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31章 灰原小姐不想写论文(二合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林新一作为法医,自然也爱看法医题材的职业剧。

    他还有不少同事就是因为年少时被《大宋提刑官》这样的经典剧目感动,才怀揣着理性和向望,义无反顾踏入这个行当的。

    等大家意识到现实世界里没有英姑这样的美女助手,更没有石原里美这样的美女前辈。

    而且工作环境要远远比电视里表现得更加恶劣之后...

    他们也只能怅然长叹:

    “来都来了。”

    所以林新一不仅爱看法医剧,还深看、细看、把精彩的地方全记下来,以备时刻向亲戚朋友,尤其是亲戚朋友家的小孩子安利——

    这些孩子里,说不定就会有他十年后的同事。

    能忽悠...提携一个算一个。

    有着这样的经历,林新一自然对一些法医剧里的经典台词非常熟悉。

    而这也的确是《非自然死亡》里中堂医生的名台词。

    只不过在这部电视剧热播之后,这段台词又被这个世界的“创世神”借鉴采用,借宫野艾莲娜之口说了出来。

    于是....

    林新一3年前看的电视剧台词,就这样跨越时空,成了19年前他岳母大人的“遗训”。

    此时蓦然从降谷警官口中听到这段仿佛来自前世的台词,他不禁为之讶异出声:

    “这不是《非自然死亡》的台词吗?”

    而被林新一这么一打岔...

    原先正努力在脑海中回忆母亲那朦胧印象的灰原哀,不禁断了思路。

    降谷警官也从那莫名的感触和怀念中骤然清醒。

    他有些意外地看向林新一:

    “林先生你在其他地方,也听到过类似的话么?”

    贝尔摩德和灰原哀同样略显好奇地投来目光。

    “额...”林新一终于反应过来。

    他想到自己的失忆人设,还有这个世界里并没有那部电视剧的事实,便只好含糊其辞地说道:

    “嗯...我的确对那些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好像是我以前在什么小说里看到的,小说名字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总之,记不太清楚了。”

    “不过,降谷警官...”

    林新一一番解释,又有些好奇地问道:

    “你是从哪听到这段话的?”

    连台词都一样,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穿越者?

    “我么...”降谷警官已然没有了刚刚安慰灰原哀时的那种真情流露。

    他微微一笑,滴水不漏地回答道:

    “一个朋友告诉我的。”

    “那家伙和小哀一样是混血儿出身,还因此在学校里受了不少欺负——我想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有如此深刻的感触吧?”

    降谷警官默默地将心里的“她”,换成了“他”。

    又悄然把自己的经历错置到了“朋友”身上,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他会记住这段话的原因。

    “原来如此。”

    林新一点了点头,也没怀疑。

    这段话里蕴含的道理放之四海皆准,世界上会有其他人根据这道理想到类似的台词,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抱着这样的想法,大家都没再往深处探究此事。

    而降谷警官又对“孤独寂寞又自闭”的灰原小小姐一番暖声安慰,便很快抬头看向搂着灰原哀的林新一,进入了今天他为之而来的正题:

    “林先生。”

    “我们有个案子需要您帮忙。”

    说着,降谷警官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沓厚厚的文件。

    他正想将那文件递到林新一面前,但是又犹豫着停下动作,暗示着瞧了仍旧赖在林新一怀里不走的灰原哀一眼。

    林新一意识到了什么:“保密调查,需要旁人回避?”

    “不。”降谷警官摇了摇头:“保密倒谈不上保密。”

    “因为这个案子昨天就已经在电视上传得沸沸扬扬,说要保密,也没什么密可保了。”

    “而我们要请林先生您协助调查的内容,也不涉及这案件中需要保密的部分。”

    “昨天电视上热议的案子?”

    “难道是...群马县发生的那起‘无名女尸’案?”

    “嗯,就是那起无名女尸案。”

    “只不过我们公安内部都把这个案子叫做...”

    “广田雅美案。”

    降谷警官此言一出,林新一、灰原哀、贝尔摩德都为之暗暗警惕:

    曰本公安插手了这起无名女尸案。

    而且目标直指广田雅美。

    看来曰本公安在组织里的卧底不是白安的。

    他们果然知道“广田雅美”的真实身份,也知道这位“劫匪小姐”真正蕴藏着的价值。

    “既然没有什么可以保密的。”

    “那我可以留在这里吧?”

