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24章 贝尔摩德的秘密(下)
    贝尔摩德的话令林新一无比愕然:

    怎么说着说着,就把他的未来岳父母,说成是他的灭门仇人了?

    合着他变成孤儿,还都是因为志保父母的原因?

    林新一表情很是复杂。

    而贝尔摩德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说的话有些偏激。

    她紧紧咬着嘴唇,沉默了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勉强放下了自己对宫野夫妇二十年来从未完全消失过的恨意:

    “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宫野夫妇的过错,倒是有所偏颇。”

    “但他们也绝不无辜!”

    贝尔摩德缓缓讲述起当年的事情:

    20年前,宫野夫妇因为他们在生物学界发表的超前研究理论,进入组织和乌丸莲耶的视野。

    19年前,宫野夫妇带着女儿明美被蛊惑着加入组织,并从此彻底陷入乌丸莲耶的控制,开始主导不死药的实验研究。

    而这时乌丸莲耶已经121岁了。

    离打破122岁“地球最长寿人类”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也就只差1年光景。

    即使有着组织研发出的无数延寿药物续命,他也依旧走到了人类理论寿命的极限,随时有可能一命呜呼、倒地毙命。

    所以乌丸莲耶等不及了。

    “这家伙把宫野夫妇的研究当成了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

    “于是他用极为残酷的手段强行控制住了宫野夫妇,并要求宫野夫妇必须在1年之内将不死药研发成功,保住他的性命——”

    “如果做不到,就得让宫野一家给他陪葬。”

    “这些‘陪葬品’里包括他们的大女儿宫野明美。”

    “还有当时还怀在宫野艾莲娜肚子里的...”

    贝尔摩德无奈地看了林新一一眼:

    “你的小女朋友,宫野志保。”

    “这...”林新一大概理解了宫野夫妇当时的艰难处境:

    甲方要求乙方承包一个三峡大坝的大工程,却只给了乙方只够建座三层小楼的工期。

    干成了未见得有多大的奖励,干不成还得惨遭灭门。

    这不是得把乙方给逼疯了?

    “没错。”

    “于是宫野夫妇也‘疯’了。”

    贝尔摩德冷冷地笑道:

    “为了保住女儿的性命,为了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他们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加快研究进度。”

    “而要加快研究进度,就必须做非法的人体实验。”

    “但和以前组织做的非法人体实验不同,宫野夫妇主导下的人体实验,其‘实验素材’都得经过满足其给出的特殊条件。”

    “而这个特殊条件就是...”

    “乌丸家族的成员。”

    在20年前,不死药的首要目标用户就只有乌丸莲耶自己。

    他不需要宫野夫妇当时就研发出能让全人类都能长生不老的不死药,只需要想办法研发出一种专供给他的不死药,保住他这条行将就木的老命就行了。

    于是宫野夫妇在结果导向的工作纲领下强化认知、快速响应,通过分析用户痛点成功找到击穿用户心智的抓手,走上正确赛道与正确研发模式,并聚焦于“加快药物研发”问题本身,沉淀出了解决相应问题的方法论。

    而该方法论的核心思想就是:

    尽可能倾斜研究资源向目标发力,在精细化研发的模式下为产品做特色赋能。

    说人话...

    就是宫野夫妇为了实现1年完工的项目要求,把项目目标从“不死药”,缩水成了“乌丸莲耶特供版不死药”。

    这药是专门针对乌丸莲耶的基因设计的。

    于是乌丸莲耶的血亲,和他基因相似度更高的乌丸家族成员,就成了不死药实验所需的最佳研究素材。

    是的,从宫野夫妇的研究思路中延伸出来的最佳研发途径,就是有针对性地采用和乌丸莲耶有血缘关系的“实验素材”。

    而19年前还是1977年,这时离历史上第一名试管婴儿的诞生还差一年。

    与此同时,人体克隆技术也还只是处于纸面上的理论,远远不能投入实用。

    而即使宫野夫妇当时就超前地掌握了试管婴儿和克隆技术的黑科技,并且罔顾科学伦理,可以从技术手段上生产出“实验素材”的替代品。

    他们当时的项目期限也只有1年。

    就这一年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培育新的生命。

    所以摆在乌丸莲耶面前的就只剩下了一条路——

    牺牲自己的血亲,成就永恒。

    “那个男人已经彻底疯了。”

    “只要能让自己活下来,乌丸莲耶什么都可以放弃。”

    说到这里,贝尔摩德的脸色无比阴沉:

    “包括他的‘家人’。”

    在得知拿自己的族人做实验可以加快不死药研究进度之后,乌丸莲耶的第一反应就是:

    要拿乌丸家族的人做实验?

