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434章 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真凶在和饭田先生搏斗的时候,纵火犯正好在小巷对面放火。

    于是他灵机一动,顺势把尸体丢在火场旁边,把黑锅扣在那个纵火犯头上,让对方达成“杀人放火”两开花的成就。

    这的确是个高明的计谋。

    “但高木,这个计谋其实比你想象得还要高明。”

    佐藤美和子语气平静地补充道:

    “因为浅井之前已经通过调查推测出,那个纵火犯可能存在精神上的问题。”

    “也就是说,即使我们抓到了那个纵火犯,以他的精神状态,恐怕也无法清醒地为自己辩解。”

    “原来如此...”高木涉神色一滞:

    “怪不得那家伙能想到这个嫁祸他人的诡计。”

    “他当时一定是注意到了那纵火犯的精神状态,知道对方是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是一个完美的嫁祸对象!”

    疯子的话没人会信,那纵火犯连为自己辩解都做不到。

    警方只会以为是人是他杀的。

    而真凶则借此永远地隐藏在了幕后,连他的存在都无人知晓。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高木涉愈发为之紧张。

    在他心中,那个真凶俨然不知不觉地成了老奸巨猾、奸诈邪恶的犯罪高手。

    恐怕很难对付。

    “哈哈哈...”

    佐藤美和子却反而笑了。

    她按捺着一丝笑意,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诡计虽然高明。”

    “但这凶手却是个蠢货。”

    佐藤美和子声音沉稳地说着仿佛自我矛盾的话:

    “还记得林管理官以前说过的话吗?”

    “人类越是工于心计,反而越容易陷入意想不到的困境。”

    “那些花里胡哨的杀人诡计,有时反而会让凶手加速暴露自己。”

    “这个案子就是这样:”

    她微微一顿,又对着高木涉问道:

    “高木,想想看,如果你是凶手...”

    “你要简单收拾室内现场,把饭田先生搬出屋外,再在小巷里将其杀害。”

    “这一共得花多少时间?”

    “这...”高木涉仔细想了一想:“如果室内现场没有被弄得太乱,收拾起来倒是简单。”

    “但即使是这样,这么多事做下来,也至少也得2、3分钟吧?”

    “是啊。”

    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又问:

    “那火势燃烧起来之后,外面公路上的路人,要多久才会注意到巷子里起了大火,赶到小巷里凑热闹?”

    “而那位派出所警员在见到这里失火之后,又花了多久赶到现场?”

    纵火犯是用汽油点的火,火势肯定蹿得很快。

    而那位派出所警员当时正好在附近巡逻,他在看到这边有黑烟冒出、火势才刚刚蹿起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至于那几个跑来看热闹的市民,到的只会比他更早。

    也就是说...

    “真凶想用诡计给自己脱罪,却反而忘记了当时对他最为宝贵的东西——”

    “时间。”

    “等他匆匆忙忙地布置完一切,围观市民和巡逻警察,恐怕都已经赶到了现场。”

    “他还怎么跑?”

    “佐藤前辈,你的意思是...”高木涉的眼睛也悄然亮了起来:“那个凶手,根本没来得及逃离现场?”

    “他现在就混在那些现场目击者里,被我们控制着?”

    ..............................

    因为当地派出所警员到位及时、工作严谨。

    所以一开始凑在现场围观的那几位市民,都被及时地控制在了现场。

    他们就是佐藤美和子心目中的头号嫌疑人。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她马上就带着自己的跟班高木警官走出饭田先生的家,去找那几个围观市民谈话。

    而高木涉心中还有个疑惑:

    “佐藤前辈,还有个问题...”

    “你不是说那棒球棒被凶手带走处理掉了吗?”

    “可要是凶手没来得及逃跑,而是被我们留在现场的话,那那么一大根棒球棒跑去哪了?”

    “他总不能藏在自己身上吧?”

    “很简单。”

    佐藤美和子指了指旁边化作废墟的火场:

    “那是一根木质棒球棒。”

    “凶手只要把它往大火里一丢,很快就会烧得什么都不会留下。”

    她随口回答上了这最后一个疑问。

    高木涉也被完全说服,相信了她的猜想。

    就这样,两人在现场派出所警员的陪同下,一并找到了那些被留在现场的围观市民。

    而这些市民在一直被警方强留到现在之后,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警官,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啊?”

    “我们只是看到巷子里着火,围上来凑了个热闹,这难道也犯法吗?”

    其中一个一看就很会来事的黄毛青年,带头朝警员们嚷嚷。

    佐藤美和子面不改色。

    她只是语气平静地问了一句:

    “你们几个人里,是谁最先到的现场?”

    “额...”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刚刚那个带头闹事的黄毛青年,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微妙。

    而另外几位市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小黄毛:

    “是他,我们几个到巷子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了。”

    黄毛青年额上悄然渗出冷汗。

    “那他当时在干嘛?”佐藤美和子追问道:“之后是不是就有警察来了?”

    “他当时...当时好像也是在看热闹吧?”

    “不过警官你没说的没错,我们到了之后,马上就有警察跟着过来了。”

    “那就对了。”

    佐藤美和子稍稍松了口气。

    她转头目光炯炯地看向那个面露紧张的黄毛青年:

    “这位先生,你就是凶手吧?”

