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89章:狗急跳墙!
    “那这岂不是胡来?”有人哀叹,“真凶不去抓,却去搞这些……”

    “哎呀,你小声点儿……”另一人压低声音劝,“这江东王做事,岂是我们这些人能置喙的?小心祸从口出!”

    “这位仁兄,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最先说话那个络腮胡大声道,“这大楚皇帝还不是他!也亏得不是他!否则,这大小官员都跟他一样胡来,世道岂不是乱了?咱们老百姓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就是就是!”他身边的绿袍男点头附和,“他真是太霸道了!不管什么事,都不许别人议论,动不动就砍砍杀杀,自他来楚京,他手上的无辜性命,不知有多少!现在好了,该到他杀人立威安民心的时候,他却不干了,只想着他跟苏相的那点恩怨了!这鲜花杀人魔可是从东境过来的,苏相一家人从未离开过楚京,如何能是鲜花杀人魔?”

    “他接手此案,就是为了借机寻仇!你还以为,他是为了保护咱们老百姓吗?兄弟你真是太幼稚了!把他想得太好了!”

    “你们说的这话,我怎么觉得这么怪呢?”人群中有人提出异议,却是一个白面公子,公子轻哧:“让你们一说,江东王倒成了杀人魔了!可东境以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各位中有去过东境的,都不瞎,江东王虽然脾气怪了些,但对其下子民却是极好的,怎么到你们嘴里,就这么不堪了呢?另外,我还要提醒各位,江东王可已经发布过通告,杀死叶紫苑的人,很有可能是鲜花杀人魔的模仿者!未必就是那魔头本人,那鲜花……”

    他的话还未说完,忽觉脑后一疼,嘴巴一僵,人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是那个络腮胡又开始高谈阔论,很快又将寻芳阁中众人的情绪挑拔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附和他,说到最后,大家全都义愤填膺,好像他们不是嫖客,而是为民请命的英雄一样!

    “英雄”们抬着被鲜花杀人魔杀死的妓女云莺,出了寻芳阁,高歌猛进,直往顺天府而去,一路上,“英雄”惜“英雄”,又有很多义愤填膺为民请命的“英雄们”加入进来,组成一只数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现在顺天府门前。

    这数百人全都举着火把,火光把整个顺天府照得如同白昼,而数百人一齐发出的声音,如排山倒海一般,要将这顺天府生生都吼塌一般!

    这样的阵势,瞬间便惊动了全城的人!

    城郊,小院,彼岸花田。

    “什么?他们自己先动手了?”宁夜本正躺在田梗中看天,听到夜歌的汇报,倏地坐起身来。

    “是!”夜歌点头,“那位皇后娘娘想来是说动了皇帝,如今,数百口人正在顺天府前讨说法呢!”

    “这个女人……”宁夜轻哧,“还真是敢想敢干!”

    “她是狗急跳墙了!”夜歌轻笑,“她一再联络公子,公子一直不肯给她信,她急眼了!”

    “就是要她急!”宁夜也笑,“就是喜欢看这些人急眼!看着他们上蹿下跳彻夜不眠,真是有趣极了!”

    “可不是?他们都是猴儿,公子就是那耍猴人!”夜歌笑道,“不过,公子,既然她做了,那你之前吩咐的,我们还做不做?”

    “她做了,我们就不做第二次了!”宁夜道,“反正,能给江东王和秋公子添堵就是了!”

    “他们现在可是堵的很呢!”夜歌吃吃笑,“那几百个人,可都是训练有素的暴徒,最最擅长的,就是寻衅滋事!属下来时,顺天府大门口已经被牛粪和烂菜叶塞满了,臭不可闻!”

    “哈哈!”宁夜开心大笑,“他们如何应对的?”

    “属下来时,他们一直闭门不出……”夜歌回,“不过,我留了眼线在那里,隔段时间,就会过来汇报,公子且等着听好消息就是了!这一回,江东王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这边以为查清了案子,李画云的判决书刚写完,苏府的人刚撤,鲜花杀人魔又冒出来打他脸,他一定气得跳脚!他那个脾气,秋公子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吧?”

