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70章 冲矢先生也想度假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救援直升机很快赶到,将林新一等人带出了这与世隔绝的黄昏之馆,直接送去了鸟取县县警本部。

    进了局子,千间降代和大上祝善都表现出了诚恳的认罪态度。

    这次他们一个差点投毒把对方干掉,一个预备着设陷阱把对方干掉,互相之间已然彻底撕破了脸皮,指认起对方的犯罪也格外卖力。

    都不用警察再费力气审讯,案件便毫无波澜地告破了。

    至于和此案有关的黄金宝藏传说...

    或许是因为被毛利兰的纯真目光感化。

    亦或许是单纯地不愿让别人捡了便宜。

    千间降代和大上祝善在交代案情时,都只宣称自己是稀里糊涂地误信了小道消息,才酿成了今天的这出闹剧。

    这话倒也不算假。

    毕竟几十年来这么多侦探学者都没能从这小小的黄昏之馆里找到宝藏,如今在大家看来,这宝藏传说只是骗局的可能性还真得不低。

    同样本着这种心态,本来就不缺钱、不爱钱的茂木遥史与枪田郁美,也都彻底丧失了去打听这宝藏谜题的兴趣。

    黄金宝藏的传说,就这样再度悄无声息地淹没在尘世之中。

    一切圆满结束。

    林新一等人配合当地警方做完笔录,也终于在深夜离开了警局。

    而他们走出警局之后,毛利兰马上便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她压抑已久的心声:

    “林先生,克丽丝。”

    人生第一次扮演这种玩弄人心、私吞财宝的反派角色,纯洁的毛利小姐不禁有几分不安:

    “我想谈谈今天的这笔宝藏...”

    她这话还没说完。

    贝尔摩德就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angel。”

    “这笔钱有我一份,就永远有你一份。”

    “对吧?”贝尔摩德还向林新一眨了眨眼,像是在征求意见。

    在她看来,这笔黄金俨然已是她和林新一的共同财产了。

    “当然。”林新一也表现得非常豪气:“毛利小姐可是我们的大功臣。”

    如果不是大上、千间等人中了天使小姐的瞳术,被大威纯真清澈毛利菩萨的佛光普照洗涤了灵魂,今天的事可不会解决得这么顺利。

    “就凭她今天的表现,我觉得分她13都是应该的。”

    毛利兰:“......”

    被他们这么一安慰,她这负罪感反而更深了。

    “不不不...我不是要分钱。”

    她红着脸支支吾吾辩解。

    可又是没说两句,就听见了贝尔摩德那温柔的劝导:

    “我知道的,小兰。”

    毛利兰是她心目中的天使,所以贝尔摩德当然知道,自家的小天使不是什么贪财的俗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只是本能地觉得骗人不对,私吞宝藏不好,是吗?”

    “嗯...”毛利兰认真地点了点头。

    “可这笔钱本来就是我家的。”

    光这个强悍的理由,就足以让毛利小姐说不出话来了。

    只见贝尔摩德又微微一笑:

    “再说有时候骗人也未尝不对。”

    “就像今天,如果我们放任他们去寻找宝藏,让宝藏的传说流传出去,说不定除了大上和千间以外,还会有也要被贪欲勾出什么坏心思,酿成无休止的悲剧。”

    “而且我们就算骗了人,也没有让他们吃亏啊。”

    “千间和大上得到了救赎和平静。”

    “茂木和枪田安全地从危险脱身。”

    “而我们也得到了黄金。”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唔...”被贝尔摩德这么一劝,毛利兰终于放下了心结。

    晕晕乎乎地这么一想:既然大家都能有美好的结局,那这么骗人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那我以后...”她蹙着眉头认真考虑道:“有必要的话,我还要一起骗人吗?”

    “别。”贝尔摩德神情一滞。

    又慌忙纠正起这个差点被自己带坏了的天使小姐:

    “我刚刚骗你的。”

    “你不要乱学。”

    毛利兰:“......”

    她想了一想,最终还是默默地接受了自己伙同两个犯罪分子私吞下黄金宝藏的事实,并明智地绕过了这个话题。

    “对了...”

