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56章 林新一的新邻居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没错。”赤井秀一详细地阐述着自己的想法:“林新一是曰本警察系统中少见的刑侦专家,曰本公安以后绝对还有用到他的机会。”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林新一来间接刺探曰本公安下一步的动作。”

    茱蒂与卡迈尔听得纷纷点头。

    茱蒂小姐更是忍不住提议道:

    “听说那位林管理官从小就在米国长大,初中、高中、大学接受的都是正宗米国教育。”

    “他人生中的一半时间都是在米国度过的,而且本人也拿到了米国绿卡。”

    “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策反他为我们fbi效力。”

    “不。”赤井秀一直接否定了这个策反的提议。

    他几乎想都没想,便无奈地轻叹道:

    “那位林管理官可一点也不喜欢米国。”

    “想策反他恐怕很难。”

    “什么?”茱蒂小姐有些意外:

    人都是半个米国人了,竟然还不向往灯塔?

    看起来有些矛盾。

    但事实就是如此。

    许多人就是出了国才反而会爱国。

    “那位林先生可能在米国读书期间受过什么歧视吧...”

    “他不仅对米国没有任何好感,反而还对我们表现出了强烈的敌意。”

    “我总感觉他...”

    赤井秀一酝酿许久,终于给出了一个恰当的评价:

    “有些‘昭和’。”

    米国鬼畜都喊出来了,就差没喊尊皇攘夷了。

    跟今天林新一的表现比,连那位降谷警官都算不上是曰本战狼。

    “这...”茱蒂顿时为难起来:

    招核男儿可是一帮没法正常沟通的疯子。

    威逼利诱根本没用,只有李梅将军才能让他们老实。

    “既然这位林管理官很难被策反,那我们该怎么办?”茱蒂有些纠结地问道。

    “不要紧。”

    赤井秀一语气平静地答道:

    “我们现在缺的是线索,有什么线索都行。”

    “而我们只要暗中盯住这位曰本公安的外聘专家,线索就迟早会找上门来的。”

    ...................................

    三天后,傍晚。

    这三天帝丹小学来了个罕见的三天小长课,让东京难得地安宁了一段时间。

    而降谷零、赤井秀一这些不速之客也悄然淡出众人视野,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于是林新一便回归到了上班打卡、下班回家的平凡日常。

    这天傍晚他下班回到家里。

    如果是在平时,一般推开门就能闻到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还能看见挽着头发、系着围裙,如居家人妻一般忙着在厨房里准备晚餐的贝尔摩德。

    可这次家里的气氛却有些不同。

    这次比平时还更温馨一些。

    林新一刚把门推开,就发现贝尔摩德便已然俏生生地站在门口迎接他了。

    她主动地迎出门外,还热情地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

    “新一~”

    “工作辛苦了。”

    “额...”林新一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姐?”

    他一声“姐”正要喊出口,贝尔摩德就不由分说地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用一个甜腻腻的香吻堵住了他的嘴巴。

    “???”林新一被吻得有些发懵。

    他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擦掉嘴上沾到的口水。

    贝尔摩德却不露声色地扣住了他的胳膊,跟米国爱情电影里的奔放恋人一样,人还在那门外的过道站着上,就直接抱着他胡乱“啃”了起来。

    “姐...”林新一眼睛瞪得像铜铃:

    “你怎么可以...”

    志保可都没这么亲过他!

    额...如果神志不清的状态下亲的不算的话。

    总之,如果让他女朋友知道贝尔摩德跟他做了这种事的话,他女朋友肯定会气炸了的。

    “你这是性騒扰。”

    林新一很委屈地抗议道。

    他本来想抗议得更严厉一点。

    可她实在是太润了。

    “笨蛋!”贝尔摩德没好气地暗暗瞪了他一眼。

    她假作贴面亲吻,实际上却是悄然凑到林新一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你怎么一见面就喊我‘姐’?”

