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356章 琴酒的谋划
    警察,警察,到处都是警察。

    他们仿佛下一秒就要一拥而上,将他这个犯罪分子当场拿下。

    枡山宪三冷汗直冒。

    他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绝望地等待着,等待着那位“宫野小姐”吹响为他送葬的号角。

    然而,一秒、两秒...好几秒过去了。

    “宫野小姐”还是没举报他。

    她只是遥遥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悄然收回目光,神态自然地跟旁边的朋友聊起天来。

    “这...是怎么回事?”

    枡山宪三惊魂未定地愣了许久。

    但他却始终没能等到,自己幻想中的那绝望一幕。

    “难道她只是对我有印象...”

    “却还没想起我到底是谁么?”

    枡山宪三猛地松了口气:

    对方似乎只是对他有些朦胧的印象,但还没有想起是在哪见过他,他又到底是什么人。

    自己的身份应该还没完全暴露。

    那么,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项:

    1.赌宫野小姐之后也回忆不起他的身份,继续以“枡山宪三”的身份伪装下去,并尝试从对方身上刺探到更多的情报。

    2.趁着宫野小姐还没完全回过神来,放弃伪装身份,有多远跑多远。

    选1,虽然会冒着很大的风险,但相对而言收益也是巨大的。

    选2,能保证自己安全,但势必会打草惊蛇,连带着自己以“枡山宪三”身份为组织经营的财产,也会随之遭受沉重损失。

    他仔细地想了想:

    肯定得选2啊!

    选1的话,风险是自己的,收益是组织的。

    他能图到什么好??

    枡山宪三虽然是组织元老,boss曾经的得力干将。

    但好汉不复当年勇,元老毕竟已经老了。

    他已经许久没有在一线为组织厮杀,倒是一直充当着组织的“白手套”,帮着组织管理部分明面上的财产,舒舒服服地当着那个体面的大老板。

    现在的枡山宪三借用组织财产给自己捞钱的胆子,是大大的有。

    但是为组织舍身拼命的胆子,那是万万没有的。

    更何况,那位雪莉小姐心思敏锐、记忆超凡,这是全组织都知道的。

    对方只是看了一眼自己,就察觉到了些许异样。

    她真的会因为一时想不起来他的身份,就完全将此事抛在脑后,不再试着往下回忆、探查吗?

    枡山宪三可不敢打包票:

    “她随时有可能会想起我的真实身份。”

    “事不宜迟,还是赶快逃跑吧...”

    感受到那柄悬在自己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他果断地选择溜号。

    而枡山宪三一边悄无声息地往外溜,一边还不忘赶着给琴酒打求救电话。

    很快,在会场外那暂且无人的酒店走廊上,电话被接通了:

    “皮斯科,什么事?”

    琴酒的话语冰冷而简洁。

    “大事不好了...琴酒!”

    枡山宪三也没时间弯弯绕绕,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雪莉没死。”

    “我在米花大酒店里看到了她!”

    “......”电话那头顿时陷入一阵可怕的沉默。

    所幸,琴酒从语气中也能听出来枡山宪三此刻处境不妙。

    所以他很快省去了为之震惊的时间,简练地强调道:

    “你确定那是雪莉?”

    “千真万确!”

    枡山宪三非常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就是雪莉,她现在堂而皇之地跟曰本警方混在一起,甚至在明目张胆地参加警视厅的社交酒会。”

    “现在这酒店里全是警察,其中还不乏警视厅公安部的高级领导。”

    “更糟糕的是...”

    “那女人差点把我认出来了。”

    “我现在随时有暴露的风险,琴酒,你赶快派人过来接应我。”

    “我的这个身份已经不能用了,组织安插在八菱汽车的人,必须跟着我一起尽快撤离。”

    他这样语气焦灼地催促着。

    恨不得琴酒现在就开着直升机带他上天。

    但电话那头的琴酒却是突然问了他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说...雪莉现在在警视厅的一个社交酒会上?”

    “跟她在一起的,都是警视厅的官员?”

    “那...现场都有哪些人,把你能认出名字的,都告诉我。”

    “哈?”枡山宪三脸色一僵:

    现在是报菜名的时候吗?

    他人还在警察窝里呆着呢!

