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61章:有病,得治!
    这位表小姐身份特殊,她如今又是这样的景况,那苏府中豺狼成堆,她是真心不想莫名其妙的再在苏府惹上个仇人,当下便道:“顾婶,这点小伤无妨的,既然她在病中发癫,我又岂能跟一个迷失本性之人一般见识?不过,虽然你家小姐是因戏发痴,跟我无关,但我还是想解释一下……”

    她忽地转向柳纤纤,扬声道:“”我跟王爷只是并肩战斗的战友,王爷拿我如兄弟一般,什么娶不娶的,真是想多了!我有心爱之人,那人是王爷至交好友,他是受故人所托,才助我脱困,迎我入府,仅此而已,绝无暖昧!王爷又岂是那种觊觎朋友之妻的登徒子?”

    柳纤纤听到她这话,那歌声微微一顿,很快又重新响起来。

    这一回,这唱腔明显顺耳多了,不似方才,便算是唱曲儿,也有咬牙切齿之感。

    一旁的楚知白听到这话,面皮却微微发烫。

    苏沉央算是他请入府的客人,被柳纤纤如此骚扰,本就是一件丢人现眼之事,而她话里那句觊觎朋友之妻,更叫他无地自容。

    他这边羞窘难当,一时间竟也忘记自己所为何事而来,只听苏沉央又道:“非儿与我虽是初识,却一见如故,他视我为娘亲,我也特别喜欢他,愿意做他的娘亲,但这只是我跟非儿的之间的缘份,跟王爷却是半点关系也没有的!并不是说,我想做非儿的娘亲,便是存着心思,想要讨王爷的好,要做这府里的女主人,我绝对没有这么滑稽好笑的想法,王爷对我来而言,绝非良人!我对他更无半点觊觎之心!”

    “娘亲……”楚知非抬头看着她,“你不想嫁给爹爹吗?”

    “不想!”苏沉央轻笑回,“娘亲有自己喜欢的人,恐怕没法嫁给你爹爹哦!但是,只要非儿愿意,我可以做非儿一辈子的娘亲,你喜欢吗?”

    “喜欢!”楚知非听到这话,小脸又笑成了一朵花。

    娘亲暂时不想嫁给爹爹便不嫁吧,反正只要她还愿意做自己的娘亲就好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顾婶实在不想再看到柳纤纤装疯卖傻那模样,冷声道:“流珠,小鱼,送表小姐回柳府!既然她中了邪,那往后还是老实在柳府待着吧!”

    流珠心知逃过了一劫,轻舒了一口气,向她福了一福,又往楚知白躬了躬腰,带着还在唱戏的柳纤纤就要离开,却被楚知白冷声阻止。

    “表小姐既然病了,岂能这么送回府?有病,得治!”他盯着柳纤纤,面无表情道:“将表小姐送到本王书房,本王要请最好的大夫,给她好好的治一治!”

    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一字一句厮磨而出,流珠听得心里一抖,忙看向柳纤纤。

    柳纤纤也是吓得魂不附体,一颗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

    但既然装疯,就得一直装下去,她咬紧牙关,只当没听到楚知白的话,继续往下唱。

    容景和容若上前,一左一右,将她架了下去。

    楚知白冷冷的掠了她一眼,转身走到苏沉央面前,盯着她的脸看。

    初见她时她半边脸被叶紫苑打得又青又紫,这几天好不容易消了肿,有了点人形,却又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虽然他不是很喜欢面前这个小丫头,可是,看到白白嫩嫩的一张脸,被挠成这样,一颗心还是不自觉揪起来。

    她才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呢!还没嫁人呢!若真是毁了容……

    “你不会躲吗?”他忽然一阵烦躁,皱眉怒斥道:“之前剖尸时手起刀落,不知有多利索,如今躲一个疯子也躲不掉吗?平白的被人抓成这样,苏小刀,你是有多蠢啊!”

    苏沉央原本还想着,自己被抓成这样,大佬盯着自已看了半天,肯定会说些道歉的话之类的,她都想好如何为在佬开脱了,不想大佬脑回路清奇,一张嘴倒怪上她了。

    这倒叫苏沉央不知说什么好了。

    她张着嘴干笑着,那边顾婶气得伸手给了楚知白一记爆栗,训道:“大白,你脑子坏掉了吧?苏姑娘受了这么大委屈,你不安慰倒也罢了,怎么还骂她呢?你该骂的人是你那位好表妹才对!”

    楚知白被她打脑袋,像个木头人似的没什么反应,只固执道:“就是怪她蠢!明明可以避开的,非跟傻子似的站那儿不动!”

    “娘亲才不是傻子!”楚知非愤怒抗议,“娘亲是为了保护我,才会由得那变脸怪抓!爹爹你真是太讨厌了,居然还怪娘亲!你快走吧,去哄我的表妹吧!我们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完,伸出小胖手在楚知白身上用力一推,扯着苏沉央的手就走。

    楚知白挨了姆妈和儿子的“打”,却也不能反抗,只能拧着眉头回书房。

    书房里,柳纤纤这会儿还在唱,只是那曲调又换了,变成了苏三起解。

    “苏三离了洪桐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唱到这儿,她听到脚步声,忽然拧过头,看着楚知白眼泪汪汪叫:“三郎,三郎是你吗?玉堂春犹在,破镜可能圆?”

    楚右白冷冷盯着她,一言不发。

    柳纤纤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但还是硬着头皮装疯,向他哭叫着:“三郎啊三郎,你如何竟将我抛下?我如今身陷囹圄,生不如死,莫如,死了吧!”

    说完,一咬牙,猛地往前一冲,直直的向书房中的柱子撞去。

    她为了脱困,对自己下了狠手,这一撞也算是用了七八成力气,直撞得头破血流,白眼一翻,晕厥过去。

    “小姐,小姐啊!”流珠在外头哭天喊地:“你怎么又撞柱了啊!你这老是撞啊撞的,万一哪天真撞死了,可怎么办啊!王爷,王爷求求您救救她吧!”

    楚知白一向自恃识人颇准,可现在面对着血头血脸的柳纤纤,却也犯起了嘀咕。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