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38章 赤井秀一的分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林新一很喜欢灰原哀的一点就是,她的理性总是能高于感性。

    这让人跟她说话很省力气。

    就像现在,在得知林新一和贝尔摩德刚刚才遭遇偷窥和窃听、现在可能仍在被人暗中监视的危险处境之后...

    灰原哀很快便搁置了感情层面的次要矛盾,中止斗争、放下成见、主动破冰,与贝尔摩德在电话中展开了一番气氛友好、态度坦诚的和平谈判。

    在磋商中,双方首先就林哀关系、林贝关系和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看法。

    与会双方一致认为,随着安全形势的改变,哀、贝两方当下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林新一的个人生命安全与其所处的危险环境之间的矛盾。

    这要求双方以战略眼光重新审视两方关系,并重点提升两方在安全问题领域的合作水平。

    经过一番友好磋商、坦诚沟通,哀方最终在强调“主权在我”的前提之下,就林新一的床位归属问题与贝方达成了“搁置争议、共同对敌”的战略共识。

    哀方与贝方共同签署临时停战协议,并向贝方开放了为期1日的有限男友使用权。

    贝方承认哀方拥有对林新一无可争议的主权,并在“林安问题”上作出重要保证,承诺将在协议规定的“男友使用期”内,不惜一切代价优先保护林新一的个人生命安全。

    就这样...

    “你们睡吧,注意安全。”

    灰原哀很大方地挂掉了电话。

    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

    贝尔摩德随手把手机丢在床边,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现在你那小女朋友都同意了。”

    “你总可以睡了吧?”

    她掀开被子一角,示意林新一赶快老老实实地钻进来。

    “唔...”林新一还是有些犹豫。

    但现在连灰原哀都认同他们应该在一起睡,他也的确没有什么好想不开的了。

    于是他想了一想,还是半推半就地上了床,盖上了被子。

    而被窝已经被贝尔摩德暖得非常暖和。

    即使林新一为了避嫌还穿着那身严严实实的衣服,他也依旧可以瞬间感受到这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惊人热量。

    “睡吧。”

    贝尔摩德又捂着嘴打了哈欠。

    她神情有些疲惫,像是真的想睡觉了。

    所以她也没再戏谑地开什么大人的玩笑,只是很自然地朝林新一侧过身子,伸手帮他掖好被角,把这窄窄的被子给两人一起盖好。

    寿司卷就这样变成了寿司卷plus。

    紧接着贝尔摩德又顺势把脑袋往林新一肩膀上一靠,像搂着一个大号等身抱枕一样,侧着身子,搂着他静静地睡着了。

    “姐...”林新一觉得她离自己有些近了。

    “怎么?”贝尔摩德闭着眼睛,语气慵懒地轻哼着:

    “你能不能平躺着睡?”

    “不要。”贝尔摩德眼皮都懒得抬:“天气冷,抱着你睡比较暖和。”

    “而且你害羞什么...”

    “我就抱抱,不干别的。”

    她说不干别的,就真不干别的。

    林新一还想再说些什么,贝尔摩德便已然舒舒服服地闭紧了眼睛,搂着他一声不吭地睡着了。

    “好吧...”林新一也想闭上眼睛,早点睡着。

    但他却有些睡不着了。

    因为不管谁被贝尔摩德这么抱着,估计都会没心思睡觉。

    林新一也是一样。

    虽然贝尔摩德平时就把他当成一个大玩具看待,心情好了会搂搂他,心情不好了就要他抱抱。

    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时间长了,林新一早已对贝尔摩德的美貌有了极强的免疫能力。

    但现在情况不同。

    夜深了人就容易胡思乱想。

    而在床上抱着一位银发美人睡觉的感觉,也和平时搂搂抱抱的感觉完全不同。

    虽说林新一也不是第一次抱着女孩子睡觉。

    但他之前抱的是灰原小小姐,她这个“女孩”前面还得加个“小”字。

    灰原哀太小只了,她那小身板还没凯撒重,也不像凯撒那样肉乎乎的,摸起来有种肉装战士特有的软糯。

    除了肌肤比凯撒更为细腻光滑、味道比凯撒更清新好闻以外,灰原小小姐的整体持抱体验,其实还远远不如凯撒。

    林新一抱着她就感觉自己是抱了个娃娃,实在是生不出什么别的想法。

    可贝尔摩德却不一样。

    抱着她的感觉,就只有一个字——

    润。

    润得让人想学外语。

    望着贝尔摩德那章近在咫尺的精致睡颜,感受着她那滑腻肌肤上散发着的温热气息,林新一心中不知不觉地,竟是有了些旖旎暧昧的想法。

    但这种想法很快就烟消云散。

    因为林大师通过默念自制法咒,一瞬间就进入了坐怀不乱的圣贤境界:

    “她是我太奶奶...”

