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383章 无用的推理
    “那些水滴是...眼泪?”

    灰原哀在不知不觉间,总算对柯南的推理产生了些许好奇。

    “这个推理,的确很有意思。”

    “但我总感觉,大侦探你推理时的想象力有些过于丰富了...”

    “从张田先生在短信内容里撒的谎,得出他当时是在偷偷哭泣的结论,凭借的都只是单纯的想象。”

    她不太客气地指出了柯南主观脑补过多的小毛病。

    紧接着又冲着他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不过,如果能确认那水滴就是眼泪的话,那就更能佐证你的推理了。”

    “额...什么意思?”

    柯南隐隐觉得不妙。

    他感觉灰原哀此刻望向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只弱小无助的小白鼠。

    而灰原哀只是淡淡答道:

    “要提取那些水滴,再拿去化验太麻烦了。”

    “不如你去用舌头舔一舔。”

    “如果那些水滴是咸的话,我们就能马上,它们确认是张田先生的眼泪,而不是普通的水了。”

    “......”柯南小脸一黑:“不要。”

    他果断拒绝了这个有些恶心的提议。

    但灰原哀被他勾起的好奇心却没有那么容易止息:

    “怕什么...这只是为了尽快知道真相。”

    “福尔摩斯都曾经为了药剂学的研究,让朋友直接用嘴去尝植物碱的味道。”

    “你也应该向你的偶像学习,柯南。”

    灰原哀引经据典,鼓动着柯南为推理献身。

    “不——”

    柯南黑着小脸拒绝了:

    “相比用舌头尝,我有更好的办法,确认这是眼泪。”

    “什么办法?”

    灰原哀有些好奇:

    “难道是想用焰色反应,迅速确认水滴里存在钠盐?”

    “不,没有那么容易的...”

    她试着提出一个方法,紧接着却又摇头自我否定:

    “钠离子的焰色反应试验操作起来很麻烦。”

    “钠的焰色为黄色,很容易和火焰本身的颜色重合,让人分辨不清。”

    “必须得用纯净无污染、灯芯干净的蓝焰酒精灯,才能保证试验结果的准确性。”

    “有那个跑去实验室的功夫,还不如直接提取‘水滴’,用专业方法进行化验、确定成分好了。”

    “更何况,眼泪内的氯化钠含量不高,拿寥寥一滴眼泪去做试验,能不能出现肉眼可见的焰色改变,还很难讲。”

    说着,灰原哀目光微妙地看向柯南。

    仿佛是在催促他,赶快用舌头舔一下算了。

    “才不要!”

    柯南头皮发麻地回答道:

    “我说的办法不是焰色反应。”

    “其实那办法很简单,就是一点推理,加上痕迹分析的知识。”

    “首先,假设张田先生当时不是在哭着接电话,而是洗完手,站在那里准备自杀。”

    “那我们之前做的实验就证明,他必须在那个位置保持静止不动2分钟以上,才会形成那几滴水滴。”

    “而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正常情况下,我们的手都会保持更为省力的自然垂落姿态。”

    “而不是吃力地举着手,保持不动2分钟——”

    “即使是一直举着手,水滴也不会直接从手上掉落,而是会沿着手臂向下滑落,很难掉到地面上。”

    “既然如此,水从手上滴落的‘高度’,和眼泪从脸颊上滴落的‘高度’,就会出现明显的差距。”

    手保持自然垂落的姿态,大概离地1米。

    而如张田先生保持站立姿态,其脸颊下巴的位置,离地大约有1米5。

    这两者之间相距甚远。

    “把血迹痕迹分析的知识类比到水滴上,就能知道:”

    “等量液体形成的滴落水滴,高度增加,水滴直径越大,突起越多。”

    “滴落水滴的大小与滴落高度之间有较好的线性关系。”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通过模仿试验,来大致推测,那些水滴是从什么高度上掉落的。”

    柯南给出了这样一个办法。

    他坚定而自信地说道:

    “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做试验,看看那些‘水滴’到底是从手上滴落的,还是从脸上滴落的。”

    “如果是后者,那那些水滴,就很有可能是眼泪了。”

    一阵沉默。

    只听灰原哀幽幽说道。

    “要是张田先生当时还洗过脸,怎么办?”

    “还是用舌头舔更简单...”

    “而且还不会出错。”

    柯南:“........”

    ................................

    不久之后。

    根据一番快速而精准的验证,柯南终于确认,那几滴“水”就是眼泪。

    “咕咕咕咕....呸!!”

