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69章 天使也会骗人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面对林新一祭出的杀招,千间降代悄然陷入了沉默。

    她没再出言辩驳。

    先前那种针锋相对的气势也横扫一空。

    这无疑是已经认了输。

    目睹此情此景,在场的一众名侦探都个个表情微妙。

    他们都讶异于林新一的招数之新奇。

    同时又骇然发现:

    林新一曾经说过的那句“侦探迟早会失业”的狂言,似乎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

    毕竟,就像今天...

    林新一从头到尾也就用了查房屋产权、手指验毒和基站监控三招,便破解了两位名侦探各自设下的圈套。

    这其中除了“手指验毒”是正常人不能模仿的,另外两招都是小学生都能学会使用的招数。

    只要警方能随着现代科学技术进步,努力培养出一支专业的技术警察队伍,并不断增强对信息大数据的掌控程度...

    或许未来有一天...

    “侦探真的会失业吧?”

    千间降代轻轻一叹,叹息中带着释然。

    她望向林新一,不带一丝敌意:

    “林先生的招数我领教了。”

    “枉我和大上祝善事先苦心筹划这么久,结果却连计划里这么大的两个漏洞都没考虑到。”

    “只不过让人查一下户口,监控了一下手机,就简简单单地给破了。”

    “千间婆婆,你说错了。”

    林新一温和地笑了一笑:

    “你计划里可不只这两个漏洞。”

    “比如说,你们的武力不足以支撑你们的计划,遇上我这种暴力不合作的变量就得抓瞎。”

    “又比如说,你们就根本没有想过...”

    说着,林新一又缓缓从随身携带的勘察箱里,掏出了一只能当搬砖使的卫星电话。

    名侦探们又是一阵嘴角抽搐:

    是啊...

    接到那么诡异的邀请,来到这么偏僻荒凉的地方,他们怎么就没事先想到要带卫星电话呢?

    大上祝善的计划就是要把名侦探困在这里,断绝与外界的联系,逼迫他们在这里玩暴风雪山庄和荒岛大逃杀。

    如果随身携带了卫星电话,那大家就可以完全不理会幕后黑手的威胁。

    除非幕后黑手的武力强到足以压制他们所有人,甚至不惜直接现身用枪顶着他们的脑袋,逼着他们参与寻宝,否则...

    他们只需要在外面找个安全空旷的地方待着打电话报警,再等着外界派人过来救援就好了。

    “因为考虑到今天很可能会出事。”

    “所以我事先就跟当地警方打过招呼。”

    “鸟取县的机动救助队一直在岗待命,只要我发过去一个信号,救援直升机就能在20分钟之内赶到。”

    林新一一边用卫星电话给事先联系好的当地警方发着短信,一边不紧不慢地向在座的各位名侦探讲解道。

    千间降代和大上祝善听得表情更加微妙:

    为了来参加这次宴会,你到底是提前做了多少准备啊?

    话说回来...

    他们冒险设计这么一帮心思缜密的名侦探,怎么就没考虑到对方会提前做准备呢?

    两位犯人都不禁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而林新一在发出报警短信之后,才放下手机看向千间降代:

    “千间侦探,你刚刚的话里,好像只是承认了你与大上祝善合谋。”

    “这投毒杀人未遂的罪行...”

    他想在这里就得到千间降代完整的认罪供述。

    “林先生还真是心细。”

    “放心吧...我做的事我都会承认的。”

    千间降代深深一叹,整个人仿佛凭空苍老了十岁:

    “其实在寻宝计划被林先生你破坏,我意识到自己再无机会破解谜题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再支撑下去的动力了。”

    “刚刚与各位针锋相对,也只是单纯地想作为一个单纯的侦探,见识见识大家的手段。”

    “毕竟...这么多名侦探齐聚一堂的机会,恐怕不会再有了。”

    “而我的自由时间,也不多了。”

    千间降代语气里满是释然。

    虽然是犯人,是败者,但此时的她却更像是一个纯粹的侦探。

    败也败得让人唏嘘、感叹。

    “千间侦探...”

    大家也都意识到了她与大上祝善的不同。

    大上祝善是因为债务缠身而半只脚踏上了天台,不得不幻想着靠所谓的黄金宝藏翻盘。

    那千间降代放着好好的名侦探不做跑来犯法,又是图什么呢?

