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309章 无法隐藏的物证
    凶手就在大家中间。

    这个骇人听闻的结论一经公布...

    林新一、灰原哀、柯南,他们都神色如常,基本没什么反应。

    因为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尤其是柯南。

    但中村、下田、坂井,这三位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小学老师,却是为之无比震惊:

    “什、什么...”

    “不会吧...我们中间竟然藏着这么可怕的家伙?”

    他们都有些不愿相信毛利兰的结论。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足迹只有那么一串,指向的是别墅前门。”

    “除非凶手会飞,不然他现在只可能在这别墅里。”

    毛利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发现。

    “那别墅里面呢?”

    “如果凶手是在雪地上绕了半圈,才从前门逃进别墅的话。”

    “那他的鞋底和鞋面上应该会沾到些许雪屑。”

    “走进别墅之后,玄关的地面上,应该还会留下他留下的水渍脚印。”

    林新一及时地提出了疑问:

    如果凶手真的逃进了别墅,那不仅别墅内部应该还会有他留下的脚印。

    “没有。”

    毛利兰摇了摇头。

    但她给出的却不是否定,而一个肯定的答复:

    “可室内没有水渍脚印,不是因为凶手没进别墅。”

    “因为凶手在进门之前,就把他穿的拖鞋,给丢到了门外的雪地里。”

    “他很聪明,没有直接穿着这双拖鞋进来。”

    “而是在门口丢掉沾到雪屑的拖鞋,在玄关换了一双干净的拖鞋,才敢进门。”

    “这让我更加怀疑,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这...”林新一表情微变。

    他听懂了毛利兰的意思:

    如果凶手直接穿着那双在雪地里踩过的拖鞋进来,他现在脚上的拖鞋鞋底一定会是湿的。

    这样一来,别人一看就看出来不对劲。

    所以凶手特意把被雪沾湿的拖鞋丢在了门外,又在门口换了双干净的拖鞋。

    而这恰恰说明了...

    凶手就是现在在场的众人之一。

    毕竟,如果凶手是他们之外的,某个隐藏在别墅角落的神秘人,那他就根本没必要换拖鞋。

    只有案发后需要迅速赶到现场,混在众人中间假装无辜,必须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在场几人,才有换拖鞋伪装自己的必要。

    “看来凶手的确就在我们之间。”

    得出这个结论后,林新一不由将目光,投到了中村、下田、坂井三人身上。

    虽然调查必须怀疑一切,不能亲亲相隐。

    严格来讲,在场所有人都可能是凶手。

    但即使抛开作案动机不谈...

    案发时他和灰原哀在一起,没有作案嫌疑。

    柯南那小身板,也没有从身后捂住大人口鼻的作案条件。

    至于毛利兰和贝尔摩德,如果她们两个是凶手...哪还用得着乙醚,空手袭击,都能把人脑袋打爆了。

    再暂时排除米原老师和铃木园子这两个受害者。

    嫌疑人一下子就缩小到了,中村、下田、坂井,这三人身上。

    “坂井也不太可能...”

    林新一暂时把那位坂井老师的嫌疑也排除了。

    这倒不是因为坂井老师是他的粉丝,所以他特意偏袒。

    而是因为,他们今天会来这幢别墅,都缘于坂井老师主动提出的邀请。

    如果他是凶手...哪有凶手预谋对熟人下手,还主动把警察请过来的?

    所以坂田老师的可能性也很低。

    “那么,中村女士、下田先生...”

    “案发的时候,你们都在哪里,在干什么?”

    林新一目光炯炯地看向他们两人。

    而他们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本案的重点嫌疑人。

    “我当时在和坂井一起烧壁炉!”

    下田老师慌慌张张地为自己辩解道:

    “当时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信你问坂井。”

    “对了,一开始尖叫声传过来,毛利小姐从房间闻声跑去现场、路过客厅的时候,应该在壁炉前面看到了我们两个。”

    “我们只是因为害怕,才又等了一会才过去。”

    这显然是一个铁的不在场证明。

    在毛利兰点头给以佐证之后,下田、坂井两人的嫌疑就可以完全被排除了。

    这样一来,目前的嫌疑人就剩下了...

    “中村女士。”

    大家都将质询的目光投向中村实里。

    这位年轻的小学女老师顿时花容失色。

    她纠结了许久,才神色慌张、语无伦次地说道:

    “我、我当时一个人在厨房给大家准备聚会用餐。”

    一个人,也就是没人能给她做不在场证明。

    中村老师的嫌疑更大了。

    而这时,毛利兰还神色纠结地酝酿着词汇,给了她致命一击:

    “其实...我也觉得,中村老师最可能是凶手。”

    “因为我在追踪的时候,也注意观察过那串雪地脚印的足迹特征。”

    “虽然为了赶着回来报告情况,观察得不太仔细,但我还是有了些许发现:”

    “首先,凶手扔在门外的拖鞋鞋底,和雪地足迹的花纹形态一致,可以认定那双拖鞋就是凶手作案时所穿。”

    “而这双拖鞋,鞋号较小。”

    一般女性的鞋号多在24号半(38码)以下,前掌宽多在8.5cm以下。

    男性的鞋号、前掌宽,则多在这两个数据以上。

    鞋号较小,说明足迹的主人很可能是女性。

    “不仅是鞋号,因为凶手在雪地上留下了清晰的足迹,所以我还注意观察到了...”