    “你应该喊克丽丝——不然被人注意到我们两个人前人后的称呼不一样,事情说不定会很麻烦的。”

    “这...”林新一微微一愣:“可这里也没别人啊?”

    “不,有人。”贝尔摩德语气微妙地说道:“家里刚刚来了位陌生的客人。”

    “如果不是我及时堵上了你的嘴巴,挡住了你的脸,你喊我的那声‘姐’,还有面对我时的反常表情,说不定就都要被他给注意到了。”

    “陌生客人?”林新一顿时警觉起来:

    他家一般可不会有陌生人来拜访。

    会是什么人上门来找他呢?

    林新一一时想不出答案。

    而客人还在家里等着,贝尔摩德也不好在这里跟他在这里说太多悄悄话。

    “注意一点。”

    “虽然这只是一种女人的直觉,并没有什么证据可言,但我还是本能地觉得...”

    “这家伙没有那么简单。”

    贝尔摩德抓紧时间这么叮嘱了两句,才终于把嘴唇从林新一的耳畔撤了下来。

    而在她那不失幽怨的警告目光中,林新一也不敢再露出那略显嫌弃的表情,去擦自己那张像是刚被凯撒舔过一遍的湿漉漉的脸。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适应着这股带着淡淡漱口水香气的微妙气味,装出一副与贝尔摩德亲热恩爱的模样,手牵着手走进家门。

    “家里来客人了?”

    进入状态的林新一明知故问地演了起来。

    “您好,林先生!”

    客厅里也很快传来一个回应的声音。

    林新一小心翼翼地带上房门,往前走入客厅,只见沙发上果然坐着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穿着一身整齐得体的西装,留着一头凌乱有型的碎发,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很有一种文质彬彬的书生气。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家伙还总是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笑着,让人觉得容易亲近,却又莫名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位是?”

    林新一确认自己从来没见过对方。

    但那陌生男人却热情地从沙发上站起,略显激动地上前握住他的手掌:

    “您好,林先生。”

    “我是新搬到您隔壁的邻居,冲矢昂。”

    他吐字清晰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说着,这位冲矢昂先生还躬身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精致礼盒郑重捧起,轻轻送到了林新一面前:

    “这是我给您带的见面礼。”

    “一些小点心,不成敬意。”

    “这...”林新一随手接过礼物,同时又有些诧异:“你是新搬到隔壁的邻居?”

    “可我们隔壁那间屋子...”

    林新一家隔壁一直是空的,因为那间屋子是冲野洋子曾经的住所。

    那里曾经被柯南光顾过——

    里面可是死过人的。

    自从那次闹出人命、上过新闻之后,冲野洋子就再也不在这里住了。

    而因为那里是死过人的凶宅,再加上曰本人也普遍有这方面的迷信忌讳,后来即使洋子小姐将其打折挂牌出售,也迟迟没有新的购房客愿意接盘搬进来。

    可现在...这凶宅还真有人接盘了?

    这家伙不会是被无良的房屋中介给忽悠了,不知道里面死过人就搬来了吧?

    林新一正在心里吐槽,而那自称冲矢昂的年轻男人就像是读懂了他的心思一样,不待发问便主动解释道:

    “林先生您不用诧异,我知道那间屋子发生过什么。”

    “但我不相信那些鬼神之说,跟不怕什么所谓的凶宅煞气。”

    “而且...”冲矢昂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就是知道那间屋子发生过什么,才特意搬到这里来的。”

    “什么?”林新一万分不解。

    只听他紧接着就继续解释道:

    “当然,我不是对凶房本身感兴趣。”

    “我是在报纸上了解过那个案子,知道林先生你就住在这间凶房隔壁,才想着能不能搬过来跟您当上邻居的。”

    当初那个案子因为牵扯到了冲野洋子与林新一两大流量明星,曾在报纸上热闹过两天时间。

    这些无良媒体很不客气地把林新一和冲野洋子是邻居的巧合也写上去了——这就间接地曝光了他的家庭住址。

    所幸这幢高级公寓的门禁安保措施够好,才没让林新一吃到的被私生饭上门骚扰的苦头。

    等后来热度慢慢降了下去,也就再没什么人记得林新一住在哪了。

    可现在...

