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76章 医疗奇迹再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片刻之后。

    林新一带着中暑严重的小哀,开车赶回了他们此次旅行下榻的度假酒店。

    同样被他带回来的还有凯撒——

    这孩子大夏天的还穿着一件厚实的狗皮大衣,一看就热得要命。

    为了不让凯撒也中暑晕倒,林新一便顺手将它也带回了酒店,让它跟着回来吹空调休息。

    而就在林新一一手抱着昏昏欲睡的小哀,一手牵着无精打采的凯撒,走出酒店的客用电梯,将将要回到房间的时候...

    诺亚方舟却突然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林先生。”

    “我怀疑您被跟踪了。”

    “什么?”林新一有些警惕地顿下脚步,下意识四处张望。

    结果只看到了空荡荡的走廊,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为什么这么说?”

    林新一有些在意地问道。

    “因为从你们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监控附近的基站注册信息,并对区域内的全部手机用户进行实时定位监测。”

    “而刚刚林先生你从海水浴场开车回度假酒店的时候。”

    “我监测到有足足5台手机,与您同时离开了海水浴场的基站信号范围,沿着同样的路线,来到了这家度假酒店。”

    诺亚方舟缓缓地解释着。

    林新一却听得更加不解:

    “这很正常吧?”

    “有几位游客恰好跟我同时回酒店,好像也不能说明什么。”

    这家度假酒店,是离那海水浴场最近的一家正规星级酒店。

    海水浴场的游客,和度假酒店的住客,其身份本来就是高度重合的。

    而当时那海水浴场上的游客那么多,其中正好有几个游客跟林新一住同一家酒店,又正好同时回酒店休息,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林先生,听我讲完。”

    诺亚方舟不紧不慢地甩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我判断你被跟踪的原因是...”

    “那跟你同时离开浴场、回到酒店的5台手机之中,有一台的机主是...荒卷义市。”

    “荒卷义市?”

    林新一微微一愣:

    这家伙在跟踪他?!

    图什么?

    难道他被林管理官的名号吓到了,想跟过来窥探大师要用什么办法对付他?

    可荒卷义市不是嚣张得鼻孔看人,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么?

    “等等,这结论可靠么?”林新一想到了什么:“就算我们现在在同一个基站的信号范围之内,也不能说明他就是跟着我来了酒店吧?”

    一个基站的信号覆盖范围足足有几公里,在用户数量较多的城市中心也至少有几百米。

    而诺亚方舟使用的,利用基站信号交叉定位的定位技术,即使是在基站密度极高的大城市,误差最小也在100米以上。

    所以荒卷义市很可能只是路过。

    或是去了这酒店旁边的其他地方,比如说附近的商店,酒吧。

    并不能说明他就是在跟踪林新一,甚至跟着进了酒店。

    “不,荒卷义市他现在就在酒店里。”

    诺亚方舟十分坚定地回答道:

    “因为这里装了酒店专用的微型基站。”

    微型基站,顾名思义就是体积小、功率小、覆盖范围小的基站。

    这种微站主要用于学校、隧道、酒店、医院,等各种小范围的针对性覆盖。

    “林先生你先前进酒店的时候,手机随即就收到了‘欢迎来到xx酒店’的问候短信。”

    “这正是你踏入酒店微型基站信号范围的证明。”

    “而这个微型基站,覆盖范围就只有这幢酒店大楼。”

    听到诺亚方舟的解释,林新一很快反应过来:

    “荒卷义市的手机号,现在也注册到了这个酒店的微站上?”

    “是的。”

    “我想这可以证明,他现在已经进了酒店。”

    “...”林新一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荒卷义市是本地人,他当然不会是来这住酒店的。

    也就是说,这家伙还真是来跟踪他的?

    可为什么呢?

    林新一根本猜不透这家伙的目的。

    他仔细想了很久,才终于无奈决定:

    “算了...先送小哀回去休息再说。”

    林新一决定先放任这荒卷义市不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反正他不相信这个普普通通的老渔夫,能在背地里使出什么,可以对他造成威胁的手段。

    虽说当初炸了水水晶、差点要了林新一性命的泽木公平,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品酒师...

    但要搞出这么大的事,总是需要时间去准备的。

    荒卷义市半小时前才第一次见到他,他就算真有搞恐怖袭击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准备出足以威胁到他的炸弹和枪械。

    更何况这里是人多眼杂的酒店,又不是死了人都没人知道的茫茫大海。

    要是荒卷义市真有胆子在这里搞事,那就是自掘坟墓、自投罗网,反而让林新一省了装鬼、代自首、给人戴红帽子的力气。

    当然,更重要的是...

