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43章 志保去哪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陡坡上有三个人,一个是成龙,另一个还是成龙。

    唯有林新一君的画风,是和别人不同的。

    他是跳下陡坡后还能站立奔跑的唯一的人。

    在赤井秀一与降谷零一前一后,避着坡上突出的岩石和树木,紧贴着陡坡滑铲下落的时候。

    林新一直接脱离了地心引力,垂直踩在这近70度陡的山坡上面,如履平地般迈步奔跑起来。

    借着这等画风优势,他渐渐地超过了降谷零,又紧追着跟到赤井秀一身后。

    但这追逐战并未就此结束。

    只见赤井秀一在滑落过程中顺势起身,朝下方纵身一跃,便从紧贴坡面的滑落姿态,改为堪比跳崖的下坠姿态。

    但他当然不是想跳崖自杀。

    他下坠的身体很快轻盈地落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紧接着双足轻点,身形便又如下山的雪豹一般,灵活地跳到了更下方的,另一块突出的岩石上。

    这样的下坡方式更加危险,但速度却提升很多。

    林新一的“卧虎藏龙”,遇上“敢跳空调外机的成龙”,下楼速度还真不相伯仲。

    而降谷警官见状也不甘示弱,有样学样地跟在赤井秀一身后,转而用这种近乎跳楼的方式加速下坡。

    很快,不知不觉地...

    三人追逐之间,竟是快要奔下着高高陡坡,冲到山下的马路上去。

    先前爬了很久才爬上来的山,就这样刺激而又迅速地下完了。

    “别走!”

    林新一抓住机会。

    在赤井秀一快要跳下陡坡,下到山脚公路上时,他陡然踏地而起、飞身一跃,借着下坠的势能和奔跑的动能,向着下方的目标凌空一脚踢出。

    在高移速的伤害加成之下,这一脚的伤害肯定会非常爆炸。

    但赤井秀一已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猎猎破空之声。

    只见他在那冲下山坡的一刹那间纵身一跃,身形在跳跃过程中陡然一转,在半空中回旋向后。

    与之一同转向后方的,还有那黑洞洞的猎枪枪口。

    这一枪仍旧牢牢地指向林新一的头颅。

    “又来...”

    林新一身形一滞。

    虽然不知道对方这次会不会开枪。

    但枪口都顶到自己脑门上了,他还哪敢拿命跟对方赌这一块大洋?

    为了生命安全,不管怎样都得躲。

    林新一只能急急地收住这一凌空一脚,为了躲开这一枪,使尽浑身解数向一旁的地面扑落。

    看似又要在对方的枪口下吃个闷亏。

    “但你有枪,我也有枪!”

    林新一在匆忙躲避、失速坠落的同时,还以凌厉之势祭出自己的伯莱塔m92f。

    这可把赤井秀一吓了一跳。

    他现在还处于滞空状态,又没林新一那种在天上还能“踩空气”借力的诡异招数。

    如果对方在这一瞬间开枪,他恐怕根本没机会躲。

    不过...

    如果是那个男人射出的子弹...

    是不是就这样顺其自然,不躲会更好一点。

    赤井秀一想了一想,干脆就不挣扎躲避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

    他等来的不是几分随缘的子弹。

    而是一把弹道精准、速度惊人、飞行姿态稳定的,名为伯莱塔m92f的回旋镖。

    林新一真的把这没用的玩意当成暗器扔了出去。

    砰——

    回旋飞来的钢枪管子,就这样重重地砸在了赤井秀一的肩膀上。

    紧接着,又是砰、砰两声闷响。

    为了躲开枪口而扭身下坠的林新一,还有在半空中被一枪击落的赤井秀一,一前一后地,重重地摔在了山脚下,那硬邦邦的水泥路面上。

    两人这一下摔得都极其狼狈。

    但赤井秀一似乎摔得更轻一些。

    他落地时尽可能地在路面上打了几个滚,完成了卸力缓冲。

    紧接着没过两秒,他便拍着身上沾染的尘土,略显踉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而林新一...

    他直接大脸着地,摔了个人仰马翻。

    到现在都没爬起来。

    “林先生,你没事吧?!”

    降谷警官匆匆从陡坡上跳下,颇为担忧地看向倒地不起的林新一。

    “没、没事...”

