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419章 嫌疑人妃英理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妃英理微微撩起了自己的袖口。

    只见在她那原本光洁无暇的手臂上,不知何时,竟是多了三道触目惊心的抓痕。

    “这是碓冰律子挠的。”

    妃英理毫不避讳地讲述道:

    “如果她的指甲里存在皮屑的话,很有可能就是我的。”

    “英、英理?”小五郎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要找的那个头号嫌疑人,竟是就是他的老婆。

    “为什么?!”

    毛利小五郎不敢置信地问道:

    “英理,你和碓冰小姐难道不是朋友吗?”

    “为什么会打架?”

    “朋友?”妃英理眉头一皱:“你还知道她是我的朋友?”

    “那你昨天还当着我的面,跟她...”

    她下意识想要说出心中压抑已久的怨气,却又脸色一红,欲言又止。

    “英理...”毛利小五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是因为我,才...”

    “别自作多情。”

    妃英理低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仿佛完全没把这个男人放在眼里。

    她仍旧维持着那口是心非的高冷:

    “你想跟什么女人胡闹我都赖得管。”

    “我在意的是,碓冰律子为什么要针对我做这种事。”

    “她到底跟我有什么矛盾?”

    “所以,昨晚在酒宴结束之后,我就特地到了碓冰的房间跟她摊牌,然后细细地聊了一会。”

    这番交涉显然没有以和平的方式迎来结局。

    都不用妃英理细讲,大家都能想象到,昨天晚上一对“塑料姐妹”在彻底撕破脸皮后,由文斗转为武斗的激烈画面。

    “聊到最后,碓冰的情绪太过激动。”

    “我尽量保持着克制,但她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对我动起手来。”

    “我的手臂,就是那时候被她抓伤的。”

    “再然后,我就离开碓冰律子的房间,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妃英理临危不乱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

    “那时候大概是晚上10点。”

    “在回去的路上,我还碰见了佐久先生和新一君。”

    “没错。”林新一和佐久法史都点头表示认可。

    但那凝重的气氛却丝毫没有减轻。

    因为妃英理的这番自述根本无法洗清她自身的嫌疑。

    她说自己只是跟碓冰律子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摩擦。

    在她离开房间的时候,碓冰律子还好好地活着。

    但是,谁又能证明呢?

    如果不能证明的话,仅仅依靠死者手指甲里的皮屑,都足以给妃英理安上一个杀人的罪名。

    “可恶...”

    毛利小五郎紧紧攥住了拳头。

    虽然妃英理一直刻意表现得对他满不在乎,但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妃英理会惹上这个说不清的罪名,完全是因为他这个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他酒后放荡形骸,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她根本不会去找碓冰律子谈话,更不会跟她谈到撕破脸皮。

    “英理...”

    毛利小五郎的心情很是复杂。

    毛利兰也可怜巴巴地望向了老妈:“妈...”

    隔阂多年的一家人,竟是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起。

    “你们在担心什么...”

    妃英理无奈地摇了摇头。

    “的确,我有杀人的动机。”

    “死者的指甲里还有我的皮屑。”

    “我还被目击到在案发前去过死者的房间。”

    “这些所谓的有力证据加在一起,对付普通的嫌疑人倒是够了。”

    “可是,想以此证明我是凶手,在法庭上给我定罪?”

    妃英理嘴角微微翘起。

    笑容里写满了她作为名律师的自信:

    “那这些证据还远远不够完整。”

    “毕竟,它们只能证明我在死者生前跟她发生过冲突,可没办法证明,我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这...”众人微微一愣。

    在场的几位律师同事却都在暗暗赞许点头:

    没错,疑罪从无。

    对他们这些实力派律师来说,只要不是有监控现场拍到作案过程,他们就有办法找到警方证据链中的不完整之处。

    就算证据链完整,他们也能从警方取证、证据保存等可能存在程序违规的地方找到漏洞,从而颠覆整个有罪指控。

    总之,光凭现在找到的这些证据,就想把司法界的“不败女王”送进监狱?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妃英理的自信不是凭空而来。

    别说她没杀人,就算她真的杀了...

    警方都拿她没办法。

    “你们可能会在现场找到我残留的皮屑、头发、指纹、气味。”

    林新一都还没说话。

    妃英理就把他们警察可能找到的线索全都说了个遍:

    “能找到是很正常的。”

    “因为我的确来过这个房间,还跟碓冰律子发生过冲突。”

    光是这个理由,就足以让警方能在现场找到的一切证据失效。

    如此一来,想再证明妃英理是凶手,难度可就大得不敢想象了。

    话虽如此...

