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47章 赤井先生认罪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降谷零及时夺过了林新一的手枪。

    虽然他并不觉得这一枪真能打中赤井秀一。

    但要是子弹偏到旁边的卡迈尔身上,那也是会闹出人命的。

    “可恶!”林新一咬牙切齿地攥紧拳头。

    而劝他冷静的降谷零自己,心中其实也还压抑着一股愤懑:

    因为他们输了。

    林新一的努力成了可笑的表演。

    降谷警官更是遭受到了心灵重创,他到现在还纠结着,赤井秀一的那番说辞到底是不是胡乱编造的谎言。

    而赤井秀一现在虽然灰头土脸的,看着无比狼狈。

    但相比于被他三言两语便连连破防林新一和降谷零来说,他,还有他代表的fbi,无疑才是今天这场冲突的胜者。

    “这一切也该结束了。”

    赤井秀一自顾自地走到林新一和降谷零身前,很配合地伸出手来:

    “你们要是想给我戴手铐的话,就戴上吧。”

    “如我先前所言,我们会为我们‘非法持有武器’的罪行承担责任的。”

    他态度温和得像是在认罪自首。

    但所有人知道,这其实是一种胜利宣言。

    对方到最后还死咬着“非法持有武器”这一项无关紧要的罪名,而对“非法从事间谍活动”的事情避而不谈。

    “无!耻!”

    林新一忍不住骂出声来。

    他当警察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憋屈的情况——

    栽赃陷害的招数都用上了了,竟然还奈何不了犯罪分子!

    “无耻?”赤井秀一丝毫不为所动:“所以我说了,林先生你不可能是卧底。”

    “如果你真对这个职业有一丝一毫的了解,就应该知道:”

    “对我们的工作做道德上的批判,是一件非常幼稚且可笑的事情。”

    “...”降谷零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对方的说法。

    其实他知道赤井秀一做得“没错”。

    对方完美地履行了自己作为fbi探员的责任,在任务失败的情况下不忘挽回颓势,最大程度地维护住了fbi的利益。

    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特情人员应该做的。

    赤井秀一并不无耻,他只是足够敬业。

    今日双方的角色如果互相调换,降谷零作为一个专业的情报人员,肯定也会不顾道德约束,想尽办法为曰本公安争取利益的。

    但理解归理解...

    当自己站在败者的那一方后,降谷警官心里还是非常郁闷:

    如果说这个国家是他的恋人。

    那他现在就是眼睁睁地看着洋大人在自己恋人身上胡作非为,还拿对方没有一点办法。

    想着想着,他那假发下面的一头黄毛都要气得变绿了。

    但降谷警官还是忍住了。

    “已经没有办法了...”

    他心事重重,颇为不甘地叹了口气:

    “林先生,谢谢您做的这些努力和尝试。”

    “剩下的就交给我们曰本公安和fbi来处理吧。”

    说是处理,但降谷零清楚,这“处理”的结果只会是赤井秀一与卡迈尔不痛不痒地道个歉,然后在fbi官员的保释下从审讯室里扬长而去。

    可他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就这个不痛不痒的道歉,还是靠林新一栽赃陷害争取来的。

    “唉...”冲突似乎就要这样以他们的落败和妥协收场。

    “不...还没结束!”

    林新一脸色阴沉地站了出来。

    他还想继续战斗。

    “林先生。”赤井秀一微微蹙起眉头:“请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了。”

    “您的主职还是警视厅的管理官,没必要这么替曰本公安卖力吧?”

    “我不是在替谁卖力。”

    “我只是要争一口气!”

    林新一被激起了真火:

    “虽然我很不想用出如此下作的招数。”

    “但这次是你们先击穿了人类的道德下限,那可就不要怪我...”

    “不要脸面了!”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面对认真起来的林管理官,赤井秀一顿时有了些不妙的预感。

    “你想做什么?”

    “呵呵。”林新一还以冷笑。

    然后又转头对降谷零问道:

    “降谷警官,对你们来说,窃听录音应该也算是证据吧?”

    “额...”降谷零微微一愣:“当然算。”

    非法窃听本来就是特工们的主要工作之一,怎么能不算是证据?

    “那就好了。”

    “我们有这两个fbi探员的私密对话录音——”

    “这就足以充当他们在这里从事非法间谍活动的证据!”

    “这?”降谷警官表情古怪:“我们手上...什么时候有他们的对话录音了?”

    他这次出门来窃听器都没带,怎么会有对方的对话录音呢?

    “等等,林先生...”

    降谷零有些无奈地叹道:

    “你不会是想利用软件技术伪造录音吧?”

    这想法实在太不靠谱。

    再考虑到林新一刚刚那闹出笑话的表演,降谷零就更加觉得他是空有一腔“爱国热情”,却拿不出什么可靠的战斗手段:

    “算了吧,林先生...”