    灰原哀的确很想第一时间知道,曰本公安对自己姐姐的调查,具体深入到了什么地步。

    而且...被男友抱在怀里的感觉挺舒服的,她在这坐了一会儿,也不太想走了。

    “这个...小哀,你最好还是回避一下。”

    降谷警官有些无奈地小心遮住那叠文件里的照片:

    “不是出于保密原因,而是...”

    “这上面的照片,实在不适合小孩子看。”

    “我不怕。”灰原哀不动如山:“尸体而已,我见得多了。”

    她迄今为止卷入的案子已经够多了。

    就算是真的小学生,也早该练出胆量来了。

    所以这“见多了尸体”的发言也很符合人设,不怕怀疑。

    更何况她还经常黏在林新一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会对刑侦推理感兴趣也很正常。

    “这次可不一样。”

    降谷警官表情有些复杂:

    “这具尸体...真不是小孩子能看的。”

    “让我看看!”

    灰原哀很任性地轻声哼道。

    配合她那心理早熟、性格孤僻的人设,倒也丝毫不显突兀。

    “行吧...”

    见到实在拗不过这小姑娘,降谷警官只能无奈一叹。

    他小心地从那些照片里挑出了一张还算不怎么吓人的照片,在灰原哀面前晃了一眼。

    灰原哀:“......”

    她那张写满淡然的小脸瞬间一垮。

    紧接着就唰地白了下来。

    这倒不是被吓的。

    学过解剖学的她可不会怕尸体。

    但是...她怕虫子。

    尤其是在一堆蠕动的蛆虫抱团聚集在一起,在尸体高度腐烂的脏器里爬进爬出的时候。

    这画面要远远比单纯的尸体更有冲击力。

    而这也正是不少年轻人入行后觉得自己被法医剧忽悠了的原因——

    法医剧里的尸体要不没有特写。

    有特写镜头的也一般都比较“干净”。

    而法医真实工作里,却经常要接触这种高度腐败、溃烂变形、身上爬满无数蛆虫的恶心玩意...

    所以懂解剖学,并不就等于法医。

    灰原小小姐现在就被吓麻了。

    “别看。”

    林新一默默地伸手捂住了怀里那小家伙的眼睛。

    “我说吧...”

    降谷警官无奈一叹:

    “这真不适合小孩子看。”

    “嗯...我不看了。”

    灰原哀总算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

    她在林新一怀里翻了个面,转过身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又顺势把小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人还是没走。

    眼睛倒是没在看了。

    但小耳朵还机警地竖着。

    “我想听林新一哥哥破案。”

    趴在林新一怀里的灰原哀,非常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降谷警官:“......”

    你那是想听哥哥破案吗?

    你那是在想哥哥!

    降谷警官愈发意识到,这位小姑娘的变态问题有些严重。

    “好吧....”他努力将注意力放回到案件本身:

    “林先生,这里是本案的相关资料。”

    说着,降谷警官低头看向照片上,那具面部软组织几乎完全消失殆尽,根本没办法分辨其容貌身份的无名尸体。

    这副死后血肉被蛆虫啃食殆尽的惨像,令他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复杂。

    但他还是很好地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

    又正声向林新一问道:

    “我们需要知道...”

    “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广田雅美。”

    降谷警官提出了他们公安的请求。

    而这一次,以往总能轻松帮忙解决问题的林新一,却连文件都没仔细看就先摇了摇头:

    “这个我可不能保证。”

    “在这种尸体晚期腐败、软组织消失、高度白骨化的情况下,我们法医能起到的作用,其实相当有限。”

    “如果只是从尸体出发的话,我最多能帮忙判断个年龄、死亡时间什么的。”

    “剩下的得靠你们公安自己。”

    确定尸源向来是无名尸案中最让人头疼的一部分。

    尸体本身能做的文章很少。

    法医能做的除了确认死者年龄、性别、人种和死亡时间,就是分析死者衣着、随尸物品,刻画死者身份、职业,缩小尸源查找范围。

    前者只考验技术,后者却很看运气。

    要是死者穿得很普通、很大众,身上没有啥限量款包包、限量款球鞋什么的,排查起来就会有些难以下手。

    而如果只知道死者年龄、性别、人种、大致死亡时间,没有其他线索的话...

    那就只能跟该时间段内各地警方上报的失踪人口做比对,一一让符合特征的失踪者家属来做dna比对,看看能不能正好撞上。

    实际上还是碰运气。

    所以林新一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尸体,马上就很实在地提前提了个醒:

    自己能力有限,真不一定能破得了这种在未来都是顶级难度的无头命案。

    “我知道。”

    降谷警官倒是没有为林新一的失败主义言论而失望:

    “其实您能帮助判断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就已经能帮到很多忙了。”

    “我们请来的验尸官...”