    毛利兰又想到了什么:

    “林先生,忘了跟你说:”

    “明天我们学校正常上课,但我今天也来不及回去,所以就请假了。”

    “不过后天是暑假,园子说好了要带我去伊豆的海边玩的。”

    她就像是离家前向老爸汇报行程的乖女儿一样,突然事无巨细地将自己未来的行程,全都一一汇报给林新一知道。

    按理说,毛利兰没有向他这个外人汇报自己隐私的必要。

    但大家都对此见怪不怪了。

    因为林新一自从掌握了柯南旅游必出人命的柯学规律之后,就开始定期向毛利兰了解他们一家的行程了。

    时间一长,他自己也有些习惯了:

    “哦,又暑假了啊...”

    “既然是园子叫你去伊豆玩的,那我们后天就一起去吧。”

    林新一早就已经总结出来了:

    柯南身边的路人,一般只有两种情况是安全的。

    他被帝丹小学封印的时候。

    他单独行动,身边没有毛利父女、铃木园子、阿笠博士、少年侦探团等“副职死神”陪伴的时候。

    在这两种情况下,不是说一定不会出事,但出人命的概率相对而言很小。

    可要是柯南放了假,又和毛利父女、铃木园子等“副职死神”之中的某人一同出去旅游的话...那就是百分之百要出人命了。

    所以铃木园子再度邀请毛利兰和柯南去伊豆避暑的情况之后,林新一连想都没想,就准备一起跟着去了。

    他已然习惯了这种生活。

    不过,毛利兰这次却有些在意地问他:

    “林先生,我们一直在外面这么玩...是不是不太好啊?”

    “鉴识课的同事,还有小田切部长,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有意见啊?“

    她和林新一名为鉴识课主力,实际上却有大半时间是在请假旅游的悠闲之中度过的。

    甚至就连凯撒,都被他们带着溜遍了大半个曰本。

    一次两次还好,请假请得多了,立志在鉴识课干出一番事业的毛利兰心里难免有些内疚。

    说起来从入行到现在,她可都还没上过一次正常的五天小长班呢!

    动不动就996地旅游,玩得她人都要废了。

    “我们这次...”

    “要不就拒绝园子的邀请好了?”

    “鉴识课那边那么忙,我们总不能一直不在吧?”

    毛利兰主动拒绝假期,要求回岗上班。

    但林新一却只是表情微妙地望了望这位毫无自知之明的傻姑娘:

    “放心吧,毛利小姐。”

    “你...”

    你这厄运小姐的传说,可早就在警视厅传开了。

    而那些警视厅同僚因为对柯学规律认知浅薄,不知道只有成为死神朋友才能真正免疫死亡,所以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想着和毛利兰保持距离。

    “咳咳,总之...”

    “同事们都了解我们的情况,他们不会有意见的。”

    “至于小田切部长...”

    小田切部长可支持他们在外面度假了。

    不上班也没关系。

    只要旅游目的地一直保持在东京都以外,不进入警视厅的辖区就行。

    “小田切部长会理解我们的。”

    “你放心好了。”

    “毕竟我们出去旅游也不是为了玩,而是...”

    林新一欲言又止。

    因为他突然想起毛利兰和柯南一样,一直被一条柯学规律约束着——

    不管他们一路以来‘克’死了多少人,他们都不会意识到自己有问题。

    所以林新一也不好直接告诉毛利兰,只要他们是带着柯南出去旅游,那就相当于是自费出差。

    于是他换了种方式劝道:

    “这鉴识课这么多人,总不能只靠我们两个撑着。”

    “我们出去旅游,正好可以锻炼浅井他们独当一面的能力啊!”

    林新一一番劝慰,总算让毛利小姐狠下心来继续度假摸鱼。

    “好吧...”毛利兰略显犹豫地想了想:“那我跟园子,还有阿笠博士他们说一下。”

    “后天我们一起去伊豆。”

    “嗯。”林新一正想点头,却突然眉头一皱:“等等,阿笠博士?他也要一起来?”