    “你恐怕不知道fbi的技术部门有多厉害。”

    “这里头水很深,你把握不住的。”

    fbi的技术部门可不是吃素的。

    只要是通过软件技术编辑过的音频,就必然逃不过对方的眼睛。

    想要伪造录音的小儿科招数去陷害fbi,那可真就是...

    教室门口摔♂跤——班门弄腐了。

    但林新一偏偏就要在关公面前耍一次大刀:

    “哈哈...谁说我要用什么软件技术编辑音频了?”

    “我这段录音可是现场真人真声,绝对没有任何掺假的成分。”

    “真人真声?”这话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

    赤井秀一愈发觉得不妙。

    而就在他那略显紧张的目光中,只见林新一缓缓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录音笔。

    “咳咳咳咳...”

    先一招战术清嗓。

    “喂喂喂喂...”

    紧接着是试音。

    而这试音试着试着...

    赤井秀一就跟在珍珠港买了房一样,蚌埠住了。

    “你——”

    他淡定的面孔上第一次浮现出惊讶:

    林新一那几声“喂喂喂”,用的分明是他的声音!

    “你会变声术?!”

    “呵,我也是有些业余特长的。”

    林新一用着赤井秀一的声音,嘲弄地笑了一笑:

    没错,他会变声术。

    变声术说到底考验的是人对肉身的掌控能力,而他的一身功夫柯学到可以易容缩骨,对发声器官的掌控能力自然远远超过常人。

    所以贝尔摩德只是稍稍教了他一些变声术的技巧,他就马上掌握得比老师还要更好了。

    而对于没有外挂的普通人来说,这种极其考验天赋的技巧可是非常难以掌握的。

    即使是贝尔摩德的变声术也略有瑕疵。

    现在世界上变声水平可以和林新一相提并论的...

    除了怪盗基德,恐怕也只有柯南、灰原哀、阿笠博士...等任何装备有蝴蝶结变声器的人了。

    “喂喂喂...”

    林新一还在试音。

    只不过这一次声音从赤井秀一,换成了卡迈尔的。

    “你、你...”即使是憨憨的卡迈尔也看懂了他的险恶用心:“你是想变声术自导自演,伪造我们的对话录音?!”

    林新一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回答。

    他摁下录音笔的录音键,先模仿着卡迈尔的声音说道:

    “赤井先生,他们好像是曰本公安的人。”

    “我们这次带着假证件用着假身份,如果跟他们起冲突的话,结果恐怕会很麻烦啊!”

    紧接着声音一变。

    换成“赤井秀一”回答:

    “不要紧,我们背后站着的可是米国。”

    “就算这次捞过界了,曰本公安也不敢真对我们做什么的。”

    就这短短几句话,就把“非法从事间谍活动”的罪证给凑齐了。

    赤井秀一表情有些难看。

    卡迈尔更是给气得面色铁青。

    但他们都没出声干扰,因为这没有意义: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想录随时可以再录。

    这么一个“真人真声”的录音证据被曰本公安拿到手里,fbi捞过界的行为可就算是实锤了。

    局势瞬间逆转。

    比不要脸,是他们输了。

    “林先生...”降谷零喜出望外地看了过来。

    他正想说些什么,庆贺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却没想林新一跟他默默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还要继续录?”

    降谷零心中一动:

    也是...既然是“窃听录音”,只录两段关键信息就太假了一点。

    肯定还得多录一些无关紧要的对话,让这窃听录音听起来更真实一点。

    降谷警官是这么想的。

    赤井秀一和卡迈尔也是这么想的。

    可他们低估了林新一,低估了一位正直警官在“黑化”后能有多么无耻。

    只听林新一捏着嗓子,继续录音道:

    “卡迈尔,准备行动。”

    “好的,赤井同志。”

    赤井秀一:“??!”

    降谷零:“??!”

    卡迈尔:“??!”

    来自两个阵营的三个男人,在这一刻露出了整齐划一的震惊脸。

    “......”一阵诡异的沉默。

    然后只听“赤井秀一”的声音再度响起。

    “卡迈尔,我说过...不准叫我同志。”

    “这违反纪律。”

    “我明白...”「卡迈尔」惆怅一叹:“可我害怕...害怕如果我一直不喊出来的话,就要忘了自己是谁了。”

    “那也不能喊!”

    “你也是一个老鸽命了,怎么可以这么无组织无纪律!”

    「赤井秀一」用老峥委的口吻狠狠教训了两句。

    然后这声音又悄然变得缓和下来:

    “卡迈尔,再坚持坚持。”

    “鸽命尚未成功,我们仍需努力。”

    “努力?还要努力多久!”

