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6章:还留了一手!
    她正要开口,却听到堂外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堂人众人如今最怕的,便是这脚步声。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这回进来的,是王府内卫容华,手里掐着一个年轻男子,面容清俊,身形瘦削,神情哀痛。

    苏沉央看到那人,眼里一热,胸口一撞,急急迎了过去。

    “李公子,你怎么也……”她说到一半,喉头哽咽,泪水不受控制的盈了眼眶。

    她的反应实在太明显,楚知白掠了她一眼,问:“认识?”

    苏沉央点头。

    当然,不是她认识,是原身记忆里有这个人。

    李画云,苏府继室李知意的娘家弟弟。

    李府老太爷妻妾众多,足有十多个,李画云便是最小的那位十五姨的儿子。

    因为李知意的缘故,李家人对原主都不好,尤其是李家那些小姐们,只要来苏府,必定要来戏耍欺凌,那些子弟也随了他们好色爹,没事总想揩原主的油。

    跟这些恶男霸女相比,李画云简直是一股清流。

    他性情温润,心地善良,曾数次为原主解围,两人虽未曾说过话,但原主对他颇有好感,十分感恩。

    这样一个善良忠厚之人,苏沉央绝不相信,他会是残忍奸杀叶紫苑的凶手!

    李画云苦笑:“苏姑娘,虽然知道很荒诞,可是,在下的确也是莫名其妙的,被人咬断了拇指!”

    他说完转向楚知白,躬腰垂首,礼数周全,哑声道:“王爷,在下,冤枉!当时在下正在河边垂钓,忽然有人冲出来咬断在下拇指,回府包扎后,便被王府抓捕,非说在下是凶手!偏在下,一人垂钓,无人作证……”

    他说到最后,不住苦笑。

    “李公子,你的手……”她上前检查李画云的断指,发现他的伤茬跟其余几人一样,十分齐整,但从手指的粗细和皮肤来看,却也跟残指十分相像。

    一个时辰之内,四名断指人齐唰唰出现,且全都表示是在巳时遇到暴力受伤。

    唯一不同的是,最后来的这个人,没有目击证人。

    这几人所居之处,分别在楚京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如果他们没有说谎,的确是都在巳时遇害的话,那便意味着,这个时辰有四人在同一时段出手。

    “还真是好算计啊!”苏沉央咬牙。

    “的确是好算计!”楚知白点头,“所以,你,没招了?”

    “自然不是!”苏沉央昂头,“拇指可以想怎么断就怎么断,可是,他们当日在苏府的行踪,却已成定局!只要细加审问,查清他们在案发之时的动向,那真正的凶手,便无可遁形!另外……”

    她顿了顿,道:“王爷,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来得及跟您说!王爷,叶大人,咱们,借一步说话!”

    说完,她转身走向堂后。

    楚知白和叶永昭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苏沉央径直走到停放尸身的房间,掀开尸身上的白布,看向两人。

    “烦请二位帮忙,将这尸身翻转过来!”

    “你……你要做什么?”叶永昭面色沉痛,犹疑问。

    苏沉央唇角微勾:“找证物!”

    “还有证物?”叶永昭眼前倏地一亮。

    “自然!”苏沉央点头,“我既怀疑苏千鸣涉嫌包庇凶手,又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发现全都说出来?寻出那残指,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所以,你还留了一手……”楚知白看着她,眸光微闪。

    “必须得留!”苏沉央回,“只是苏家和皇族耳目众多,为防万一,我只说与王爷与叶大人知晓!叶大人,快动手吧!”

    “别为难他了!”楚知白轻轻一扬袍袖,那尸身便已轻飘飘悬浮于半空中,他的手轻轻一翻,那尸身也翻了个身,然后稳稳的落在了台上。

    这一落,楚知白和叶永昭的目光,便同时落在了尸身背后。

    整个尸身,已被烧得焦黑,可唯独后背正中处还残存一处完好的肌肤,那上面一只醒目的红痕,红痕呈环形状,上面的花纹清晰异常,猛然一看,倒似一只玉佩嵌在上面。

    “这是……”叶永昭上前虚抚着那印痕,热泪盈眶。

    “这应是凶手遗落现场的玉佩,在搏斗中落在了叶姑娘身底!”苏沉央道,“我推测,叶姑娘死时应该呈仰卧状,她的正面尸身烧得如此焦黑,凶手必定是泼了灯油之类的在她身上辅助燃烧,而因为躺卧,后背沾染较少,所以燃烧也不够充份,这才让这片肌肤完好无损,留下了最有力的证据!目前并不知这玉佩是否还留在现场,又或者一早被凶手发现捡走,但只要找到曾佩带这枚玉佩之人,便必定是凶手!”

    “这玉佩,好生古怪……”楚知白盯着那压痕,眉头微皱。

    “王爷也觉得古怪吗?”叶永昭看着他,“下官也觉得有点怪……”

    “哪里古怪?”苏沉央一怔。

    虽然穿越已久,但她对古代的珠宝却从无研究,只觉得单从审美上来看,这花纹还挺独特的。

    “觉得古怪,可要说,偏又说不出来……”叶永昭摇头,“但这样的图案,我定然是在哪里见过!王爷是否也觉得眼熟?”

    “确是眼熟!”楚知白点头,“且不属大楚朝之物!”

    “不属大楚朝?”苏沉央愈发迷糊,“什么意思?”

    “大楚建朝至今,不过百年,而这枚玉佩,不在这百年所出的奇珍异宝之中!”楚知白回。

    “王爷为何这般笃定?”苏沉央愕然,“虽说只有百年,可这百年之中,所出奇珍异宝无数,王爷也不可能尽数见过吧?便算尽数见过,应该也不能尽数记得吧?”

    楚知白轻哧一声,不答她的话,只唤容景进来,将那玉佩压痕临摹下来,暗中密查。

    “王爷,事关重大,你可不能胡说!”苏沉央看着他。

    楚知白还她一记白眼。

    “苏姑娘,且放心吧!”叶永昭在旁道,“王爷自小便将那些珠宝当做弹珠玩的,更不用说,如今的东境,富可敌国,大楚新出奇珍异宝,十之七八,都流向东境,而王爷这记性,那真是……”

    他话未说完,摇头轻啧,那眸中的敬服,溢于言表。

    “王爷记性,很好吗?”苏沉央追问。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