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58章 贝尔摩德的特训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贝尔摩德似乎真的很受伤。

    只因为这小小的区别待遇。

    望着她眼眸里浮现出的氤氲水雾,林新一心里没由来地生出一种内疚。

    他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好用行动来表明歉意。

    于是林新一默默鼓起勇气,主动接过那块曾经让他面露嫌弃的,沾着贝尔摩德丝丝口水的点心,放到嘴边,努力地一口吞下...

    “真好吃!”

    “呕...”

    贝尔摩德:“......”

    “咳咳...”林新一努力地咽了下去:“的确挺好吃的...”

    这话是真的。

    点心上并没有什么异味,他会对这点心感到嫌弃,也完全是出自心理作用罢了。

    “算了。”贝尔摩德幽幽一叹。

    望着林新一这患有轻度洁癖还努力讨好她的模样,她倒是也不舍得再生气了。

    “不提那个让人讨厌的丫头了。”

    贝尔摩德又习惯性地把惹她不开心的锅全扣在了灰原哀身上。

    她迅速收敛表情,转换情绪,顷刻间便从一个幽怨痴情的女人,变成了一位神情严肃的老师:

    “新一,我们继续特训吧。”

    “哎?”林新一微微一愣:“还要特训?”

    “当然。”

    贝尔摩德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必须得习惯和我的亲近,免得再因为一个浅浅的吻,就在别人面前做出那种全身僵硬的异常反应。”

    “这也能顺便锻炼你对女孩子的定力。”

    “免得你再跟以前一样,轻而易举地变成其他女人的俘虏,差点连自己的命都给人家搭上。”

    她说着说着语气又不爽了起来。

    但林新一这时却顾不上照顾贝尔摩德的心情。

    他只觉得这特训课程越来越有不对劲的意思:

    训练他对女孩子的定力...

    还要他习惯和贝尔摩德的亲近?

    这要怎么训练?

    不会引来fbi的警告吧?

    “放心,用不着你做什么奇怪的事。”

    贝尔摩德看穿了他那紧张忐忑的心情:

    “你平时晚上一般会做什么?”

    “看、看电视。”

    “那你就像平时一样看电视就好了。”

    “唔...”林新一有些不解:“就这么简单?看电视就是'特训'?”

    “当然不是。”贝尔摩德补充道:“你得抱着我。”

    她嘴角浮现出一抹诱惑的笑容:

    “只要你把我抱在怀里,还能静下心去看一晚上电视的话,那你就算是过关了。”

    “这...”林新一表情古怪:

    这有什么难的?

    贝尔摩德又不是第一次对他动手动脚了。

    她平时只要心情不好,或是心情很好,总会很黏人地抱着他的胳膊,把他当成一个大大的靠枕,慵懒地靠在他身上休息。

    林新一早就习惯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了。

    他现在不就被贝尔摩德用公主抱的姿势搂在怀里么...心里不照样没有一点波澜。

    “呵,我看你是什么都不懂哦。”

    “你以为以前我跟你的那些接触,也算是‘亲密‘’么?”

    贝尔摩德语气微妙地说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话。

    但她却很快就以实际行动诠释了这个道理:

    之间贝尔摩德缓缓将林新一从自己怀里推开,然后又动作轻柔地将其摁在沙发靠背上。

    “唔...”林新一很快就感受到不同了。

    其实主要是贝尔摩德气质的改变。

    在以前给她当靠枕、甚至是抱枕的时候,她的神态总是无比惬意、安详、自然,而且还带着一丝疲倦过后的舒适。

    仿佛一艘历经风浪后停靠在港湾里的小船,让人不忍伤害。

    可现在贝尔摩德的气质完全变了。

    她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红晕,眼波流转间透着丝丝诱人的情意。

    整个人都润得像是能掐出水来。

    终于...

    贝尔摩德勾住林新一的脖子,轻轻跨坐到他的怀里,面对面地,手牵着手,引导着他搂住自己的纤细腰肢。

    “现在呢?”