    但毛利兰还是在隐隐地为她母亲担心:

    即使警方的证据不够证明她老妈是凶手,她老妈也终究是背上了一口黑锅,惹上了这么大的嫌疑。

    这对妃英理的名声、生活、甚至是职业前景,可能都会存在一定影响。

    “不,仅仅脱罪还不够。”

    “必须得找出真凶,为我妈妈洗清嫌疑。”

    毛利兰坚定了为母亲证明清白的想法。

    但她一时间却又没什么破局的思路。

    于是,她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林新一:

    “林先生...”

    “我明白。”林新一默契地点了点头。

    他稍稍想了一下,便缓缓走到妃英理面前,对她问道:

    “妃阿姨,能让我看看你手腕上的伤口吗?”

    “可以。”妃英理很坦荡地把手放到了林新一面前。

    林新一细细地观察了一下:

    “已经开始结痂了。”

    “伤面形成痂皮,且与组织同高...”

    “这个伤口,至少已经形成10个小时以上了。”

    根据表皮剥落后损伤局部在一定时间内愈合时的形态变化,法医可以大致地推断出伤口的经过时间。

    按照一般规律:

    形成12~24小时的伤口,伤面会形成痂皮,且与组织同高。

    但因为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有的人愈合快,有的人愈合慢。

    所以在运用这个规律来推断伤口形成时间的时候必须谨慎。

    要留下足够的误差量,绝对不能精确到小时。

    这一次,林新一就留下了足足两个小时的误差。

    在留下足够的误差量后,他有信心推断,妃英理这个伤口,是至少在10小时前形成的。

    而现在是早上9点。

    伤口在至少10小时前形成,也就是说,妃英理是在昨夜11点之前被碓冰律子抓伤的。

    “接下来再测一测死者的肛温。”

    林新一从勘察箱里拿出了肛温计。

    这是尸表检查的必要项目。

    从尸斑、尸僵等尸体征象上也能大致推测死亡时间,但总体上都不如用尸温推测精准。

    在死亡早期,如果室温环境合适,尸温推测死亡时间一般都能精确到小时。

    “屋子里一直开着空调,室温恒定为23度,类似春秋季节。”

    “春秋季节,在死亡后最初的10小时里,对于体型消瘦、适中的尸体而言,体温每小时平均下降1度。”

    “现在死者的直肠温度是28度。”

    “37-28,大致能推测出,死者的死亡时间是9小时前。”

    林新一经过检查,迅速得出了结论:

    “现在是早上9点。”

    “也就是说,死者大概是在深夜0点遇害的。”

    碓冰律子的死亡时间是深夜12点。

    而妃英理手腕上的损伤形态却可以证明,她最晚是在11点之前,被碓冰律子抓伤的。

    这时间就对不上。

    而这也就能够证明:

    “在妃阿姨被抓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碓冰律子都还没有遇害。”

    “她手指甲的皮屑,并不是在她遇害时挣扎留下的。”

    “所以,这些皮屑就只能证明她生前跟妃阿姨发生过肢体冲突,无法证明妃阿姨是凶手。”

    林新一用实打实的证据,帮妃英理洗脱了一定程度的嫌疑。

    “太好了。”

    毛利兰稍稍松了口气。

    妃英理也向他投来感激的目光。

    但其实问题还没有彻底地得到解决:

    妃英理有杀人动机,还在死者生前与之发生过肢体冲突。

    只要不抓到真凶,她就还是头号嫌疑人。

    会有好事者按捺不住地怀疑:

    会不会是妃英理在10点钟和碓冰律子打完架之后,又因为心中压抑不住仇恨,在12点偷偷返回去将碓冰律子杀害。

    这种猜测也不是没有可能。

    树大招风,妃英理作为司法界的“不败女王”,在成功的同时自然也结仇无数。

    如果不把这个案子破了,她恐怕还是会因此承受许多负面影响。

    “就交给我吧!”

    一个饱含自信的声音悄然响起。

    就在林新一忙着继续做尸表检查,毛利兰和妃英理都在思考着如何找出此案真相的时候,那个男人站出来了。

    是他,毛利小五郎。

    他一手插兜,一手轻轻摆正领带,以一个帅气无比的姿态,挡在了自家妻子的面前。

    和平时那个颓废无能的油腻大叔不一样。

    此刻的毛利小五郎,浑身都散发着坚定和自信的光芒:

    “英理身上的嫌疑,就由我来洗清!”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