    “她是我太奶奶...”

    “她是我太奶奶...”

    贝尔摩德的年龄只能算是阿姨,比有希子也大不了太多。

    但如果按乌丸家族的辈分来看,她给林新一当太奶奶都绰绰有余。

    所以将此咒语默念三遍...

    别说在一起睡觉了,现在就算贝尔摩德现在主动脱衣服勾引他,他也只会吓得头皮发麻。

    就这样,林新一念念有词地念着咒语,很快就心平气和地有了几分困意。

    然而...

    “你在念些什么?”

    贝尔摩德的声音却突然在他耳畔响起。

    原来她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睛,看到了他默念《冰心诀》的场面。

    “额...”林新一神情有些尴尬。

    如果是在之前,他或许会直接把真话说出来。

    但经历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已经渐渐地意识到,在那些老女人面前提年龄和辈分,其实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于是林新一马上便高情商地回答道:

    “姐,我是在说你...”

    “睡觉的样子真好看。”

    “哈哈...”贝尔摩德露出幸福的微笑:“真是难得啊。”

    “这是你这个笨蛋,对我说过的最好听的话了。”

    “可惜...”

    她话锋一转,眼神变得非常幽怨:

    “我会读唇语。”

    林新一:“......”

    .................................

    在“太奶奶”的辈分加持之下,林新一很快安然地进入了睡眠。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天早上。

    而他是被一阵轻微却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

    “林先生,克丽丝小姐。”

    “你们睡醒了吗?”

    门外传来了降谷警官的问候声。

    这让林新一猛地惊醒。

    惊醒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迅速将怀里这个紧紧搂着自己的女人推走,然后一个鲤鱼打挺、鳄鱼翻滚、羚羊飞渡,翻到旁边另一张床上去。

    幸亏贝尔摩德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缠到他身上的胳膊和大腿,牢牢地压制住了他的弹跳起步。

    林新一这才意识到:

    旁边没有另一张床。

    而他这次也没有涉嫌违法犯罪,被发现了也不会社会性死亡。

    门外站着的还是降谷警官这个“偷窥嫌疑人”,他不仅用不着把怀里的姑娘推开,还得防止对方从门缝里窥视,表现得跟对方更亲密一些。

    “咳咳...”

    林新一搂着同样清醒过来的贝尔摩德,调整情绪向门外喊道:

    “醒了,你等等。”

    “我们把衣服穿好就开门。”

    “好。”降谷警官不再敲门。

    贝尔摩德也终于把她缠在林新一身上的胳膊和大腿收了回来,解开了这道在睡梦中自然形成的“裸绞”。

    两人迅速掀开被子、穿好衣服,各自整理好仪态,然后爬下床为降谷警官开门。

    “怎么了,降谷警官?”

    看着窗外这尚且带着几分朦胧的天色,贝尔摩德不由懒懒地打起哈欠:

    “这么早过来叫我们起床,是有什么事么?”

    “嗯。”降谷警官点了点头:“的确出了些状况。”

    “哦?”林新一神情严肃下来:“出什么事了?”

    “我的车被人动过。”

    “哈?”这马上让林新一震惊了一下:“你的车被人动过?”

    “那车里的枪呢?还在吗?”

    降谷警官的车几乎就是个移动军火库,林新一很担心里面的籽油气息会因乱扩散出来。

    “不用担心。”

    “我昨天晚上就把那几把枪都装进包里,带回我自己房间保管了——”

    “这些东西放在车里,我自己也不放心。”

    “那些枪都还好好的,但是情况却依旧不妙:”

    “因为我的车不仅被人动过。”

    “而且动手的人,手法相当专业。”

    降谷警官语气平静地讲出了让人心惊肉跳的话:

    “我本来在四扇车门上都夹了根头发——你懂的,就是特工们常用的那些小伎俩。”

    “而我早上起来检查车况的时候,车门上夹的头发还在。”

    “但车内储物柜放置的案件资料里,我特意在不同页面放置的几粒灰尘,却都已经凭空消失、掉落不见了。”

    夹在纸页里的灰尘消失不见,说明这叠文件肯定被什么人拿起翻看过。

    可车门上夹的头发却偏偏都还保持着原状。

    这说明的确有人撬锁进过车里,而且对方还注意到了这车门上的第一重安防,并且在作案后细心地将其恢复了原状。

    “这...”林新一不禁有些震惊:

    他先是震惊于,降谷警官竟然不知不觉地在车上搞了这么多小“陷阱”。

    而他一路跟在身旁,竟然都完全没注意到。

    当卧底可真是个危险的工作...