    “难道你只是单纯地想破解这个谜题?”

    茂木遥史回味着千间降代的话,不由地好奇问道:

    “之前大上先生也提到过,黄昏之馆可能藏有宝藏的消息,是他从你这里得到的。”

    “那千间婆婆你又是怎么知道,这里藏有宝藏?”

    “因为...”

    千间降代脸上浮现回忆之色:

    “四十年前,这座黄昏之馆的主人乌丸莲耶...”

    她毫不掩饰地将四十年前发生的那场惨剧,向大家详细解释了一遍。

    原来她父亲就是当年被乌丸莲耶邀请过来破解谜题的学者之一。

    而千间降代就是因为收到了父亲遇害前用暗语寄出的密信,才知道了黄昏之馆内可能藏有黄金宝藏的秘密,以及指向这个宝藏的具体谜题内容。

    “当年我父亲就是因为这个宝藏而死的。”

    “所以这四十年里,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愿望,或者说是遗憾...”

    “那就是破解父亲留下的谜题,找到当年改变了我一家命运的宝藏。”

    千间降代神色唏嘘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而茂木遥史和枪田郁美,都不由地出于侦探的本能好奇,将目光投了过来:

    “也就是说,这别墅里真有宝藏?”

    听到这里,林新一心中不由一沉:

    果然...

    这些天生好奇的名侦探,还是对传说中的宝藏产生了兴趣。

    或许他们不贪财。

    但他们却本能的喜欢挑战谜题。

    现在这里聚集了一帮聪明人。

    不会真让这帮侦探给想办法找到了吧?

    “千间侦探。”只听茂木遥史和枪田郁美又好奇问道:“能告诉我们,那宝藏谜题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么?”

    林新一一下子又松了口气:

    还好...

    听到有宝藏的第一反应,不是问对方有没有拿金属探测器找过。

    而是去问谜题内容,准备一起做题。

    看来这俩名侦探也不是正常人啊...

    不过...万一他们之中真有高手,硬生生地靠做题通关了怎么办?

    林新一想着想着,又暗暗心生忧虑。

    他虽然不爱钱,也不缺钱。

    但身处一个随时可能被组织、fbi、曰本公安针对上的危险境地,有这么一笔谁也追查不到的巨款存着兜底,也总是一件好事。

    不然到时候如果情况不对要撒腿跑路,贝尔摩德名下的那些存款可未必能跟着转移。

    而且这笔无主之财不管是谁拿都是拿,他拿着也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至于上交国家这个选项...

    开玩笑——

    他没向这国家要战争赔款就不错了。

    上交个鬼啊?!

    再说100年前的曰本籽苯家,都是从哪赚来的这么多钱?

    还能是哪?

    现在也该还一点了。

    林新一越想越有底气。

    也越来越担心自己即将到手的这笔“赔款”,会因这些好奇心发作的名侦探而从嘴边飞走。

    而情况也的确在向不利的方向发展。

    面对茂木遥史和枪田郁美的好奇发问,只听千间降代诚恳答道:

    “没错,我的确只是为了破解这个困扰我多年的谜题,才会不惜犯下如此罪行。”

    “至于那宝藏谜题的内容,既然你们还有兴趣了解,那我便告诉你们吧——”

    “如果你们能帮我破解...”

    “也算是了却了我这多年的心愿!”

    千间降代正想说出谜题内容。

    茂木遥史和枪田郁美也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林新一想阻止也不好阻止,只好暗暗祈祷他们也跟先前那些侦探学者一样,做不出这道难题。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

    大上祝善却突然挺身而出:

    “呸!”他很不客气啐了千间降代一口:“千间,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高尚?!”

    “还只为了破解谜题?了却心愿?”

    “说得我之前都差点信了!”

    “表面上说自己只想寻找答案,对宝藏不感兴趣,背地里却给我这个同伴投毒,想要要老子的命!”

    “我看你根本就是财迷心窍,想杀了我独吞财宝!”

    大上祝善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一瞬间就撕破了千间降代仅剩的那点格调。

    而千间降代对此也只是报以冷笑:

    “呵呵,大上。”

    “我为什么要下毒杀你,你心里还想不明白吗?”

    “真以为你背着我偷偷购置的枪械,另外设下的陷阱,我都一点察觉不到?”