    贝尔摩德将她那温热的鼻息,轻轻喷吐到林新一近在咫尺的脸颊上:

    “你还有心情看电视吗?”

    林新一倒不是没有这样抱着女孩子的经验。

    毕竟灰原小小姐平时倒也很喜欢用这种跨坐的姿势,让男朋友抱着自己。

    但灰原哀实在是太小只了,抱着她还没有抱着一只抱枕舒服。

    这根本起不到训练定力的作用。

    她坐在林新一怀里,脑袋只能够得着林新一的胸口。

    而贝尔摩德坐在林新一怀里,却能将她那张精致动人的脸颊,几无缝隙地贴到林新一面前。

    似乎只要稍微将放在她柔软腰肢上的手搂得更紧一些,就能将她那泛着诱人水光的红唇送到自己嘴边。

    哪个老干部经得住这种考验?!

    “姐...”

    林新一忍不住动情地喊了一声。

    他缓缓伸手,抚上贝尔摩德那光滑细腻的脖颈。

    这动作像是要搂着她的脖颈,把脸凑上来与她接吻一样。

    “你...”贝尔摩德微微一愣。

    她倒是想过林新一可能抵挡不住她的特训。

    却没想到林新一竟然会败得这么快,而且...

    还真敢对她这么大胆。

    以前都是她恶趣味地调戏这个大男孩,而现在,这个男人却反过来对她主动起来。

    她这次玩的火,似乎要反过来烧到自己身上了。

    “......”贝尔摩德眼神里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慌乱。

    作为秋名山上的老司姬,她一时之间,竟然也像新手一样手足无措起来。

    “姐...”

    林新一又轻轻喊了一声。

    那只放在她脖颈上的大手,也悄然用起力来。

    贝尔摩德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不知怎的,此时的她竟然会心跳加速、脸颊发烫、身体僵硬,就像她刚刚才嘲笑过的,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一样。

    而这时,只见林新一手上稍一用力,他...

    他直接就把贝尔摩德的脑袋从自己面前给挪到了一边。

    贝尔摩德:“???”

    “你脑袋别这么挡着。”

    “这么挡着我还怎么看电视啊!”

    贝尔摩德:“......”

    她瞳孔一缩,有些不敢置信地把头扭了回来:

    “你现在还能看得进电视?!”

    “当然。”

    林新一又把她的脑袋给推了出去:

    “现在是《迪迦》时间。”

    ..................................

    深夜,林新一在沙发上盖好毯子,便准备如平时一般独自睡觉休息。

    这时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悄然消失。

    贝尔摩德穿着一身宽松的浴袍,一边用浴巾搓着那尚且湿漉漉的银发,一边带着一身未曾散尽的温热水汽,推开浴室门缓步走到客厅:

    “新一,过来。”

    她不由分说地将林新一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嗯?”林新一微微一愣:“去哪?”

    “来我房间。”

    贝尔摩德用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去、去你房间干嘛?”

    林新一有些紧张。

    虽然他早已习惯了贝尔摩德只穿一件遮不住大腿的宽松浴袍,就毫不避讳地在自己面前乱晃的懒散模样。

    但贝尔摩德穿着这么一身宽松浴袍,大半夜的邀请他来自己房间...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不、不会还要特训吧?”

    林新一这次拒绝得非常坚定。

    他稍稍打量了一下贝尔摩德身上那件连腰带都没怎么系紧的浴袍:

    “姐...你穿成这样给我特训,不、不太好吧?”

    “谁说要你来特训了。”

    贝尔摩德眉头一挑:

    说到今天的特训她就心情不好。

    这家伙竟然全程都在盯着电视上的迪迦,连她什么时候从怀里下去的都不知道。

    就好像在林新一眼里,连怪兽都比她更有魅力。

    而她只是一团空气。

    回想起这段糟糕的记忆,贝尔摩德就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林新一一眼,然后才没好气地说道:

    “今天的特训早就结束了。”

    “我现在是让你来我房间,帮忙演一场戏。”

    “演戏?演什么?演给谁看?”

