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0章:剁手指啊剁手指!
    “李画云,你说,刚才她对你做了什么?”他看向李画云。

    “王爷!”李画云急急道,“苏姑娘也是一番好心!她只是为了报答我以前的善意,虽行为有失,却也是一腔真诚,求王爷勿怪!在下知晓自己身份尴尬,以后主动避嫌便是了!”

    “啊?”苏沉央看着李画云,“我不就是给你包扎一下伤口吗?苏大福和李永也都包扎了啊,又不是区别对待,疑犯也有人权的呀!要避什么嫌?”

    “苏姑娘,你……”容景看着她,犹疑道:“你是不是不记得自己方才做什么了?”

    “我做什么了?”苏沉央一脸茫然,“我不就是包扎了伤口,然后就猫在那里休息嘛!”

    众人皆愕然。

    “不是这样的!”容景摇头,“你跟李画云说了好一会儿话,要买东西给他吃,还要给他换衣裳!”

    “我?”苏沉央指着自己,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嗯!”容景用力点头,指着她,“是你!千真万确!我们都亲眼看到了!”

    苏沉央拧头看向其他人。

    所有的人都在点头,所有人都满面惊疑困惑。

    然而谁都没有苏沉央自己困惑。

    在她的印象里,她给李画云包扎好伤口后,就猫在椅子上睡了一小觉。

    因为原主的缘故,她是对李画云印象颇佳,可是,那毕竟不是她的熟人,她累得半死,爪子还火辣辣的疼,自己都无人管无人问,哪有那闲功夫管别人?更不用说,这个李画云,可是嫌疑犯啊!

    苏沉央一时间觉得,会不会是这些人都在说谎骗她。然而,又好像没这个必要。正混乱间,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响起来,打断她的思绪。

    她拧头望去,正对上一张汗津津油光光的大胖脸,是那位大理寺卿许连成。

    自从被楚知白薅进来,就再没人搭理他。

    他一人坐着,各种孤单寂寞冷,心里害怕,一直察颜观色,没敢吱声。这时总算寻到了机会开口。

    “王爷,您看这……交接……要不要……”

    “不要!”楚知白黑着脸打断他,“你眼瞎吗?你看不出本王心情很差吗?”

    许连成苦苦脸:“那王爷……敢问您……什么时候心情好啊?”

    “大概是……”楚知白拧头看他,半晌,忽然勾唇轻笑,“抓到杀人魔的时候吧!”

    许连成的肥脸瞬间变成苦瓜!

    该死的,就知道他是在耍滑头!

    什么鬼交接?根本就是缓兵之计!

    这下好了,他们那些人完成任务解脱了,他怎么办?

    呜,他不想跟这混世魔王一起办案!他要回家!

    “既然如此……那……那下官就先回……”许连成很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来。

    “不能回啊!”楚知白摇头,“许大人,这大楚的姑娘,一个接一个死,如今又出了一个剁手指的恶贼,你怎么能安心回家?你就不怕你回了家,也被人……”

    楚知白的目光陡然落到许连成那肥白细嫩的手指上,一字一顿道:“剁了手指啊!”

    许连成眼睛直了直,瞬间缩成一团,再也不敢吭声。

    闹腾这许久,这会儿,大家都累了,谁都没有再说话,大堂内一片寂静,只有街上打更更夫悠长沉缓的声音在悠悠回响。

    “亥时到,二更天,关门关窗,防偷防盗……”

    亥时人初定,四周静寂无声,唯有冷月当空,秋风吹过,寒意侵人。

    此时的相府,也沉在一片清冷寂静之中。

    “啊!”

    一道尖厉的惨叫声,骤然打破这寂静!

    “出什么事了?”李知意心里有事,本就睡得不安稳,此时听到惨叫声,翻身坐起。

    “不知道呢!”外间伺想的婆子赵氏赶紧爬起来,“夫人且躺着,老奴出去瞧瞧!”

    她披衣下塌,端着烛台往外走,还未来得出玄关,便听外院的院门被人咕咚咚擂响,伴随着惊惶的哭叫声。

    “夫人,夫人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

    李知意一听长子出事,连衣服也来不及披,赤脚披发,疾奔而出。

    那边守门的家丁已经放开了门,进来的是相府嫡长子苏如风身边的小厮苏吉。

    “苏吉,说,风儿怎么了?”李知意紧张的抓住他的胳膊。

    “大少爷的拇指断了!”苏吉大哭,“齐根断了!”

    “什么?”李知意心里一颤,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好端端的,怎么会断的?”赵氏急急追问。

    “不……不知道!”苏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夫人,您快去看看吧!大少爷疼得晕过去了!”

    “这个时候,得赶紧找大夫啊!”家丁苏良年纪大些,性情也沉稳些,当即跑去找大夫,还未出二门,却被在院中巡逻的王府卫兵拦住了。

    “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出门!”

    “兵爷,您行行好!”苏良连声哀告,“我们大少爷不知怎的断了拇指,血流如注,若不及时医治,怕是有性命之忧啊!”

    “怎么?又有一个断拇指的?”

    一道惊愕声音响起,紧接着,一盏灯笼在苏良面前亮起来。

    “断拇指的,找什么大夫啊!”容若冷声道,“该送顺天府啊!”

    “哎哟,若爷,我们大少爷这拇指是刚断的!”苏良忙解释,“你们白日里不也是查过了,大少爷那拇指好好的长在手上,不是吗?这会儿新断的拇指,跟案子就没什么关系……”

    “哎哎,你说慢一点儿!”容若皱眉摆手,“老子是武将,惯会打架,可头脑却迟钝,你且慢点儿,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从头到尾,细细讲来,何时,何地,因何,断了拇指!”

    然而苏良只是听了一耳朵,便急忙出来找大夫,又哪里晓得苏如风是在何时何地又因何断了拇指?

    他下意识的想糊弄过去,结果糊弄到一半,就被容若呛回去。

    “一看你就是道听途说!”他轻哧,“连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瞎请什么大夫?滚回去!”

    苏良没奈何,只得乖乖滚回去,换了小厮苏吉过来解释。

    然而,还是解释不清楚。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