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346章 刚正不阿林新一
    林新一倒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两位男警官用提防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他只是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

    “想必大家都已经收到了小田切部长的命令。”

    “接下来这个案子由我全权负责,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是,林管理官!”

    眼见着说到正题,大家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接连有两名警官遇害,案情甚至还牵扯到警视厅内部高层领导,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虽然警视厅以前办案向来是搜查一课牵头,还从未有由鉴识课官员来当领导的例子。

    毕竟,就像搜查一课是侦探的捧哏,鉴识课以前更是搜查一课的背景板,就连出来露脸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但林新一毕竟是林新一。

    他凭一己之力扭转了鉴识课在警视厅、乃至全社会的形象和地位。

    让这位赫赫有名的鉴识课管理官出面当专案组组长,即使是搜查一课的精英们,也不会有什么不满之处。

    此时此刻,佐藤、浅井、白鸟、高木四人纷纷正襟危坐,等待着倾听林新一的讲话。

    而林新一的讲话让气氛更加沉重:

    “奈良泽治和芝阳一郎两位警官遇害案件的现场勘查报告和尸检报告,我都已经看过了。”

    “目前来看,情况很不妙。”

    此言一出,众人表情更是为之一肃。

    浅井成实也悄然挺直了脊背,似乎是在紧张地等待林新一的批评:

    “林先生,是勘查和尸检上出了什么问题么?”

    那两起案件的现场勘查和尸检都是他负责的。

    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他也难辞其咎。

    “不,浅井,你做得很好。”

    “这两起案件的勘察工和尸检工作都十分仔细,没有任何疏漏。”

    林新一骤然放缓语调,大力夸奖起部下。

    麾下就这么一个能帮他顶班的法医,哪里舍得再批评。

    更何况,这个案子变得难查,也的确跟浅井成实的工作没有关系。

    “这两起案件手法简单、案情清晰、死因明确,凶手作案时又没留下可供追踪的痕迹。”

    “即使法医和痕检全力施为,也很难起到什么作用。”

    “既然如此,我们从奈良泽治和芝阳一郎两位警官的遇害案件上出发,就很难再有什么进展了。”

    查警官遇害案查不下去。

    那就只能改变思路,从隐藏在这两起袭警案件的背后,一年前的那起“自杀案”开始查。

    “佐田...佐藤小姐?”

    林新一将目光投向那位警视厅の花:

    “你是一年前'自杀案件'调查的参与者。”

    “最近一段时间,也一直是你和那两位已故警官在负责秘密重启调查。”

    “案件的资料在你那,希望你能向大家说明情况。”

    “嗯。”

    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便将一份资料递到了林新一手上:

    “这里就是一年前那起‘自杀案件’的全部调查资料。”

    “死者为仁野保,男,37岁,东都大学附属医院医生,是擅长心脏手术的专家医师。”

    “一年前负责调查此案的是已故的友成警部,也是我当时的上司。”

    “我们经过调查,初步判断死者是死于自杀。”

    “而且死者仁野保在‘自杀’前几天,还因为手术事故而遭到医院停职,并因此向患者家属写下道歉忏悔书。”

    “这可以被视为是自杀的动机,也从侧面印证了我们对‘自杀’结果的判断。”

    “但问题是:”

    “死者的妹妹仁野环女士告诉我们,她哥哥是一个根本不关心患者死活的人渣医生,不可能因为失误害死患者就感到内疚,更不可能因此而自杀。”

    “这样一来,死者自杀的动机就不成立了。”

    “我们觉得蹊跷,就继续深入调查...”

    “结果发现:”

    说到这里,佐藤美和子微微一顿:

    “发现死者在生前曾经被人看到过,在公众场合与人有剧烈冲突。”

    “而那个跟死者起冲突的家伙...”

    “就是小田切部长的儿子,小田切敏也。”

    一说到小田切敏也,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呆呆的小年轻高木涉还没什么反应,怀着赤诚之心来当警察的浅井成实也神态镇定。

    但职业组精英,未来前途无量的白鸟警官,却是悄然停下做案情摘要的钢笔,有些在意地说道:

    “小田切部长既然让林管理官来负责办案。”

    “看来他是下定决心要秉公执法,查个水落石出了!”

    白鸟任三郎明着像是在感叹。

    实际上却是在向林新一试探,试探小田切部长的真正看法。

    毕竟,如果这一连串案子真是小田切敏也干的,那堂堂刑事部长养了这么个杀警行凶的儿子,是一定要辞职谢罪的。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不仅仅是在抓一个杀人凶手。

    更是将矛头对准了部长本人。

    而部长就算辞职谢罪了,家族在警界人脉也依旧强大。

    到时候儿子被送上刑场,自己辞职在家,谁能保证他不会心情不好,治治那几个查案的小警察呢?

    “你想得也太多了...”

    林新一也是成年人,自然读得懂白鸟警官的意思:

    “重启调查本来就是小田切部长的意思。”

    “他难道还会包庇自己的儿子吗?”

    “这就不一定了...”

    白鸟任三郎眼神微妙:

    小田切部长之前重启调查的时候,小田切敏也只是和一年前的自杀案有关。

    1条人命而已,运作运作,可能蹲不到10年就出来了。

    可后来,谁能想到...

    调查刚刚重启,参与调查的2名警官就接连遇害。

    这要都是同一个人做的:

    连杀3人,其中2个还是警察,而且还已经引起剧烈社会反响。

    这在量刑宽松的曰本,也是一定要判死刑的。

    小田切部长可能现在嘴上说的漂亮,张口便“秉公执法”,闭口便“大义灭亲”。

    可那毕竟是他的亲儿子,独生子。

    到时候看到自己儿子被枪毙,作为父亲,他心里就真的能平静么?