    现在想想,要不是有贝尔摩德全程为他保驾护航,他估计早就傻乎乎地在这位降谷警官面前暴露出破绽,被“特高课”请回去挨烙铁了。

    而除了为降谷警官的谨慎和细心震惊以外,林新一也在震惊:

    那个溜门撬锁潜进里翻看案件资料的家伙,竟然也跟降谷警官一样谨慎。

    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天生细心才注意到的头发。

    还是说,那犯人也是个经过特殊训练的专业人士。

    “降谷警官,你觉得那家伙会是什么人?”

    “昨天那个偷窥我们的人...会不会也是他?”

    林新一不禁有些在意地问道。

    “不知道。”

    降谷警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完全没有线索。

    但他还是给出了一个看法:

    “有件事或许值得注意:”

    “听民宿老板说,昨晚我们见到的那个年轻猎人,天没亮就已经退房离开了。”

    “他走得...是不是太早了点?”

    ............................................

    年轻猎人早早离开,也并不能说明什么。

    林新一等人仍旧没有找到那神秘偷窥者和撬车者的线索。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那民宿酒店外面,在那无人能够注意到的隐蔽之处:

    还有一双眼睛正遥遥地窥视着这里。

    这个窥视者,正是他们昨晚打了个照面、今早又赶着退房离开的年轻猎人。

    他正一边监视着民宿这边的动向,一边压低声音跟人打着电话。

    而电话里,对方对他的称呼是:

    “赤井先生。”

    没错,那位年轻猎人便是fbi的王牌搜查官,江湖人称“银色子弹”的赤井秀一。

    他是来这调查“广田雅美”一案的。

    其实fbi本来没想这么麻烦。

    按照他们一开始制订的计划,他们是想等曰本警方对此案展开调查之后,再通过fbi的情报手段搞到曰本警方的调查资料,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样既省了勘察现场的力气,也避免了在案发现场与其他势力遭遇的风险。

    但问题是...

    fbi千算万算,也想不到曰本警方的“保密工作”竟然做得这么强:

    负责一线调查的群马县县警,直接给出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勘察报告。

    这报告让自己人看了头大。

    也让fbi偷走了案件资料,照样没办法从中获得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无奈之下,fbi只能亲自下场干“nypd”的活,跟被迫来到这里的林新一一样,派人去案发现场重新进行勘察。

    而fbi在曰本分部的得力人员基本全长着一张外国脸,出现在群马县的深山里十分显眼。

    那些在本土招募的曰本成员倒是适合伪装潜入,但他们要不就是资历尚浅不能信任,要不就是能力不足不够可靠。

    所以赤井秀一干脆亲自上阵,独自接下了这个潜入调查的任务。

    而他这次行动也是易了容的。

    fbi现在虽然没掌握那种源自黑羽一家的,可以完美易容成另一个人的“怪盗易容术”。

    但这并不代表fbi就不掌握易容术——

    连岛袋君惠这样的民间告诉都能自学成才掌握易容,他们这些情报机构要是还掌握不了易容术,那后勤技术部门的官员就可以自裁谢罪了。

    fbi掌握的易容术虽然做不到像贝尔摩德、工藤有希子一样,让人完美伪装成某个特定目标。

    但要把赤井秀一的脸换一下,让他看起来不像“赤井秀一”,却是非常容易做到。

    这次赤井秀一就是通过易容术,把自己那张已经登上组织内部通缉令的脸,给换成了一张完全陌生的假脸。

    跟这张假脸搭配在一起的,则是他的假身份:

    一个狩猎爱好者。

    这个猎人的身份不仅可以让他尽可能合理地出现在这片山区。

    还能让他光明正大地携带防身武器,避免被人发现随身枪械而暴露身份的风险。

    当然...这还得“感谢”群马县县警提供的那份水货资料。

    要是fbi能从资料里知道这起案件的死者其实是死于霰弹枪,伪装成猎人不仅不低调,反而还很想犯罪嫌疑人的话...

    他们肯定不会让赤井秀一伪装成猎人行动的。

    而现在,赤井秀一对自己这个引人注目的猎人身份毫无察觉。

    他只是悄悄隐藏在暗处,跟负责跟自己对接的同事兼好友,fbi搜查官,秋名山老司机,江湖人称“红方伏特加”的安德雷·卡迈尔先生通话:

    “卡迈尔,我要你帮我请人查的事情,现在都查到了么?”