    “让我缓一下就好。”

    林新一这才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脸色很苍白的样子。

    但他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因为他根本就是故意吃瘪,假摔摔成这么“严重”的。

    而刚刚那一短暂交锋,可是正好遂了他的心愿:

    他可以借着坠地带来的“内伤”暂时挂机划水。

    同时又一枪将那神秘敌人击落,阻止了对方逃跑的脚步。

    降谷警官和赤井秀一的1v1局面,就这样巧妙地形成了。

    “降谷警官——”

    “你别管我,先拿下那家伙再说!”

    林新一嘴里在为降谷零喊着加油。

    心里却在替敌人摇旗呐喊:

    “快,快去揍他,朝脸上揍!”

    “可一定要把这家伙的脸给揍‘烂’啊!”

    林新一一边喘着粗气在旁边挂机,一边聚精会神地期待着敌人能跟降谷警官好好打上一架,争取把对方的人皮面具给扯下来。

    于是,就在他这期待的目光中...

    降谷警官停下来了。

    这家伙非但没有像热血漫主角一样为他这个受伤的队友爆气,反而还非常冷静地停下脚步,目光微妙地看着眼前的敌人说道:

    “你...为什么不开枪?”

    “我看到你刚刚拔枪的速度很快。”

    “如果你在逃跑时用上枪械的话,恐怕也不至于被我们逼到这种地步。”

    “可我这一路上,却都没有听到枪声。”

    降谷警官有些在意地问道:

    “难道说...你并不想跟我们起武装冲突?”

    如果是组织的人,是纯粹的敌人,对方一定会为了成功逃跑,而不惜一切代价地用上枪械。

    可对方却始终克制着自己,没有让双方的冲突进一步升级。

    这说明对方有一种底气:

    就算自己失手被抓住了,只要事闹得不是太大,就还能安全脱身。

    是谁这么nb,连被特高课抓住都不怕呢?

    答案不言而喻。

    不是fbi,就是cia。

    “...”赤井秀一稍一沉吟,便把端起的猎枪又挂回了背后。

    他直视着眼前这个枪术、体能都不在自己之下,脑袋瓜子似乎也非常好使的曰本同行,语气平淡地说道:

    “没错,我就是cia的探员。”

    赤井秀一面不改色地说起了谎话:

    “既然你也猜到了,那我们也没必要让局面太过难看。”

    “让我离开,也能节省大家的时间。”

    他说的是实话。

    fbi还能算捞过界,被抓现形后面子会很难看。

    但cia么...那可就是真正的亲爹了。

    当初就是由五星天皇麦克阿瑟下令成立的东京地检特搜部,现在仍旧牢牢地把控在以cia为代表的米国佬手里。

    而东京地检凭借着“反贪”大棒间接控制着官僚,官僚控制着政府,政府又管着曰本公安。

    仔细一算,cia都能算曰本公安的太爷爷辈了。

    虽说无论如何,未经允许在别国进行间谍活动,都是违反国际规则的行为。

    但曰本公安真敢拿cia的人怎么样么?

    被抓住了也没关系。

    一个电话打出去,保管你半小时后就得跟着领导来审讯室,恭恭敬敬地把他礼送出门。

    所以赤井秀一很隐晦地说:

    “让我离开,也能节省大家的时间。”

    这语气很平淡,并不显得冒犯。

    但正是这种几乎刻在骨子里的,甚至对方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来自帝国上等人的傲慢,让降谷警官觉得非常反感。

    他爱这个国家。

    却十分讨厌自己的“岳父”:

    “节省时间?”

    “你们未经允许就在我国执行间谍活动,难道还想全身而退么!”

    “我不是在‘想’。”

    赤井秀一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不是么?”

    降谷警官:“......”

    没错,是事实。

    但大多数曰本人都不想面对这样的事实。

    你这么说出来...可不就撕下了曰美同盟地位平等的伪装,赤裸裸地当起了爸爸么?

    眼前这个自称cia探员的男人,顿时变得极为面目可憎——除此之外似乎只有那个fbi的赤井秀一,能让他觉得这么讨厌了。

    降谷警官很想痛痛快快地骂娘。

    所幸他的个人涵养,及时救了对方的亲妈。

    但林新一可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对方言语间展现出的傲慢和霸道,同样让他感到气愤:

    “你们这帮米帝国主义的鹰犬走狗,天天跑到别人的地盘上...”

