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418章 拙劣的密室手法
    当林新一跟着前来报信的毛利兰,匆匆赶到碓冰律子房间的时候,房间外面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妃英理和她的几个律师同事,

    佐久法史和毛利小五郎也都在这里,他们严严实实地堵着案发现场门口,在自发地维持着秩序。

    “佐久先生。”

    林新一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我听毛利小姐说,第一个进入现场的是你。”

    “能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当然。”佐久法史点头回应:

    “我们几个同事,早上本来约好了要一起去逛浅间山的。”

    “可碓冰小姐直到大家吃完早餐也没现身,打她电话也没人接。”

    “我们心里觉得奇怪,就过来到她的房间找她。”

    佐久法史微微一顿,悄然加重了语气:

    “结果敲门没人应,大声喊她也没有回音。”

    “我们觉得情况不对劲,而她房间的门里还挂着防盗链,从外面根本打不开。”

    “所以,没办法...”

    “因为担心碓冰小姐在房间里出什么事,我情急之下,只能用力把门撞开。”

    “但这已经晚了...”

    他错开身子,让林新一看见那房间里,大床上仰面躺着的尸体:

    “等我把门撞开的时候,碓冰小姐已经去世了。”

    林新一一阵沉思。

    他很快抓住了佐久法史这番讲述中的重点:

    “佐久先生,你是说...房门从里面挂上了防盗链,一直是反锁着的?”

    房门被防盗链锁着,从外面进不去,但里面的人却死了。

    这不是典型的密室杀人吗?

    还是说,这是单纯的意外?

    “不...”

    毛利兰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

    “林先生,我觉得,这应该是密室杀人。”

    “哦?”林新一悄然蹙起眉头:

    “你已经找到,确定这是他杀的证据了?”

    “嗯。”毛利兰有些犹豫地发表起自己的见解:

    “在佐久先生和其他律师先生撞门的时候,我和我妈妈、还有柯南也正好路过这里。”

    “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就进入现场,并且粗略地检查了一下碓冰小姐的尸体,才去找林先生你过来的。”

    听到这里,林新一稍稍放下心来:

    既然案发时柯南和毛利兰都在场,那这案发现场应该是被及时完整地保护了下来,不存在被人暗中破坏做手脚的可能。

    林新一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毛利兰继续。

    毛利兰随即转过头,遥遥望向房间里床上躺着的尸体:

    “我看过碓冰律子的尸体。”

    “她颜面青紫、肿胀,十指甲床发绀,双眼结膜有广泛性点状出血。”

    这都是典型的窒息死亡特征。

    那碓冰律子的直接死亡原因,几乎可以确定是窒息。

    那么,导致窒息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刑事案件中最常见的,无非是捂死、勒死、扼死、闷死这几种杀人方式了。

    “捂杀、勒杀、扼杀,这三种暴力导致窒息的方式,都会在死者身上留下极为明显的捂痕、勒痕、扼痕等皮下出血和表皮剥离形成的痕迹。”

    “但碓冰小姐身上却完全没有这些痕迹。”

    “她的面部和颈部都很‘干净’,表面上看不到任何损伤。”

    “但是...我打开她的口唇之后发现:”

    “她的口腔里有少量血迹,口腔粘膜也有明显破损。”

    脸上脖子上没伤,口腔粘膜却有破损。

    这几乎已经明着揭示了死者的死因:

    “闷杀?”

    林新一道出了毛利兰的想法。

    拿枕头、被子这些柔软物件去闷住受害者口鼻,就能让对方窒息,且体表不留下明显的痕迹。

    如果是以前的警视厅,看到这种看上去“干干净净”的尸体,估计早就乐呵呵地一个“意外”结案,回去吃庆功宴了。

    但现在,这招可骗不到经过林新一特训过的警察们:

    拿枕头闷住别人口鼻,虽然不会在体表留下明显伤痕,但终究还是有个“向下施加压力”过程。

    而枕头虽然软,但人的牙齿却很硬。

    所以受害者在被摁住脑袋闷杀的过程中,牙齿肯定会和口腔粘膜发生激烈的挤压,从而导致粘膜破损、口腔出血。

    “碓冰小姐口腔有少量出血,加上又是因为窒息死亡。”

    “所以我判断,她大概率是死于他人造成的闷杀,而且是用了密室杀人的手法。”

    “而她的尸体被发现时就在床上,旁边就有可以作为作案工具的枕头,这更加能证明我的猜测。”

    毛利兰给出了结论。

    而先前为之连连点头的林新一,这时却是悄然停下沉思:

    “少量出血...”

    “你说她口腔里的出血是‘少量’,到底有多少?”

    “额...”毛利兰一头雾水。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具体回答这个问题:

    “挺少的...具体什么情况,还是林先生你自己看吧!”

