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3章:太怂了!
    更不用说,他对叶紫苑本就十分不满,又是个爱冲动之人,酒醉之下,伙同他的狐朋狗友,给叶紫苑一个“教训”,这样的推断放在别人身上有点荒唐,但放在他身上,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因为他本来就是这么一个荒唐又任性之人。

    可现在看到他地上那滩水渍,她那种念头瞬间就动摇了。

    这厮平时看着也是咋咋唬唬的,那些强抢民女打架斗殴之类的坏事没少做,她是真没想到,他能怂成这样!

    居然,吓尿了……

    “方文,你不至于吧?”许宁嫌弃道:“不是自封什么楚京小霸王吗?你的霸气呢?都侧漏了吗?”

    “可不是漏得一滴没剩?”容景亦是满面鄙夷,“我可警告你,你可别再往外漏了,我们王爷那么爱干净的人,回头嫌你臭,再把你直接给砍喽!”

    方文一听,更害怕了,于是那地上可疑的水渍,又在无声蔓延……

    “别说了别说了!”许宁摆手,“回头再吓拉了……”

    遇到这样一个怂货,这审问自然是异常顺利。

    苏沉央这边刚提了个头,他那边就急吼吼的说开了。

    “凶手不是我!我知道是谁杀了叶紫苑!是李画云!是李家那个最受宠的小公子!是他杀了叶紫苑!”

    苏沉央倏然一惊,唾道:“你可别乱撕咬!你指证别人,要有证据的!”

    “证据……”方文咧嘴又哭,“没有证据!妈的怎么什么都没证据啊!上天要亡我啊!”

    “你可是亲眼看到?”楚知白冷声开口,“且老实招来!”

    方文抽抽噎噎交待起来。

    “那晚因为那……什么……被那母老虎又骂又揍,还把我手给踩烂了,我觉得丢人,便没有再回花厅,就在花园里猫着,猫了一会儿,看到她……”

    他抬头飞快的掠了苏沉央一眼,又慌张移开,继续道:“看到苏姑娘忽然又走出来,我就又跟过去……”

    “你还敢跟?”苏沉央轻哧,“看来叶紫苑打得还不够狠!”

    “怎么不狠?我这脸现在还肿着呢!”方文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左半脸,又看向苏沉央,道:“你的脸也是一样!作孽呀,这么美的一张脸,瞧给她毁得,这个母夜叉,死了活该!自己长得丑,就嫉妒别人长得美!这种丑女人,该死上个千百遍!苏姑娘,你说是吧?”

    苏沉央:“……”

    这什么玩意儿?

    刚才还哭天抢地的,这会儿好像又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夸起她的美貌来。

    这且不说,还腆着脸在她这里寻找认同感……

    苏沉央磨磨牙,冷哧道:“所以,你就杀了她,对吧?”

    “没有!”方文的头摇得跟拔浪鼓似的,哀声道:“我是讨厌她,也不想娶她,可也不至于杀她啊!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想杀,我也不能在苏府杀,更不可能在那个时候杀!那人多眼杂的,被人撞见,不就完蛋了?”

    “你既没杀她,为何知道她曾被多人侵犯?”苏沉央将那纸拍到他脑门上。

    “什么?真被侵犯了?还多人?”方文嘴张得老大,一双眼瞪得像牛眼,眼底是极度的震惊与不敢置信。

    “你自己做的事,就不用装了吧!”苏沉央冷哧,“叶紫苑被侵犯之事,不管是之前的赵良,还是后来的我,当堂检验之时,都不曾道破这一点,你却知道得一清二楚,若不是你做的,你如何会知道?”

    “我就是胡说的!”方文激动叫,“我就算杀她,我也不会睡她的!她凶得要死,丑得要命,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的,跟个男人似的,我才提不起兴致呢!我只是恨她当那么多人面打我,让我丢了颜面,才想法儿恶心她!可没想到……”

    他说着忽又看向苏沉央,“她真的被人给……”

    话没说完,眼前一道风影掠过,“啪”地一声,他半边脸发面馒头一样涨起来。

    “交待,少说废话!”楚知白手中折扇重重一收,在他那断指上轻轻一磕,方文又立时哭爹喊娘。

    “我错了!我错了!”他哭叫着道歉,“可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当时跟在苏姑娘后面,跟了她好一阵,但因为她身边一直有丫环跟着,我也没敢过去,就这么跟着她在园子里走了一阵,酒劲儿上来了,一个劲犯困,我就找了个凉亭眯了会,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说话,说把叶紫苑睡了……”

    “这个人,是李画云?”楚知白问。

    “十有八九就是他!”方文回,“因为除了他,这京中没有人再穿那样的衣裳了!”

    “你没看到脸?”苏沉央问。

    “没……没有……”方文摇头,“我当时困得要死,眼都睁不开,因为他们提到叶紫苑,说把她睡了,又说了死了活该之类的话,我听得甚是顺耳,便睁眼瞧了瞧,然后就看到一片袍角,白色竹纹的,在夜里特别显眼,那上面的竹纹,跟水波纹一样,在月光下像水一样流动,这不就是李画云常穿的那件锦袍吗?满京城就他有,整日穿着招摇过市,不知有多得瑟呢!”

    楚知白看向苏沉央。

    苏沉央回之以沉稳淡定的目光。

    面对李画云,动不动就心疼落泪的人,是原主,不是她。

    现在,原主许是被楚知白那挫木扬灰的阵势给吓到了,一直没再冒头。

    这具身体,现在是她自己的。

    而她对李画云,有欣赏同情之意,却委实没有心疼暖昧之情。

    “他还说了些什么??”她追问。

    “记不清了……”方文苦脸,“我当时喝多了,醉得厉害,混混沌沌的听了两句,便又倒头睡去,一直到拢翠阁起火,我才被救火的人吵醒……”

    “听说你的未婚妻出事,你竟然还能继续睡……”苏沉央轻哧,“你这心,够大的啊!”

    “虽然我知道说出来你们会更疑心我,可是我还是要说,我巴不得她死呢!那母夜叉要是嫁到我家,我哪里还有活路?早晚会被她打死的!”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