    “是啊。”毛利兰补充道:“正好阿笠博士也打算带柯南、步美他们去伊豆。”

    “所以我们干脆计划着一起去了。”

    “嘶...”林新一倒吸一口凉气:

    连侦探团的小死神们都出动了?

    小兰、园子、阿笠博士、少年侦探团齐聚一堂...

    这队伍,这阵仗,如果不是伊豆那边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林新一都担心自己这次会再遇上什么随手掏出一吨炸药的炸弹狂。

    “这就更得去了。”

    林新一缓缓调整气息,努力稳住心境。

    然后又略显紧张地问道:

    “那毛利小姐,这次还有别的人要去么?”

    “你爸不会也跟来了吧?”

    “不。”毛利兰摇了摇头:“我爸爸这次不来。”

    “不过...冲矢先生也要一起来。”

    “哈?!”安静的夜幕下响起一声惊呼。

    先前全程保持沉默的柯南,按捺不住地喊出声来:

    “冲矢昴?”

    “他也要跟来旅游?!”

    “是啊。”毛利兰低头看了看脸色莫名阴沉下来的柯南:“冲矢昴先生听说我后天要去伊豆,就主动请求一起跟来。”

    “所以我帮着问了一下园子能不能多带个朋友,园子说可以。”

    “园子怎么可以这样!”柯南一脸幽怨:“怎么能让这种根本不认识的男人来一起度假?!”

    “她难道就不问问你‘朋友”是谁,她见过吗?”

    “问了啊。”

    毛利兰认真地为闺蜜辩护道:

    “园子问我来的是不是帅哥。”

    “我说是。”

    “然后她就同意了。”

    “....”柯南无奈扶额:

    果然不能对园子大小姐有任何期待的。

    “等等....”柯南名侦探的细胞又猛地活跃了起来:“小兰...”

    “我都是现在才知道你后天要去旅游。”

    “冲矢昴那家伙,又是怎么知道你要去伊豆的?”

    柯南嗅到了危险。

    毛利兰却只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冲矢先生白天在跟我用短信聊天的时候,问过我和林先生接下来几天的安排。”

    “所以我就告诉他了。”

    “白天...短信...聊天?”

    柯南脸色一绿:

    好家伙,合着白天在长途车上的那几个小时,小兰一直都在用手机跟那男人聊天?

    “你怎么都没告诉我?”

    “你也没问啊...”

    柯南:“......”

    毛利兰的大眼睛里满是无辜:

    “再说你当时不是在拿手机‘上网’看侦探小说么?”

    “我看你这么认真,就没去打扰你呢。”

    因为有诺亚方舟当手机智能助手,可以让它帮忙把网上搜到的小说当成短信发过来,再加上从东京到鸟取路途漫长,路上又无聊...

    所以柯南也不禁享受起了“智能上网手机”的便利,成了心无旁骛的低头一族。

    结果...

    他在手机“上网”看小说。

    他青梅竹马在旁边跟别的男人聊天。

    网瘾害人啊!!

    柯南只感觉琴酒闪现到背后又给了他一闷棍,整个脑袋都是晕的:

    “混蛋!”

    “这家伙没事总缠着你聊天干嘛?”

    “还问你的行程安排,甚至缠着你要一起来旅游...”

    “他肯定是居心叵测,对你图谋不轨!”

    “不、不是啦...”毛利兰终于读懂了柯南吃味的小情绪。

    以前看见那些花痴学妹、学姐排队向工藤新一告白的时候,她也有类似的情绪。

    而正是有过这样的感觉,所以她现在处理起来也非常干净利落:

    “柯南,你别吃醋了。”

    “哪、哪有?!”柯南脸红得都快炸了:“我没、没吃醋...”

    毛利兰没听他言不由衷的辩解,只是一脸郑重地解释道:

    “我和冲矢先生只是朋友。”

    “冲矢先生也不是为了我才来的。”

    “他要来旅游,也只是为了能更多地追随林先生而已。”

    毛利兰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

    “按他的原话...”

    “因为我们这次出去一定会遇上死人。”

    “所以只有跟在我和林先生身边,才能得到最好的法医实践训练。”

    这理由合情合理。

    连旁听的林新一都被瞬间说服。

    但柯南却毫无自知之明地反驳道:“胡说,这分明是在乱找借口!”