    但听到琴酒那坚定而冷酷的语气,他也只好忍着心中不愉,迅速回答道:

    “我认识其中几位:”

    “刑事部的小田切部长,还有公安部的几位高级官员...”

    “哦,对了,还有那个最近很出名的。”

    “鉴识课管理官林新一。”

    他连着报了一大串名字,也没有把最近风头正盛的林新一落下。

    “说起来,那个林新一似乎和雪莉关系不错。”枡山宪三还特地补充道:“他们在一起聊了一会,像是之前就认识。”

    “.......”电话那头的琴酒又开始沉默了。

    枡山宪三可没时间陪他在这里浪费话费:

    “好了,我现在就要离开米花酒店。”

    “我这一走,那位雪莉小姐估计会很快反应过来,紧接着警视厅也会有所行动——琴酒,你可得帮我把退路准备好了。”

    “等等!”

    琴酒总算是开口了:

    “皮斯科,你先留在那里。”

    “我还有些事情要核实。”

    ...................................

    不久之前,阿笠博士家,地下试验室。

    矮矮的灰原小小姐踩在板凳上,抱着一瓶大大的白酒瓶子,吃力地往桌上的玻璃杯子倒酒。

    一时间酒香四溢,弥漫了整个空间。

    “这就是你说的试验?”

    贝尔摩德坐在桌前,望着给自己倒酒的灰原哀:

    “试验内容就请我过来喝酒吗?”

    “没错。”

    灰原哀神色平淡地说道:

    “这是华国的一种烈酒,老白干。”

    “里面有些特殊成分,可以让aptx4869的服用者出现明显的身体变化。”

    “我想请你喝下这些老白干,观察记录你的各项生命体征变化,并且抽取你饮酒后的血样加以研究分析。”

    “抽取血样、研究分析么...”

    贝尔摩德前一秒还是在笑。

    后一秒笑容就凝结成了冰霜:

    “你就这么想让我杀了你吗,小鬼?”

    气温骤然降了几度,冷得让人汗毛直竖。

    灰原哀小脸一滞。

    她能感受到,她那许久没有对贝尔摩德起过作用的“组织雷达”,竟是在此刻警报大响。

    这个女人的杀意是真的。

    贝尔摩德是真想杀了她!

    “你...你...”灰原哀额间渗出薄薄的冷汗:“你说好要帮我的。”

    “抱歉...我已经忍耐不下去了。”

    在那千面魔女的森森杀意之下,这所谓的约定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贝尔摩德根本没有理会这可笑的控诉。

    她只是缓缓地伸出手,扼住了灰原哀那纤细脆弱的脖颈。

    灰原哀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几乎能感受到,那条缠绕在自己脖颈上的毒蛇,正在一寸一寸地蠕动、紧缩、绞杀。

    在贝尔摩德面前,灰原哀脆弱得就像是一朵娇嫩的小花。

    只要轻轻一捏,她那美丽的生命就会凋零。

    不、不会吧...

    我就要这样稀里糊涂地死了吗?

    死在这个女人手上?

    感受到贝尔摩德身上那令人窒息的冷意,灰原哀彻底陷入绝望。

    她讷讷地站在那里,等待着自己的死亡,就像是被玩坏的木偶娃娃。

    而就在这一刹那...

    突然云开雨霁、彩彻区明,黑暗转瞬化为阳光:

    “宫野家的小鬼。”

    贝尔摩德把手从灰原哀那小小的脖颈上松开。

    “记住了——”

    “别自作多情,我这不是为了你。”

    说着,她拿起桌上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灰原哀长长地松了口气,仍是惊魂未定。

    她在那呆呆地愣了许久,才终于从贝尔摩德这恶劣的“玩笑”里缓了过来。

    不...那真的是玩笑吗?

    灰原哀回想到刚刚的情形,身上马上就起了层鸡皮疙瘩。

    她强自压抑着那种恐惧,然后才转头看向已经喝了一杯老白干的贝尔摩德:

    “你...你现在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没有。”

    喝下一杯烈酒的贝尔摩德似乎根本没有反应。

    “一点反应都没有...是因为个体差异,剂量不够吗?”

    灰原哀在认真地思考着:

    自己和柯南是小孩子,喝一杯老白干就会起反应。

    而贝尔摩德是大人,或许要更多的剂量才会有用。

    “再多喝几杯吧...”

