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19章 经典串烧(二合一)
    从岛袋君惠等人的角度,只能看到林新一的背影。

    但他们还是能清晰听到林新一的台词。

    于是大家终于理解了他的用意:

    “‘这样还好看吗’,这台词是...”

    “在模仿裂口女??”

    观众们面面相觑。

    裂口女的传说在79年就已经在曰本流传开来了,这ip如今还是很有知名度的。

    不过...林新一又没化特效妆,也没戴口罩什么的遮挡面容。

    他接下来该怎么像裂口女一样,突然变脸吓人啊?

    难道他会川剧?

    岛袋君惠心里正紧张不安着。

    而林新一很快就用行动交出了答卷:

    从背后看不见他到底做了什么,但...

    大家却能看到黑江奈绪子,那张突然变得惨白惨白的脸颊。

    她身后的屋子仍旧灯火通明,但门里透出的灯光,却把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照得如同女鬼。

    然后...“啊啊啊啊啊啊!!”

    黑江奈绪子像愚蠢的土拨鼠一样放声尖叫起来。

    这刺耳的尖叫声响彻云霄,让这死寂的夜变得无比热闹。

    “呵呵呵呵...”

    林新一咧开嘴角,狰狞地冷笑着。

    这笑容配上他现在那张比古尔丹还“英俊”的面庞,让人看到就脊背发凉。

    而作为他唯一的正面观众,黑江奈绪子得到了最完美的观影体验:

    “不...不要...”

    “你不要过来啊!!”

    她歇斯底里地咆哮着。

    同时又双腿打着颤,浑身哆嗦地向后退去。

    “黑江...”

    “这是你欠‘我’的。”

    “三年前的那场大火,你忘了吗?”

    林新一声音沙哑地低吟着。

    “我、我...”黑江奈绪子吓得语无伦次。

    但她的心理素质着实不错,这有些出人意料。

    面对如此诡异恐怖的场景,她竟然没有当场崩溃。

    甚至还有力气逃跑。

    “救命啊!!”

    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啪的一下,很快啊。

    被吓得两腿发软的黑江奈绪子竟然一个爆发性后跃,一眨眼闪到门后,顺带着重重地把房门给关上了。

    “......”林新一脸色一黑:

    本来打算直接一招把她吓到点投降的。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挺有操作意识,被吓懵了都能秒交闪现。

    “好吧...那就不要怪我了。”

    除了模仿“裂口女”,恐怖片里的招数还多的是。

    既然黑江奈绪子还有胆量硬撑,那他就慢慢地玩。

    “开门!”

    砰砰砰砰。

    林新一重重地敲起门来。

    “不——”

    门里传来黑江奈绪子绝望的呼喊。

    听里面的动静,她像是哭泣着扑在了门上,妄图用身体将这扇门堵得更加严实。

    而这扇门也就成了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心理支撑。

    “呵呵。”

    林新一狰狞冷笑:

    “给我开门!”

    他高举手臂,以手为斧,重重地向前劈落。

    只听一声巨响,木屑横飞之中,那道房门竟是被凿出一道斧痕。

    这其实已经有“非法入室”的意思了。

    如果黑江奈绪子事后要告他的话,他作为警视厅公职人员,职业生涯的肯定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往严重点说这就是犯罪。

    但没关系...

    幸好他本来就是“犯罪分子”,早就债多不愁了。

    至于对职业生涯的影响?他还巴不得影响越大越好。

    于是林新一彻底放开顾忌,疯狂地劈砍起面前的屋门。

    “救命啊啊啊啊!”

    门后的黑江奈绪子放开喉咙大声吼叫。

    但这阻挡不了门外的男人。

    那“斧头”仍然在不停地,一下一下地,重重劈砍着那道房门。

    门上的凿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宽,终于破出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来。

    “哈哈哈哈...”

    林新一狞笑着停止劈砍。

    然后把他那张不可名状的恐怖脸庞,从那门上的窟窿里伸了进去:

    “我在这里!!”

    黑江奈绪子:“......”

    她被吓得懵了一下,延迟了几秒才发出惊叫:“啊啊啊!!”

    “这...”观众席上的岛袋小姐看出了门道:“这是在模仿《闪灵》吧...”