    柯南狠狠地吐出漱口水,坚定地给出了最后的结论:

    “没错...是咸的。”

    “而且也不太可能是汗——影院里每个房间都有空调,不会热到能让人汗多得滴落地面。”

    “所以我们可以确认,张田先生当时就是在哭。”

    “联系上他在短信内容中的诡异谎言。”

    “我们不难想象,他当时本来是在休息室给手机充电,同时一个人躲着痛哭。”

    “后来,张田先生的女儿突然给他打来电话。”

    “他一边让手机继续充电,一边接了电话,但是却没敢出声。”

    “然后他挂掉电话,一边偷偷哭泣,一边装作情绪正常,跟女儿发短信交流。”

    “在这个过程中,张田先生的眼泪滴落到地面。”

    “他大概率还用手抹过眼泪,让手掌上也沾上了水渍——这大大增加了他的触电风险。”

    “所以在发完短信,准备拔掉充电插头的时候,他触电了。”

    柯南稍稍停顿,语气变得深沉:

    “等从触电中恢复过来后,他之后就回到放映厅看电影了。”

    “我本来还有点奇怪,他既然触电后身体难受,为什么不直接坐在休息室休息,而是要回放映厅。”

    “现在看了那些短信,我才知道...”

    “或许,张田先生,当时是真的想赶着看哥梅拉吧?”

    张田先生在短信里提到,他晚上会回去跟女儿聊《哥梅拉》的剧情。

    在对话中,他还在女儿面前,表现得对《哥梅拉》系列很感兴趣。

    但实际上...

    “以他的年龄、身份和经历,恐怕不会喜欢看这种特摄剧吧?”

    “他赶着回放映厅看电影,可能只是因为他现在才知道,女儿也喜欢看哥梅拉。”

    “所以,他想把电影看完,实现自己‘晚上回去陪女儿聊剧情’的诺言。”

    柯南神色感慨地做出了定论。

    而大家的脑海中,也不由浮现出了这样的一幅画面。

    张田先生从触电中挣脱。

    他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靠着墙,缓了一会。

    因为电流对脑神经的损伤,还有心脏功能障碍造成的大脑缺氧,他的大脑已经开始有些晕眩。

    他拿冷水泼头刺激清醒过来,然后想到了自己在短信里对女儿的承诺。

    于是,他没有原地坐着休息,而是扶着墙,弯着腰,缓缓地挪回了放映厅。

    到这时候,他的意识已经彻底模糊了。

    最终,他看着女儿喜欢看的电影,迷迷糊糊地猝死过去。

    “不错的故事。”

    “但是...”

    灰原哀一阵沉默,问道:

    “会不会还有一种可能:”

    “是张田先生本就打算自杀,而在自杀之前,悲痛哭泣。”

    “而他哭的过程中,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

    “他没有跟女儿说出真相,一来是不忍心让女儿察觉自己要走上绝路。”

    “二来,留下这样的短信对话,许下‘晚上回去陪女儿的承诺’,也能让他的触电看着更像是意外,而不是自杀。”

    “这...”柯南一时语塞:

    其实他也能想到。

    按照灰原哀提出的这个猜测,也完全能解释得通。

    但是...

    “但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

    “作为一个父亲,他真的会欺骗女儿,许下虚假的承诺吗?”

    “他说了要回家,却只送回去一具尸体。”

    “这样做...未免太残忍了。”

    柯南深深一叹,神情有些低落。

    他终究还是没能找到足够有力的证据。

    他的这番推理,或许只是些无用功。

    “不,柯南,你做得很好。”

    林新一摇了摇头,赞许地说道:

    “你还原出的,是张田先生出事前的最后一刻。”

    “至少你知道了,他在哭,他给女儿许下了要回家的承诺。”

    作为法医,在完成刑侦工作的同时,他也会不自觉地做些“无用的推理”。

    他会想象死者生前经历的细节,想象那一刻的环境,声音,姿态,动作。

    试着去体验对方的心情,感受对方的痛苦。

    这样做对当然是无助于案件的侦破。

    但要是不做这些无用功,不去感受死者的心情...在工作中慢慢地见多了死亡,就会渐渐失去人情味,甚至是作为警察的责任心的。

    “唉...”林新一也轻轻一叹:

    “说到底,这个案子缺少证据,也就没有真相。”

    “是恶意的自杀骗保,还是可悲的意外触电?”

    “从法律上讲,疑罪从无,标准答案是后者。”

    “而从我们的内心来讲...”

    “真相就只能是,我们愿意相信的那一个。”

    柯南已经选择了他更相信的一个答案。

    “那你呢?”

    灰原哀有些好奇地看向林新一:

    “你也更愿意相信,张田先生是个意外死去的好父亲?”

    “我...”林新一把自己代入,认真地想了一想。

    “没错,我也更愿意相信后者。”

    虽然比不过毛利兰,但林新一的共情能力也非常强大。

    他不知不觉地也将自己代入张田先生所处的绝望境地,然后喃喃自语地感叹道:

    “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是真的想自杀,突然接到女儿饱含关切的电话...”

    “恐怕也会变得留恋人世吧?”

    林新一很是动情,就好像他真像张田先生一样,有个可爱的女儿一样。

    说着,他还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想摸灰原哀的头。

    灰原哀:“......”

    “可恶,别把我代入女儿的角色啊...”

    她咬着小虎牙,咯吱咯吱地,像是要把林新一的手指一口吞掉。

    但林新一还是摸上了她软软的茶发:

    “听着所爱之人的声音,又怎能忍心离开这个世界?”

    “唔...”灰原哀沉默了。

    她想到了什么。

    头上暖暖的,还蛮舒服。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