    这可是我的手足家人啊!他们...

    他们这点人够吗?

    不够的话,要不咱把出了五服的远亲也算上?

    乌丸莲耶二话不说,马上就把自己的一帮子亲戚全给送上了实验台。

    而经过宫野夫妇的实验消耗,这些乌丸家“皇亲国戚”,最后就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一时之间,乌丸家内部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气氛好不和谐。

    但药物研发仍旧迟迟没有决定性的进展。

    于是乌丸莲耶近亲抓完了抓远亲,远亲也抓完了...就抓嫡亲。

    “你的父母就是乌丸家族的远亲。”

    “他们本来只是已经跟乌丸一家毫无关系的普通人,却因为宫野夫妇主导的实验,变成了被乌丸莲耶盯上的小白鼠。”

    贝尔摩德愤恨不已地说道:

    “而我和你父母的处境相同,只不过和乌丸莲耶的关系更近。”

    “作为实验素材,我应该是最优良的那一个了。”

    “因为...我是乌丸莲耶的嫡亲孙女。”

    她终于说出了自己和boss的特殊关系。

    原来贝尔摩德正是boss大人的亲孙女。

    乌丸莲耶本人就是英曰混血,鼻子尖得跟企鹅人一样,属于标准的欧罗巴脸型。

    他生出来的孩子再跟英国人通婚,最终生出来的孙女贝尔摩德,就是现在这副纯正西方美人的面相了。

    她从小就在组织的统治下长大,很受乌丸莲耶的疼爱。

    这种打小就被犯罪组织控制的生活当然不能说是“无忧无虑”。被迫成长在腥风血雨之中,和死亡与黑暗为伴的日子也并不美好。

    那时的贝尔摩德就已经极为痛苦了。

    但她没想到...

    自己痛得太早了。

    她亲爷爷,竟然还能刷新她对痛苦的认知:

    在把远亲近亲都消耗得差不多之后,彻底陷入疯狂的乌丸莲耶将她,她父母,她兄弟姐妹...

    也就是乌丸家所有的嫡亲,全都送上了实验台。

    实验结果不言而喻。

    所有人都死了,只有贝尔摩德一个人活了下来。

    “真是够可笑的。”

    贝尔摩德嘴角勾起一个充满嘲弄的弧度:

    “那个老不死的拿宫野夫妇孩子的性命做威胁。”

    “可最终呢?宫野家的血脉现在都还活得好好的。”

    “而宫野夫妇只是几句话,就让他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自己断绝了自己的血脉!”

    “......”林新一一阵沉默。

    听到这里,他终于稍稍有所理解,贝尔摩德为什么始终不肯提这段过往。

    父母、兄弟、姐妹、甚至是自己,全都成为了组织药物实验的牺牲品。

    她曾经也有家人。

    但那一切都已然灰飞烟灭。

    这段记忆对她来说一定极为痛苦。

    而作为人前神秘强硬的千面魔女,她也不愿向任何人展露自己这脆弱的一面。

    直到她遇到了林新一。

    “你对我来说...”

    “算是生命中的一个惊喜吧。”

    贝尔摩德阴郁的脸颊上终于多了一抹阳光:

    “其实我跟你的父母并不是很熟。”

    “我只是记得,他们是乌丸家族众多牺牲者中的一员罢了。”

    “而当药物实验最终在我身上取得成功的时候,你父母,还有乌丸家其他可以找到的族亲,都已经被组织消耗得差不多了。”

    “我以为自己不会再有‘亲人'。”

    她将亲人二字咬得很重。

    而乌丸莲耶,她的亲爷爷,显然并没有被她算在“亲人”之列。

    反倒是林新一,这个血脉远得都不是一个人种的亲戚,成了贝尔摩德心中最后一丝慰藉。

    “在12年前,我偶然间发现...”