    「卡迈尔」闹起了情绪:

    “明明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

    “现在都多少年了,老大!”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好吧...”「赤井秀一」终于做出些许妥协:“下次接头的时候,我会请‘峨眉峰’同志向组织、向局座,代为转达你的意见的。”

    “那真是太好了...”「卡迈尔」嘟囔道:“再让我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我迟早会发疯的。”

    对话终于结束了。

    虽然这对话也不算太长,但是在赤井秀一和卡迈尔耳里,听着却漫长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界。

    “怎么样?”

    林新一微笑着收起录音笔,试探着向降谷警官问道:

    “这个录音证据够给力吧?”

    “你听听有哪里录得不好,我再重录几次也行。”

    “...”降谷零无言以对。

    他已经彻底被林新一的神来之笔给震撼到了。

    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啊!

    赤井秀一的脸也憋成了罕见的猪肝色。

    卡迈尔更是怒不可遏地骂出声来:

    “混蛋!混蛋!!”

    “你竟、竟然...”

    竟然给他们扣朱色分子的帽子!

    这在米国,在fbi这种情报部门,可是一个会要人命的指控啊!

    这种要人命的大帽子往上一戴,甭管那录音是真是假,fbi出于安全程序,都要对他们进行最严格的忠诚测试和身份审查。

    即使是赤井秀一这样的王牌探员,也绝逃不过被内部审查的命运。

    毕竟,谁说王牌探员就不能是卧底了?

    要知道在7、80年代,cia曾经的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米国在东亚地区地位最高的间谍头子,可就是一个现实版的“余则成”。(现实里的真事)

    这种层次的高级官员都能是卧底,还有谁能不是卧底?

    fbi和cia早就变成了惊弓之鸟,恨不得把自家穿红内裤的雇员都给查个底朝天。

    虽说卡迈尔和赤井秀一都是绝对可靠的地锅煮薏份子,别无二心的米粒煎战士,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嫌疑。

    即使一时之间被fbi怀疑忠诚,最后肯定也查不出任何问题。

    他们是肯定能通过内部审查的。

    但是这...这也影响仕途啊!

    想想就知道:

    如果fbi要提拔干部,在候选人各方面条件相差不大的情况下,领导肯定会优先选身份最干净、最没有嫌疑的那个。

    像卡迈尔这种被人举报过的“污点人士”,多半是与升迁无缘了。

    别说升迁,说不定运气不好,还会被fbi直接给“结构优化”,当成人才输送到社会上去。

    这家伙是要砸他饭碗啊!

    “可、可恶...”

    想到这里,卡迈尔的大方脸都要给涨圆了。

    他可还得靠这份工作养自己的跑车和大house呢!

    赤井秀一倒是不怎么在意个人仕途,也不担心失业。

    但平白无故背上这么重的一口黑锅,他也实在有些心情不妙。

    到时候光是应付那无穷无尽的内部审查就够头疼了,他还怎么正常工作,怎么对抗组织,怎么寻找宫野姐妹?

    “林管理官...”

    “没必要下手这么狠吧?”

    “这种事情如果闹大了,你、我、卡迈尔、降谷警官,涉及此事的所有人,可都会因此惹上无穷无尽的麻烦。”

    “我想林先生也不希望自己被fbi和cia反复上门盘问,验证今日这段录音的真实性吧?”

    “还有降谷警官,你真的敢为我们之间的个人恩怨,在这种事情上做伪证么?”

    赤井秀一输人不输阵。

    他还在那故作镇定,跟林新一和降谷零讨价还价。

    “这...”这事闹得是有点大了,降谷零不免有些犹豫。

    但林新一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外强中干:

    “哼!我有什么好怕的?”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们伪造了这段录音?”

    “而且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怕什么上门盘问?”

    “最多也就是要暂时忍受你们的骚扰,一段时间内过得麻烦点。”

    “可你们呢?”

    “赤井先生,还有卡迈尔先生。”

    林新一语气冰冷地反问道:

    “你们真的想背上这个罪名,去面对同事无穷无尽的怀疑么?”

    赤井秀一没话讲了。

    卡迈尔也垂头丧气地闭上了嘴巴。

    而林新一则适时地缓和下语气,给他们留了一个台阶:

    “这段录音就在我手上放着。”

    “如果你们认罪态度不诚恳的话,那我可就要把它交给曰本公安了。”

    “到底是走麻烦的路,还是走轻松的路,你们自己选。”

    “......”两位fbi探员齐齐陷入沉默。

    他们到底还是输了。

    “我明白了...”赤井秀一长长地舒了口气:

    “林先生...”

    这家伙终于低下了高傲的脑袋:

    “我认罪——”

    “我们的确在这里从事非法间谍活动。”(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