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74章:招供!
    相府门外,庆隆大街,一醉阁雅间。

    宁夜坐在雅间窗前,手里端着一杯瓷盏,慢悠悠的晃着,目光却紧紧盯住了远处的相府大门。

    这里离相府有好几百米,其实什么也看不清楚。

    但是,人心里若是着了急,便算看不到,也总还是不自觉的要一直盯着瞧着,想停也停不下来。

    从楚苏二人进相府,宁夜得了消息,便匆匆赶来,到现在,他已经看了近两个时辰了。

    来时太阳还挂在天空正中,这时日头已然西斜,夕阳的余辉,自窗口透进来,洒在他脸上,照得他微微眯起眼,心中的烦躁,因此又多了一分。

    “还是没消息吗?”他握紧手中茶盏,看向身边伺立的阿呆。

    阿呆匆匆下楼,不多时又跑上来,对着他摇头:“老罗和小桐都还没有回来!”

    宁夜放下茶盏:“让阿痴去瞧瞧!”

    “是!”阿呆领命要走,却又被宁夜叫住,“叫他千万小心,莫要露了形迹!”

    阿呆点头,自去传信。

    阿痴领命,赶去相府查探,约半刻钟后,匆匆回转,面色悲痛晦暗。

    “可是出事了?”宁夜下意识的又捏紧手中茶盏。

    阿痴红着眼睛,将一样物事递交过来。

    那是老罗随身携带的短刃,上面尚余斑斑血迹。

    这是一把金刀,刀柄刀鞘皆由黄金制成,现在那黄金刀柄上的精致雕花,已然碎裂。

    刀柄的位置,出现这样的痕迹,说明使用这短刃的人,十有八九已经出事了,更不用说,老罗是惯用暗器的暗卫,他有无数种方法,可无声无息置人于死地,他若是使用了这把短刃,便是遇到了劲敌。

    “以将黄金刀柄砍成这样的人,不多……”宁夜喃喃道,“他是跟江东四卫之一遭遇上了……”

    “还有一样东西……”阿痴颤着双手,交过来几颗碎裂的佛珠。

    佛珠是小桐的,他之前做过和尚,追随他后倒还保持着以前当和尚的一些习惯,常戴一大串佛珠在胸前,求佛祖继续庇佑他。

    如今那坚硬的佛珠,碎成了这番模样,他这人生还的希望渺茫。

    老罗和小桐,算是宁夜身边的两员心腹虎将了。

    两人同去刺探苏府,去之前他特意嘱咐过,一个刺探情报,一个负责望风,不管其中一个出什么事,另一个都要想法把口讯带回来。

    可结果,他们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殒了命。

    若是真的当场暴毙,那倒还好,只怕半死不活的被王府的给生擒了,那就有点麻烦了。

    当然,眼下最大的麻烦,还是苏府中的那两个人。

    顺天府中的两个嫌疑犯,戏码是一出接着一出,就没让他们安生过。

    他给两人设置了那么明显的破绽,以及,那样确凿的证据,按常理来说,他们不应该在这两人之中选凶手吗?

    这个时候,跑来苏府做什么?难道他们在苏府中,新发现了什么?

    原本在他看来,偌大一个苏府,处处都有缝隙可钻,只要他想,想与里面的人互传音讯并不难。

    可现在就王府那点铁甲兵,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将这整个苏府控制得密不透风,他竟连根针也插不进去。

    他到底是低估了江东王的力量。能把地狱变成天堂的人,自然也有力量,把苏府这样的天堂变成地狱,让人人噤若寒蝉,三缄其口。

    而那位秋公子,也比他想像的难对付,事情好像慢慢脱离他的控制了。

    宁夜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慌……

    好在,他在顺天府还有个暗桩。

    虽然一直以来,为了安全起见,都是由暗桩主动联系他的人,但眼下形势紧急,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顺天府,负责送饭的狱卒杨四,在监外送来的肉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暗号。

    那是一朵花的形状弯弯钩钩的,红色的花朵刻在肉上,其实并不明显。

    但是,他看得多,只一眼便明白了。

    他扒开那块肉,找到一张纸条,看四周无人,忙将纸条掖到自己怀里,继续干活,趁着干活的功夫,他展开纸条细看,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正上方,一人正如一只蝙蝠,在他头顶的房梁上倒挂着,将那纸条上的字,以及他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杨四看完纸条,将纸条吞入肚中,他拎起一只盛饭的桶,进了牢房,再次打量四周,见无人后,飞快窜到关押李画云的那间囚室旁,一阵密语……

    “王爷,果然是他!”容景跑到小厅报信。

    “看来,我们的苏府之行,让那只暗鬼慌了……”楚知白看向苏沉央,“你的判断,是对的!”

    “他让李画云招供……”苏沉央皱眉,“可是,这应该跟他们原来的计划不一样吧?原本是要两人互相嘶咬,互相指证,把我们搞得昏头转向,却确认不了任何一个凶手,两天两夜之后,我们找不到证据,按照疑罪从无的法则,只能将两人都无罪释放,可现在,忽然要其中一人背锅,他会乐意吗?”

    “他不乐意,可能也没有办法!”楚知白道,“本王刚得到消息,江氏和李画心失踪了!我的人从早上找到现在,依然不知他们的去向!”

    “所以,他是被人缚住了手脚……”苏沉央低叹,“原来也是个可怜人!王爷,你要不要做点什么,让他不要那么可怜呢?”

    “你又心疼了?”楚知白轻哼。

    “不!”苏沉央摇头,“我只是想从他嘴里套出点消息来,不过,既然他的嘴那么难撬,我还是去撬好撬的吧!”

    苏沉央对新抓进来的四名嫌疑人,非常有信心。

    以他们的资质,她有信心从他们身上挖出点什么来。

    苏千鸣是最先经受酷刑的,在李知意四人还没到时,他便被挑断了脚筋手筋,直接残废了。

    看到苏千鸣这个样子,李知意直接吓昏了过去,苏如歌吓得浑身颤抖,苏如风苏如雨也是软成了一瘫泥。

    但不管他们变成什么,该上的刑罚还是要上的。

    只是这边的刑罚还没开始,李画云就招了,可以说是招得非常及时。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