    “冲矢先生...”

    林新一嘴角有些抽搐:

    “难道你是我的...”

    “没错,我是您最忠实的粉丝。”

    冲矢昂语气坚定地回答道:

    “所以在知道您可能还住在这里之后,我就把隔壁那间屋子给买下来了。”

    “正好那是死过人的凶宅,价格也不算贵。”

    “而且能住在林先生破过命案的屋子里,也算是一种‘朝圣之旅’吧?”

    林新一:“......”

    好家伙,这家伙看着浓眉大眼得像个主角。

    没想到竟然是个变态饭圈死宅?!

    这粉丝追星都追到家里来了。

    甚至还成了他的邻居。

    以后天天被这变态堵在门口追,哪还得了?

    “咳咳...冲矢先生...额...”

    “我还是直接叫你‘昂先生’吧。”

    林新一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在说话之前,先把称呼换了。

    老是冲矢先生、冲矢先生地叫,让他感觉很别扭。

    没办法...他现在说话之前,总会不自觉地在心里把话用汉语重复一遍。

    而林新一的古汉语知识储备又偏偏还可以。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上书:“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

    这里的“矢”,意同“屎”。

    所以这“冲矢先生”在汉语里也可以理解成...

    咳咳...

    林新一努力地把脑海里的糟糕画面祛除出去,然后语气微妙地说道:

    “那个冲shi...额...”

    “昂先生啊。”

    他仔细想了一想,还是用一个比较直接的方式劝导道:

    “虽说你住在哪是你的自由,我作为邻居也不好说些什么。”

    “但哥哥我作为过来人还是得劝你一句:”

    “电视上的偶像明星那都是虚拟的。”

    “追星这件事水很深,你还年轻,容易把握不住。”

    “咱们过日子还是得理智一点,不要让追星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啊!”

    林新一苦口婆心地劝道。

    他可不想让一个狂热粉丝住到自己隔壁。

    更别说贝尔摩德还根据她那所谓的“女人的直觉”,觉得这家伙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那就更不能让这冲矢昂住在自家隔壁了。

    他好歹也是个卧底。

    隔壁住着这么一个可疑角色,晚上恐怕连睡觉都不能安稳了。

    “所以...”

    林新一继续劝道:

    “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还是...”

    他很想让这位狂热粉丝赶快搬家走人,但那冲矢昂却语气平静地回答道:

    “我明白林先生的意思。”

    “事实上我也曾犹豫过,这样做会不会让您感到困扰。”

    “但是...”

    “但是?”林新一期待着下文。

    冲矢昂摊了摊手:“来都来了。”

    林新一:“......”

    这个理由还真让人无法反驳。

    对方为了追星直接买了一套房子,这房子总不能说退就退吧?

    “嘶...”林新一脸上写满为难。

    而那位冲矢昂先生紧接着又不紧不慢地说道:

    “而且,即使我从这里搬走,我们以后也应该会经常见面的。”

    “所以还不如住得近一些,这样我平时也能更好地登门向您请教问题。”

    “这...‘我们以后应该会经常见面’?”

    林新一隐约听出了什么:

    他明面上的身份是鉴识课管理官,能跟他经常见面的人,无非就是鉴识课和与他经常对接的搜查一课的同僚了。

    于是林新一便好奇问道:

    “昂先生,敢问您的职业是?”

    冲矢昂微微扶正眼镜,回答道:

    “目前还未参加工作。”

    “但我是东都大学理科三类医学部的研究生。”

    “东都大学医学部?”

    林新一听得肃然起敬:

    东都大学医学部,可是传说中只有宇宙人才能考进去的地方。

    能在这种地方读研究生,眼前这位冲矢昂先生...