    “都查到了。”

    电话里的卡迈尔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昨天群马县县警的确向东京警视厅提出了并案调查申请,而警视厅也从官方层面上同意正式接手了这个案子。”

    “命令是直接从刑事部长小田切敏也那里下的。”

    “所以那位林管理官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应该只是单纯地在执行公务——这没有什么可疑的。”

    “不可疑么...”

    “不,他们很可疑。”

    赤井秀一语气平淡地对着电话说道: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被警视厅派来这里调查刑事案件的普通警察。”

    “又何必在车里设下那种情报人员才会用的安保手段呢?”

    说着,赤井秀一详细讲了一下自己的“偷车”经历。

    是的,降谷警官的车就是他撬开的。

    他从见到林新一的第一眼起,就意识到林新一等人是来调查那起无名女尸案的。

    所以赤井秀一便想着去车里找找,看看那位有名的林管理官会不会把案件的调查资料留在车里。

    如果有的话,他就正好可以看看林新一手里的资料,比那份群马县县警的资料有没有什么“更新提升”的地方。

    结果是两份资料差不多。

    只是多了一份赤井秀一自己看不出太多门道的验尸报告。

    他没能从车内那份案件资料里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

    但他却在这次行动里有了意外收获:

    “那辆越野车的车门上夹着头发——”

    “而且每一扇门上都有,不是因为意外才夹住的。”

    “这...”电话那头的卡迈尔也神情严肃起来。

    会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下车住个酒店都要特意设下这种安保手段的人,显然不会是普通人。

    “难道...是组织的人??”

    卡迈尔不由紧张起来。

    组织永远是fbi的第一大敌,这件案子又可能和组织非常重视的宫野明美有关,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想到了组织。

    甚至就连形象无比伟光正的林管理官,都被他怀疑成了来自组织的黑恶份子:

    “对,那个林新一本来就是一个半道出家的警察。”

    “他突然步入警界又在短时间内获得如此巨大的名望,这背后说不定就有组织的力量。”

    “莫非...这家伙就是是组织打入警视厅高层的卧底?”

    电话那头的卡迈尔先生,眼中不由流露出了卧龙凤雏般的睿智光芒。

    但聪明的赤井秀一却第一时间反驳道:

    “这不太可能。”

    “别忘了上次米花酒店发生的事情。”

    “是林新一亲手揪出了枡山宪三,把琴酒逼得只能仓促现身,强行杀人灭口。”

    琴酒轰炸东京的行为在旁人来看是武德充沛。

    但在赤井秀一看来,这却是一种狼狈。

    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宿敌。

    琴酒属于那种只要有背后敲人闷棍的机会、就绝不会现身跟人钢枪的阴险之人。

    像米花酒店那次驾机开无双的行为,其实是他在意外打击之下实在没有其他解决办法,走投无路、狗急跳墙的表现。

    所以,如果林新一是组织的人...

    他怎么会亲手揪出枡山宪三,又把琴酒逼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呢?

    难道那天闹乌龙的组织成员不只枡山宪三一人。

    还有林新一?

    这种可能性极小。

    “而且,最重要的是...”

    赤井秀一细致而认真地对卡迈尔分析道:

    “那天在米花酒店,酒宴上一同出席的还有几名来自警视厅公安部的高官。”

    “我们事后从在场人员询问得来的情报显示,当时在枡山宪三现形之后,那些公安部的官员就拉住林新一,私下里聊了很长时间。”

    因为当时在场人数众多,人多眼杂根本无法保密,所以这些细节调查起来并不困难。

    但组织并不知道这些细节。

    他们甚至不知道林新一曾经和公安部高官把手言欢。

    因为组织当时派去调查米花酒店现场情况的人...是波本。

    让公安卧底自己查自己,能查出来就有鬼了。

    而fbi就不一样了。

    他们很轻松地获得了这些情报,得知了林新一在宴会现场和几名公安部高官的亲密交流。

    “我想...对方可能是因为亲眼目睹了林新一逮捕枡山宪三时展现出的才能,所以心动地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而这次警视厅突然正式接手案件,并派遣林新一来群马县负责调查此案,可能就是曰本公安在背后运作。”

    当时林新一的确揪出了枡山宪三,也的确逼得琴酒狗急跳墙。

    那些公安部高官也确实看中了他的才能,想要招揽他加入。

    林新一会接手此案,也真是公安在暗中筹划。

    赤井秀一分析出的每一条信息都完全正确。

    只有最后的结论是错的:

    “我想,这位林管理官...”

    “可能已经是公安的人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