的巢穴,就想赶着过来看看。”

    “正好,我也有事想找角田所长你了解情况。”

    林新一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哦...是这样啊。”角田所长悻悻然问道:“那林管理官,你想了解哪方面的情况?”

    “我们边走边说。”

    林新一也不急着发问。

    他跟角田所长一同继续前进,搜寻着棕熊的下落。

    就像是散步时跟同伴的闲聊,林新一一边走,一边语气平静地对角田所长问道:

    “角田所长,我想问问:”

    “昨天中午到下午,这段时间里,你们派出所有没有什么人单独外出,不在所里工作?”

    “......”角田所长一阵沉默。

    他憋了好一会,才一脸尴尬地憋出三个字来:“不知道。”

    “不知道?”林新一悄然皱起眉头:“你们派出所一共就十来号人,你是所长,怎么连所里有没有人不在都不知道?”

    “我没、没注意...”

    角田所长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句。

    可看到林新一那愈显严肃的目光,他却又紧张不安地改了口:

    “好吧...我不知道,是因为我提前下班了。”

    “你中午就提前下班?”

    林新一前些日子天天提前下班回家陪女朋友,也没好意思翘班翘一整个下午。

    而角田所长...这鱼也摸得太过分了。

    “是啊...”角田所长有些不好意思:“昨天下午正好有球赛,我、我就提前下班回去看了。”

    “看球赛?办公室里不能看,非得回家看?”

    “我好歹也是所长,在办公室看球赛,影响多不好...”

    “......”林新一一阵沉默:“没想到,你倒还挺注意维护警纪警风。”

    “咳咳...”

    “总之,我昨天中午到下午,一直都一个人在家喝酒看球赛。”

    “那段时间所里发生的事,你得问其他人。”

    角田所长心一横牙一咬,索性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而直到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咂摸出味来:

    “对了...”

    “林管理官,你问这些干什么?”

    “这个案子,难道还会跟我们所里的人有关?”

    “很有可能。”林新一直言不讳地答道。

    说着,不顾角田所长那震惊骇然的表情,他一五一十地说出了自己之前的推理和发现。

    “不、不会吧...”

    角田所长的表情很不自然:

    “林管理官,你怀疑以前的那7起意外都不是意外?”

    “而且,凶手还很有可能就隐藏在我们派出所里面?”

    “别开玩笑了...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是不是异想天开,我们很快就知道了。”林新一语气很是平静:“我刚刚说过,熊能帮我们找到凶手。”

    “因为我们只要找到那头身上中弹的熊,就可以从它的伤口里提取到弹头。”

    “而角田所长你或许听说过...”

    “因为制造精度和膛线磨损程度的关系,没有两根枪管的内部微观形貌是完全一样的。”

    “而子弹在发射时会和枪管内部摩擦,造成弹头轻微磨损,留下痕迹。”

    “这种弹头上的痕迹,就相当于是枪的‘指纹’。”

    “它们是独一无二的。”

    林新一微微一顿,用自信的声音给出结论:

    “所以我们只要找到那头熊,从熊身上取得弹头。”

    “然后再对弹头的磨损痕迹鉴定分析,跟你们派出所全体警员的配枪进行对比,就能确定那个凶手是不是你们其中之一。”

    这个猜想虽然大胆,但却不难得到验证。

    只要能找到那头熊就行。

    甚至,如果一切顺利,甚至连凶手的身份都能直接得到确定。

    “但是...”

    角田所长神色古怪地提出质疑:

    “就算真找出来,那颗子弹来自我们所里某个警察的配枪。”

    “那也只能证明他这两天来过这里,遭遇棕熊后开枪还击。”

    “这怎么能证明他是凶手呢?”

    “甚至,你都没有证据,证明那个神秘人跟死者的坠崖有关系。”

    他一语中的,点到了最为致命的地方。

    证据。

    尸体、足迹、爪痕、弹头、射击残留物,这些证据加在一起也组成不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

    它们的存在只能证明:

    1.死者在逃跑时意外坠崖,追击者疑似有枪。

    2.有人最近在此遭遇棕熊,开枪还击。

    这两个结论并不能想当然地联系在一起。

    因为现有的证据还远远不够支撑“神秘人就是追击者”的推测。

    而这也正是凶手的高明之处。

    他在这荒郊野岭杀人,没有监控,更没有目击者。

    甚至,连崖都是死者自己跳的。

    他尽可能地减少了自己跟死者的接触,也就避免了留下更多痕迹的可能。

    这样一来,即使警方识破了他的手法,怀疑到他的头上,甚至确认了他的身份,也不会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杀人。

    林新一对此也无能为力。

    他思前想后,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钓鱼。

    “想找证据的确很难,这需要强大的运气。”

    “而幸运的是,我们这次的运气似乎不错。”

    林新一不露声色地,微笑着回答了角田所长的质疑。

    “什么意思...”角田所长很是意外:“难道林管理官,你已经找到关键性的证据了?”

    “没错。”林新一点了点头:“我说过,尸体已经被搜救队从崖底上运上来了。”

    “我第一时间为死者做了尸表检查,结果发现,她背后的衣服上竟然沾着几根短短的头发。”

    “死者是留长发的女性,这些粘在她背上的短发,显然是凶手留下的。”

    “我猜测,凶手虽然谨慎,但还是跟死者发生过肢体接触的。”

    “他多半是在登山道上用枪劫持了独自来山上旅行的死者,然后逼迫死者走进这片树林,靠近那道悬崖。”

    “等到了悬崖附近,凶手再假作要开枪杀人,让死者在惊吓之下,慌不择路地向那悬崖逃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

    “凶手曾经用戴着手套的手,从身后推攘过死者的肩膀,催促她走快一点。”

    “他可能觉得自己戴着手套就不会留下痕迹,但实际上,在他靠近死者的时候...已经有几根头发从他身上脱离飘落,粘到了死者的背上。”

    “因为死者穿着的是跟发丝颜色一样的黑色衣服,所以凶手根本没有发现,那几根毫不起眼的发丝。”

    “而这...”

    林新一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了一个透明证物袋。

    证物袋里放着几根黑色的头发:

    “便是能证明他杀人的证据!”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