    “呵...你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想让除你以外的第二个人,从这座黄昏之馆里活着离开吧?”

    千间降代也一下子就撕破了大上祝善的温和假面。

    还给他又另外扣了一个阴谋屠戮众人的骇人罪名。

    “胡、胡说!”

    “你、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大上祝善涨红了脸,额上青筋条条绽出。

    而经过这么一闹...

    他们俩作为名侦探的人设算是崩得不能再崩了。

    大家眼里根本看不到什么一心追求真相的名侦探,只看到了两个丑态毕露、自相屠戮的贪财饿鬼。

    先前那种侦探之间和谐讨论、合力解谜的美好气氛瞬间没了。

    而这时候...

    林新一还没反应过来。

    贝尔摩德便悄然把握住时机,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讥诮挖苦的笑:

    “一个宝藏就迷住了所有人的眼。”

    “这就是名侦探么?”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她悄然在‘所有人’、‘名侦探’这样的关键词上加重语气。

    茂木遥史和枪田郁美都隐隐听得出来,自己也在这位美丽女士毫不客气的讽刺范围之内。

    因为他们刚刚迫不及待地去问了宝藏谜题的内容。

    虽然这只是单纯地出于侦探对未知事物的好奇。

    但在外人看来...

    恐怕他们两个也跟大上祝善、千间降代一样,是个财迷心窍、见利忘义的贪婪鬼吧?

    一想到这...两位本来就不爱钱的名侦探,便不由大大地丧失了对那所谓宝藏谜题的兴趣。

    “说起来...”

    贝尔摩德又悄然开口:

    “大家原先都没听过,那个蓝色古堡的案子吗?”

    “唔...”众人的表情更复杂了。

    尤其是大上祝善和千间降代。

    他们原先还在针锋相对地互相瞪着对方,这时却控制不住地沉默、消沉、乃至自惭形秽起来:

    蓝色古堡这个案子还是很出名的。

    因为情节离奇、案情特殊,所以他们这些业内的名侦探多少都有些了解:

    说来那蓝色古堡案和今天的黄昏之馆案的故事还有些想象。

    两个案子犯人的犯罪动机都是为了寻找传说中城堡里留下的宝藏。

    只不过,那个蓝色古堡案的犯人要更惨。

    她因为听信了城堡里藏有前任家主遗留宝藏的传说,先是残忍地将这家的老太太秘密杀害,然后花大价钱把自己从一个年轻姑娘,整容整成了这位老太太。

    最终又借着这种方法冒名顶替,潜伏在那蓝色城堡里整整4年。

    结果,等宝藏终于找到的时候,大家才知道...

    城堡里根本没有什么宝藏。

    前任家主遗言里提到的宝藏,原来就只是“这座城堡的自然美景”。

    所有人都被耍了。

    就因为前任家主喜欢当谜语人,对自家后人都不肯好好说话。

    明明没有宝藏还把“美景”说成是宝藏,以至于激起恶人的贪婪之心,酿成这么一遭荒诞的惨剧。

    “等等...”

    大上祝善和千间降代越想脸色越黑:

    他们不会也遇上这种事了吧?

    想想也是...

    这黄昏之馆说小不小,说大却又算不上有多大。

    从乌丸莲耶母亲留下宝藏的传说去世,到现在都快80年了。

    这80年里,乌丸莲耶和当年一众最顶尖的侦探、学者,守着这小小的黄昏之馆找了不知多久,竟然都毫无收获。

    这么漫长的时间,这么豪华的寻宝队伍,地皮都够来来回回掀上几遍了吧?

    可还是没人找到宝藏。

    那这宝藏还能藏在哪呢?

    “不、不会从一开始就没有吧?”

    大上祝善眼中布满了猩红的血丝。

    大家也能看出他内心的挣扎:

    千间降代知道宝藏秘密已经40年了,他大上祝善买下这黄昏之馆也有整整2年。

    当年乌丸莲耶找的那帮人水平怎样,现在的大家都不了解。

    可千间、大上,他们俩可是货真价实的名侦探。

    这黄昏之馆里的每一个角落,应该早就被他们查了个遍吧?

    “难道真没有?”

