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468章 【番外】情人节(6)
    “毛利先生...额,毛利叔叔。”

    林新一就像被强拉着给陌生亲戚拜年的孩童一样,迷迷糊糊地多了个叔叔。

    还被这叔叔热情无比地拽着往家里走。

    他感觉这气氛有点诡异。

    但还是很礼貌地打着招呼:

    “妃阿姨,你也在啊。”

    “嗯...”妃英理眼神有些复杂:

    林新一情人节不去陪女朋友,还独自一人找到小兰家里。

    这就足够说明他的态度了。

    如果他能再旗帜鲜明地与现女友划清界限,那把女儿托付给这个男人,或许真是个不错的选项。

    毕竟...林新一再怎么有问题,也比一个“未成年工藤新一”好啊!

    在心里这么一折中,一调和...

    妃英理的态度也渐渐变了:

    “来,新一,请坐吧。”

    她冲着林新一露出一个温暖明媚的微笑。

    一点不像平日里那个强势高冷的不败女王。

    林新一就像是催婚小品里登门提亲的帅气男主角,一现身就让“岳父母”彻底给女儿曾经的青梅竹马画上红叉,看见他就心花怒放:

    “新一,你来得正好。”

    “我们正想跟你好好聊聊小兰的情况呢!”

    “毛利小姐?”林新一微微一愣。

    毛利兰有什么情况,非要找他来聊?

    “唉...”

    “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些事我就不瞒你了。”

    “昨天小兰说自己跟柯南...其实是因为...”

    毛利小五郎正想压低声音,对自己挑中的未来女婿诚实说出女儿的精神状况。

    他宝贝女儿的“躁狂”就又发作了:

    “爸爸!!”

    “不要再到处说些奇怪的话了!”

    兰小姐又把拳头攥得咔咔直响。

    羞愤染粉了双颊,肌肤烫得像是火烧。

    “林先生,你跟我过来一下。”

    “我有话要跟你讲。”

    毛利兰不由分说地冲上来拉住林新一的胳膊,想要带着他远离自己那大嘴巴的老爸。

    “哎,小兰,等等。”

    “我这话没说完呢...”

    毛利小五郎下意识地想要起身留住林新一。

    但妃英理却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向他送去一道暗示的目光。

    “这...”

    毛利小五郎悄然意识到了什么:

    女儿对他们这对爹妈的关心百般抵触,却愿意在私下里跟林新一倾诉自己的烦恼。

    这不正说明他们关系亲密,不同寻常吗?

    好...看来林新一还真有戏!

    毛利小五郎愈发觉得女儿治愈有望。

    于是,在老父亲那饱含欣慰和期待的诡异目光中...

    毛利兰硬着头皮将林新一拉到一旁,让他暂且摆脱了那两位热情过头的家长。

    “怎么感觉...”

    “毛利大叔今天有点怪怪的?”

    林新一总算有机会说出自己内心的感想:

    “他跟我说话时那感觉...”

    感觉就像是在招待亲女婿一样。

    可是这不可能啊。

    毛利大叔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女朋友。

    而且直到前几天的轻井泽之旅,毛利小五郎还都像防贼一样防着他,警告他要注意跟毛利小姐保持距离呢。

    这大叔怎么可能把他当女婿...

    应该是错觉。

    那么...毛利小五郎到底是因为什么,突然对他这么热情?

    林新一百思不得其解。

    而毛利兰却是一脸尴尬地小声对他说道:

    “林先生,我觉得...”

    “我爸爸刚刚跟你那么说话,可能是因为他想找你来帮忙。”

    “哦?帮什么忙?”

    “帮...帮我看病吧...”

    毛利小姐吞吞吐吐地说着。

    她说话时轻轻咬着嘴唇,酒窝上的粉红色很是诱人。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其实是社会性死亡带来的高烧:

    “自从我昨天不小心说出了柯南的身份,他就把我当成了有妄想症的疯子。”

    “你今天来之前,他就已经把我妈找来看我。”

    “现在你一过来,他又拉着你来商量‘我的情况’...”

    “我看他肯定是觉得我病情严重,想找你来帮着给我看病吧?”