    “嗯。”林新一没再追问。

    他也没急着进房间勘察现场、检查尸体,只是在门口停了下来。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那根被佐久法史撞断了的防盗链。

    这根防盗链在案发时是从里面锁上的,正是它,让这现场变成了所谓的密室。

    “这根防盗链有问题。”

    ‘它被人做过手脚。’

    林新一几乎连半秒钟的犹豫都没有,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拙劣的密室手法:

    “这根防盗链不是被撞断的,”

    “而是在遭受撞击之前,就被人用老虎钳给钳断的。”

    他甚至一口说出了凶手用来剪断防盗链的工具。

    因为常见的几种剪切工具,比如说老虎钳、剪刀、断线钳等,因为各自形态不同,发力方式不同,形成的痕迹形态也截然不同。

    比如说老虎钳:

    钳刃刚接触客体、不断施加压力,客体接触部位的应力一旦超过弹性极限,就会出现塑性屈服,产生塑性变形,反映出钳刃特征。

    刃部在客体内部移动时,一般刃口硬度大于客体,客体上就又会出现线条状痕迹。

    这些痕迹在林新一眼里足够特别,能让他一眼就辨别出凶手所用的工具:

    “凶手应该是杀人后,用老虎钳将防盗链剪断。”

    “然后...”

    林新一轻轻俯下身子,一番仔细寻找,很快就在门口附近的地毯上,找到了一根细如牛毛的短钓线:

    “然后他走出房间,再用这根短钓线,把断掉的防盗链再给系上。”

    “这样一来,这防盗链看着就像是还没断。”

    “这房间也就成了所谓的‘密室’。”

    “等别人发现问题,撞门而入...看着像是把防盗链撞断了,但其实,被撞断的只是这根小小的钓线。”

    他三言两语便揭穿了凶手的密室杀人诡计。

    而与此同时,大家望向佐久法史的表情也骤然变得古怪起来:

    “佐久先生,你...”

    当时是佐久法史打着“急着进去查看情况”的借口,把防盗链给撞断的。

    而这防盗链又是凶手设下的诡计。

    就等着一个人过来暴力撞门,把早就剪断的防盗链“撞断”,彻底完成这个密室手法。

    如此一来,那这个无形中“配合”凶手撞门的人,看着就非常可疑了。

    不客气的讲...

    他就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

    “喂喂...”

    面对众人的质疑和警惕,佐久法史的态度却很淡定:

    “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啊。”

    “我当时只是情急之下选择撞门,仅仅是这一点,还无法证明我是凶手吧?”

    “......”一阵沉默。

    沉默之中,大家眼中的怀疑并没有得到丝毫减轻。

    最终却是林新一帮佐久法史说了句话:

    “没错。”

    “现在就说谁是凶手,还为时尚早。”

    “一切点还等我做了详细的现场勘察工作之后再说。”

    林新一没有去顺势盘问佐久法史。

    反而自顾自地戴上口罩、发套、手套,拎着自己随身携带的法医勘察箱,缓缓地步入了现场。

    “林先生...”

    毛利兰小心翼翼地跟了上来,又小声在他耳畔问道:

    “你是觉得,佐久法史先生不是凶手吗?”

    “嗯。”林新一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他不太像。”

    “因为...”

    因为这个密室手法水平太低了。

    只要一个人稍微经过系统的痕迹检验训练,就能把这背后的奥秘看出来。

    而佐久法史可是专攻刑事诉讼的东京都名律师,他对警视厅,鉴识课,林新一,甚至是林新一身边的狗,都非常熟悉。

    佐久法史既然都知道鉴识课的厉害,又知道鉴识课的三大王牌,此刻都在这个酒店。

    那他还敢用这么拙劣的手法杀人?

    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上门送人头么?

    所以,林新一下意识地觉得,这位佐久律师不像是凶手。

    所以他没有急着去盘问佐久法史。

    而是优先进入现场,给死者碓冰律子做尸表检查。

    而这一检查,几乎没费多大功夫...

    林新一马上就有了足以左右案情的重大发现:

    “皮屑...”

    “死者的手指甲里有皮屑!”

    林新一和毛利兰都大大地松了口气:

    如果在死者手指甲里发现皮鞋,而死者自身又不存在什么可自主形成的抓挠痕迹。

    那这皮屑就几乎可以确信是来自于凶手。

    大概率是凶手在闷杀碓冰律子的时候,被她在挣扎中抓伤的。

    “现在,我们得优先找到那个身上有抓伤痕迹的人。”

    “相比于佐久法史先生,那个人才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

    林新一语气轻松地得出了结论。

    “抓伤?”

    守候在房间外面,自觉帮女儿充当调查助手的毛利小五郎马上激动起来:

    密室杀人,百分百是熟人作案。

    所以嫌疑人的范围也很好锁定。

    即使是专精抓奸业务的毛利小五郎,此刻也能迅速想到,在场那些碓冰律子的律师同事嫌疑最大:

    “快——”

    “你们都把外套脱了,看看谁身上有抓伤!”

    “不用找了。”

    一个声音冷冷响起。

    妃英理脸色阴沉地站了出来:

    “那个人是我。”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