    “你说呢?”贝尔摩德意味深长地说道:“隔壁可以依稀听见我们的声音。”

    “这意味我们平时在家里,也必须尽量表现得像一对正常情侣。”

    “那你觉得...一对热恋中的年轻情侣同居住在一起,晚上应该发出什么声音?”

    林新一:“......”

    他明白了。

    余则成当卧底的时候,晚上也是要和翠平同志一起,故意摇床给邻居听的。

    “那、那你自己摇不就行了。”

    林新一有些语无伦次了。

    “只有摇床声还不够真实。”

    “而我可没办法同时发出两个人的声音。”

    贝尔摩德霸道地牵着他的手,硬拉着他进了卧室。

    然后啪的一下,卧室门被关上了。

    “你...”林新一紧张地流下冷汗:“你就算把我带过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演啊...”

    “没关系。”贝尔摩德暧昧地笑着:“不用演。”

    “我们来真的‘多人运动’就行。”

    林新一:“???”

    他神色愕然地想要说些什么,但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贝尔摩德蛮横地推倒在床上。

    而贝尔摩德紧接着就毫不客气地欺身上前,也跟着爬了上来。

    “这、这...”

    林新一终于按捺不住地脸红起来。

    他脸上烫得发烧,心跳也悄然加速。

    贝尔摩德暧昧地摸了摸他那张烫红的脸,笑道:

    “哈哈,看来我的魅力还是对你有用的嘛...”

    她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既然如此...”

    贝尔摩德诱惑地舔了舔嘴唇:

    “我们开始‘运动’吧,boy。”

    “不行!”林新一终于狠下了心,冷下了脸。

    他正打算严肃地呵斥贝尔摩德注意分寸,但是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下一秒就听到...

    床嘎吱嘎吱的响了起来。

    同时在房间里响彻起来的,还有贝尔摩德那令人想入非非的喘息声。

    她...

    在床上做起了仰卧起坐。

    “你说的...”林新一嘴角抽搐不止:“是、是这种运动?”

    “不然呢?”贝尔摩德纯洁无辜地望了过来:

    “你还想跟我做哪种运动?”

    林新一:“......“

    沉默,还是沉默。

    他想了一想,也跟着做起了仰卧起坐。

    ................................

    第二天早上。

    因为是邻居的原因,又约好了要一起去警视厅。

    所以冲矢昴便直接敲响了林新一的门,坐上了林新一的车,和他一起上班去了。

    只不过,跟昨天见面时总体和睦的气氛不同...

    今天的气氛有些微妙。

    冲矢昴见面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精神似乎不是很好。

    像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觉。

    “昨天晚上...我们没吵到你吧?”

    林新一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

    “没。”冲矢昴语气淡然。

    但他脸上那浅浅的黑眼圈却总像是在无声地诉说着什么。

    “......”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所幸林新一总算没有继续这样哪壶不开提哪壶,而是把话题转移到了正题上:

    “咳咳,昴先生...”

    “你的事我昨晚就已经在电话里跟小田切部长说过了。”

    “小田切部长对你这位东大研究生很感兴趣,也十分欢迎你这样的高学历人才加入鉴识课。”

    “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很快就能成为鉴识课验尸二系的系长了。”

    林新一随口就封出去了一个官位。

    反正验尸系的活人一向比死人还少。

    所谓的“二系”就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空壳。

    这里真正地实现了官兵平等的扁平化管理,领导就是员工,员工就是领导。

    “咳咳...”

