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79章:摄魂术!
    “所以,王爷……相信我的话?”苏沉央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

    她这不光没被训,好似还被夸了?

    “为何不信?”楚知白看着她,“你说的都对啊!摄魂术是往生教中的圣术,的确有摄人魂魄之能!只此技随着往生教的覆灭,已失传甚久……”

    “原来是往生教传出来的,怪不得……”苏沉央叹口气,古往今来的邪教,果然手段都是大同小异的。

    “是!”楚知白点头,“当初他们便是用这摄魂之术,令一整个镇子近千口人,集体自杀!不过这种事,本王也是听父王所言,毕竟是很多年前的旧事了,你一个小姑娘能知道,倒是挺稀奇的,你听谁说的?”

    “自然是秋哥哥!”苏沉央不加思索回。

    “果然!”楚知白点头,“秋公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当今世上,除了本王,也就数他最为渊博了!”

    “是啊,秋哥哥的确无所不知……”苏沉央听他夸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只那笑意未达眼底,眼泪却又控制不住的往上涌,她忙伸袖蹭了几下,正蹭着,一方雪白锦帕递到她面前。

    她怔了怔,抬眸看向楚知白,有点不明所以。

    “本王怕你的鼻涕泡吹破了,溅到本王身上……”楚知白冷着脸,“快点擦干净!”

    “谢王爷!”苏沉央忙接过帕子,将泪痕拭净。

    正擦着,手边不知何时,又多出一杯热茶。

    “喝!”楚知白命令,“喝完了继续说!”

    苏沉央捧着那杯热茶,啜了几口,一股暖流入腹五脏六腑似乎都暖起来,那扑天盖地的悲伤痛楚,也似因着这一方帕子一盏茶,尘埃落定,蛰伏回原来的角落。

    “你方才还未说完……”楚知白看着她,“那摄魂术的手段,最后一种是什么?”

    “单调刺激!”苏沉央回,“也就是李画云用来对付我的那一招!”

    “你是指,他一直刻意重复的那几句话……”楚知白一点就透。

    “是!”苏沉央用力点头,“那些话,他一再单调重复,直戳我的软肋,除此之外,还有画在墙上的那些彼岸花……”

    “彼岸花?”楚知白眉头微皱,“他何时在墙上画花?”

    “就是刚才我们审问他时啊!”苏沉央飞快回。

    楚知白摇头:“我们审问他时,他画的是血噬,并未画什么彼岸花!”

    “这怎么可能?”苏沉央一怔,拔腿就往囚室跑。

    囚室的墙壁上,还留着鲜血淋漓的一幅图,正是跟苏府笼翠阁一样的血噬图样,而非什么彼岸花。

    苏沉央不由苦笑。

    “原来从那句话开始,我便已入了幻境……”

    “那句话,有什么特别吗?”楚知白盯住她,“本王可不认为,叶紫苑的遭遇,会引起你这般剧烈的反应!”

    “自是与她无关!”苏沉央摇头,含混道:“是我在青州时交好的一位姐姐,她也死于鲜花杀人魔之手,那贼厮还曾给秋哥哥留言挑衅,说的便是那些混话,那姐姐待我甚好,我当时深受刺激,一听他说一样的话,便情绪激动,这才着了他的道……”

    那些混话,当然不是鲜花杀人魔留下挑衅的,而是,她在旅馆被打晕之后,在混沌中听到的。

    当时她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觉得不对劲,便披衣下床,哪知人刚下床,脑后就挨了重重一记。

    晕倒之后,她中间其实有醒过来,但是,那种醒,并非实际意义上的醒,只是意识在活动,但是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只是隐约间好像有人在跟她说话。

    那人在跟她细述灭门案的场景,他把她每个亲人的死状,都细细的描述给她听,他将她带回了那血腥悲惨的现场,她记得当时听得痛极了,她的眼泪一直向外狂涌,可她无能为力,不管内心有多愤懑悲伤,她却丝毫动不了,只能那么被动的躺在那里,任由那个人字字如刀,一刀一刀的凌迟着她……

    “所以,你怀疑,这幕后操纵李画云的暗鬼,是鲜花杀人魔?”楚知白问。

    “我不怀疑了!”苏沉央笃定道,“我很确定,就是他!是他操控了李画云,借着他的嘴,故意来激怒我,让我发疯发狂……”

    她说完,转头看向李画云。

    李画云本来已经安静下来,此时见她望过来,又开始咕咕怪笑。

    “不要再对我抱有任何幻想了!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绝不会供出他们!因为,就算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也不能奈何他们!你太弱小了,你们都太弱小了!这世间有太多肮脏和罪恶,你们都束手无策!没办法!哈哈,没办法就只能咬牙,忍着!不然还能怎么办?哈哈!”

    他说着,又疯狂的笑起来,这一笑,好久都没有停下,趴在墙上,笑得两肩一阵剧烈颤抖。

    楚知白冷哼一声,一拂袍袖,李画云身子一僵,“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嘴角缓缓流出血来。

    然而,便算如此,他还是在笑,一边笑着,眼角的泪水却狂涌而出,那张清俊的脸,扭曲却又凄怆。

    苏沉央掠他一眼,看向楚知白。

    “王爷,我想起一个法子,或许能让他开口说话!就是,需要你耍……”

    “耍无赖,是吧?”楚知白不待她说完,已飞快接出了下句。

    苏沉央惊叫:“王爷,你该不会也懂摄魂术吧?”

    楚知白轻哧一声:“就你那点龌龊心思,还用摄魂术来猜吗?”

    “哪里龌龊了?”苏沉央咕哝着,“再者,对变态之人,就得行龌龊之事!”

    “那你还等什么?”楚知白轻哼,“还不快点行事,难不成,等着本王去做吗?”

    “哦,我这就去!”苏沉央转身跑开,却又被楚知白拉住。

    “不用去了!本王已叫容景去了!”

    “啊?你又知道我要做什么了?”苏沉央瞠目结舌。

    “你不就是想去把李隆抬过来,让他们父子见上一面,哭上一场,将他的心松一松,然后再开始虐心虐肺吗?”楚知白施施然答。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