    裂口女加闪灵,两大经典都伺候到黑江奈绪子一个人身上了。

    这福分可不小啊。

    搞得她都有点同情这个仇人了。

    但这同情很快就转瞬即逝。

    因为没有什么恐惧,能比在烈火中活活烧死更加绝望。

    相比于黑江奈绪子对她母亲做的事情,她现在承受的这些惊吓,还太轻了。

    岛袋君惠心情微妙地抿住嘴唇。

    而一旁几个福井县当地警官,心情也很是复杂:

    林新一的行为明显有些过火了。

    这家伙正在违法边缘疯狂试探。

    那他们作为警察,是不是该管管呢?

    这念头猛地浮现在几位当地警官心里。

    但是...

    林新一本人是警视厅鉴识课管理官,衔级等同警视。

    而他身边跟着的两个学生:

    远山和叶的老爸是大阪府府警刑事部长,警视长。

    服部平次的老爸是大阪府府警本部长,警视监。

    这个“犯罪团伙”的阵容...

    一般人还真不该抓。

    几位连巡查部长都没混上的基层县警,顿时打消了站出来主持正义的念头。

    更何况他们还很难谈得上“正义”。

    此案凶手逍遥法外整整三年,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们这些负责调查的当地县警敷衍了事,为了业绩指标而忽视真相、草草结案。

    林新一现在没说要向警察厅反应他们的渎职情况,就已经算照顾同行面子了。

    他们还哪好意思干扰林管理官查案呢?

    于是几位在场警官集体装聋作哑。

    就这样,在他们的放纵之下...

    林新一彻底开始“非法入室”了。

    只见他先是把门后面的黑江奈绪子吓得哇哇大叫。

    紧接着,眼见着黑江奈绪子被吓得转身向屋里逃跑,他更是直接从那门上的窟窿里伸手进去,摸索着把这扇残破的房门打开了。

    林新一缓缓踏步而入:

    “黑江啊,黑江。”

    “你在和我玩捉迷藏吗?”

    “别过来...别过来啊!!”黑江奈绪子一边绝望哭喊,一边疯了似地向屋里逃跑。

    而这时,她却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突然消失了。

    身后的“怪物”没再发出一点动静,屋子里只有电视音箱的声音还在回荡。

    仿佛一切如常。

    但这反而是最惊悚的。

    黑江奈绪子额上渗出层层冷汗,又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她终于支撑不住这种未知的恐惧,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

    身后的林新一的确不见了。

    就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可那扇破碎不堪的大门,却又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刚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什么幻觉。

    “在哪...他到底在哪?”

    黑江奈绪子的情绪紧张到了极点。

    而就在这时...

    砰,天花板上突然传来一阵重物坠落的闷响。

    似乎有什么东西藏在楼上,藏在天花板里。

    紧接着,楼上的灯突然关了。

    从漆黑一片的楼梯上,传来一阵沙沙的,物体在地上蠕动的声音。

    有东西要下楼了。

    黑江奈绪子浑身发冷。

    她紧张地看着那楼梯。

    楼梯上传来的蠕动爬行声也越来越清晰。

    终于,从楼梯那阴森黑暗的转角后面...

    林新一,或者说刚刚才消失的那个“怪物”,从黑暗中匍匐着出现在楼梯转角。

    这种诡异的伏地姿态搭配上他现在的恐怖面孔,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伏地魔了。

    黑江奈绪子:“......”

    在这一刻,她终于明白...

    这里已经成了一幢鬼宅。

    她家已经不安全了!

    再待在屋里就是死路一条,必须逃到外面。

    “救命啊!!”

    黑江奈绪子绝望嘶吼。

    她头也不回地向门外逃去,再也不敢在自家门里再多待一秒。

    “站住!”林新一站起身子,快步紧追。

    很快,他就成功地将黑江奈绪子赶出门外,赶回了观众和摄像头面前。

    而对方一个普通人,当然无法跟他比速度。

    黑江奈绪子听到身后那阵凌乱的脚步声如狂风般迅速接近,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她慌乱地向前逃跑,结果却不小心栽了跟头,在自家院子里摔了个狗吃屎。

    “呵,你跑不掉的。”

    林新一冷冷地来到了她面前。

    在将对方赶出屋里之前,他的容貌就已然恢复正常。

    但经过前番那接二连三的惊吓,现在即使看到的是一张人畜无害的帅脸,黑江奈绪子感受到的也依旧只有恐惧。

    她只能哆哆嗦嗦地瘫坐在院子里,努力地想要爬起来,却又一次次地脱力摔倒在地。

    她吓得两腿发软,已经没力气再逃了。

    “好,目标总算就位了。”

    见到黑江奈绪子终于回到了摄像机下,也到了这场大戏的指定位置,藏在暗处的摄影师和叶小姐,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

    “现在终于要按剧本演了吧?”