    “就是要她不好过……”宁夜笑,“她得受尽煎熬,才能去死!本公子,得慢慢的熬她……”

    “公子,既然苏府已然解封,那要不要我们派人进去,把他接出来?”夜歌又问。

    “且候一候吧!”宁夜摆手,“这个时候,一动不如一静!”

    可是,静处的某人,此时却已经快要崩溃了。

    苏府,某处地室之中。

    一灯如豆,在黑夜中发着微弱的光芒,一人站在桌前,手执利斧,一下一下的往桌上菜板上的一只猫剁去。

    那猫早就已经死了,甚至已经开始发臭发僵,但那人还是一刻不停的剁着,每一下都用尽全力。

    昏黄的烛火,将他的影子投射在墙面上,四只胳膊,四条腿,那影子像一只硕大的蜘蛛,在墙上爬来爬去,墙面上有斑驳的痕迹,靠近了看才知道,那全是喷洒状的血迹,有的已然发黑,有的却还异常鲜艳,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污臭的气息,令人作呕,那单调的砍剁声,凌乱的蜘蛛影,墙上的血印,地上不明的女子尸身,在这暗夜灯影之中,构成一幅惊悚可怖的画面,让人恍若置身修罗地狱。

    然而身后的仆人肖六却早已司空见惯,他垂手站在那里,眼睛半眯,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

    大蜘蛛剁完一只,他便又利落的递上一只,在他剁累时,及时为他奉上一杯热茶,流汗时,为他拭去身上汗滴污渍,照顾得颇是体贴周到。

    “将灯挑亮一些……”大蜘蛛开口,他的声音很粗砺,像是嗓子里含着沙粒在说话,“这么黑的天,你就点这么一盏灯,你想闷死我啊!”

    “主子且忍一忍!”肖六讪笑回,“如今是非常时期,灯太亮,怕招人!”

    “他们已经撤走了!”大蜘蛛轻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以防有诈!”肖六认真回,“所以,主子且再忍一忍!”

    “忍忍忍!你们全都叫我忍!”大蜘蛛暴躁跳脚,咆哮道:“自我出生,便被扔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室之中,只有在晚上才可以出来放风!现在连晚上都不许出去了!我受够了!我再也不要待在这里了!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要去找师父!我要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他那愤怒的声音,自地室屋顶的缝隙中传出去,传到地面上某只黑影耳中。

    黑影是苏府庶子苏少聪。

    苏少聪在这里已经待了好一段时间了,自从苏府被封,他就一直十分担心下面这人的状况,所以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到这里来偷听。

    当然,他也不是这段时间才偷听,在他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时就发现这里的秘密了。

    苏少聪天生有一样异于常人的本事,那就是听觉异常敏锐,有一些细微的、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他统统都能听到。

    这些年,苏少聪能够听到了这院中所有人的声音,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众人口中的那个蜘蛛怪。

    自听到蜘蛛怪的声音后,苏少聪便时常来听,一开始这里只有猫狗的悲鸣。

    后来便开始有女人的惨叫,以及那只怪物压抑疯狂的笑声和哭声。

    再后来便又多了一个声音,那人的声音很好听,人也很看的样子,只是每回都是夜里来去,只见其影,不见其容。

    苏少聪听见那怪物叫他法师,还知道法师给他作法,教他杀人,那是一个可怕的却又新奇的世界,他听了那么两三年,整个人都受到了洗礼,觉得自己已然脱胎换骨,再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庶子苏少聪了。

    除此之外,他还时常在这里听到那位皇后娘娘的声音,她叫蜘蛛怪佑儿,每次都哭得肝肠寸断。

    苏少聪初时不懂皇后娘娘为什么会来陪这个怪物说话,后来他设法看清那怪物真容后,便明白了。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