    “都没有这个能力。”

    在林新一出现以前,这个世界可以说就几乎没有真正的法医存在。

    法医都是出来打龙套的,能给侦探提供一些无关紧要的线索,帮忙验验毒药、查查指纹dna什么的,就已经算是有不少戏份了。

    所以即使是曰本公安这种强力部门的法医,能力也非常有限。

    他们都习惯了被名侦探,或降谷警官这种堪比名侦探的大佬带飞,渐渐地也就习惯了当背景板,无法独当一面。

    而判断晚期腐败尸体的死亡时间,又是难点中的难点。

    这道题对那些水货验尸官来说的确不好解。

    所以也就只有来求林新一了。

    “但是...”

    林新一仔细看了看那尸体的照片,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说实话,就这起案子而言...”

    “光是判断大致死亡时间,我都很难保证准确。”

    “这...为什么?”

    降谷警官有些不解地问道:

    “林先生你不是懂得利用法医昆虫学来判断死亡时间的知识么?”

    “我听说上次群马县发现的那具几乎完全烧焦的尸体,就是您...”

    “不一样。”

    林新一知道,降谷警官说的是那起“赤鬼村火祭杀人案”。

    那起案子里的尸体已经被焚毁到了完全无法依靠常规方法来判断死亡时间的地步。

    是林新一通过解剖验尸,从死者软组织层厚实、抗高温能力较强的菊部地区,发现了从大火中幸存的蝇蛆幼虫,才成功判断出死者死亡时间的。

    降谷警官知道他曾经露过这一手。

    而这个案子里的尸体上,又正好有着这么多“小可爱”。

    难道就不能故技重施,利用这些蛆虫来准确判断死亡时间么?

    “这次的情况真没这么简单。”

    “上次那个案子里的尸体只是早期腐败,尸体体内的蛆虫也只发育到幼虫阶段。”

    “而蝇蛆在幼虫阶段,长度每天会增长0.1~0.2mm不等。”

    “利用这样的原理,我们才能在早期腐败的尸体上,直接利用蝇蛆幼虫的生长长度来判断死者死亡时间。”

    “可这具尸体却已经到了晚期腐败阶段。”

    “尸体上不仅有幼虫,现场还发现了虫蛹。”

    “这说明蝇虫已经至少在尸体上繁殖了一代,已经没办法简单地用幼虫生长情况来做判断了。”

    幼虫的生命也是有极限的。

    它不可能随着时间推理,无穷无尽地变长。

    虫卵会变成幼虫(蛆),蛆生长成熟后又会结蛹,蛹会羽化为成虫(苍蝇)。

    早期幼虫生长的阶段,可以简单地从蛆虫长度来判断时间。

    但幼虫结蛹,蛹羽化成虫,这些阶段经历的时间可就没那么容易判断了。

    所以在晚期腐败的尸体上,蝇类幼虫生长发育的情况,基本已经无法提供参考。

    “时间长了,虫子都不知道在尸体上繁衍了几代。”

    “尸体上的幼虫可能是死者死亡很多天后才孵化出来的‘孙子辈’,再去简单地量它的长度,又怎么能帮助我们了解死者的死亡时间呢?”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往往只能利用‘嗜尸性昆虫群落的演替规律’,来判断死亡时间。”

    利用嗜尸性昆虫群落演替规律,说到底就是研究尸体上各种昆虫的种群数量、类别、以及不同种群的比例等生物群落数据随时间变化的规律,进而推断死亡时间。

    这一看就比“拿尺子量蛆长”的操作要复杂得多。

    当然...

    虽然情况复杂,但林新一也并不是不会。

    可最最关键的关键问题是...

    “昆虫群落的演替规律,非常受地理性差异、季节性差异、气候变化等各种因素的影响。”

    “尤其是这地理性差异,最难解决...”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同一种昆虫在不同地区生长发育所需要的时间,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林新一前世工作积累的昆虫群落分析经验,可能出了省、甚至出了市,就不能直接拿去用了。

    更别说换了个国家,甚至换了个世界。

    以前的经验根本不能照搬过来。

    那有经验也就跟没有一样了。

    如果想利用这一招来判断死亡时间,他就必须先通过漫长的实验研究,找出东京都地区嗜尸性昆虫群落的演替规律。

    有法医学者在前面开了路,后来的法医才能拿着这规律来分析具体案例。

    “但东京地区的法医学研究,尤其是法医昆虫学研究...”