    “什么?”岛袋君惠微微一愣:

    合着之前的还都是开胃菜,正片还在后面?

    这...还能有更恐怖的么?

    答案很快浮现:有。

    只见在黑江奈绪子所处的那个院子里,有一口干涸已久的古井。

    这井是老辈人打下喝水用的,后来村子里通了自来水,也就渐渐地荒废了。

    井上长满青苔,白天看着倒还挺有股自然的年代感,算是不错的庭院景观。

    可到了晚上,到了此时此刻...

    就算有屋里透出的灯光照着,那口幽深的枯井也看着怪瘆人的。

    但更瘆人的事很快就发生了。

    只听井内突然传来一阵婆娑的异响,随后传来一个深沉低哑的女声:

    “奈绪子,奈绪子...”

    光听声音,竟然很像是先前已然“惨死”的海老原寿美。

    “寿、寿美?”

    黑江奈绪子牙关打颤。

    她甚至都顾不上应付眼前的林新一,下意识紧张地看向那口枯井。

    “来陪我吧,奈绪子。”

    井里的“海老原寿美”如此说道。

    “陪你?不、不...”

    “寿美你一个人去就好...别...被来找我啊!!”

    黑江奈绪子彻底被吓傻了。

    然后...井里缓缓的,缓缓的,伸出了一条惨白的手臂。

    再然后是头发,脑袋,身着白衣的身子,还有那扭曲翻折的肢体。

    一个长发遮面的女鬼,就这样从枯井里爬了出来。

    她的姿态无比诡异。

    长发遮挡的惨白面孔下,隐隐能看见那双写满怨恨的眼睛。

    “嘶...”

    这场景实在太过有冲击力。

    藏在暗处的观众们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而因为《午夜凶铃》在这96年还没上映,于是岛袋君惠只能擦去额上悄然渗出的冷汗,呆呆地向身边的远山和叶问道:

    “这...这场景是林先生自己设计出来的?”

    “嗯...”和叶小姐的声音有些颤抖。

    对她这种怕鬼的小姑娘来说,即使知道眼前这一幕是演的,也忍不住感到害怕。

    “这是林先生自己设计的。”

    “他让克丽丝小姐摆成女鬼,再找机会从井里爬出来吓人。”

    其实林新一本来还想设计一出爬电视机的绝活的。

    但这种能用在现实里的魔术道具一时半会可没地方找。

    而且以这年代电视机的屏幕尺寸大小,做成魔术道具让贝尔摩德爬,很容易把她卡着。

    所以林导演考虑到现实条件,最终还是退而求其次,安排了个爬井的经典场面。

    “......”岛袋君惠沉默了。

    原来林大师才是真正懂戏的行家。

    不去转行拍恐怖片都可惜了。

    还有那位克丽丝小姐...

    演技也好得像是专家。

    作为大学学的电影制作专业,还在电影特技化妆比赛中拿过金奖的半个专业人士,岛袋君惠彻底被眼前这个剧组的实力给折服了。

    但她还是小看了对方。

    克丽丝小姐不光演技好,而且还有绝活可以亮。

    只见她这长发女鬼先是从枯井里缓缓地爬出来,紧接着便一步步地向黑江奈绪子靠近。

    而在靠近的过程中:

    咔咔咔咔...

    她身上还不断传来关节扭曲的怪响。

    这长发女鬼的四肢很快随之移位变形,变形到了一个正常人类根本无法做出的姿态。

    她的一只腿甚至都向前压过了脊背,越过肩膀,反扣到了前面的地上,看着如同一只爬行在地上的,肢体扭曲的人面爬虫。

    “嘶...”观众们又被吓了一跳:“这、这真是人演出来的吗...”

    “不会真有鬼吧?”

    “没、没有啦...”

    和叶小姐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解释道:

    “据说克丽丝小姐在柔术上的造诣很高,身体柔韧度很好,所以...”

    所以贝尔摩德可以摆出各种超越常人认知的奇怪姿势。

    演女鬼都不用加后期特效。

    前有男鬼面部变形。

    后有女鬼肢体扭曲。

    这两大实体特效加起来,终于把黑江奈绪子吓得彻底崩溃了。

    “人鱼大人...”