    “这...找我来看病?”

    林新一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

    “可我是法医,又不是精神科医生。”

    “他怎么会找上我?”

    虽说作为法医学生,精神病学是必修的专业课。

    但就像所有大学生都会学到那么一两门在工作中永远用不上的课程一样...

    林新一是刑警队的法医,又不是在司法鉴定中心工作。

    这精神鉴定根本就不是他的活。

    时间一长,他自然就把这些知识给忘得七七八八了。

    “毛利先生怎么会找我这个法医来给你看病?”

    “这不合适吧?”

    “因为他什么都不懂啊!”

    毛利兰很郁闷地叹了口气:

    “我爸爸他看了林先生你送给我的那本《法医精神病学》,估计还以为法医也都是精神病学领域的专家呢。”

    “他自己就是...翻完那本书就觉得自己什么都了解,一直在胡乱给我下诊断。”

    “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毛利兰不傻。

    她知道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放任老爸心中的担忧发酵。

    毛利小五郎在深忧女儿病情的情况下,说不定真会对女儿采取什么更为极端的治疗手段。

    比如说...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所以,林先生...”

    “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就假装答应帮我看病。”

    “然后再在我爸妈面前说些好话,让他们暂且把心放下。”

    毛利兰的这个提议其实不错:

    她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解释自己和柯南之间的“特殊感情”。

    而“精神失常”这个理由,正好可以合理地填上这个漏洞。

    疯就疯吧...

    当疯子也比变态好。

    只要“疯”得不是太厉害,不让家人太过担心,把她送进精神病院就行了。

    而这就需要林新一来帮忙:

    反正毛利小五郎什么都不懂,他大可以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出面接下为毛利兰诊断治疗的工作。

    既然已经有了林新一这个专业的“精神科医生”在照顾自己女儿,毛利小五郎肯定就不会再想着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了。

    再然后,要不了多久...

    毛利兰就可以在林医生的治疗下渐渐恢复“正常”。

    而那喜欢上小学生的黑历史,也就不再是黑历史了——这只是一个可怜病人在生病时无意犯下的过错,没什么可指摘的。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林新一深深地点头认同:

    这样做既可以继续掩盖柯南的秘密,又可以帮毛利兰摆脱社会性死亡的危机。

    真是条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毛利小姐,你放心吧——”

    “这个忙我帮了!”

    ...................

    “怎么样。”

    “小兰她都跟你聊什么了?”

    林新一这边刚跟毛利兰讲完悄悄话。

    毛利小五郎就再度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

    妃英理倒是更为含蓄,但她的眼里也同样充满紧张和好奇。

    “没什么...”林新一敷衍着应付过去。

    然后不待对方追问,他就悄然摆出一副深沉严肃的专家气场,一脸郑重地抢过了话题:

    “毛利叔叔,妃阿姨。”

    “我得跟你们好好聊一聊,毛利小姐跟柯南的事情。”

    “怎、怎么了?”

    毛利小五郎一阵紧张:

    昨天女儿和柯南关系曝光的时候,林新一可是也在场。

    这个“未来女婿”不会因为发现他女儿是喜欢小学生的变态,一时间好感幻灭,就不再追求他女儿了吧?

    “新一,这我可得跟你讲清楚。”

    “小兰她其实是个好孩子...只是被那个工藤家的混蛋伤得太深,最近精神上出了些状况。”

    毛利小五郎一番痛心疾首的控诉。

    说着又深深一叹,向林新一投去饱含期待的目光:

    “现在小兰生了病,能帮她摆脱心理阴影的就只有你了。”

    “如果你也不管她,我真不知道该找谁来帮忙了。”

    “这是说的什么话...”

    “毛利小姐生了病,我怎么会坐视不管呢?”

    林新一义正词严地表明态度:

    “叔叔,阿姨,你们都放宽心好了。”

    “我也是专业的医生,有我在帮忙照料,毛利小姐一定能很快恢复正常。”

    “那就好。”毛利小五郎和妃英理互相对视一眼:

    知道小兰发疯还不离不弃。

    这孩子果然跟那不负责任玩失踪的工藤不一样。

    这个新一,靠得住啊!