    “额...”话还没说完。

    降谷零和赤井秀一就一同神色古怪地,向他投来了深渊的凝视:“???”

    “咳咳...”林新一连忙改口:“我是说...”

    “我大曰本弟蝈,岂是你们这帮米国鬼畜胡作非为的地方!”

    听到如此招核的言论,眼前两个大特务才终于放下警惕。

    主要矛盾又变回了米曰的父子矛盾。

    而降谷警官在从那本能的恼怒中清醒过来之后,也不再急着跟这位所谓的cia探员置气了。

    毕竟,对方是不是cia,甚至是不是米国人都很难说。

    不管怎样,都得把他带回去审讯再说。

    但降谷警官也并不急着抓人。

    他和林新一已经紧紧追上对方,对方之前有距离优势都没逃走,现在就更不可能。

    多聊上一会儿再动手,还能让“受内伤”的林新一多缓一缓。

    “你们cia,就假设你们是cia吧,来这里是什么目的?”

    降谷警官索性提前开始了审讯。

    赤井秀一也很配合:

    “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

    “你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的。”

    “宫野明美?”降谷零牢牢地盯着对手的眼睛,试探道:“你们米国人既然都有那位志保小姐了,为什么还对明美这条线这么重视?”

    “莫非是那位志保小姐要求你们,帮她找回自己的姐姐?”

    他直接甩出了“宫野志保在米国人手上”的情报。

    如果对方真是米国的特工,那或许能从对方的反应中试探出什么。

    如果对方不是...那也没关系。

    让大家都知道“宝箱”被米国佬抢走了,让fbi成为全球情报部门的众矢之的,对曰本公安来说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对降谷零本人来说,能给他讨厌的fbi、给赤井秀一找点麻烦,也实在是再好不过。

    如果不是情报工作不方便放到大众视野之下,降谷零都恨不得把这事拿到电视上讲。

    而他现在这么一说,还真把对方给震到了。

    赤井秀一:“???”

    宫野志保,在他们米国人手上?

    他怎么不知道这事。

    “你不知道?”降谷零嘴角微翘:“组织里早就传出来消息,宫野志保被fbi营救走了。”

    “怎么,你们cia的‘兄弟部门’,连这都没有告诉你们么?”

    “还是说...你们cia现在在组织里,连个像样的钉子都没有了?”

    赤井秀一:“......”

    宫野志保被fbi营救走了?

    还是组织内部传出的消息?

    胡说八道!

    这简直是赤裸裸地往他们fbi头上泼脏水!

    这些曰本人真是坏透了...自己得到了宫野志保,还要反手一个黑锅甩到他们头上。

    不过,幕后黑手也不一定是曰本公安。

    或许真是有什么组织打着fbi的旗号救走了宫野志保,让所有人都以为是他们fbi干的。

    还有一种可能:

    这事真是fbi干的。

    fbi是个庞大的组织,除了赤井秀一和他的工作小组以外,单位里或许还有其他小组在秘密地盯着“酒厂”。

    所以fbi可能真的救走了宫野志保,只是为了保密需要,连他们这些自己人都一并瞒着。

    赤井秀一心里正有这样的猜测。

    却听降谷警官默默地补了一句:

    “对了,我再免费送你一个情报:”

    “救走宫野志保的fbi探员,正是那位在圈子里名气不小的...”

    “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

    好吧,现在他可以确定,这百分之百是个谣言了。

    宫野志保绝不是他们fbi救走的。

    那么会是谁呢?

    是曰本公安在贼喊捉贼,还是mi6、cia等机构让他们fbi背了黑锅?

    存在的可能性实在太多。

    但不管宫野志保到底在哪,针对此事fbi最好的回应都是:

    “此事纯属子虚乌有。”

    “据我所知,宫野志保现在根本就不在我们米国手上。”

    赤井秀一用非常冷淡的官方口吻回应道。

    “呵。”降谷警官不屑一笑:“我就知道你们会不承认。”

    “.....”赤井秀一无言以对。

    他干脆反过来试探道:“降谷警官,在指责我们之前,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宫野志保在你们曰本人手上的可能么?”

