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59章: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啊!
    “贱人!”她尖声唾骂了一声,猛地挣脱江小鱼和流珠,恶狠狠的向苏沉央扑了过去!

    流珠和江小鱼正架着她往前走,见她没再挣扎,也就没再用太大力气,哪想到半途她会突然来这么一下,一时没抓住,眼睁睁的看她挣脱开去,不由齐声惊呼,返身来抓。

    然而柳纤纤在嫉恨之下,身形奇快,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苏沉央。

    “娘亲,小心!”楚知非见状,忙上前想要护着苏沉央,苏沉央见他上前,生恐他受伤,忙伸手将他拉到了身后。

    就这一晃神间,柳纤纤那尖尖的爪子,已经恶狠狠的刨上了她的脸。

    这位表小姐是真的下力气刨,那爪子是镢头,苏沉央的脸就是地,不过是一闪神的功夫,苏沉央的脸已然被刨出几条血淋淋的红痕,火辣辣的痛感,瞬间弥漫开来。

    苏沉央完全被扑懵了,不明白怎么回事,一时间竟忘了反抗,只下意识的反剪两手,老母鸡护小鸡一样,将楚知非紧紧护在身后。

    楚知非见苏沉央被抓,气得哇哇乱叫,抬腿站在柳纤纤脚背上一个劲猛踩,手中那金圈不停,对着柳纤纤的腿一阵猛砸,他人虽小,可今年已被楚知白教导着开始习武,这踩跺砸之力,远胜于普通小孩,又兼体重也不轻,柳纤纤被他踩得恼恨交加,尖声唾骂:“死孩子,滚一边去!”

    这一句“死孩子”,让周围的人齐齐变了脸!

    一旁的顾婶,本就怒不可遏,此时已狠狠的扼制住柳纤纤,只强忍着没抽她耳光,此时听到这一句,直气得老眼昏花,再也顾不得什么旧情颜情,扬手一阵啪啪啪!

    她也是习武之人,虽都是些粗使功夫,可依然把柳纤纤那张嫩脸打开了花。

    然而即便如此,柳纤纤却仍是不肯放手,她扯着苏沉央的头发,死活不肯松手,那肿胀流血的嘴,竟然恶狠狠的往苏沉央的脖子上啃啮而去。

    但门边护卫众多,柳纤纤到底是未能得逞,很快便被众人七手入脚的拉了下来,饶是如此,她仍是恶声咒骂:“贱人!贱人!我要杀了你!杀死你这个恶贱人!”

    苏沉央惊呆了!

    搞了半天,这位表小姐是在骂她?

    可是,她跟柳纤纤素不相识,怎么招惹她了?她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啊!

    “娘亲,你的脸……”楚知非看着苏沉央血淋淋的半边脸,那声音立马带上了哭腔。

    呜,他没保护好娘亲,让那坏女人毁了娘亲的脸!

    娘亲那么好看那么美,若是以后脸上带了疤痕,她该会多么难过?

    楚知非心疼得眼泪汪汪,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非儿,娘亲没事!”苏沉央忙蹲下来哄他,“不怕不怕!娘亲抱你回去吧!”

    顾婶说得不错,这个什么表小姐就是个疯子。

    这个时候,其他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吓到非儿,他还是个孩子呢!

    苏沉央抱着楚知非往院子里跑,柳纤纤那边见她要逃,立时又尖声嘶声:“贱人,别跑!你给我站住,你有种抢我的男人,你有种别跑!”

    “柳纤纤,你是真的疯了吗?”顾婶扬手又是一阵啪啪啪,打得自己的手都肿了,可依然不能阻止柳纤纤发疯。

    “我就是疯了!我被你们逼疯了!”柳纤纤面部肿胀,口齿不清,却仍尖声嘶吼,“你们全都欺负我!全都欺负我!”

    “到底是谁欺负谁?”顾婶气得直哆嗦,“你莫名其妙跑到王府撒泼骂人,你还有理了?”

    “就是你们欺负我!”柳纤纤尖声哭叫,“你们逼我发疯!逼我撒泼!逼我骂人!我受够了!这么多年,我真是受够了!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

    “我们怎么对你了?”顾婶怒叫:“你的吃穿用度衣食住行,哪一样不是最好的?便算是这楚京城中的公主,怕也比不过你柳府的豪奢!你所有的需求,王爷竭尽所能满足,你还要怎么样?”

    “满足?呵……”柳纤纤冷笑,“他满足我什么了?他明知我想要什么,却从来不肯给我!我想要的他不给我,我不想要的,他都给我又如何?”

    “他不喜欢你,不想娶你,这没有错!”顾婶怒斥,“感情的事,岂能勉强?”

    “那他当初为什么要答应爹爹娶我?”柳纤纤跳脚,“既然应了,便要遵守承诺!君子一诺千金,他楚知白出尔反尔,背信弃义……”

    “柳纤纤,你休要胡说!”顾婶气咻咻地打断她,“你爹爹死前,我亦在旁,王爷只答应老将军照顾你,终生护着你,可却从来没有答应娶你!”

    “可我爹爹提了!他没有拒绝!”柳纤纤尖叫,“他没有拒绝,便是默认!他既已默认,便该兑现承诺!”

    “你够了!当时那情形,王爷只是想让你老将军走得安心,才没有明确拒绝!”顾婶被柳纤纤逼得没法,索性也只能撕破脸硬怼,“你爹爹后来明白他的意思,还让王爷认你作义妹,是你自己不肯,此事才作罢,怎么如今被你一说,就成王爷背信弃义了?”

    “我不管!”柳纤纤跳脚,“我就是要嫁给他!他就得娶我!我这一辈子,非他不嫁!他这一辈子,也只能娶我!他休想娶别的女人!他休想!我不允许!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他想娶苏沉央那个小贱人,永远都别想!”

    “本王想娶谁,轮得到你来管?你算什么东西?”

    一道冰冷的声音霍地响起来。

    下一瞬,一袭紫衣的楚知白出现在众人面前。

    “爹爹!”楚知非看到他,立时跑过去告状,“她跑到我院外来乱骂,还抓伤了娘亲的脸,骂我死孩子,爹爹她坏,非儿再也不想看到她!”

    楚知白扭头看向苏沉央,看到她脸上那几道血淋淋的抓痕,面色愈发沉黑。

    “你做的?”他冷冷地看着柳纤纤,那目光如霜似雪一般,让柳纤纤打了个寒颤,瞬间清醒过来。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