    千间降代也因为这个很有可能成真的猜想,而感到失魂落魄。

    她真的不敢想象,自己苦心竭力地寻找宝藏,最后也找到一片“自然美景”的可笑景象。

    就为了这个,犯罪、杀人、坐牢?

    那未免也太可悲了。

    “哎...”突然,又只听贝尔摩德多愁善感地轻轻一叹:

    “有没有宝藏,重要么?”

    “我提到蓝色古堡的案子,不是想讨论宝藏存在与否。”

    “我想说的是...这一切值得么?”

    此时的她全然没有平时展现于人的高冷,也没有私下在家里,那般自然而然的优雅与妩媚。

    至于先前那种挖苦和嘲讽,这时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贝尔摩德这时更像一个单纯的姑娘。

    瞪着圆圆的眼睛,眼里闪烁着湿湿的水光,干净得就像未经污染的山泉一样。

    “贝尔摩德这模样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柯南和林新一本能地在心里感叹。

    然后下一秒他们就瞬间反应过来:

    她演的这不就是毛利兰吗??

    没错...

    贝尔摩德现在就在模仿着她那天使小姐的神态,轻轻攥着拳头,咬着嘴唇,眼波流转地,说着那纯挚而发人深省的道理:

    “为了宝藏,侦探成了罪犯,同行成了猎物,朋友成了仇人。”

    “你杀我,我杀你,永远有流不完的血。”

    “这一切都值得吗?”

    贝尔摩德的感叹声如同一次次灵魂拷问,震撼着在座的各位侦探。

    “想想吧。”

    “乌丸莲耶为宝藏杀了那么多人,这也才过去了四十年。”

    “受害者的鲜血,到现在都还在这黄昏之馆的墙壁上挂着呢!”

    “而你们...”

    “还想一次一次地让悲剧重演吗?”

    单纯的说教自然是没用的。

    但要是配上贝尔摩德用她那奥斯卡影后的演技模仿出来的纯真眼波攻势,那威力可就不同凡响了。

    大家还没什么反应...

    毛利兰就先被贝尔摩德的目光给触动到了。

    她甚至都没意识到她的克丽丝姐姐正在模仿自己说话,就本能地动情附和道:

    “是啊...”

    毛利兰不禁想起自己在黄昏之馆门口,看到的那些斑驳血迹:

    “当年死在这里的受害者,一定都很痛苦绝望吧?”

    “或许...这宝藏从一开始就不该留存在世上。”

    贝尔摩德是在演。

    但毛利兰却是在真情流露。

    贝尔摩德演技很好。

    但却不如毛利兰眼神纯真。

    这种纯真到足以将一个魔女瞬间感化的澄澈眼神,可不是普通人能抵挡得了的。

    “错了...”

    “原来我们一直都错了。”

    千间降代与大上祝善这两个大恶人,一下子就得到了净化。

    他们都意识到,自己到底为这个虚无缥缈的宝藏传说,为了自己那丑陋的贪婪之心,到底付出了怎样惨重的代价。

    真是可笑。

    事到如今,他们俩也即将身陷囹圄、失去一切。

    那宝藏就算真的存在,也再与他们无缘了。

    既然如此,那他们又何必把这宝藏的秘密传承下去呢?

    往低俗了说,这是在便宜别人。

    往高尚了说,这会让更多的人被宝藏迷惑、贪婪驱使,被卷入这个罪恶的漩涡。

    悲剧,真的不该再重演了。

    “我明白了。”

    茂木遥史和枪田郁美已然被说得失去了寻宝的兴趣。

    千间降代和大上祝善经过一番后悔反省,更是连做题的机会都不给,连谜题的内容都不肯再说出来:

    “这一切该结束了。”

    “就让这场悲剧,随着我们落幕吧!”

    “毕竟...”

    说着,他们不禁用敬佩的目光看向林新一等人:

    “不是什么人都能有林先生、克丽丝、还有毛利小姐的定力。”

    “让宝藏的传说流传下去,只会引起更多的悲剧。”

    “咳咳...过奖过奖。”林新一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只是因为家里钱还够花,才没兴趣去打听什么宝藏而已。”

    “是啊是啊。”贝尔摩德一脸假笑。

    毛利兰:“唔...”

    天使小姐终于憨憨地反应了过来:

    她刚刚...是不是...

    也帮着忽悠人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