    “他怎么知道我们这次会遇上死人?”

    “难道他是死神么!”

    “是啊...”毛利兰也一脸认真地琢磨起来:

    “我也很奇怪,冲矢先生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咳咳...”

    你们差不多得了。

    林新一表情古怪地打断了这两位死神的对话:

    “冲矢昴要一起来,我倒是没有意见。”

    “不过,他这几天不是应该在忙实验的事么?”

    “他怎么还有功夫旅游?”

    “是啊!”柯南眼前一亮。

    就连以前千防万防的林新一,如今都似乎成了他的亲密战友:

    “林明明给那家伙安排了工作。”

    “他怎么抛下工作不管,只顾着自己旅游享受呢?”

    柯南瞬间化身鉴识课管理官,义正词严地抨击起课里的薪水小偷。

    而林新一也的确有些意见:

    虽说他安排新人养蛆是有些不地道。

    但冲矢昴也不能都不跟他这个领导打声招呼,就自顾自地提前跑了啊?

    他跑了,浅井成实又有忙不完的事情,那这已经进行到一半的实验,可不就没有专业人士去管了?

    “不用担心,林先生。”

    毛利兰帮着冲矢昴解释道:

    “冲矢先生都安排好了。”

    “因为观察记录昆虫生长情况的工作并不难做,所以他在这两天里特意培训了两个实验助手,来帮他完成实验。”

    “实验助手?”林新一微微一愣:“这两个实验助手是从哪来的?”

    “就是从课里的警员挑出来的啊...”

    “哈?”林新一表情更诧异了:

    冲矢昴这才来了两天,就能使唤得动鉴识课警员了?

    要知道他当初借着小田切部长的特权,破例要了那么两个开除指标,才堪堪将那帮有几十年摸鱼经验的老油条给吓住。

    可过不了多久,大家想起来他这个管理官、甚至是小田切部长,都不可能有无限开除体制内警员的权力之后...

    这帮老油条便很快就故态复萌,让人使唤不动了。

    现在鉴识课里能使唤动的,都是一些受林管理官事迹鼓舞、尚有热血在胸、还没完全躺平的年轻警员。

    不过就林新一两辈子的工作经验来看:

    等这帮年轻警员意识到技术警察不管干得多好,都很难有什么升迁机会;

    意识到自己奋斗半生,待遇也不会比那些摸鱼的同事高上多少...

    他们也迟早会被那些老油条给同化的。

    当然...

    不管未来如何变化,如今这些年轻警员还是很会干活的。

    但正因为他们会干活,所以他们平时光干本职工作就快要忙死了——这还哪有时间去帮冲矢昴做实验呢?

    林新一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冲矢昴找的实验助手,是从那些老油条里挑出来的?

    可那些老油条有这么听话?

    听话到愿意帮忙养蛆?

    林新一越想越震惊:

    竟然连这帮躺平党都能给再榨出油来...

    高手啊!

    他这个徒有其名的管理官,真该向冲矢昴好好学习一下管理学了。

    想到这,林新一不由好奇问道:

    “冲矢昴是怎么做到的?”

    “那两警员为什么肯听他的?”

    他认真地竖起了耳朵。

    却只听毛利兰答道:

    “冲矢先生自己出钱,给他们每人发了三个月薪水的加班费。”

    林新一:“......”

    他默默忘掉了这种粗暴的管理技术。

    ...............................

    东京,鉴识课实验室。

    “茱蒂,帮我向上面申请一笔临时经费。”

    “别问我为什么...”

    “我不太想回答。”

    冲矢昴神情复杂地挂掉电话,对着桌上还新鲜着的蝇蛆样本发起了呆。

    他雇来的那两个实验助手,应该根本想不到吧...

    平时拿着曰本纳税人的血汗而摸鱼偷懒的他们,这时正拿着境外势力给的经费,努力地为曰本的法医学发展添砖加瓦。

    “唔...”冲矢昴无奈扶额:

    他这都是在干什么啊?(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