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8章:你在说谎!
    李画云低头看那笔录,忿然叫:“既然是鹦鹉学舌,那为什么就不能是方文学我说话?你凭什么认定,是我在学他?”

    “因为你们说话的语气不一样!”苏沉央回,“方文是纨绔子弟,不学无术,肚中没几两墨水,所以他的话,向来直白粗鄙,绝不会像你这样文绉绉的!方文的供述,从头到尾,都是跟平常一样的直白之语,而你呢?”

    苏沉央的手指在之前圈出来的红圈处用力一点,“李公子,前面之乎者也,到了后面,忽然变了语气,你是方文上身了吗?还有,你说你是在青湖边垂钓时被人意外咬断了手指,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所以无人可以作证!可是,我让你倒叙时,你可记得,自己说了什么?”

    她的手指指向某个位置,一字一顿道:“正述时,你说剁指的人是从你后面突袭,可反述时,他又变成从船上忽然冒出来,他到底是从哪儿出来的?”

    李画云被她堵得无言以对,狼狈不堪,但他还是极力狡辩:“你一忽儿谈天,一会儿说地,我被你一再打断,出现混乱,也很正常吧?”

    “正常?”苏沉央冷哧,“同样的审问,不管我扯到哪儿,一旦回到原来的问题,方文的回答,跟之前完全一样!根本就不像你这样颠三倒四,漏洞百出!这说明什么,你知道吗?”

    李画云默然不语。

    “这说明,他说的是实话,而你,在撒谎!”苏沉央一针见血。

    “呵……”李画云惨笑,“苏姑娘,原来我在你的心目中,竟是一个谎话连篇,荒淫暴戾之人!你对我百般怀疑,却对方文那般信任,我看起来,比他更像一个杀人恶魔,对吗?”

    “我只看证据!”苏沉央淡淡回,“不看人!”

    “你好厉害!”李画云忽然拧头看她,“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你好像换了一个人!我还……蛮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的,比以前可爱……”

    他说完,忽然扬唇轻笑,笑容清澈明净,眸中却隐约有泪光在闪。

    这样含泪而笑的俊颜,瞧在眼里,竟有惊心动魄之感。

    苏沉央被他闪到了,心里忽地一紧!

    “苏小花!”一直默不作声的楚知白冷声开口,“把你嘴边的哈喇子擦一擦!”

    苏沉央:“……”

    她轻咳一声,看向李画云。

    “李公子,我劝你,还是说实话吧!”

    “你认定我是杀人真凶?”李画云看着她。

    “我认定你说谎了!”苏沉央回。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李画云咧嘴笑。

    “区别很大!”苏沉央看着他,“说谎的原因有很多种,但不一定是为了凶案!”

    “你认为,我不是凶手?”李画云倏地一怔,看向她的目光愈发深沉,原本垂在两侧的手,也陡地攥紧。

    “是!”苏沉央笃定回,“你不是凶手!”

    “既然我不是凶手,那你让我招什么?”李画云盯着她。

    “招你说谎的原因!”苏沉央利落回,“你不会平白无故撒谎,也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当日赴宴宾客众多,其间世家子弟更是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是你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别人?这其中的原因,我们不知道,但是,你一定知道!”

    “连苏府的下人苏大福都被抓来了,你觉得,他是什么缘故?”

    “他是炮灰!跟贾青松李永他们一样,拿来讹命的炮灰!”

    “我不是炮灰吗?”

    “你不是!”苏沉央上前一步,盯住他,笃定道:“你是障眼的浮云!所以,我是一定要从你身上,撕开一个口子来!”

    李画云似是被惊到了,怔怔的与她对望,半晌,咧着嘴,呵呵笑出声来。

    “那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他垂下眼睑,“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没有半句谎言!你们若不信,随便吧!”

    他说完,往后面的椅背上一躺,咕咕笑出声来。

    “那你多保重!”苏沉央掠他一眼,拧头看向楚知白。

    “王爷,他就交给你了!”

    楚知白“嗯”了一声。

    苏沉央收拾好笔录走出去,走到一半,忽又回头,看向楚知白。

    “哦,对了,王爷,这种情况下,要是还问不出什么来,不能算我无能了吧?”

    “你实际是想说,再问不出什么来,算本王无能吧!”楚知白轻哼。

    “我可没那么说!”苏沉央摇头,“王爷审吧,我再去瞧瞧咱们的方公子!”

    苏沉央离开走廊的那一瞬,死囚室里传来李画云痛苦的闷吼声。

    她站在那里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对于用刑这种事,身为一个现代女法医,她自然是不赞成的。

    不过,在古代,刑讯逼供再寻常不过,尤其是对楚知白这样的人来说。

    她以一已之力,根本不可能跟这个大环境对抗,更不愿楚知白再疑心她对李画云藏私,这才主动提出用刑。

    就算她不主动,楚知白也绝对不会容许李画云这么嚣张。

    动就动吧,或许,刑罚真能让楚知白招点有用的信息。

    牢房里,方文老远看到她,又开始哭天抹泪。

    看守他的许宁倍感无奈。

    “你怎么老是哭个没完啊!孟姜女都没有你厉害!你这个哭法,顺天府都要被你哭倒了!”

    “我也不想哭……”方文咧着嘴,“可是眼泪它自己跑出来……我想回家……”

    “乖乖听话,就能早点回家了!”苏沉央走到他面前,问:“你这手,还疼吗?”

    “疼!”方文哭着回。

    “那刚剁时,应该更疼,对吧?”苏沉央问。

    “那可不是?”方文吸着鼻子,又开始咒骂,“王八蛋,敢剁老子手,别让老子逮到你!老子把你剁了喂狗!”

    “既然这么疼,为什么不在家好好歇着,还一大早跑去烟雨楼喝酒?”苏沉央好奇问。

    “还不都是那小美人撺掇!”方文扁嘴,“她说想吃烟雨楼早点,硬拉着我去,到那儿就跟一帮人碰到了,就喝开了……”

    “小美人在哪儿?”苏沉央问。

    “不知道!”方文摇头,“鬼知道她跑哪儿去了!”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