    “你原本想在布置完现场后趁乱离开,却没想到,附近正好有警员在巡逻,我们警察能到得这么快。”

    “所以,你就被迫留在了现场,一直留到现在。”

    “你、你...”黄毛青年的声音都在打颤:“臭女人,你可别胡说八道!”

    “别狡辩了。”佐藤美和子不屑地笑了一笑:

    “你来不及逃跑就被留在现场,还有时间处理身上留下的痕迹吗?”

    “别忘了,死者饭田先生手腕上还有抓伤。”

    “那是你做的吧?”

    “如果是你抓伤的,那你手指甲里肯定会沾染到死者的皮屑和鲜血。”

    “我...”那黄毛青年一阵沉默。

    他那色厉内荏的狰狞表情,转瞬间化作惊慌、畏惧、还有绝望。

    再然后...

    “是、是我做的。”

    黄毛青年扑通一声,软软地瘫坐在了地上:

    “但...但警官...”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是那家伙差点就要把我打死了,我才被迫下了重手啊!”

    不过短短一秒,这个嚣张挑衅的小黄毛,就哭得声泪俱下、可怜巴巴。

    紧接着,他又哭哭啼啼地详细解释了一下:

    原来他只是个闯空门的窃贼,根本就不认识死者。

    这次偷偷从窗户翻进饭田先生的家里,只是想偷一些财物而已。

    却没想到,饭田先生提前下班回家,把他给逮了个正着。

    他原本打算束手就擒,自己打电话向警方自首。

    但饭田先生却得理不饶人,想趁机发泄火气,把他给活活打死。

    于是,他情急之下不得不拼死反抗,这才失手杀了对方。

    “我不想杀人...真不想杀人的...”

    黄毛青年越哭越伤心可怜。

    仿佛他真是什么被迫自卫的受害者一样。

    “胡说八道!”

    高木涉平时性格温和的好好先生,都被气得有些看不下去了:

    “饭田先生是在室内被你用棒球棒击倒,彻底丧失抵抗能力之后,才被你带到室外,用匕首杀死的。”

    “你这怎么可能不是故意的?!”

    “我...”黄毛青年一时语塞。

    他似乎也没想到,警方竟然能把自己的杀人过程,还原得这么翔实。

    这还是那个凶手们最爱的警视厅吗?

    怎么这么不好忽悠了!

    “我...我是在情急之下,做了那些伪装没错。”

    “但...但当时我失手用棒球棒把他击倒之后,他就已经没有呼吸了。”

    “后来我害怕自己失手杀人的事曝光,又担心留下棒球棒作为凶器,会引起你们怀疑。”

    “所以我才把他的‘尸体’拖到外面,用匕首再捅了一刀,伪装成那个纵火犯干的。”

    “可谁能想到...“

    “他那时候还没死啊?”

    黄毛青年坚持自己是失手杀了饭田先生。

    这虽然改变不了他杀人的罪名,但却可以减轻作案的“情节”。

    如果法庭相信这黄毛青年不是故意杀人,相信他只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被迫自卫,失手杀人...

    那这最后的判决量刑,肯定会对他有所减轻。

    “你...”佐藤美和子与高木涉都齐齐沉默下来。

    他们都没想到,这个凶手竟然能这么厚颜无耻,无耻到妄图把黑锅扣到死者头上。

    但问题是...

    现在饭田先生都已经死了。

    黄毛青年给出的那套说法,虽然无法证明,却也无法证伪。

    他要是再找个跟他一样不要脸的律师给自己辩护,说不定还真能说服法庭相信他那套“被迫自卫”的说法。

    “是真的!”

    那黄毛青年哭诉着喊道: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看我的手机。”

    “我手机上还有当时拨打110的记录呢!”

    “我都想自己报警投案了,那家伙却又突然对我拳打脚踢,想要置我于死地。”

    说着,他还真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

    上面还真有一条拨打110的记录。

    但是没几秒钟就被挂断了。

    “是那家伙干的。”

    “他不想让我报警自首,只想把我活活打死啊!”

    黄毛青年越哭越厉害。

    连带着围观群众,都隐隐地对他生出了些许同情。

    虽说是他自己入室盗窃,有罪在前。

    但如果饭田先生真的连自首都不让,还出于个人发泄情绪的目的,想趁机把人活活打死的话...那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现场众人看向那黄毛青年的眼神,都不知不觉地温和了不少。

    于是,那小黄毛更来劲了:

    “杀人是我不对,但当时...当时我要是不下重手,就真的要被打死了。”

    “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再看看我身上的伤。”

    说着,他三下五除二地脱下衬衫,露出了自己那瘦竹竿似的上半身。

    他背上的确青一块紫一块,看着有不少伤。

    虽说还不到“遍体鳞伤”的地步,但也足以说明当时搏斗的激烈了。

    “看吧...看吧!”

    黄毛青年哭哭啼啼地继续买菜:

    “看看那家伙到底把我打成了什么样!”

    “嗯...我看到了。”

    浅井成实的声音幽幽响起。

    他悄然出现了佐藤美和子身旁,目光锐利地望向那凶手:

    “自己把伤亮给法医看。”

    “你倒是挺有勇气的。”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