    万一心里不平静,人黑化了。

    “管他怎么想!”

    “天塌下来我顶着!”

    林新一猛拍桌板,豪气干云:

    他一个犯罪分子,怕什么警察?!

    而且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前世正经当警察的时候,他也依旧这么刚正不阿:

    反正技术警察本来就很难升迁——

    法医人数那么少,让你升上去管行政了,谁来做技术呢?

    所以干他这行,升迁希望不大,工作还累,工资还不咋高。

    讨好领导有屁用?

    不如无欲无求,心怀宇宙。

    要是被穿小鞋,大不了辞职不干,改行去保险公司当验伤员,或者去医院诊所当医生。

    再不济拿着法医知识写小说,收入也比当法医高。

    光脚不怕穿鞋,底气自然就足了: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别说是刑事部长的儿子,就算是警视总监的公子,犯了法我照样要把他给抓了!”

    此言一出,空气为之一静。

    林管理官的形象显得何其高大:

    “我也不跟大家说什么空话套话。”

    “正义不是口号,这种词挂在嘴上没用,得放在心里才行。”

    听到这,佐藤百合子微微一惊。

    而林新一也没注意到她的神情变化,只是继续说道:

    “我不需要你们多正义、多热血、多不畏权贵。”

    “你们只管放心调查,出头拉仇恨的事都交给我——”

    “到时候有人要报复也是找我,顾不上你们这些听话办事的‘喽啰’!”

    他一番慷慨陈词,竟是主动把锅全都背了起来。

    “林管理官不愧是我辈楷模!”

    “我们一定会竭力调查,绝不退缩。”

    白鸟任三郎马上跟着表态。

    好像是被林管理官的话感动,以至于热血澎湃。

    但林新一却能隐隐看出来:

    在听到自己要为大家挡刀的时候,这家伙明明是松了口气。

    这家伙刚刚不仅是想试探小田切部长的态度,也是想试探他这位林管理官的态度。

    听到他这个专案组负责人要主动出头吸仇恨,这位白鸟警官才终于放心下来。

    “真是个聪明人...”

    “可惜这样的警官更适合当官,而不是从警。”

    林新一默默地在心里给这位白鸟警官打着差评。

    而白鸟任三郎也坦然接受。

    他一点也不在意林新一看向自己的微妙目光:

    毕竟,他这样瞻前顾后又不是为了自己。

    他白鸟任三郎作为白鸟集团的大少爷,后台和后路都多的是,哪里害怕得罪一个刑事部长?

    这只是在为佐藤美和子着想而已。

    那位把正义当信条的美和子小姐总算不管不顾地冲在前面,很容易憨憨地把人得罪了。

    现在林新一这样慷慨激昂地许下承诺,得罪人的事不用美和子小姐去做,他也就放心了。

    抱着这样深沉的爱意,白鸟任三郎先生,正在心里默默地自我感动着。

    而就在这时...

    他却猛然看到:

    自己无声保护着的佐藤美和子小姐,这时正眸光闪烁、情深意动地看着林新一,看得都有些忘记时间、神情呆滞。

    “这...”白鸟任三郎表情一变:

    他在自我感动、无声保护,可林新一却是在自我牺牲、无畏保护。

    更不要说,林管理官刚刚表现出的那股浩然正气,还完完全全地对了佐藤美和子的胃口。

    “糟了...”

    我不会一番操作,反而让美和子小姐喜欢上林新一了吧?

    白鸟任三郎心里正是忐忑。

    却见林新一也在发问:

    “佐藤、佐藤?你愣着干嘛?”

    “醒醒,我们还得继续说一年前的案子。”

    “额....”佐藤美和子晕晕乎乎地回过神来。

    “对不起,我刚刚...”

    “想到了我父亲。”

    似乎是因为思念到了亡父。

    平时刚强坚毅的女孩子,这时眉宇间竟是显露出些许柔情:

    “‘正义这个字眼不能随便说出口,应该好好搁在自己的心里’。”

    “这是我父亲,佐藤正义警官,殉职前说的遗言。”

    “没想到,林管理官你...”

    “也说了差不多的话呢。”

    说到这里,佐藤美和子望向林新一的目光便更加充满好感。

    高木涉、白鸟任三郎脸色齐齐一变:

    糟糕!!

    林新一竟然在无意识间,对美和子小姐用了一招绝杀!

    搜查一课所有人都知道,佐藤美和子最敬爱的就是她已故的父亲。

    而林新一却是与她父亲一样正直刚强的男人。

    还说出了一句类似的话,让美和子小姐露出了这样罕见的动情之态。

    “怎么办,美和子小姐...”

    “会不会就这样喜欢上了他?”

    两位男士心里无比紧张。

    他们只喜欢这时林管理官的美艳女朋友能空降现场,以此打碎佐藤美和子心中可能存在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那位克丽丝小姐又不会闪现、传送,她自然不会突然到场。

    白鸟和高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美和子小姐与林新一无语凝噎、深情对视。

    直到...

    林新一翻开手头刚拿到的资料,冷冷地说了一句:

    “佐藤小姐的父亲实在是让人尊敬。”

    “可是,如果你真的记得父亲的遗训...”

    “那又怎么能把一年前的案子办成这个样子?!”

    林新一突然生气了。

    他只是拿着那份案情资料,稍微看了看现场照片,怒火就有些压抑不住地窜了起来。

    “告诉我——”

    即使是面对所谓的警视厅の花,林新一也丝毫没有留有情面。

    他迎着美和子小姐那饱含憧憬和好看的目光,冷着脸把资料拍回到她面前:

    “这么明显的他杀,你们怎么敢拿‘自杀’结案啊?!”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