    “你这是在造谣。”

    降谷零不假思索地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据我所知,宫野志保现在根本就不在我们曰本手上。”

    “......”一阵诡异的沉默。

    双方无论怎么对质,都证明不了宫野志保不在自己手上。

    降谷零依旧相信是fbi得了手,因为那是琴酒亲自认证过的“fbi”,不太可能出错。

    而赤井秀一仍觉得曰本公安才是最有可能的那个赢家。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些曰本人占完了便宜还给别人扣屎盆子的行为,就实在是太屑了。

    “好了好了。”

    作为现场唯一知道宫野志保在哪的男人,林新一忍不住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争论什么,但在这里聊肯定聊不出结果。”

    “降谷警官,还是把这家伙带回去吧!”

    别墨迹了,赶快打啊!

    再拖下去的话,他的“伤势”再不缓过来就有点假了。

    林新一这一番煽风点火,让气氛再度变得剑拔弩张。

    降谷警官悄然攥紧拳头,不容反驳地说道:

    “跟我们走一趟吧,这位先生。”

    “如果你真是cia的话,应该不怕来我们这里喝茶吧?”

    他的态度非常强硬。

    即使对方再打着cia的招牌扯皮,他也要动手了。

    “好吧...”

    赤井秀一轻轻一叹。

    他摊了摊手,像是要束手就擒了。

    可就在这时,远处已然隐隐地传来了一阵引擎的轰鸣声。

    那声音极度猛烈,像是有头愤怒的狮子在山间咆哮。

    这绝对不是正常行驶的汽车能发出的声音。

    有辆车要过来了,是飙过来的。

    “这?!”

    降谷警官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对方刚刚不是在跟他闲聊——

    而是在拖延时间!

    这家伙背后有人接应,他还是想跑!

    想到这里,降谷警官当即掏出手枪,牢牢地对准了赤井秀一:

    “不准动,否则我一定会开枪的!”

    赤井秀一丝毫不为所惧。

    而在这对峙之间,一辆丰田皮卡已经自那蜿蜒的山间公路上飙了过来。

    “再见。”

    赤井秀一淡淡地留下一句再见。

    他的语气始终那么平淡,不含一丝恶意。

    但就像班级里的学霸往往人缘不好,有时候光是这种平淡中带着自信的态度,就足以让成绩比他差的人觉得傲慢。

    赤井秀一此刻的这句“再见”,就带着一种来自强者的自信,或者说,是无视。

    于是降谷警官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他的枪法很准。

    可就是因为太准,反而容易预测。

    不像林新一那种印度火箭式的枪法,带着一丝不可捉摸的天威。

    赤井秀一使尽浑身解数躲开子弹,终于在那辆丰田皮卡狂飙而至的一瞬间,翻身越入了皮卡的后车斗里。

    嗡嗡嗡...咆哮的引擎带着赤井秀一扬长而去。

    “这...”刚刚还想着怎么继续挂机看打架的林新一,不禁有些措手不及。

    但降谷警官已然迅速反应了过来。

    他们现在在山脚下的公路上。

    而他的越野车也正好停在这旁边。

    趁着对方的丰田皮卡还没逃远,降谷警官飞速地跑到自己的汽车旁边,打开车门,一跃而入,迅速点火发动引擎。

    不过片刻功夫...

    降谷警官便一个漂移把车门甩到了林新一面前:

    “林先生,快上来!”

    “嗯!”林新一不假思索地坐了进去。

    从他的角度出发,他也不希望那个身份未知的家伙跑了。

    可等他坐进车里,引擎一咆哮起来,他才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等等...”

    “降谷警官,你、你要在这山路上飙车截住他们?”

    林新一一脸惊恐地问道。

    “没错。”降谷警官嘴角露出事在必成的笑容:“他以为自己有人开车接应就万事大吉...”

    “这可就是他想多了!!”

    笑声之间,车速又往上飙了一大截。

    “那能放我下去么...”

    “不行,没有林先生你,我一个人截住他也没有胜算。”

    “...”林新一一阵沉默。

    而这沉默很快在秋名山的山路上化作速度与激情:

    “啊啊啊啊!!”(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