    “额...还未来可期。”

    林新一很委婉地说出其中的难点:

    “所以我最多只能通过蝇虫发育情况结合尸体腐败程度,推测...额...”

    “蒙出一个大致的时间范围。”

    “精确到周都有些勉强,想要精确到天...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又很坦诚地说明了现实情况。

    “我明白了...”

    降谷警官轻轻一叹,倒也不显失望。

    他还是很看好林新一的能力:

    “林先生你尽力而为就好。”

    “说不定仔细观察后又会发现什么线索,可以帮助我们更精准地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呢。”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我尽力。”

    他打起精神接过那沓文件,同时又按捺不住地嘀咕道:

    “降谷警官,你这次倒给我提了个醒。”

    “以后警视厅的法医队伍要科学化、专业化,有些法医学研究就必须未雨绸缪地先做起来。”

    “看来我是得写一篇论文了,嗯...”

    “论文选题就叫《东京都地区嗜尸性昆虫群落演替规律的研究》好了。”

    其实这研究有一个最大的问题...

    就是这个世界的气候变化...很不科学。

    今天穿短袖明天就下雪,昆虫群落还能有个鬼的演替规律。

    但林新一倒也不太担心。

    因为根据他过去总结出的柯学规律:

    只要是涉及命案调查,自死者死后到尸体被发现之前的那一段时间里,当地气候都会相对稳定。

    不然的话...这尸体要是天天在“冰火两重天”的环境里放着,早不知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尸体还怎么验,命案还怎么破?

    名侦探们也会很头疼的。

    这里是名侦探的世界,老天当然不会做让名侦探们头疼的安排。

    所以在这柯学世界里研究昆虫群落演替规律,也应该是有用武之地的。

    于是林新一信心满满地要写篇论文发表出来。

    好为后来的东京法医们铺路,让他们在判断晚期腐败尸体死亡时间的时候,能够有规律可依。

    但他话音刚落...

    “写论文?”

    趴在他怀里的灰原小小姐顿时一惊:

    林新一什么时候自己写过论文?

    他只是一个靠着出卖色相才勉强混出几分“学术成就”的无耻学阀分子而已。

    那些论文明明就都是她写的!

    那这次...

    研究虫子的事情,难道也让她上?

    灰原哀脑子里一想那画面,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而她还没来得及发表什么意见,便听降谷警官好奇问道:

    “林先生准备自己搞研究?”

    “那这研究成果什么时候能出来,能直接用在这案子里么?”

    “这次肯定是用不上了。”林新一果断摇头:“这篇论文要发表出来,估计得花上不少时间。”

    “怎么...是研究有困难?”

    “倒不是有困难。”

    “只是因为研究嗜尸性昆虫群落的演替规律,需要耐心观察各类嗜尸性昆虫在不同环境条件下的生长发育情况——这本来就是一项很耗时间的工作。”

    “至于研究本身设计起来倒是不难:”

    林新一笑了一笑,简单形象地解释道:

    “说起来也就是用那和人类体型接近的死猪模拟人体。”

    “然后在猪尸上面养几茬蛆而已。”

    灰原哀:“.......”

    她身形一颤,开始在林新一怀里疯狂摇头。

    “当然,说养蛆是说简单了。”

    “毕竟嗜尸性昆虫不只有双翅目的各类蝇蛆。”

    “还有鞘翅目的各类甲虫、显角亚目的各类虻虫...之类的玩意。”

    灰原哀:“......”

    她的摇头速度悄然加快,频率高了许多。

    “对了,除了嗜尸性昆虫本身,那些以嗜尸性昆虫为食的捕猎性昆虫,也是研究的重点。”

    “比如说...黄蜂、胡蜂、蚂蚁什么的。”

    灰原哀:“......”

    她稍稍想象了一下这各种各样的小虫子,一起在腐败发臭的猪肉里面开party的画面....

    那颗大脑袋顿时摇成了五档电风扇。

    因为是面对面地跨坐在男朋友的怀里,脸也近距离地贴着他的胸膛。

    于是在这猛烈的摇头动作之下...

    她那湿湿的小鼻子便不可避免地蹭到了林新一胸口,脸颊也随之与他的胸肌亲密接触。

    让人看着...就好像是灰原哀突然兽性大发,故意在大哥哥怀里“洗脸”一样。

    “这...”降谷警官看得嘴角直抽:

    这还是小学生吗?

    这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

    痴...

    降谷警官欲言又止,换了种高情商的问法:

    “她是野原新之助的粉丝吧?”(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