    至少也是卷帝级别的内卷强者了!

    即使放眼整个东亚大陆,也是百万人中无一的卷王之王。

    贝尔摩德没说错,他果然不简单。

    “可是...”

    林新一想了很久,都没想到这位东都大学的医学研究生,能跟自己这么一个警视厅的法医扯上什么关系。

    而冲矢昂也终于也给出了答案:

    “警视厅不是一直在向社会招募医学人才充实鉴识课的法医队伍么?”

    “据说名校学生去了就能成为系长,待遇等同警部,不是么?”

    “哈?”林新一讶异地张大嘴巴:

    “你是想应征来当法医??”

    也不怪林新一想不到这个答案:

    一个东都大学医学部研究生,毕业了跑来当法医?

    这家伙是疯了吧?

    法医年薪不过平均550万円。

    而一个东都大学医学部毕业的研究生如果去当医生,年薪至少2000万円——就这还只是起步价。

    放着体面的医生不干,跑来,这...

    “追星也不能这么追啊!”

    大好前程在人家手上。

    他却傻傻地往这天坑里跳。

    林新一都有些不好意思忽悠他了:

    “当法医收入可不高。”

    “就算现在来了能直接当官,薪资待遇也绝对不会比医生更好的。”

    本着慈悲为怀的心思,林新一继续不厌其烦地劝退。

    再加上这家伙的动机也实在可疑...

    一个人真的愿意为了追星做出如此不合情理的决定么?

    不会真是哪家派出来的间谍,找借口来他身边监视他的吧?

    林新一越想越不对劲。

    但那冲矢昂却只是语气平静地解释道:

    “这不仅仅是追星。”

    “也是我个人的理想。”

    “我从小就对侦探这个职业很感兴趣,是因为家里要求才被迫学习医学的。”

    “本以为已经没有机会再追求自己的理想,而林先生您的出现告诉我,我现在的专业也可以很好地与刑侦结合起来,让我实现曾经的梦想。”

    “至于您提到的收入问题...”

    法医的收入问题,一般是最劝退人的那个点。

    可冲矢昂却轻描淡写地摇了摇头:

    “林先生,别忘了我是怎么成为您邻居的。”

    林新一无言以对:

    也是...凶宅再怎么打折,那也是一套房子。

    年纪轻轻就能随手在东京市中心的高级公寓里购置下一套房产,这位昂先生显然不是什么需要为钱担心的人。

    “而且家父也认可了我的选择。”

    “他觉得我完全可以以林先生你为榜样,为家族在警界开拓出一片天地。”

    冲矢昂继续阐述着自己的理由。

    而经过他这么一分析...

    东大研究生选择当法医的反常举动,好像也变得合情合理了。

    首先他本来就不爱钱,也不在乎一份工作能赚多少钱。

    反正肯定没有家里给他的零花钱多。

    其次林新一的经历也给整个警界指出了一条火箭升官通道。

    只要有能力,懂科学,会破案,肯吃法医的这份苦,就能轻松地在警界混上一官半职。

    虽说这鉴识课的官,现在都还是光杆司令。

    但只要以后鉴识课有所发展,专业团队不断壮大,这光杆司令也就成实打实的警界高官了。

    再加上林新一自己都没注意到:

    他本人更是一个人人都想凑上来亲近亲近的香饽饽。

    他门下四个弟子,一个毛利兰不提,另外三个一个是服部平次,一个是远山和叶,还有一个是挂了名的诸星秀树。

    两个警视监少爷,一位刑事部长千金。

    势力横跨关东关西,笼罩东京大阪。

    这简直就是串联起了一个新的门阀。

    所以,有人愿意跳他这个“天坑”也是很正常的。

    现在是天坑,以后跟师兄师弟混好关系,稍一操作那就是人上人。

    “林先生——”

    “我会向鉴识课正式提出入职申请,争取尽快成为您的同事。”

    冲矢昂郑重地表面态度: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

    “成为您的弟子!”(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