    林新一藏住这些话暂且没说。

    他只是按部就班地继续嘱咐道:

    “总之上头十分期待你的加入,你只要来应征就肯定能成功。”

    “我今天带你来警视厅其实不是面试,只是让你提前熟悉工作环境。”

    “当然...要想正式成为鉴识课的一员,你还是得通过警视厅的背景审查的。”

    “这恐怕还得花上几天时间。”

    “没问题。”冲矢昴淡然地点了点头。

    背景审查而已,对fbi来说很容易解决。

    在东大的学习经历,冲矢昴的社会关系,冲矢一家的身份背景...这些看似根本无法填补的巨大漏洞,在fbi这个有着国家力量做后盾的强大机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当初能凭空捏造出一个“诸星大”的身份混进组织。

    现在就自然能以“冲矢昴”的身份混进警视厅。

    而林新一和林新一的上级也都认可了他的加入,如此想来,挡在他这卧底监视计划面前的障碍就几乎已经没有了。

    冲矢昴心里正这么想着...

    “不过,昴先生。”

    林新一忍不住补充了一个问题:

    “你确定你要成为法医么?”

    “现实中的法医可不像电视上演得那么光鲜帅气,我们平时要接触的那些尸体,也和你在学校解剖课上见到的大体老师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这一行可是很脏很累的,我怕你真正上手之后,容易把握不住。“

    虽然冲矢昴跳入“天坑”的态度很坚定,动机也很明确。

    但林新一每每见到这种自称“怀揣理想”的新人,都会担心他们会跟那些不经调查就凭着个人喜好瞎填志愿的高考学生一样,入坑前豪情万丈,入坑后后悔不迭。

    这热血热起来快,凉起来也快。

    “哈哈...”冲矢昴自信而不张扬地轻笑道:“林先生,你是担心我会叶公好龙么?”

    “请放心,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选择这个职业的。”

    “不管未来的法医道路上有什么困难,我都一定会努力地坚持下来。”

    “那好...”林新一稍一沉吟。

    他想了一想,决定道:

    “那我今天就直接给你安排一个任务好了。”

    “让你先体验体验真实的法医工作,测试一下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如果想后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林新一用讲鬼故事的口吻郑重提醒。

    冲矢昴却对他的提醒不以为然:

    “没问题。”

    “林先生您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我保证完成任务。”

    他心中无比淡定:

    不就是尸体么?

    他亲手制造的尸体,可能比这位从警不过数月光景的林管理官亲眼见过的尸体都多。

    自己当特工这么多年,腥风血雨里杀进杀出,还有什么场面没见过?

    “我最近正在进行一项东京地区嗜尸性昆虫演替规律的研究。”

    林新一突然说出了任务内容:

    “这项研究主要由毛利小姐负责。”

    “而毛利小姐虽然非常细心好学,但她毕竟还是个高中生,此前从未有过独立完成科研论文创作的经验,许多地方都要人手把手指导。”

    “现在有你这位东都大学的高材生在,那正好...”

    正好林新一这个导师可以去摸鱼了。

    协助科研菜鸟完成“毕业论文”而已,哪需要日理万机的导师亲自出马?

    有研究生助教帮忙就完全够了。

    “昴先生,这项目交给你怎么样?”

    “没问题。”

    冲矢昴仍旧淡定:

    他也是上过大学的,当然知道论文该怎么写。

    “不过...研究‘昆虫演替规律’?”

    “请问这项研究的具体内容是...”

    “哦...这个啊。”林新一挠了挠头:“就是研究东京地区春夏秋冬四季,室内外不同环境条件下,嗜尸性昆虫的自然群落演替规律。”

    “实验流程我已经设计好了,而且目前正在进行当中,你只需要陪毛利小姐负责观察、记录、整理分析数据、完成论文创作就好。”

    “这...”冲矢昴隐隐感到不妙:“请问...能说得更具体一点么?”

    “杀猪,用猪尸养蛆。”

    “猪前几天就杀了,你们负责‘养蛆’就好。”

    冲矢昴:“.....”

    好吧...这场面他还真没见过。(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