    “她留下的足迹上,有明显的‘内推土’和‘内滚压’的迹象。”

    前文提到过,由于女性的生理特点,行走时后跟往往顺地面稍微向内前方移动,使足迹后跟形成被称为“内推土”的垄状堆土。

    而足迹底部由后跟向前掌碾压时,足底的力在前掌内侧向内前方用力,又时常会形成被称为“内滚压”的坑状压痕。

    内推土和内滚压,都是女性足迹的特点。

    “所以说,从足迹上分析,凶手很可能是个成年女性。”

    “而今天别墅里的成年女性...案发时我跟克丽丝小姐在一起,园子和米原老师又是受害人。”

    “那嫌疑人就只剩下了...”

    “中村实里老师。”

    毛利兰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却是殊途同归地,把嫌疑锁定到了这位中村女士身上。

    中村实里的脸色愈发苍白:

    “开、开什么玩笑...”

    “我怎么可能是凶手?!”

    “我跟米原老师无冤无仇的,跟那位铃木小姐更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对她们下手?”

    “这样说可没法为你洗清嫌疑。”

    “因为你跟米原老师是多年的同事,即使私下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仇怨,其他人也很难了解。”

    “而铃木小姐虽然跟你不认识,但她却很有可能是意外闯入了凶手对米原老师下手的行凶现场,撞破了凶手杀人,所以才惨遭毒手。”

    “这属于意外事件,不需要她跟凶手有什么恩怨。”

    林新一公事公办地一番客观分析,使中村实里的神情越来越紧张绝望。

    但他同时又补充着说道:

    “当然,中村女士,我们不可能因为单纯的嫌疑就确定你是凶手。”

    “我是警察,办案会讲证据。”

    “至于这证据...”

    最直接的证据,自然是受害者的口供。

    而现在铃木园子和米原晃子暂时还没醒,也没办法从她们嘴里问出来,袭击她们的人是谁。

    那么,要找证据,就得先找物证。

    至于那物证从哪找...

    林新一下意识地看向了灰原哀。

    感受到他求助的目光,灰原哀会心一笑,默契地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乙醚,沸点仅有34.5度,具有极强的挥发性。”

    “在室内有暖气的环境下,很快就会挥发散尽。”

    “所以凶手不可能提前把乙醚倒在毛巾上,再伺机潜入房间偷袭受害者。”

    “那样还没来得及靠近下手,药物就要挥发掉七七八八,丧失让人麻醉的药效。”

    “必须打开试剂瓶现取现用,才能保证药效,实现用毛巾一捂就倒的效果。”

    “所以...凶手在作案时,身上一定带着装有乙醚的容器。”

    灰原哀微微一顿,继续说道:

    “而这种容器也很好认。”

    “因为乙醚极易挥发,极易燃烧,最小引火能量只有0.19焦耳,闪点只有-45度。”

    “如果保存不当,稍有不慎就会爆炸。”

    “所以乙醚必须保存在密闭避光容器里,比如说常见的深棕色试剂瓶,才能保证安全。”

    “这样的瓶子应该非常显眼。”

    “而凶手在作案后急于赶到现场,假装无辜混到大家中间,一定也来不及把盛放乙醚的容器处理掉。”

    “在这别墅里仔细找找,说不定就能找到。”

    “如果能找到那个容器,就有可能从上面发现凶手的指纹和皮屑,从而真正地锁定凶手的身份。”

    在外人那略显震惊的目光中...

    小天才灰原哀用一番有条不紊的讲述,将林新一想说的话都讲了出来。

    说完,她还嘴角带着浅笑,向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略显嫌弃的可爱小眼神,似乎是在告诉林新一:

    “这么基础的知识,竟然还要向我确认?”

    “真是太笨了...”

    林新一无奈地耸了耸肩,认下了女友的嘲讽:

    其实他是知道这些化学常识的。

    但这世界乙醚的药效都变得那么奇怪了,谁知道它的物理性质有没有跟着变呢?

    就好像,一些根据法医损伤学只能判断是汽车撞击、交通事故的严重伤势,在这个世界里,完全可以是毛利小姐一生气,抡圆了巴掌拍出来的。

    面对柯学,他对自己以前的经验和知识都不自信了。

    “总之...”

    “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个容器。”

    “它估计就在别墅里,甚至...因为逃跑过程紧迫,时间紧张来不及处理,它现在很可能就被凶手藏在身上,根本没被丢在其他地方。”

    林新一这么说着,目光再次投向那位中村实里老师。

    中村实里读得懂空气。

    她知道,林新一这其实是在说,在大海捞针地去别墅各处寻找物证之前,还要先检查她的随身物品。

    “好,检查就检查!”

    中村实里脸色铁青地回答道:

    “看看我身上,到底有没有你们说的什么容器。”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