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4章:以命讹人!
    “本王如何知道吗?”楚知白冷笑,“朝堂密事,都尽在本王掌握之中,又何况后宅那些龌龊小事?”

    孙氏被堵得白眼直翻,浑身急颤。

    “你如此厌恶贾青松母子,平日里对这位五公子更是百般苛待磋磨,今日倒是一反常态,要哭你那苦命的儿了……”楚知白冷嘲道,“遇到你这样拿儿子命来讹人的母亲,他又如何能不命苦呢?”

    他这话真正是杀人诛心,只是轻飘飘几句,便直指要害。

    孙氏被他怼得哑口无言,白眼一翻,这回真晕过去了。

    周围作证的人,此时却是恍然大悟。

    江东王说的对啊,这个孙氏对贾青松如何,就连瞎子都知道,她哪有那个闲心,去来给贾青松鸣不平?她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可现在却哭得这么凄凄惨惨的,明显有猫腻啊!

    江东王方才说什么来着?

    以命讹人……

    大家冷静下来一琢磨,身上都是冷汗涔涔。

    难不成,贾青松这遭遇,是贾家人自导自演?

    大家越想越深,越想越觉得这高门大户的可怕。

    孙氏晕倒,贾家的女人也就没勇气再闹,那些作证的人也不再上前,那沸水之势终于平息下来。

    苏沉央撩帘下车,疾步冲向衙门大堂。

    此时的贾青松,皮开肉绽,浑身是血,躺在地上,面色青紫,气息全无。

    饶是如此,叶永昭仍是不解恨,对着他一阵狂踹乱踩。

    “恶贼!你如此残害我女,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叶大人,你疯了!”容景疾冲上前,将他拉开来。

    苏沉央蹲下来察看贾青松的伤势,指尖压到他颈动脉上,那里一片死寂冰凉。

    她叹口气,转头去看他那断指,片刻后,缓缓站起来。

    “他不是凶手!”她笃定道。

    “他就是凶手!”叶永昭双目猩红,“他之前就曾觊觎过我家苑儿,被苑儿唾骂,必是怀恨在心……”

    “叶大人!”苏沉央冷声打断他的话,“你已经上过一次当了,不是吗?”

    叶永昭愣怔了一下,面色陡然变得苍白。

    “贾青松的断指,跟叶紫苑腹中取出的断指并不吻合!”苏沉央道,“你可将证物拿出来做比对!”

    其实不用比对,叶永昭此时也看出来了。

    贾青松有轻度鱼鳞病,手指关节肿胀,拇指亦是关节粗大,跟胃中那只残指,并不吻合。

    “还需要看物证……”楚知白冷哧,“叶怂,你眼瞎吗?外面那位慈母的心思,你瞧不透?”

    叶永昭往外头瞅了一眼,重重拍向自己的额头,浑身大汗淋漓。

    “为何会如此冲动?”楚知白盯住他。

    叶永昭可是官场老油条,便算是死者家属,也该有一定的自控力。

    “我……”叶永昭捂脸抱头,羞愧难当,嗫嚅道:“这小子一直说心仪我家苑儿,绝不会害她,他越是这样,我便愈是羞恼!然后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你们怎么都不拦着他?”容景看向留守在衙门的内卫领头容九。

    容九亦是满面羞愧:“殿下被围,我们都甚是担心……”

    因为担心自家主子,也就没怎么关注叶永昭。

    大家觉得,防卫是他们的活儿,可这问案是叶永昭的事,他怎么做,他们不会插手。

    楚知白当然也知道他们的想法,低叹一声:“是本王大意了,早该考虑到这一点!”

    “是我太蠢!”叶永昭悔不当初,扬手抽了自己一耳光,“我早该想到,他们是故意要用这贾青松把水搅混!我竟这么笨,着了他们的道!”

    “怪我没叮嘱他们!”容景亦自责道,“我当时该多交待一句的!”

    大家都从自已身上找原因,造成这样的结果,人人都很沮丧。

    “各位不必再自责了!”苏沉央忽然道,“其实从你们带贾青松回衙门的那一刻起,他的死亡,便早已注定!”

    众人闻言一齐看向她。

    苏沉央从贾青松身上,摘下一只香囊,将香囊展示给众人看。

    “幽灵花!”众人齐声惊叫。

    那香囊之中装满了红色的龙爪形花朵,而这花朵,周围的每个人,都再熟悉不过!

    就在几个时辰前,苏沉央还从苏紫苑的胃里清理出这种红色花瓣,现在,却又出现在贾青松的香囊之中!

    幽灵花,又名彼岸花,是鲜花杀人魔的独特标志,每当这种花出现,便意味着死神即将降临。

    “方才老方说过,贾青松身体虚弱,患有严重的哮喘,而彼岸花的花粉,又有很强的致敏性,若是被他吸入口腔中,不死也要去半条命!”苏沉央说完又指向贾青松的唇部,拧头看向叶永昭,问:“他死前一定出现剧烈的呕吐症状吧?”

    “是!”叶永昭用力点头,“其实被抓后他就一直说不舒服,但我们都没搭理他!”

    “你们看他的死状,舌硬直,流涎,腹泻,面青紫,肌肉痉挛萎缩,唇边有腥臭白色黏液,这是石蒜碱中毒的典型症状!”苏沉央道,“他死前在怡红院,一定服用了含有石蒜碱的食物,这才是他真正的死因!”

    “石蒜碱?”容景挠头,“那是什么毒?”

    “就是幽灵花!”苏沉央解释,“幽灵花的根茎花叶皆有毒!”

    “所以,他们提前下了毒,又让人咬断贾青松手指,专门过来讹咱们的?”容九跳脚,“这王八犊子,也忒黑了!我这就把怡红院那些人抓过来审问!”

    他说完就要往外冲,却被楚知白制止。

    “不必去了!”

    “殿下,难不成就由得他们讹?”容九忿忿不平。

    “他们既已决心来讹,所有物证自然早已清理干净!”苏沉央低叹,“此事,只怕怡红院的人也不知情!此时抓人,若他们有心,咱们会再踩一回坑!”

    “苏姑娘,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再给怡红院的人下毒,再来讹咱们?”容景追问。

    “绝对有这个可能!而且……”苏沉央看向楚知白,道:“王爷,他们既然要将这潭水搅混,那么,这断指之人,便不可能只备了贾青松一个!”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