    “在已经被灭门的乌丸家族里,竟然还有一个远亲的孩子意外地躲过了当年组织的搜捕,在孤儿院里幸存了下来了。”

    “那个孩子就是你,boy。”

    贝尔摩德悄然伸手抚上林新一的脸颊。

    她轻轻摩挲着他的脸庞,动情地盯着他的眼睛: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亲人。”

    “所以我悄悄找到了你。”

    “又很自私地...把你带回到我的身边。”

    贝尔摩德把那个已经和组织毫无关系的“林新一”收养到身边,其实是断绝了他拥有正常生活的机会,把他拖进了火坑。

    但林新一能感受得出来...

    当时的贝尔摩德,一定非常孤独。

    她失去了所有的家人,作为组织的工具苟活于世。

    所以当她看到世上竟然还存在着他这么一个“同类”之后,她就像在茫茫苦海里见到了一根救命的浮木,迫不及待地“拥抱”了上来。

    “请原谅我。”

    贝尔摩德将抚摸林新一脸颊的手缓缓下移,轻轻勾住他的脖子,触景生情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这次林新一没有躲开。

    他温柔地将这位有些可怜的魔女小姐搂在怀里,又神色复杂地呢喃着,不知该怎么安慰。

    最终,林新一也只是喊了一声:

    “姐...”

    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

    “怎么了?”贝尔摩德从他怀里抬起头。

    她敏感地意识到,林新一的沉默有些不太对劲。

    再看看他的表情,仿佛是有什么话想说,却又犹豫着不知该怎么说一样。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贝尔摩德鼓励道。

    “唔...”林新一又酝酿了一会。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那张年轻如同少女的姣好面庞,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突然想到,乌丸莲耶现在都140岁了。”

    “如果你是他孙女的话,那你...”

    曰本在卷起来之前生育率可没那么低,更没有普遍的晚婚晚育。

    那即使保守一点,按30年传一代人。

    爷爷要是有140岁的话,这孙女...怎么着也得80了吧?

    看来之前他喊的“祖母”根本没错...

    从年龄上讲,这声“祖母”还真给喊准了。

    “你....”贝尔摩德嘴角直抽。

    被林新一的奇妙关注点往歪处一带,她倒是也忘掉了回忆过去带来的痛苦。

    就只顾得上生气了:

    “混蛋!”

    “我可没有80岁!!”

    “因为乌丸莲耶那个老不死的他...70多岁了都还在生孩子!!”

    有钱人玩得花,身体又保养得好。

    往往一大把年纪了,都还能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这从古至今都是正常现象。

    而乌丸莲耶七老八十了还能生孩子...

    对男人来说,这事虽然稀奇,却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三国时期的名将钟会,就是他父亲钟繇老先生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在古稀之年留下来的后代。

    贝尔摩德既然说自己父亲是在乌丸莲耶70岁以后才出生的。

    那她父亲现在如果还没死的话,年纪也就70不到罢了。

    这么一算,贝尔摩德自己的年纪应该也就在40岁~50岁之间。

    比她的闺蜜有希子阿姨,其实也大不了多少。

    原来不是祖母。

    “是阿姨啊...”林新一轻叹出声。

    但他又猛地想到:“不对...”

    贝尔摩德年纪不算太大,但是辈分高啊!

    她是乌丸莲耶的孙女辈。

    而如果“林新一”的祖上正常生育繁衍的话,那这140年下来,他这一脉应该至少传了4代。

    再考虑到过去的曰本尚且处于早婚早育时代,一般人20岁就开始结婚生子。

    照这么算,140年至少够传6代。

    既然如此,那从辈分上讲...

    “我到底该叫你什么?”

    林新一自己也算得有些晕了:

    “曾祖母...还是太奶奶?”

    贝尔摩德:“.......”

    她额上青筋直爆,身上肌肉紧绷,差点没下意识一个抱杀,把林新一闷死在自己怀里:

    “闭嘴——”

    “你只能叫我‘姐姐’!”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