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9章:嘘寒问暖!
    可言官御史都为难得紧,原本备着他们,是为了跟楚知白舌战一番,逼他交出此案。

    可万没料到,江东王这个混世魔王,此番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他既然都乖顺从了,他们还有什么好说?

    不让许连成交接?这也不符合规矩啊!

    他们过来,就是要拿规矩来压楚知白的,总不能自个儿先坏了规矩,反被他咬一口吧?

    楚知白要是咬起人来,那可是咬死不松口的。大家也都是在朝堂混口饭吃罢了,有些事,能糊弄糊弄交差就行了。闲着没事,去跟混世魔王较劲,他们又不傻!

    “公公,圣上派咱们来传旨,这旨意传到,他也接了,咱们这使命也就完成了,不是吗?

    宋正轩素来是个圆滑的,此时先准备开溜。他一带头,其他人也跑得飞快。

    张德福想了想,罢了,他一个阉人,出再多力也还是做太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他们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便撤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大理寺卿许连成一人,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其实大家都没空搭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苏大福和李永身上,生怕这两人再死掉。

    这时,容景终于将浓茶和醋酸糖水准备好,急慌慌的端了上来。

    苏沉央手不能动,便在旁指挥,将这些汤水,依次灌入苏大福和李永嘴里。

    一柱香的时间后,两人的呕吐症状明显减轻,只是精神萎靡,昏昏沉沉。

    苏沉央上前细察,轻吁一口气:“这命,应该保住了!”

    众人闻言,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为什么你没中毒?”容华忽地看向李画云。

    “不知道!”李画云摇头。

    “他被袭之时,正在湖边垂钓……”苏沉央下意识为他说话,“垂钓之时,想来不会吃喝,因此逃过一劫吧!”

    “苏姑娘所言极是!”李画云点头,“垂钓之时,在下的确是未曾进食……”

    说到这儿,他的肚子里忽然咕噜了一声。

    李画云是清雅君子,虽被抓捕,却不似其他人那般哭天抢地,身处危境,形容虽稍显狼狈,但那神情还十分镇静有序,只可惜这肚子不争气,当着众人面就叫起来。

    他微有些羞赧,垂眸不语,手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腹部。

    苏沉央这才发现,他右手拇指竟还在流血。

    虽然都同样是巳时受的伤,但苏大福和李永因为来时止血包扎过,所以已经不流血了。 很显然,李画云被捕之前,甚至还没来得及好好包扎伤口。

    “我帮你包扎一下吧!”苏沉央拿起衙门里的药箱,站到他面前。

    李画云看着她,唇角微扬:“多谢!”

    “不谢!”苏沉央摇头,“你多次帮我,我都还没有跟你说声谢谢!”

    “并没有……”李画云淡笑摇头,“只是想法引开他们罢了!”

    “那也是帮!”苏沉央道,“若不是你引开他们,我难免被他们羞辱!”

    李画云笑笑,没再说话,只默默看她,片刻后,再度垂下眼帘。

    “你一定饿了吧?”苏沉央又道,“我待会儿帮你出去买些吃的,我记得你好像喜欢吃一品香的牛肉粉丝汤对吧?”

    李画云呆呆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说这些话,愣怔半天,摇头:“不必了苏姑娘,我这会儿心慌意乱,没有胃口……”

    “没有胃口,也要多少吃一点!”苏沉央柔声道,“这中秋时节,夜间冷得厉害,肚子里若没有热汤,如何能熬得过这漫漫长夜?”

    李画云看着她一脸认真关切的样子,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楚知白本来正坐在那里安静喝茶,听到“漫漫长夜”四字,眉头略皱了皱,这边还没说话,就听苏沉央那边“呀”了一声:“李公子,你这身上的衣裳,怎么还是湿的?”

    “哦……”李画云轻声回,“我当时正在河边垂钓,那贼人突然窜出来,我急痛之下,便跳入河中,回城后还未及换衣,便被他们拘了来……”

    “原来是这样!”苏沉央叹口气,“怪不得你的手这么冷!你快把这湿衣脱下来吧!我去向衙役借身干衣裳给你!”

    “啊,不用了苏姑娘!”李画云感动异常,“其实也没觉得冷……”

    “怎么不用?你穿着湿衣过一夜,一定会生病的!”苏沉央急道,“你身子一向病弱,哪经得这样折腾?快换上来吧!”

    说话间,竟伸手去扒李画云的衣裳。

    众人初时还未在意,到这时全都看懵了!

    楚知白本来懒怠管的,看到这里,也觉忍无可忍,“啪”地放下茶碗,上前一步,一把揪起苏沉央,直拖向小厅。

    “哎,哎,你干嘛?”苏沉央惊叫。

    “你干嘛?”楚知白扯着她的衣领,直接把她塞到椅子里。

    “我?”苏沉央指着自己的鼻子,“干嘛了?累了这半天,休息一下也不行?”

    “休息?”楚知白冷笑,“所以,方才是要宽衣解带,和嫌犯一起休息?”

    “什么?”苏沉央愕然,“什么宽衣解带?王爷,你说什么呢?我宽谁的衣?解谁的带?”

    “苏小刀!”楚知白咬牙,“装傻也不是你这样装法!”

    “谁装傻了?”苏沉央跳脚,“赖人也不是你这种赖法!外头又不是我一个人,我是在宽衣解带,还是在闭目休息,人人都看得出来!”

    “呵……”楚知白从未见过这么赖的人,一时反而不知说什么好了。

    顿了顿,他方平稳了气息,冷声开口:“苏沉央,你一个已有婚约的闺阁女,跟未婚夫以外的男人,私相授受,本就十分浮浪,但因为倾慕你的人是秋公子,本王勉强认同!可是你既已与秋公子山盟海誓,却又去撩别的男子,本王,绝对不允!”

    “撩别的男子?”苏沉央愕然,“我撩谁了?你哪只眼看到我撩人了?”

    “本王两只眼都看到了!”楚知白见她死不承认,气得快要晕过去,一把扯住她,又把她提溜回大堂。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