    “小哀现在的状态好像很不妙。”

    林新一看了看怀里病容憔悴的小哀,就更没有了去关心那荒卷义市的心思。

    也不知道怎的:

    本来在车上吹了一会儿空调,小哀的精神看着已然好了不少。

    可等到了酒店,下车之后没多久,她的肌肤就又清晰可辨地愈发烫红起来。

    “是因为下车后没有空调降温,所以病情又严重了么?”

    “可刚刚地下停车场里的温度也不高啊...”

    “体温怎么还异常反弹了?”

    “难道是先前中暑太厉害,都引发体内横纹肌溶解和急性肾衰竭了?”

    林新一越想越紧张,不由再度问道:

    “小哀,你没事吧?”

    “没、没事...”怀里的灰原小小姐,像奶猫似地轻轻哼了一声。

    然后又很不好意思的,将她那烫红烫红的脸颊,在林新一怀里藏得更深了一些。

    “我没事...”

    “送我回去休息就好。”

    灰原哀小脸蹭着林新一的胸膛,这样细声细气地哼道。

    “好。”林新一也不疑有他。

    他知道灰原哀的医术比他还好,如果真有什么大问题,她自己不会不知道的。

    于是在她的小声要求之下,林新一还是放弃了带她去医院看病的想法,把她送回了她的房间。

    关上房门,打开空调,牵着凯撒让它趴下休息,再把灰原哀轻轻地、慢慢地,将她平躺着放到床上。

    而这么一躺下了,脱离了他的怀抱,小脸没地方可藏的灰原小小姐,其中暑之严重、体温之异常,就显得更加清晰直观起来。

    都不用体温计。

    看看她那张泛着大片诱人粉红、烫得像是能冒蒸汽出来的脸颊就知道,她现在的状态一定非常不妙。

    “小哀,你真的还好吧?”

    林新一都不禁有些担心,灰原哀会不会已经烧得神志不清了。

    但灰原小小姐却很清醒。

    虽然此时的她神情有些憔悴,语气有些娇弱,眼神也有些萎靡。

    可面对林新一的关切问候,她还是第一时间回应道:“没事,真的没事。”

    “好吧...”林新一嘴上答应,心里却担忧不减。

    他摸了摸小哀那烫得发烧的额头:

    “你现在的体温实在太高了。”

    “就算不去医院,也得想办法给你降温才行。”

    “哎?!”灰原哀微微一愣。

    然后体温瞬间升高——

    因为她心里清楚,治疗中暑患者的操作程序第一条就是:

    将患者转移至通风阴凉处,平卧并去除全身衣物。

    现在通风阴凉处的环境条件已经满足了,患者也平躺下来了,就差...

    “我先帮你把衣服脱了。”

    林新一果然把手伸了过来。

    灰原哀支支吾吾地,想要说些什么。

    但也不知是没了说话的力气,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她最终也只是舒服地轻哼了两下,任由林新一将他那温暖宽阔的大手,伸到了自己烫得冒烟的身体上。

    而灰原哀在回来之前就已经换掉了那身连体泳衣,这时穿着的是一件有些男孩气的短袖t恤,一条遮住了半只小腿的七分长裤。

    林新一本着治病救人的医者心态,毫不犹豫地帮着脱掉了那条不透气的长裤,让小哀那象牙筷子般白皙纤细的双腿,在那清凉的空气里彻底裸露出来。

    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攥住她上身t恤的衣服下摆,一寸一寸地向上卷起、翻折....从软软的小肚子开始,一直向上掀到胸骨体下端,第9~第10胸椎的位置。

    裸露在外的肌肤越来越多,灰原哀的脸也越来越红。

    在t恤下摆被掀到剑突位置,差一点就要向继续向上突破到胸骨体,但又在这关键时刻堪堪停下的那一瞬间,她的体温更是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

    这下都不用眼睛看了。

    林新一光是站在灰原小小姐身旁,都能感受到她身上喷薄而出的热浪。

    如果不是知道她不会功夫,他都要怀疑她这是不是练了九阳神功。

    “嗯?怎么会这样...”

    林新一蹙起了眉头:

    “体温怎么又升高了?”

    他明明是在帮小哀降温。

    可灰原哀的肌肤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变烫,体温不降反升。

    她这中暑的程度,恐怕比他想象得还要严重。

    看来只是脱衣服和吹空调还不够,除了传统的风冷降温手段以外,还得用更有效的急救降温办法。

    比如说,水冷。

    林新一想了一想,便立刻转身打开酒店床头柜里的小冰箱,从里面拿了一瓶冰冰凉凉的矿泉水出来。

    他试着摸了一摸,感觉这矿泉水冷得有些厉害。

    如果直接把水洒到小哀身上给她降温,这一热一冷的冰火两重天折腾下来,她这娇弱的身体或许会承受不了。

    于是林新一干脆把这冰水洒了一点点到自己的手掌上,先用掌心的温度给它适度加热,再用手帮小哀将这“水冷液”涂上。

    就跟抹防晒霜一样。

    “唔...”灰原哀呼吸悄然加重。

    不行啊...笨蛋!