    两位家长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同一个词——满意。

    林新一对此毫无察觉,只是按照自己跟毛利兰商量好的剧本开始表演:

    “其实不用叔叔阿姨你们说,这些情况我都已经知道了。”

    “是毛利小姐自己告诉我的。”

    按照毛利兰的要求,他开始以精神病专家的身份,不着痕迹地淡化其“病情”的严重性:

    “叔叔,阿姨,其实你们都有些担心过头了。”

    “毛利小姐的病并没有想象得那么严重。”

    “她甚至知道自己有过怎样的妄想,还能意识清晰地跟我描述症状,请求我的帮助。”

    “用专业的话讲...”

    “额...用专业的话讲...”

    半吊子的林医生陷入沉思。

    “患者仍具有‘自知力’?”

    毛利小五郎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对对!”

    林新一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就叫还有‘自知力’!”

    “......”

    “咳咳...”林医生老脸一红:“总之吧...”

    “既然毛利小姐还有‘自知力’,那就说明她的病情其实没有那么严重。”

    “她本身并没有什么长期存在的精神问题,可能只是在那天的学园祭上触景生情,因为受到某种刺激而意外精神失常。”

    “这种情况...”

    “额...这种情况就叫...”

    “叫...急性...”

    “急性应激性精神病?”

    毛利小五郎又试探着答了上来。

    “诶,没错,就是这个!”

    这对卧龙凤雏互相一商量。

    倒是真把毛利小姐的病情给商量出来了:

    “这种急性应激性精神病吧,是由于强烈应激性生活事件引起的‘一过性’精神障碍。”

    “只要及时治疗,预后良好,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

    “注意别再受什么刺激,对以后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总之...”

    在发现对方果然啥都不懂之后,林新一渐渐地越说越自信,越说越流畅。

    他就像是实体店卖电脑的推销,可着劲忽悠菜鸟:

    “总之这个病就跟发烧一样,基本烧上两天就能自愈了。”

    “叔叔,阿姨,你们都别担心。”

    “更别想着把毛利小姐送到精神病去。”

    “那样只会增加她的心理压力,让她觉得自己不正常,觉得自己是个精神病——这反而对她的病情不利啊!”

    林新一一番专业细致的讲解。

    直把毛利小五郎和妃英理说得眉头舒展,愁意消融,心情轻松了不少。

    “这样就好...”

    “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毛利小五郎长长地松了口气。

    但他也没有就此彻底放松警惕:

    女儿这次能受刺激犯病,说明她心里还是有个病根。

    这病根显然就是工藤新一。

    不除掉这个病根,就算女儿过段时间渐渐恢复正常了,以后也难保会再犯病啊。

    “小兰的病还是得有人照顾着。”

    “只有确保她彻底走出工藤那混蛋留下的心理阴影,以后都能不犯病了,我和你妃阿姨才能放心。”

    “而这个任务...”

    “新一!”

    毛利小五郎亲热地拍了拍林新一的肩膀:

    “可就得交给你了。”

    “你是小兰的‘朋友’,又是懂精神病学的医生,可一定得把她照顾好啊!”

    “放心吧!”林新一顺水推舟地点了点头:

    “有我在身边时刻照顾着,她以后肯定不会再犯病了。”

    “嗯。”毛利小五郎满意地点了点头。

    但作为父亲,眼见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就要被托付到另一个男人手上,他心里不免有些患得患失。

    于是他又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句:

    “小子,你现在可说了要照顾好小兰!”

    “要是她以后再出什么问题,我可就要去找你的麻烦了!”

    林新一:“......”

    好家伙...

    找人看病态度还这么糟糕。

    他当了这么多年法医,还是第一次碰上要找他医闹的。

    “放心吧,毛利叔叔。”

    林新一不厌其烦地再度打起包票:

    “我保证把毛利小姐照顾得健健康康!”

    “....”妃英理和毛利小五郎齐齐陷入沉默。

    在一阵短暂而默契的沉默之后,他们就像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冲林新一露出欣慰而满意的微笑:

    “那好,我们女儿...”

    “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