    “饶过我,绕过我吧!!”

    黑江奈绪子跪在地上,绝望地向林新一磕起头来。

    经历了这一切,她已然自发地脑补完了设定:

    眼前的“林大师”,应该就是人鱼大人的化身。

    而那个声音和她“死去”同伙很像的长发女鬼,应该就是惨死后灵魂被人鱼大人奴役的海老原寿美。

    现在他们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把她也给收走的。

    “求求您...饶了我。”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女鬼越爬越近,那爪子似乎马上就要够着自己的肩膀。

    黑江奈绪子绝望之下,只能不断地向眼前的“人鱼大人”求饶。

    林新一冷冷一笑,幽幽说道:

    “你倒是知道自己错了。”

    “可你从来没为你的罪孽忏悔过。”

    “我已经给了你们三年时间,你们却一直掩盖着自己的罪行。”

    “呵呵...那就只能我亲自来讨债了。”

    “不——”

    黑江奈绪子摇头摇得像拨浪鼓。

    两个同伙的惨死,长寿婆和林大师的双重死亡宣告,再加上如今遭遇的这些灵异现象...

    她的心理防线终于被彻底击垮。

    “大人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赎罪,我现在就自首赎罪!”

    都不用林新一诱导,黑江奈绪子自己就想到了要去自首认罪的。

    没办法...跟今天受到的刺激相比,坐牢都显得舒服了不少。

    “喂,是、是警察吗?”

    女鬼的狰狞面孔近在咫尺。

    黑江奈绪子当即哆嗦地拿起手机,哭着拨通了110:

    “我自首——”

    “三年前美国岛神社的火,是我放的!”

    .....................

    大戏落幕。

    演出圆满结束。

    黑江奈绪子当着在场的几位当地警官、岛上长辈、还有摄像机的面,在那通报警电话里,一五一十地阐述了自己的罪行。

    不光阐述了自己的,还供出了门胁纱织、海老原寿美这两位同伙。

    原来她们三个当年因为好奇“长寿婆婆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神灵庇佑”,竟然就偷偷潜入到神社,在“长寿婆婆”进仓库取东西的时候,放火点着了仓库。

    为的就是看“长寿婆婆”是不是真有神力,会不会被大火烧死。

    结果是岛袋君惠的母亲在大火中被活活烧成焦炭。

    连尸骨都崩裂碎成残渣。

    但因为岛袋君惠秘密地接过母亲衣钵,继续为村民扮演长寿婆。

    所以事后的“长寿婆婆”却还“活着”。

    于是黑江奈绪子等人就亲眼见证了长寿婆“死而复生”的力量。

    她们开始对人鱼大人的传说深信不疑,并因此变得越来越迷信,以至于天天害怕人鱼大人找上门来报复。

    但这些杀人凶手并不知道:

    她们的罪行并不是亵渎人鱼大人,而是杀害了好友岛袋君惠的母亲。

    此时此刻,在黑江奈绪子的老实供述之下,真相才终于重见天日。

    此案也总算了结。

    凭借黑江奈绪子刚刚当众说出的口供,足以给她和她的两个同伙定罪了。

    当然,理论上讲,只有口供的案子是很容易被推翻的。

    尤其是以黑江奈绪子刚刚的心理状态,她完全可以在事后强词夺理地说自己当时精神状态有问题,录像里说的口供都不能算话。

    但林新一却并不担心她翻供。

    因为这就跟妃阿姨之前就教导过她:

    想成功翻供就得请名律师,请名律师就得花大钞票。

    而黑江奈绪子等人不过是乡下的穷酸村民,以她们那三瓜两枣的身家,恐怕玩不起这种烧钱的游戏。

    “好了。”

    林新一轻轻一叹:

    “可以结束了。”

    话音刚落,埋伏已久的当地县警们终于现身:

    “黑江小姐。”

    “请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神兵天降,手里拿着手铐。

    连带着几位作见证的当地长辈,也跟着一同登场。

    而黑江奈绪子还沉浸在刚刚的恐惧之中,整个人都是懵的。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警察她不仅不逃,也没想过自己才刚刚打完报警电话,身边就凭空“刷”出了警察。

    她只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主动地冲上去给自己戴上手铐:

    “警察先生...”

    “快把我抓走吧——”

    “我杀人了,我要坐牢!”

    “千万别把我放出来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