    灰原哀小心翼翼地又为她倒了一大杯老白干。

    “不要得寸进尺。”

    贝尔摩德冷冷说道。

    “唔...”灰原哀的小耳朵马上就被吓得缩了一缩。

    她本来就对贝尔摩德有心理阴影,现在,这阴影更加重了几分:

    “不、不喝也行...”

    “.......“

    贝尔摩德一阵沉默。

    看到不可一世的灰原小小姐现在这瑟瑟缩缩的样子,她倒是生不起气来了:

    “好吧...我配合你。”

    “不过,你可别让我喝醉了,否则场面可不会好看的。”

    “你喝就是了...”

    灰原哀没有把贝尔摩德的警告放在心上。

    “好吧...”贝尔摩德耸了耸肩:“如你所愿,大小姐。”

    说着,她干脆一手拿起那白酒瓶子,吨吨吨吨地一通猛灌。

    灰原哀则是拿起实验记录纸,准备随时记录贝尔摩德饮下老白干后的各项身体变化。

    片刻之后...

    “实验记录:”

    “3号个体饮酒后体温上升、心率增快、大脑兴奋、言语增多,以上均为酒精导致交感神经兴奋的正常反应。”

    “随后开始出现非自主动作,情绪不稳定,且具有‘攻击性’。”

    灰原哀默默捂上自己被扯得凌乱不堪的衣领,这样一本正经地记录着。

    “阶段性试验结论:”

    “第一,老白干中的特殊物质,疑似对3号个体无效。“

    “第二...”

    灰原哀又默默擦去小脸上几个艳红色的唇印。

    口红擦掉了,但那一颗颗小草莓还留在脸上:

    “第二,以后一定不能让她喝醉了。”

    ..........................................

    “贝尔摩德没接电话...”

    琴酒一脸阴沉地放下了手机。

    在这种关键时刻,他竟然联系不上自己安排在林新一身边的暗线。

    “老大,贝尔摩德她...”

    司机伏特加先生,都紧张得有些握不紧方向盘了:

    “她不会已经被林新一给...”

    “不可能,贝尔摩德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女人。”

    琴酒一番细细分析,语气愈发显得微妙:

    “说起来,皮斯科传回来的情报本身就很奇怪。”

    “如果那真的是雪莉,她自己抛头露面也就罢了,又怎会跟林新一一起在公众场合出现?”

    “她可是知道林新一真实身份的。”

    “如果林新一没背叛组织,他们两个根本没办法这样和平共处。”

    “而如果没林新一背叛了组织,为了掩护这件事实,雪莉也不该跟他一起出现才对。”

    “难道他们真的嚣张到,不怕被人发现的地步了吗?”

    琴酒怎么想都不对劲。

    除非林新一现在已经决心跟组织摊牌,彻底投向曰本警方的怀抱。

    否则他根本不可能冒着暴露自己的风险,跟本应死去的宫野志保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

    可皮斯科又那么信誓旦旦,坚称自己看到了活的雪莉小姐。

    看他那心神不定、急于逃跑的狼狈模样,也一点不像是在胡说八道。

    情况真是越来越令人费解了。

    “那...”伏特加憨憨地问道:“我们打电话向林新一问问情况?”

    “你的意思是...”

    “让我们直接打电话给林新一,问他到底有没有背叛组织吗?”

    “额...”伏特加闭上了嘴巴:

    林新一现在自身嫌疑极大,给他打电话,那不是?

    司机先生绞尽脑汁地想了一想,最终拿出了一个百试百灵的办法——

    把问题抛回给大哥:

    “老大,那我们该怎么办?”

    “......“琴酒一阵深思:“让皮斯科,想办法把那个‘宫野志保’杀了。”

    “啊?”伏特加有些不解:“可那真的是宫野志保吗?”

    “呵...”琴酒冷冷一笑:

    “是真是假...这重要吗?

    杀到真的,血赚。

    杀到假的,也不亏。

    “那皮斯科呢?”

    伏特加还是没想清楚这“不亏”在哪。

    在警察窝里杀人,万一失手了,皮斯科不就折进去了吗?

    “boss早就看这个吃里扒外的老家伙不顺眼了。”

    “放心...”

    琴酒悄然拿起他那把,打自己人百发百中的伯莱塔:

    “我会去好好‘接应’他的。”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