    用这种方式给我降温的话,我只会中暑中得更厉害的!

    这次必须...必须拒绝他了!

    灰原小小姐在心中大声咆哮。

    然后,她心一横,牙一咬,终于一个忍不住...

    在床上翻了个面。

    “先、先涂背面吧...”

    灰原小小姐将羞红的脸颊藏进了枕头,又这样弱弱地轻声哼着。

    林新一却没关注她这软糯得有些异样的腔调。

    面前的这小姑娘让他生不出任何旖旎的想法。

    而他现在关心的只有女朋友的身体状况。

    林新一就像是因为害怕被家长发现在家偷偷玩电脑、于是赶在老爸下班前使劲往电脑机箱上抹水降温的孩子一样,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焦灼,面无表情地动手涂着冰水。

    然后...

    “怎么会这样?”

    林新一讶异地张大嘴巴:

    他涂到小哀身上的冰水,非但没有帮她将体温降低。

    反而涂到哪烫到哪,只要轻轻一抹,雪白的肌肤也能给涂抹红了。

    不消片刻,灰原哀整个人都变得里外透红,就好像一只煮熟的龙虾。

    冰水根本抗衡不了这具小小身体散发出的热量,在滚滚热浪中迅速蒸发。

    她烫红肌肤上缀着的那些晶莹水珠,很快就让人分不清它们是水,还是汗了。

    “小哀,你这真的不是要变大吗?”

    林新一饱含担忧地问道。

    “不、不是...”

    灰原哀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让我...让我休息就好。”

    让你休息?

    你身体都烫这样了,我怎么能什么都不做,就看着你自己抗呢?

    林新一眉头悄然锁紧:

    竟然连水冷都不管用。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中暑了。

    他已经在心里暗暗怀疑,小哀这不是单纯的中暑,而是被还童药的副作用给影响到了。

    看小哀现在这浑身发烫的痛苦模样,体温恐怕都要搞得爆表了。

    不能再犹豫了,必须果断采取急救!

    想到这里,林新一便骤然站起身来,转头从床边离开。

    “你要去哪?”

    灰原哀有些不解地问道。

    “回我房间,去拿医疗器械。”

    林新一丢下这么一句话,便风风火火地推门离开了。

    “医、疗器械?”

    灰原哀心里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然后没过多久,只见林新一带着一只取掉针头的粗注射器,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

    “抱歉,小哀。”

    “我这没有专业的医用灌肠筒。”

    “不过随身携带的急救箱里,倒是正好有生理盐水。”

    “这一次性注射器也都是新的,也能勉强替代着用吧。”

    灰原哀:“哈?!”

    她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又翻面翻了回来。

    望着林新一手里那根粗粗的针筒,那张烫红如火的精致小脸,竟也在一瞬间内失去了血色:

    “你、你要干嘛?”

    “体内降温啊。”

    林新一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对体外降温无效的患者需要采取‘体内降温’的急救办法,小哀,这你应该知道吧?”

    柯南第一次变小的时候,他就差点给工藤同学用上了这招。

    没想到,这招竟然又再度在中暑的小哀身上派上了用场。

    “乖,不会痛的。”

    林新一拿着针筒缓缓逼近,脸上还带着安慰的笑容:

    “翻个身吧,还是用侧卧位比较好。”

    “这样不容易漏。”

    灰原哀:“.......”

    她一个迟疑,林新一的大手便缓缓伸了过来。

    “等等!”灰原小小姐终于害怕地喊出声来:“不、不用...我真的没事!”

    “哎,别逞强了。”林新一轻轻叹了口气:“你现在体温这么高,大脑应该都烧糊涂了吧?”

    “小哀,你也别害羞。”

    “我这都是为你好。”

    “不管跟什么比,都是你的身体最重要。”

    “......”灰原哀一时语塞。

    她下意识地想要逃跑。

    可她的身体还因为中暑而浑身无力,软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就在她这样绝望而又无助的眼神之中,林新一的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下一秒就要够着她的纤纤细腰。

    “等等——”

    灰原哀垂死病中惊坐起。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直起半个身子。

    体温瞬间掉了2度,脸色也猛地恢复了正常。

    这无疑是一个活生生的医疗奇迹:

    “我好了,我真的好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